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56章 海市蜃楼
    等绕城跑结束,三队的所有人聚在一起慢慢往回走,最后一起进入一什的营房。

    一间营房住着一个什,两侧是通铺,一张大通铺可睡八人。

    三四十人一起坐在屋里,一起聊天闲扯,可现在是夏天,人一多屋子里满是汗味臭味,所有士兵都不在乎,方运也没有丝毫的嫌弃,因为他也是其中的一员。

    方运听着这些士兵的谈话,更加理解于将军为什么不让他改名,怕说漏嘴在其次,主要是这军中和别的地方不一样,交流渠道很窄,交际圈很小。

    一个队之间的士兵交流很频繁,一个营有十个队,不同的队的交流就比较少,而不同营之间的普通士兵大都不认识。

    方运估计不久后只有这个营的人或多或少知道他,别的营很难得知他的消息,至于别的卫更不用说,传到定海军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军中是一个盛行竞争但也是一个崇拜强者的地方,现在方运展现了自己的力量,这些人又把他当成兵家传人,很快接受他。

    那些伍长什长一点也不怕方运抢他们的位子,他们清楚方运要是想当官,最差也能当个从九品副尉,跟他们不会有任何方面的冲突。

    方运对兵法、军情、阵列等宏观方面知道的比较多,但终究没当过兵,所以他听得很仔细,从方方面面了解军营,因为一个很小的细节就可能决定一次战斗的成败。

    这些士兵什么都聊,海妖、龙族、女人、训练、上官等等,简直就像在方运眼前展开军中百态,其中一些细节对兵法、统军等十分重要。

    按照常规,三点过后所有人要操练,但因为进行了绕城跑,三队没有训练,一直在聊天。吃完晚饭后又聚在一起闲扯。

    因为有了方运这个厉害新兵的关系,老兵们都很高兴,而方运经常问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让这些老兵滔滔不绝说着,有的甚至还因为见解不同而争论。

    直到夜里九点多,才有人陆续睡下。

    第二天五点半,早钟响起,玉海府的所有士兵陆续起床。

    一群只穿内裤的大汉们开始洗漱,个个身体精壮,个别童生的精气神比普通妖兵的气血力量更强。

    之后三队的人一起说说笑笑去一营的饭堂吃饭。

    清晨七点。定海军的营房全部空了,上万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向军营外跑去,慢跑一个小时是军中的惯例,是三百年前一位擅长练兵的半圣总结出的最佳练兵法。

    慢跑之后,定海军的二十个营开始训练不同的科目。

    方运所在的二卫一营从兵器开始练起,方运先练弓箭。

    有文胆一境在身,方运对身体的控制远超这些士兵,箭无虚发,每一箭都能射中箭靶心。而射移动靶的时候和射固定靶毫无区别,已经把君子六艺中的射练得出神入化。

    “神射手!”所有人不由自主伸出大拇指,连别的队的人也暗暗称奇。

    弓手虽然一直要射击,但也随身带着刀。方运又练了一刻钟的刀。他的刀法一般,但终究经过四次才气灌顶,力量和反应都超过所有童生,引得许多人喝彩。

    练完兵器。开始练军阵。一营有十队人,在营校的指挥下开始布阵,或以锥形阵冲锋。或以圆阵防守,不断变化,应对不同的情况,考验士兵的种种能力。

    半个小时后,方运所在的营和五个营组成一卫,一起练阵列,三千人的阵列就比较复杂,士兵经常出小错,但旁边的战友都不断提醒,让军阵得以继续。

    最后,三营的人配合举人营校进行攻击,已经接近演习,而营校每次使用完大范围的战诗词后,都会指挥队伍行动。

    方运虽然是第一次当兵,但对军中的阵形和命令比这些老兵更加熟悉,一次都没有错,有时候甚至还纠正旁边老兵的错误,告诉对方怎么理解军阵。方运的话浅显易懂,周围的老兵一听就明白。

    “不愧是兵家传人!”众人无比敬佩。

    现在已经没人怀疑他是那个文人表率方运。

    演练结束后,各队都进行总结,就有人把方运教导老兵的事情上报石队长,石队长夸赞了方运,然后让大家吃午饭。

    午休时间很长,短暂的午睡过后,方运所在的一什营房的人越来越多,很快成了全队近五十人聚集的场所,这在之前是少有的。

    和昨天的闲聊不同,今天许多老兵向方运提出军阵方面的问题,方运一一用最通俗最朴素的语言解答,但有的问题方运也不知道,毕竟很多情况他都没有遇到过,他记下来,说以后会思考,一旦有了结果就告诉那人。

