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31章 书山有路勤为径
    众多官员听到张破岳那番话,露出一副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张破岳号称景国第一滚刀肉,哪怕李文鹰、左相或文相都拿他没办法。

    一些人连连摇头,这话说得也太没有节操了。

    张破岳摸了摸下巴上的大胡子,笑着对方运道:“我本想去西副城,听到半圣的声音就来看看,没想到庆国的小畜生想逃,就顺手了结。你不用怕,剑眉公一定会解决。这些天我要住在巡龙船上,没什么事别打扰我。”说完转身就走。

    众官员哑然失笑,果然还是那个张破岳,该出手的时候一定出手,该缩着的时候绝不露头,去了巡龙船,诗君绝对拿他没办法。

    “对了,今日我让人给你送个蛋!”张破岳的声音远远传来。

    一干人一起看向方运,很好奇张破岳会送个什么蛋。

    董知府低声对方运道:“张都督杀了施德鸿,诗君就不会找你麻烦,只会去找他,你不用担心。”

    方运点点头,自然明白张破岳这是在帮他。

    那几个庆国人灰溜溜地向外走,景国人扬眉吐气地看着他们离开。

    冯院君大声道:“我景国百年未有书山之首,今日方运勇得第一秀,乃是我玉海府乃至景国的大喜事。方运,你何不留下墨宝,纪念本次盛世,勉励后学勇攀书山?”

    众人期盼地望着方运,因为名句名联对读书人都有很好的激励作用。现在江中的读书人家家户户都备着《陋室铭》。

    “那我就写一幅劝学,与诸位读书人共勉。”

    文院从来不缺文房四宝。立刻有人抬着桌子带着文房四宝来。

    许多学子翘首期盼,希望方运能亲眼见到方运的亲笔墨宝,这可比书铺里卖的更好。

    方运提笔略一酝酿,落笔写字,在写字的过程中,他的笔下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和泛舟海上的声音。

    听着这声音,已经没有人去关心方运写的内容,或盯着方运的脸。或盯着方运的笔,无人能掩饰心中的震撼。

    在圣元大陆,书法是君子六艺之首,更是文人四友琴棋书画之首,从来没有捷径,必须要长时间勤学苦练,所以书法好的人有时候比文位高的人更受尊敬。一旦到了书法三境,随便一副字就价值千两,若是佳品书法,往往价值数万。

    至于书法四境的作品,那是连龙族都趋之若鹜的宝物,连半圣都很少达到。

    众人纷纷猜测。方运这么年轻就能达到书法一境笔落有声,那以后很可能达到三境甚至四境。

    方运心无旁骛,慢慢写劝学对联。

    书山有路勤为径。

    方运身后的官员看到一半就吓了一跳,差一点要阻止。

    书山学海在孔子立圣院之前只是普通的词语,可自从有了书山和学海两圣地后。几乎没有文人敢把圣地的名号写进诗词文章对联里,写不好被人指责评判就算了。最可怕的是万一有不敬之意或者偏离圣地设立本意,可能被圣地的力量反击。

    圣地有灵,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不过,那些官员忍了下来,方运既然被半圣亲封为十国第一秀,那写一写书山学海也不算犯忌讳,只是希望他写的不要太差,不然书山降下力量反击,那就丢人了。

    很快,方运写完两句对联。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许多文人一眼看出来这对联格律工整,几乎可以算得上七字联的范本,连连点头,而且其中的意义也颇为值得咀嚼。

    “轰……”

    圣庙突然才气冲天,发出强劲的爆鸣声,随后向四面八方形成强劲的震荡,如同环状大风吹出。

    众人不得不抬起手臂护着脸面,眯着眼看向大门内的圣庙。

    “完了,方运写的对联难道犯了书山的忌讳?”许多官员心生寒意。

    但是,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方运的那副对联竟然随风飘起,飞向文院正门的两侧。

    这副对联连纸带字融入岩石门框上,然后门框的岩石徐徐凸起,化为方运所写的十四个字。

    与此同时,十国各地所有县文院、府文院、州文院和十国学宫的正门门框上,全都浮现这十四个字。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玉海府文院门前,满场皆惊。

    所有读书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方运,因为文院前不挂联是多年前的旧事,还曾引发众圣讨论。

