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48章 兵书成
    一路上,方运不断思考,很快想通为什么才气演武要这么久。

    “兵家其实首重智之圣道,其次是勇之圣道。我消耗了那么多才气和时间,而且是站在大量的兵法和历史之上来完成瞒天过海,只能说才智足够。但是,真正的智之圣道不仅要考验已知的,还要考验未知的、突发的情况,只有过了现在的考验,才能算才智超群,才有资格让自己的兵书获得智之圣道!”

    “《孙子兵法》中有一句话‘杂于害而患可解也’,意思是说要在有利的条件下考虑不利的因素。我利用瞒天过海把不利条件转化为有利,但这有利之中隐藏着不利,我必须要将其化解,否则这本兵书根本没有资格获得智之圣道的力量。”

    方运慢慢思索,不多时,找来四个在他看来有勇有谋又相对忠诚的将校,低声吩咐,四个人得令后陆续离开。

    后无追兵,景**人的情绪得到放松,但因为早上没吃饱,到了中午时分,队伍走的越来越慢。不过方运以后有追兵为理由让他们继续前进,同时让他们把重甲等东西放到甲牛车上,甲牛可比人更能忍耐。

    士兵一路上不断抱怨,但都能忍得住。

    到了晚上必须要休息,若是连夜行军,在饥饿和疲惫双重压力下,队伍必然会崩溃。

    景军安营扎寨,不多时,到了吃饭的时间。

    饥肠辘辘的士兵排成十多个长队,捧着碗打饭。

    第一支队伍最前面的士兵无比高大,没有人敢跟他抢第一,他把自己的碗递向伙夫。

    伙夫用汤勺舀了一勺稀粥,放入那个士兵的碗里。

    汤水清澈,一层薄薄的黄米沉在碗底。

    那士兵一看,大怒道:“没有菜没有肉就算了,这是什么粥?明明是米汤!你们这群运粮的。没一个好东西!再给我打一勺!”

    那伙夫哭丧着脸道:“真的没粮了,俞大人说今天只能吃这些,明天再熬一天,就有新的军粮送到,大家千万不要着急。”

    “放你娘的屁!谁不知道俞营校从心头黑到腚沟?老子一天没吃饭,就让我们喝米汤?老子不服!兄弟们,你们评评理,这个兵还能不能当了!”

    “我们要粥饭,不要米汤!”

    “不要米汤!”

    高大士兵的话如同点燃了爆竹,饿了一天的士兵愤怒了。许多士兵甚至拿出武器,围住伙夫。

    这些伙夫大呼冤枉,而且每个人都刻意说俞营校如何,反复提到这个名字,很快一部分士兵厌烦了这个人,最后几乎所有士兵都开始厌恶俞营校。

    就在所有人大闹的时候,两个人抬着抬椅出现,方运坐在抬椅上,手里拿着碗。一言不发。

    鼓噪的士兵一开始还要方运给个答复,不断起哄,但方运一言不发,默默地把自己的碗递到伙夫前。打了一碗和其他人一模一样的稀粥,当着众人的面喝光稀粥,然后面向众人,把碗倒扣。

    一滴清澈的米汤落地。滚入泥土。

    大多数士兵都闭上嘴,继续排队,但少数人仍然不满。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接到方运命令的四个将军带着一队士兵前来,并且押着那个负责粮草的俞营校,旁边有一人捧着一锅香喷喷的米饭,还有人捧着一锅煮好的腌肉。

    俞营校被五花大绑,嘴被破布堵住,嘴角还有一丝油迹,似乎刚刚吃过腌肉。

    所有士兵瞬间猜到一个可能,都红了眼,愤怒地盯着俞营校,一股冲天的怨气在军营上空凝聚。

    一位将军大声道:“启禀方将军,卑职在巡察的时候,闻到一股肉香味和米饭香。卑职十分好奇,连大人重伤在身也只能喝一碗稀粥,怎么还有人有肉和米饭吃?于是卑职闻着味寻找,看到俞营校的营帐里竟然有许多米面和腌肉,正在一个人偷偷吃!卑职怒不可遏,立刻让人绑了来,人证物证俱在,请大人发落!”

    “呜呜呜……”五花大绑的俞营校拼命挣扎,呜呜乱叫,但没人能听懂他要说什么。

    士兵们再也忍不住,纷纷开骂,许多士兵甚至走过去往俞营校脸上吐痰。

    等士兵们骂够了,方运一抬手臂,让众人闭嘴,然后严厉地道:“值此危难之际,全军上下一起受苦,俞营校却一人大鱼大肉,可耻!可恨!之前的军粮明明足够我们再吃五天,可现在竟然不够,一定是你这个蛀虫贪墨了粮草!此等卑劣之徒决不姑息,来人,推出大营,斩立决!”

