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16章 书山下
    童黎抬头看了方运一眼,发现方运没有痛苦之色,眼中闪过一抹惊骇,随后低下头,方运看不到他的神情。

    这时候,一个眉毛极浓的青年大声道:“若我所猜不错,这风应和那圣墟的奇风相似,不伤人身,只伤文宫文胆,看来我们只是心神意念进入这里,并非身体。书山同圣墟和学海不同,大家不需要争夺,只需要做好自己即可!望诸位圣道之念坚定,不要被名利坏了仁义之心,免得日后无法凝聚文胆。”

    “可是墨家新秀墨半知?”一人问。

    “正是在下。”

    “久仰大名,在下许小年。”

    “原来是农祖许家才子,半知见过许兄。”

    方运暗中观察这些半圣世家的人,发现他们远比其他人更加镇定,似是有微痛但能忍耐,少数一些人甚至面不改色,好像很享受这奇风吹拂。

    突然一人道:“我兵家之人以正合、以奇胜,不灭心中之勇,诸位,我先踏十桥之一,献丑。”

    “孙兄勇冠书山,佩服!”

    许多人纷纷称赞,没有丝毫的讽刺之意,哪怕与半圣孙家有旧怨的卜子世家的人也一言不发。卜子即子夏,是孔子最出名的弟子之一,曾在《论语》中出现,论在圣院地位丝毫不下于兵圣孙武。

    孙膑乃兵圣孙武后裔,少年时非孙家嫡系,家境平凡,曾与魏国庞涓一同学习。

    后因孙膑进步神速,庞涓嫉恨于他,派人砍掉孙膑的双脚,并在孙膑脸上刺字。孙膑忍辱逃亡,并改名为‘膑’,记住自己双足被砍的耻辱,精研孙子兵法,并在成翰林后进入孙子世家。借孙子世家和齐国之力伐魏。

    孙膑手持《孙子兵法》攻入魏国,在马陵之战杀死庞涓,天下扬名。

    战国时期战乱频繁,孙膑在伐魏的过程中杀死魏国许多卜子世家的人,当时卜子已经封圣,正闭关来不及阻止,出关后亲见子孙死亡。无比悲痛。

    卜子虽是孔子学生,但性格勇武偏激,封圣前被许多孔子门生攻击偏离儒家。卜子以半圣之身前去孙子世家,也以圣言训斥孙家众人。

    若孙膑服输,两家之事或可平息,但孙膑受辱多年。死不低头,怒斥卜子不公,责问卜子他双足被断时半圣为何不来。

    卜子再次呵斥孙膑,被孙家人当成耻辱。

    两大半圣世家就此结下仇怨,绵延至今。

    两家并非如孟子和荀子之间是圣道之争,随着时间推移仇恨渐淡,可仍然在暗中比较。随着千年不战之约结束。孙子世家又是兵家魁首,势力极大,已经隐隐压过卜子世家,但卜子乃孔子亲传,根基依旧稳固。

    那孙家之人昂首挺胸,奇风临身丝毫不惧,隐隐有大将之风。

    一人低声称赞:“孙继宗不愧是兵家亲传,他虽然没有文胆。但恐怕已经凝聚出文胆漩涡。你们看他,如此勇武无畏,已经去过圣道文府。唉,咱们和众圣世家就是不能比啊。”

    “我们恐怕也只能在这里见见这种大人物,等出了书山,他们几乎会一直在圣院或家族学习,学成后就去杀妖灭蛮。或者去那些传说中的地方镇守,世间难闻其名。这些人,从小就有自己的圣道方向,从小就可参悟先祖圣文。不像我等要不断积累文名、四处游历慢慢成长。”

    “他上桥了。”

    方运抬头看向孙继宗,只见他踏上独木桥,一开始毫无异样,才走了几步,他身上的衣服被奇风吹得更厉害,而他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独木桥长十丈,桥宽一尺。

    孙继宗走到一半的时候,身体轻轻摇晃了一下,但他还是坚持前行,最后在狂暴的奇风中安然渡过独木桥。

    过了独木桥,便没了奇风。

    孙继宗转过身,冲众人一拱手,向第一山第一阁走去,颇为潇洒。

    方运觉察到孙继宗身上的傲气,不过他的傲气不是纨绔子弟的盛气凌人,甚至也不是恃才傲物,而是纯粹为自己的理想而骄傲,为自己的牺牲而骄傲。

    方运点点头,心知这人离开书山后,就会去那传说中的地方为人族镇守,除非特殊情况或去圣地,否则一生都不会回来。所以无论众圣世家出过多少千夫所指的罪人,只要有这些真正的众圣后代在,十国子民就永远不会厌恶众圣世家。

