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25章 神秘宫殿
    出口成章虽然不能被奋笔疾书加速,但却可以一边跑一边使用,是用意念引动才气和天地元气。

    书写战诗词却不可能跑动,必须用笔墨来引动天地元气,停下、转身、书写、再转身开跑,需要大概三息的时间。

    颜域空毫不畏惧地冲着方运杀过来,不仅仅是《易水歌》形成的黑雾刺客,还有他自己。不足二十丈的距离,一个举人完全可以在三息内冲过来。

    方运瞬间明白颜域空的战术:石中箭再强,黑雾刺客也能将其引偏或减缓,颜域空可以轻易躲过去,然后有足够的时间追上方运。

    两人此刻相距很近,若是方运没经历过三山二阁,必输无疑。

    “我在三山二阁度过了很久的时间,虽然高文位的天赐或战诗词都是假的,我没有真实修炼,但秀才能学的《易水歌》等战诗词我都有练习并掌握!”

    方运第二次纸上谈兵写出的,和颜域空一样是《易水歌》,一个黑雾凝实度丝毫不弱的刺客出现!

    方运的《易水歌》,经过幻境中的“李文鹰”亲自教导!

    方运利用黑雾刺客拦截颜域空的刺客,一旦颜域空要冲过来,那么可以控制黑雾刺客袭击他,自己只要和黑雾刺客保持十五丈的距离,不至于离得太远导致刺客消散,同时等待才气重新稳固。

    黑雾刺客的利刃极强,速度又快,哪怕方运和颜域空都有战斗经验,也撑不过几下,所以颜域空不得不停下,让两个黑雾刺客相互厮杀。

    颜域空因为之前的高速奔跑而胸口剧烈起伏,呼吸急促,看了一眼方运就在不远处。然后低头开始书写。

    “满眼流星透烟雾,道是我军飞箭发……”

    方运心中清楚,颜域空或许做不出传世的战诗词,但以他的天赋,必然有属于自己的战诗词。

    颜域空身为举人,又有中品文心,才气稳固的速度远比普通秀才快,所以他见无法跟方运近身搏斗,就将计就计,让黑雾刺客相斗。而黑雾刺客一旦离主人超过十五丈就会消散,这样把方运控制在近处,再用小范围的战诗展开攻击。

    颜域空的这首《飞箭诗》虽然距离近、威力小,但也相当于二十个弓手齐射,现在的方运根本躲不过去。

    但是,历经幻境的方运可不是那个只有一次杀妖经验的方运,他可是被“李文鹰”手把手指点如何战斗。

    兵不厌诈,是“李文鹰”教给方运的第一招。

    方运发现第一篇《石中箭》无法杀死颜域空后,就知道这颜域空经验太丰富。若是正面战斗绝对杀不死他,必须要用计。

    颜域空再天才,没有经过文曲星动,才气也只是如雾。

    方运文位不如颜域空。但文曲五动让他的才气更高一步,才气如水。

    才气如水远远比才气如雾稳定,方运实际只需三息就可稳固才气,但之前花了五息才纸上谈兵。就是给颜域空一个错觉,让颜域空误判他的才气重新稳固时间,其目的就是等现在。等颜域空分神难以躲避。

    在颜域放心低头书写战诗的时候,方运提笔,一息而成,而且他又故意压着笔落有声的声音,避免颜域空听到。

    眼看《飞箭诗》差几个字完成的,《石中箭》的银光利箭已经飞到颜域空面前。

    颜域空眼中无比惊骇,不相信区区秀才竟然比举人更能早一步稳固才气。

    “轰……”利箭穿透残破的山岳虚影,杀死颜域空的意念。

    颜域空的意念还原为书山中最纯粹的力量,进入方运的体内。

    随后天地色变,一个巨大的漏斗状元气现形,直接灌入方运的头中,无比粗暴。

    方运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不多时,方运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四山的山顶,同时发觉自己的双眼有异样,可又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不断眨眼四处看,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明白。

    “这竟然是‘过眼云烟’。元气只有在高度凝聚的时候才能被感知到,我有了过眼云烟,虽然不能看到平常的元气,可元气稍稍凝聚或者流动,眼中就可以看到元气如同云烟一样。这种力量实际是明眸夜视的更高层次,是大学士才能有的力量,没想到四山竟然奖励我。”

    “过眼云烟的用途并不广,可能看了几十年也没用,可一旦起作用,那就可能救自己一条命。举人上四山不会得到这种力量,莫非是秀才上四山的奖励?极有可能!过眼云烟虽然远远不如文心,但也总比没有好。”

