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55章 兵家方运
    一个队有三什,三什之间虽然没有仇恨,但一直较劲,其他队伍看一什里有这么一个刺头般的新兵,各种坏心眼儿发作,跟着方运的队伍边跑边喊。

    “一什的老兵,我看不妙啊!这个方运跑起来气都不喘!”

    “我看一什的人要被这个叫方运的全部超过,剃个光头!”

    “姓方的真是厉害啊,上有那个秀才方运,下有这个童生方运,真是不得了啊。”

    “完了完了,一什的老兵不行了啊!”

    还有一些老兵不说话,但都坏笑着跟着。

    一什的老兵们心里相当郁闷,输给新兵本身没关系,可被其他什其他人笑话可不好。

    军中的竞争气氛比文院更浓,军人的脾气比文院文官系的人更直爽。

    什长洪城一看那些人没完了,一边跑一边吼道:“龟儿子都滚一边去!你们但凡是个有蛋的爷们,就跟我们一什比一比!我们一什输了,就给你们洗一年衣服!你们输了,就给我们一什洗!他娘的,咱们定海军什么时候靠口活论高低了!!”

    一什的人大笑起来,而其他人犹豫不决。

    方运带着报复的坏笑看向之前挑事的人,道:“我看,给老兵丢人的是你们!输了今天明天不准吃饭,比不比?”

    “臭小子!我原本还怀疑你是那个方运,现在看来一定不是!那个方运一向不争、谦恭,你小子一来就敢挑衅我们,你死定了!二什的兄弟们,比不比?”

    “比他娘的!”

    “三什的兄弟们呢?”

    “输谁也不能输给新兵小娃娃啊!上!”

    二什和三什共二十多人嗷嗷叫着冲过来,跟方运一起跑。

    石队长站在门口,露出微笑。

    “这个小家伙不错,有闯劲!”

    定海军的绕城跑,可不是仅仅是长跑那么简单。

    出了军营后。领头的洪城突然加速,比之前足足快了五成,而其他老兵丝毫不惊讶,一起加速。

    路上到处都是玉海城的士兵,他们看到全都笑起来,给新兵下马威绕城跑经常发生,可三个什的人一起跑却很少见。

    跑出东副城人多的地方,来到最近的城墙脚下的时候,洪城回头看向方运,带着略显冷酷的笑容道:“这才是开始。”

    说完。洪城开始加速。

    方运发现这个童生什长果然可怕,他现在的速度竟然比普通人百米冲刺更快,而且看样子要保持很久,哪怕是普通的秀才都比不过这种常年累月锻炼身体的童生老兵。

    多一次的才气灌顶,对文宫才气的作用巨大,但对身体的作用比不上三年以上的锻炼。

    更何况,这些老兵经常被壮行诗的力量加持,久而久之,身体会越来越强。

    那些不是童生的老兵竟然也毫不犹豫加速。

    方运跟上。跑了片刻,他的呼吸稍微急促。

    但是,周围人的呼吸比他更加急促。

    时间慢慢过去,半刻钟后。队伍的速度明显比一开始减缓。

    非童生老兵的呼吸无比急促,一次完整的呼吸几乎就是一秒。

    后面的老兵盯着方运的背影,目光有些呆滞。

    “不对劲啊!按理说这个时候新兵早停下扶墙了!”

    “这个方运不会是哪个兵家子弟化名方运来军中历练的吧?”

    前面的老兵不时回头。

    “娘的!他要是还不停,我就顶不住了!”一个人说完。心中的那口气就没了,步子越来越慢。

    又过了片刻,所有的非童生们的呼吸越来越乱。不得不减慢速度,放弃冲刺奔跑。

    最后还剩十二个童生老兵和方运一起奔跑,其他人只能默默地扶着腰慢慢走。

    “一定是兵家的人!”

    “我早就看出来。表面稚嫩,可被我们这些老油条嘲讽的时候既不生气也不害怕,明显知晓军中的规矩。”

    “有兵家来人是好事,咱们安全多,不过,就是脸面上挂不住。”

    “习惯就好了。对了,这件事不准说,不然咱们就跟兵家子弟关系就淡了。”

    老兵们齐齐点头。

    “唉,真希望那个天才方运主修兵家啊。儒家虽然是大道,可杀敌不行啊,除非他能成亚圣。”

    “是啊,希望这个方运也有那个方运的天赋,成为兵家半圣。”

    “你们想的真多,哪有那么多天才方运!转回去,看看能不能碰到他们!”

    老兵们转身沿着东副城的城墙逆时针走,不一会儿,就见童生老兵们迎面跑来,除了几个人的脚步有些乱,所有人都很稳。

    “你们看,方运流的汗比他们都少。”

    “何止!他的呼吸也特别稳,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啊!”