    “若是有机会,我一定要去那里历练一番,那里才是人族精华之地。据说李大人也曾在那里历练三年,方才成大学士。可惜那里除非战事吃紧,否则不会招外人进入,避免任何意外。”

    方运心里正想着,发现许多人已经开始自信地向独木桥走去。

    这些人大都身形稳健,哪怕被奇风吹动也能坚持向前,除了几个人比孙继宗更稳,其余人都不如孙继宗。

    不多时,第二批人开始向前走,方运也开始迈步,准备过独木桥。

    突然,第六座桥上的人发出惨叫,方运抬头看去,就见那人栽倒在河水中,然后那河水如同沸水一样咕噜噜冒泡,吞噬那人。

    一人冷笑道:“量力而行也是我辈读书人的准则,既然过不去,那就在这书山下接受奇风洗练,自然有收获。非要强行过去,只能是这个下场。这水我所料不错,就是圣墟中的‘弱水’。这里的弱水应该不如真正的弱水强大,不过一旦进入水中,轻则文宫动摇,重则才气受损,需要多年才能恢复过来。”

    就在这时候,童黎突然指着方运大声道:“这个人就是十国第一秀才、双甲童生、三甲秀才,方运!”

    方运愕然,随后看到几个人向自己跑过来,眼中充满敌意。

    方运眉头紧皱,这些人一定被人指使,用一切方法阻止他上书山。

    不过,方运脸上却浮现一抹淡淡嘲讽之色。

    河水两岸不同,对岸相互连话都不能说,但这边的人可以相互接触。

    “把他推进水里!”

    三个人挡在方运和独木桥之间走过来,还有三个人和童黎一起冲过来。

    “不要怕,这里是书山,连圣人也不能洞察一切!这里不是科举,没有不能伤人的规矩,千万不能让他过河!”

    “我为武国人,绝不容方运!”

    “方运在龙舟文会辱我庆国,我岂能袖手旁观!”

    “我们不杀你,只是阻你上书山,就算圣人也无法惩罚我们!”

    每个人都目光坚定,丝毫不在乎与方运同归于尽。

    方运现在离河水极近,七个人一直暗中准备,最多五六息就能冲过来。

    “你们干什么,还不住手!我乃孔圣后裔,岂能看到方运毁于尔等之手!再不住手,下了书山我就找你们进行战诗词文比,一个一个杀光你们!”一个孔家年轻人大怒道,虽然他知道离开书山会忘记里面发生的一切。

    “住手!”又有一人过来阻拦。

    “无耻宵小,方运岂是你们可以害的!滚!”

    “不能伤我景国方运!”

    还有几十个人一言不发,冲过去拦截那些人,而随后数以百计的人也冲了过来,其中大都是景国秀才。

    这些人离得太远,根本来不及救方运。

    一人急得大骂:“畜生!禽兽!方运再厉害,他的文宫神念也强不过七人,完了!我景国好不容易出此大才,竟然毁于景国人之首,可恶!可恨啊!”

    其他人也无奈叹息,尤其是那些正直仁义的秀才,气得睚眦欲裂,恨不得代替方运。

    眼看七个人就要抓住方运,方运突然大喊一声:“滚!”

    随后,方运周身爆出一团水白色的强风,这强风猛地向四面八方吹动,不仅把奇风排开,还继续向外扩散,最后吹到以童黎为首的七个人身上。

    七个人如同被无形的大锤击中,各发出砰地一声巨响,倒飞出去,在半空中三丈多远才落地。

    童黎大声哭号道:“疼死我了!怎么会这样!我的身体!不对,这不是正常离开书山,救命啊!”

    所有人都看到,童黎的身体出现大量的裂缝,同时变得透明,最后整个身体如同碎裂的冰块掉在地下,最后缓缓消散。

    “你有文胆!”一个攻击方运的庆国人大喊一声,身体碎裂。

    原本接近方运的人吓得急忙后退,惊恐地看着他。

    此刻方运周身散发着朦胧的水光,如山岳一般的身影无比伟岸,文胆的力量向四处散播,压得所有人抬不起头。

    一个有文胆的人在全都是秀才的书山,那相当于一条龙王在一群小鱼虾中。

    文胆不是文宫星辰那种没有伤害力的力量,而是有真真正正的威力,可以灭杀神念意念,现在所有秀才的身体都由神念组成。

    方运现在是他们的天敌。

    众圣世家的人最为吃惊。刚成为秀才就有了文胆,这在圣元大陆前所未有,连那些孔圣的亲传弟子也做不到。

    孔子世家的几人目瞪口呆,连掌握圣院最多资源的孔家都无法培养出一个有文胆的秀才,更不用说别人。再出色的孔家人也不过是在刚成秀才的时候形成文胆漩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