    “是!”一部分将校士兵押着俞营校走出军营,在众人的注视下,刽子手一刀斩下,鲜血冲天,俞营校的头颅咕噜噜滚落在地。

    士兵心中的怨气消散了大半。

    方运大声道:“俞营校一定还藏了军粮,我命令,今日的稀粥一人两勺,并把腌肉剁碎熬汤,人人一碗肉汤!”

    “谢方将军!”

    “将军仁义无双!”

    “将军高义!”

    所有的士兵大声呼喊,感恩戴德,以为是方运让他们多吃了饭。

    但是没人知道,今天晚上的伙食原本定的就是每人两勺稀粥和一碗肉汤,只不过方运下令先只给一勺稀粥不给肉汤。

    明明是同样多的食物,可方运若是正常给,夜晚极可能引发哗变,但用这种方式给,不仅宣泄了他们的怒气,还让他们以为得到更多,整支军队的士气不仅不会受损,甚至会因此拥有强大的凝聚力,就算是蛮族在这时候偷袭,也能保证不败。

    方运向士兵轻轻点头,正要离开,一股热流传遍全身,他不由自主眨了一下眼睛,眼前的军营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书桌和《三十六计之瞒天过海》的最后一页。

    方运手中的毛笔被无形的力量控制,缓缓落在最后,点下一个句号。

    满篇生辉。异响阵阵。

    奇异的光芒从字里行间散发出来,照得房间大亮,而纸页上传来战斗的声音,士兵的吼叫声,兵器的撞击声,擂鼓声,哀叫声等等连绵起伏。

    十多页纸一起飞起,悬浮在半空中,随后一团白雾浮现在纸页上,那白雾幻化成以土代米的过程。最后进入纸页中消失不见。方运知道这白雾就是才气演武的过程,代表智之圣道融入兵书。

    十多页纸轻轻一震,突然消失。

    方运立刻进入奇书天地中,看到一本只有十几页的古书出现在里面。

    普通的古书都是蓝色的封面,但这本古书的表面有一层金属色,充满了质感,纸页不像是纸张,更像是特制的金属。

    《三十六计》

    封面翻开,第一页写着:第一计瞒天过海。

    这瞒天过海的开始先是说明这个计策。第二部分是用兵家半圣的兵法语句来印证,最后则用具体的实例和具体用法。

    方运看着这瞒天过海之计,脑中不由自主多了一些东西,知道了这兵书的真正用法。不由得大喜,心中一动,那本充满金属质感的《三十六计》出现在他的手中。

    “自己写成的兵书和别人的果然不一样!融入智之圣道的兵书更是不同凡响!这瞒天过海之计原本就是以假乱真,有的。让别人误以为没有;没有的,让别人误以为有。现在我只要把才气送入其中,这本兵书就会形成奇特的力量。让一物在别人眼中变成另一物,但实际并没有变化。战斗中,无论是把多人变成一人还是把一人变成多人,都拥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过我的文位低,才气不多,现在能遮掩的范围和人数有限。一旦等我文位变多,用出此计,足以让十万大军在别人眼中化为一人,让一人化为万军!这就太恐怖了,哪怕是再大胆的妖蛮,看到走到近处的一个人突然变成十万大军,也会无比恐慌。”

    “若是把万人变成一头蛮族,那将是极强的偷袭兵法,夜袭妖蛮营寨简直无往不利!”

    方运心喜又心惊,这兵家的力量论杀伤力的确不如战诗词,但却诡异莫测,拥有可怕的辅助能力,怪不得现在地位仅次于儒家,怪不得兵家半圣去妖界如入无人之境。

    方运手持《三十六计》兵书,往里面送入才气,兵书微微发光,方运看向自己的毛笔。

    一股无形的力量落在毛笔上,就见那毛笔立刻变化为一本书。

    这书在别人眼里是书,可在方运眼里,这书是半透明的,里面有一支毛笔。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也可以形容现在的变化,瞒天过海,瞒住别人的眼睛,误导他们,就是这种力量!”

    方运把《三十六计》送入奇书天地,心中喜悦。

    有了这“瞒天过海之计”,以后的杀敌手段将层出不穷。

    “一本兵书的才气演武越到后面越难写,尤其是最后,考验的是整部兵书,无比困难。我暂时先不写第二计,继续深研众圣经典,为将来打基础。我之前若不是把兵家和史家的典籍背得滚瓜烂熟,根本不可能通过这次才气演武。”

    方运心中高兴,又仔细揣摩了一遍瞒天过海之计,然后继续读书。

    第二天清晨,方运和杨玉环正在家里吃饭,正门传来砸门声。

    “方半相!大喜!大喜啊!我们老爷大喜啊!”

    方运听出这是冯院君的一个随从的声音,立刻想起来,冯院君前几天去了悟道河,这些天一直没有消息。

    我写完自己检查一遍后找朋友检查,但昨天写到凌晨四点,没办法找朋友,所以昨天笔误较多,已经更正,抱歉。希望系统正常更新。

    ps:下一章0点前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