    “喂,我说你们别比了,方运明显比你们强啊!”一个人刚喊完,立刻迎来所有童生老兵的怒视。

    等童生老兵的队伍过去,那人低声道:“本来就是嘛。”

    这些非童生老兵继续走,不多时,又看到绕城跑的方运等人,这一次所有人的速度都有所减慢,而除了方运,所有童生的呼吸全都乱了,可仍然憋着一股劲快跑。

    若是缓慢绕城跑,这些童生跑一天都可以,可现在是以冲刺的速度加速跑,在东副城这么大的地方跑了近两圈,童生老兵们已经接近极限。

    那些非童生老兵相互看了看,坏心眼儿再度爆发。

    “新兵万胜!”

    “我们都和新兵站在一起!”

    “方运加油!”老兵们喊着从榨油工那里流传出的口号。

    十多个老兵这么一吼,那些童生老兵的士气瞬间崩溃了!

    一个本就快支持不住的童生老兵由跑变走,一边喘着粗气怒道:“你们这些混蛋!我不比了!这个方运肯定是兵家传人!我以前见过兵家传人,他们有勇之圣道的力量,不然绝不可能这么猛!这他娘的,简直就是小老虎,我比不了!哎呦,气的我肝疼。”

    前面一个童生士兵被这人的话逗笑了。也由跑变走,一边摆手一边说:“不跑了!我洗衣服!我明天不吃饭了!”

    其他童生老兵接连停下,但三个什的童生什长却依然不服气,依旧跑,而方运默默地跟在三个人后面。

    这已经是第三圈。

    三个什长一开始还有耐心,但又跑了大半圈,开始不停回头看方运。

    一开始他们的眼神很凶,像是在说看你能跑多久!

    不一会儿,他们的眼神无比焦躁,像是在说你怎么还在!

    很快。他们的眼神有点恍惚了,像是在说求你别跑了我们要崩溃了!

    眼见三个什长的脚步开始凌乱,随时可能累昏过去,方运低声道:“我明天要吃饭。”

    二什的什长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为了几顿饭而已!你早说啊!太残忍了!我们二什输了,你们一什赢了!”

    三什的什长默默地开始走路,慢慢让身体恢复,低着头,好像遭受巨大的打击。

    方运也随之停止跑步,怎么说也要给自己什长一个面子。

    一什什长洪城终于也开始走步。低声说:“刚开始跑的时候我想说,要是输给你,就把什长的位子让给你,幸好我嘴严!”

    “太丢人了。今天的事谁敢乱传,校场见!我弄不死他!”二什什长黑着脸慢慢走。

    “我跟你一起弄!”三什什长道。

    洪城突然咧着嘴笑起来,走到身边搂着方运的肩膀道:“好小子!兵家的未来就靠你了!嘿嘿,兵家童生果然厉害!你是不是想压过我们玉海府的方运才用这个化名?你放心。我们当兵的自然向着兵家!”

    方运无奈地道:“方运不是大源府的么?”

    洪城突然一瞪眼,道:“他在我们玉海府赛了龙舟,在我们玉海府考了秀才上了书山。自然就是我们玉海府的人!”

    “我听你这口气,可不像是向着兵家啊。”方运道。

    洪城无比坦诚地道:“你毕竟是外人嘛,我们玉海人不能让兵家人寒心。七夕文会,你要不要和我们玉海府的方运比一比诗词?”

    方运哭笑不得,这洪城也太有意思了。

    “我诗词不行。”方运说。

    “兵家的子弟都是主修兵法的,诗词当然不行。你有兵书吧?”洪城笑眯眯地问。

    “这个……”方运可不想过早暴露兵书的事。

    “哈哈,我多嘴了!兵书那么珍贵,自然不能乱说。我懂!”洪城露出一副一切了然于胸的样子。

    二什的什长突然苦着脸道:“老洪,明日咱们队夜里值守,要是一天不吃饭,晚上巡逻怎么办?延后一天吧。”

    洪城微笑道:“延后一天不成问题,不过,以后方运有什么事,你们得多帮衬。”

    “那是当然。”两个什长立刻道,他们可是跑怕了。

    “不过,明天的衣服就靠你们了!洗不干净可不行!”洪城道。

    “嗯……”两个什长有气无力地答应。

    方运心想这些老兵还真挺好玩的,笑道:“我希望各位帮我保密,不要把我的身份说出去。”

    “当然了!别的队别的营要是知道你是兵家的人,一定会来抢,我们怎么会那么傻!不过,不管你什么身份,该操练操练,该怎么就怎么,可不能搞特权啊。”洪城最后的语气非常认真。

    “我真不是什么兵家子弟,就是一个普通小兵!”方运实话实话。

    “你这么说就好!不过,你到底有没有从军经历?”洪城问。

    “我精研兵书,但当兵还是第一次。”方运道。

    “不错!你比我见过的兵家子弟还沉得住气,等我们玉海府方运成半圣了,你有机会当兵家大儒!”洪城投以鼓励的目光。

    方运无言以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