    天下文院、文院内的圣庙、圣院、圣院内的众圣殿,这四个地方都只有名字牌匾而没有对联,按理说,这种地方都应该挂一些对联的。

    可众圣最终也没有定下来,干脆就交由天下圣庙和圣院自选,可这一等就是数百年。

    可现在,圣庙和圣院选了方运的这副对联。

    以后天下所有人只要路过各地的文院,都会看到这副劝学联,就文名来说,这可比十首镇国诗都可怕。

    方运顿觉无奈,这副对联可是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的手笔,词圣苏东坡赞他为“文起八代之衰”,是说宋、齐、梁、陈、魏、齐、周、隋这八个朝代和唐前期的文章衰落,而韩愈却能崛起,一改文章衰败的大势,重振古文雄风。

    论古诗,韩愈远不如诸如李杜、小李杜等人,但论文章、论在儒家的地位,韩愈还要胜过,而且他是入孔庙的大人物,整个唐朝可谓群星璀璨,但也只有两人入了孔庙,不像后世宋明时期那么容易入。

    方运原本只想挑个最熟悉的,而且和书山相呼应,所以就选了这幅对联,真没想到竟然给拓印到文院门上了。

    一个官员低声道:“这下好了,以后方运在景国和一些文人的心中地位更高,可庆国人武国人或少数人心里,恐怕无比嫉妒甚至嫉恨。”

    “当时就有一个共识,各地门前的对联不仅要有深刻的意义,而且要通俗易懂,让凡是识字的人一看就明白,可说的简单,做起来难。方运倒好,不仅敢写书山学海两大圣地,不仅通俗易懂,连其中寓意也非常深刻,圣庙不选他的选谁的!”

    “幸好只是一副对联,要是方运作出一篇经义或策论传天下,妖圣蛮圣们一定会发疯。”

    “可十国文人们不能不‘关注’啊!”冯院君道。

    杨玉环和赵红妆就在人群里,杨玉环捂着嘴,惊讶到了极点,眼里满是喜悦之色,她不懂这些,可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她也就听懂了。

    杨玉环望着被众多官员众星捧月的方运,眼中的柔情更浓。

    赵红妆望着方运,神色恍惚。

    方运一看事情越闹越大,果断抱拳道:“诸位,我先回家了!”

    “慢走,我们送你!”

    “走!你上车,我们在车下送你!”

    “对啊!你是十国第一秀才,又刚为文院题了对联,可不能有失。”

    “老子在玉海城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碰到这等震动十国的大人物,怎能就这么看着你走?必须要送你到家门口!”

    一干武将兴奋地涌了过来,把方运包围,那些文官想了想,一半人没动地方,另一半人走了过来。

    方运呆若木鸡,愣了好一会儿才说:“各位,我自己走吧。”

    一旁的方守业笑道:“我们送……咦?”说完向圣庙上空看去。

    方运也好奇看过去,就见圣庙上空突然飞来一大片黑压压的文字鸿雁,足足上千只,简直铺天盖地,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有的飞向冯院君,有的飞向董知府,只有极少数密文无人可见,进入某些官员的官印。

    没人见过这么夸张的场面。

    看着上千只文字鸿雁在天空盘旋,一些人呆呆地看着,一些人忍不住笑出来,这个场面实在太有趣了,然后好奇地看着董知府和冯院君,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打开一只又一只文字鸿雁。

    两个人越看越高兴,尤其是董知府,笑得一直合不拢嘴。

    冯院君发觉别人正眼巴巴地等着,笑道:“少数人是祝贺我玉海府的秀才拔得头筹。剩下的,都是询问对联的事情,原来不止我玉海府的文院有变,天下十国所有的文院的门口都多了这副对联。因为圣院已经记录下这副对联是方运所作,他们都想核实一下,所以各地官员或院君都发来鸿雁传书询问。”

    许多人羡慕地看着方运,全天下恐怕也只用方运能引出这种事。

    方运急忙道:“我走吧。”

    方守业笑道:“走,我们一起送你,你现在可是十国所有人都关注的大人物,我们可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家,走。”

    方运无奈地向前走,二三十个起码七品的官员围着他,一起向前行走。

    前面的人纷纷让路,许多人笑着目送方运离开,同时眼中流露出艳羡之色,能得这么多官员护送,方运以后可以在玉海城横着走了。

    杨玉环、赵红妆和保护方运的庞举人就在人群里,杨玉环和赵红妆急忙过来,方运上前握着杨玉环的手,丝毫不避讳别人,杨玉环挣扎了几下,最后低着头,美滋滋地跟着方运一起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