    有的人不仅问军阵,还有问兵器用法、临阵的对敌手段,偶尔会引发讨论,方运也会听到有益的东西。

    在下午三点休息完毕的时候,方运已经积累了二十多个问题,这些问题有的是真的一点不会,有的则是需要一段时间思考才行。

    下午三点到五点是第二轮操练,方运一边参与其中,一边思索那些问题。

    方运发现军中的一个问题,所谓的兵法也好兵书也罢,都是让中级将校掌握的,像队长、什长或伍长最多就是自己看一些兵法,很多时候并不十分清楚兵法的用处,主要是没有人向他们详细讲解。

    “现在我对练兵还不太了解,等有了足够的经验,得想办法写一本给基层官兵用的练兵手册,用最简单最直白的语言告诉他们怎么做、为什么做、不这么做的后果等等。”

    方运摇摇头,心想不是那些更高层次的兵家人不懂,而是他们懂得太多了,因为各种方法都明明白白写在兵书上,人人都可以看,而且更强大的兵家传人甚至能控制士兵的阵形,所以就不在乎基层士兵的想法。

    “基层军事教育缺失啊,若是在军中加强军事教育。或许能出现更多的兵法家。”

    方运趁着晚间的休息,前去军中藏书库,寻找练兵类的书籍认真看,在记忆的同时,也能在奇书天地里形成新的书籍。

    兵书的作用很广泛,比如《孙膑兵法》中的《十阵卷》,一旦释放力量,可以控制百万大军的阵形,让每个士兵都出现在正确的地方,足以让整支队伍的实力增加二成到三成。作用巨大。

    阵形是兵法的最高境界,阵形兵书极少。

    临近午夜零点的时候,方运离开藏书室赶回营房,三队的近五十人已经站在门前。不一会儿,石队长出现,带领所有人离开,最后在军营门口和一营的其他人汇合,接受一位进士的壮行诗《常武》的加持。

    在夜色下,一营的五百人离开定海军军营。出了东副城,开始巡逻。

    东副城的玉海港是景国重地,玉海府太大,港口已经离开玉海府圣庙的笼罩范围。港口虽有大儒真文守护。但大儒真文不会去攻击远处的小妖,所以港口附近经常有江妖和海妖骚扰。

    妖将级的妖族还有理智,行动前会考虑得失,但那些妖民妖兵智力低下。总想着吃人,让人族很头疼。

    巡逻队伍的存在就是避免有妖族误闯害人,或者发现潜在的危险。毕竟妖族有许多办法在短时间内骗过大儒真文。

    五百人的营分成十个队,在分开前,金营校让所有人打起精神,因为前些天李文鹰曾去长江杀妖,按照惯例,江妖会报复玉海府,这种攻击州军而非平民的行为,不会引发李文鹰亲自反报复。

    十支队伍分散开,每一支队伍相距半里地,这样任何一支队伍出问题,最近的队伍都可以发现。

    海边的夜晚幽暗寂静,偶尔有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或者冲刷沙滩的声音,普通士兵拿着火把,而童生们有明眸夜视,可以清晰地看到周围的一切。

    玉海城的东侧是东海,而南面就是长江,五百人的巡逻营就在东海、长江和玉海府三者之间的岸边巡逻。

    根据金营校的命令,所有人都比较关注长江一侧,毕竟是江妖报复而不是海妖报复。

    夜色深沉,过了两个小时后,在越来越凉的海风中,士兵的精神被消磨,没了一开始的警惕。

    一旁的洪城也不再像之前那般严肃,微微笑着对方运道:“怎么,半夜巡逻还适应吗?”

    “还可以。”

    “你杀过海妖?”洪城问。

    “杀过江妖,但没杀过海妖,一般海妖比江妖厉害一些吧?”方运问。

    “那是当然。我们知道你厉害,不过海妖不一样,你可别被吓到。海妖一来就是两三百,咱们三营对付起来比较吃力,你能行吧?”洪城道。

    方运知道洪城在用激将法,笑着看向东海海面,道:“海妖也是妖,没什么可怕的。咦?那里就是海妖吗?不对!”

    众人一起扭头望去,就见三层巨浪从海中升起,向岸边扑来,一层比一层高,而每一层巨浪都有几十丈宽,数十里长,巨浪上面站着密密麻麻的江妖,不是海妖。

    而在群妖的中心,露出一个巨大的蛟龙头,仅仅头颅就和一间屋子差不多大。

    “不好!”洪城和许多人第一时间去拿官印红文,要去撕碎示警。

    但是,一股无形的力量隔绝玉海城内外,随后所有人发现天地一变,自己竟然站在玉海城中,可城里的建筑都是半透明的。

    “海市蜃楼!”许多老兵不由自主惊叫,个个面色惨白。

    “完了,我们死定了!来的应该是蛟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