    四山和五山的山顶之间,出现一座巨大的石桥,石桥两旁狂风怒号,方运还没等接近,就感到那奇风的强劲。

    方运此刻文胆极强,在这足以让普通举人痛不欲生的奇风中不疼不痒,顺利到达第五山。

    书山里的其他人从敬佩、欢呼,到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秀才过三山是奇迹,那过四山是什么?没人知道怎么形容,实在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料想。

    那些众圣世家的人最为特别,他们的心情非常复杂,很为人为出了这种惊世大才而高兴,可身为豪门世家被一个普通人比下去了,还是难以马上接受。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

    众圣殿的半圣们也不例外。

    “东圣大人,方运是不是有几首特别厉害的自创诗词?若是没有,他不可能通过四山,毕竟秀才和举人差距巨大。”

    “有关方运的事情,列为四圣机密。”

    三个半圣愕然,四圣机密就是除了极少数相关人员,只允许人族四圣知道,而到了这个层次的机密,必然关系人族气运,单纯潜力高不可能到这个层次,哪怕当年衣知世都达不到。

    “他的战诗词是传世?而且超过《易水歌》?”米奉典忍不住问,不是他沉不住气,是因为他在方运考童生的时候就关注方运,自以为对方运了如指掌,可没想到自己对方运的了解竟然还是那么少。

    “不止。”王惊龙不再说。

    三位半圣相互看了看,米奉典低声道:“那一定是方运写出能增人族气运之物,看来以后只看《圣道》还不足以了解他。”

    众圣的目光落在第五山上那个无比明亮的光点上。

    第五山同样有一座石门光幕,但和之前的青光光幕不同,这片青光光幕里面竟然掺杂着一丝血色。

    方运神色凝重进入里面。

    里面同样是草原,但数里外有五百多头妖兵在三头妖将的带领下冲了过来,有皮糙肉厚的野猪妖,有嗜血好战的狼妖,还有最让人族头疼的豪猪妖。

    “怪不得连颜域空也过不了第五层,普通进士在没有文宝的情况下,杀这些妖族都要小心翼翼,再有经验的举人在没有文宝的情况下都不可能杀死这些妖族。眼前的妖族实在太多了。”

    方运自知死在这里也没什么,所以毫不退缩,迈步迎向这些妖族。

    不多时双方相遇,在豪猪妖的漫天飞针临身前,方运的《石中箭》射出,穿透毫无防备的野猪妖将,将其杀死。

    方运也只能做到这一步,随后铺天盖地的飞针将他扎成刺猬。

    方运眼前一黑一亮,睁开眼,本以为自己会回到第五山的山顶,或者出现在山下甚至回到文院,可发现自己竟然处于一座宫殿中。

    这座宫殿非常宽敞,四四方方,边长有大约五十丈,比玉海城的马球场都要大。

    宫殿的墙壁、地面、屋顶和立柱等都由黑亮乌光的石头组成,宫殿内看不到任何灯火,可却处处明亮。

    方运愣了一下,哪怕在幻境历经磨难,心中也有了一丝激动。

    “这里应该是传说中的神秘地方之一,书山既然让我来到这里,必然是好意。只是,不知道有什么好事。不会比上品的奋笔疾书文心都珍贵吧?”

    方运心里想着,仔细观察,发现神秘宫殿的地板中心,写了一个巨大的“一”字。

    “这是第一个宫殿,难道还有第二个?”

    突然,一头狼妖兵、一只牛蛮兵和一个身穿秀才袍的人凭空出现。

    “三个秀才级的敌人?”方运慢慢后退,随时可以攻击。

    “吼……”狼妖兵大吼一声,和牛蛮兵一起冲了过来,而那个人族秀才正在纸上谈兵。

    狼妖兵离的越来越近,越来远近,在狼妖兵来到五丈开外的时候。方运突然书写《石中箭》,狼妖兵躲闪不及,一命呜呼。

    三息后,方运又诵《易水歌》,先用黑雾刺客杀牛蛮兵,又缠住那个秀才的黑雾刺客,然后凭借第二箭石中箭杀死秀才。

    “这里就这么简单?”

    随后,三个新的身影出现,让方运明白了这里不仅不简单,反而很麻烦。

    三个新的身影里,除了一头蛮兵和一个秀才,还多了一头狼妖将,相当于人类的举人。

    方运深知狼妖将的奔跑速度极快,除非是召唤出李广的神念,否则在正面交战的情况下,狼妖将可以轻易躲开。

    “除了疾行诗,没有别的办法!”

    那狼妖将非常聪明,没有第一时间冲过来,而是同样打量方运,似乎在思索如何杀死方运。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