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15章 上书山!
    “施德鸿说的没错!这个方运太可怕了,连史君都看好他,为了他不惜得罪诗君,他若不死,我必死无疑!书山,就是我的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虽然不知道书山具体如何,但若是能想办法坏他的书山之路,我也在所不惜!”

    童黎一边走一边继续想,目光越来越坚定,也越来越阴狠。

    “方运,你不要怪我!你输了倒也罢了,你要是赢了我们,那我和施德鸿将立刻自杀!到时候,我爷爷和诗君必然会来找你报仇!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走!为别的理由杀你会导致文胆出问题,但为了给弟子或子孙报仇,圣院也不能剥夺他们的文位!”

    童黎抬头看了看圣院的方向。

    “我就不信你方运重要到圣人会亲自帮你!”

    和悲伤的童黎不同,方运等人如同过节一样欢天喜地,钱举人等人也一起祝贺。

    接受数不清人的祝贺后,方运正要离开,耳边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方运,到文院来。”这是董知府的声音。

    方运先让杨玉环等人去文院街外等他,他进入文院,和三位考官来到一棵大槐树下。

    董知府严肃地道:“你现在恐怕知道你那经义发生了什么事。”

    方运点头道:“应该是半圣维护我,怕传天下的经义外泄,所以蒙蔽天机为我遮掩。不过我却误会我的经义有大问题,可能违背圣道,所以提心吊胆。不过,既然我的经义得了甲,也就慢慢想明白了。”

    “你想通了就好。不过,我们……”董知府指了指天空,又用三根手指放到自己嘴上。

    方运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此刻没有外人,你们可以说吧?”

    “应该可以,毕竟圣人的力量是为了防止泄密。若是刑殿的人问起,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说。不过,尽量不说。”董知府道。

    “是三缄其口?我只知道这文心可阻止才气和妖族的气血勃发,倒是没想到可以封你们所有人的口。”

    冯院君道:“封圣前文心越多,封圣后越强大。文心可不只是一种天赐的能力,会和文胆一样越来越强。上书山的时候,你一定要拼尽全力向上攀登。争取文心。而且,书山的秘密极多,我们知道的极少,除了那些众圣世家,没人知道里面都有什么。但我们知道一点,你越出色。收获越多!记住,用尽一切力量来登书山!”

    “我记住了。”方运认真回答,他从冯院君的语气中感受到说不出的压力。

    周主簿长叹一声,道:“他们两个人虽然都是进士,但也和我这个举人一样,没有一颗文心。所以,我们对你寄予厚望。希望你能和那些天才一样,在秀才的时候登上第三山,然后在考中举人后登到第四山,获得一颗文心。”

    “我一定不辜负各位的期望。”方运道。

    董知府道:“圣墟提前出现,你可知道?”

    “已经知晓。”方运道。

    “那就好。如果你想去的话,等你从书山回来,我们就为你准备圣墟事项。对了,你对星辰非常了解?”

    方运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心想哪怕再不了解也比这里的人了解。

    “府台大人为何这么问?”

    董知府道:“我看你的经义,犹如星辰密布与纸上,接近写文的最高境界,文章如棋局,十分神妙,我等皆不如。”

    方运想了想,道:“我小时候经常去河边……”

    “我知道了。是悟道河?”冯子墨笑着问。

    “是的。”方运只好说。

    于是冯子墨就把方运在小河边多次悟道的事情告诉董知府,周主簿早就知道。

    “等方运从书山下来,两位可愿一同前往悟道河?”

    “必然同往!”

    方运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只能顺其自然。

    三人又嘱托了几句。方运不好意思问:“三位大人,我可以要回我的那篇经义吗?”

    三人失笑,周主簿道:“你们看看?我就说这个方双甲……不,方五甲舍不得他的亲笔文章。方运,你难道就不想想,史君那么重要的人物,现在经常要去妖界……咳咳,为何要亲来?”

    “为了我的经义?”

    “当然。”周主簿笑道。

    董知府道:“那篇经义将会放到圣院,供诸位大儒体悟。”

    “啊?”方运一脸的难以置信,他知道自己的经义很特别,让大儒关注不算什么,可让大儒“体悟”,这里面的意义就不同了。

    “啊什么啊?快回去准备一番,明日拜圣后就要登书山,你今日可不要胡天胡地,别以为考上秀才就可以放松!”董知府道。

    “哦,三位大人告辞。”方运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思索,想不明白自己的经义为什么会值得大儒学习。

    想了一会儿,方运隐约明白。

    “不是我的能力比大儒强,而是我所接受的资讯太丰富。论圣道我还要不断摸索,但论时代的大道、世界的走向,我却要比许许多多的人看得更清楚。或许,这才是最适合我的圣道。”

    方运心里不断思索着属于自己的圣道,而在这个时候,他的才气在源源不断增多。

    离开文院后,方运和众人去酒楼吃了一顿饭,因为明天要上书山,所有人都没喝酒。

    方运晚上回家没有熬夜读书,而是早早睡下,养精蓄锐。

    上午的文院静悄悄的,随着一百位秀才鱼贯而入,文院的寂静被打破。

    一百位身穿深蓝色秀才服的秀才们进入文院中的圣庙,一起祭拜众圣,得第二次才气天降。

    方运乃圣前秀才,所以这是第四次才气天降。

    才气由三寸提高到了四寸,而文宫、文胆等每一个地方都被才气洗礼,变的更加强大。

    “我虽然是秀才,但文宫已经远比普通举人强大,文胆也超过新晋举人,若是能经过书山淬炼。恐怕直逼进士。但比起半圣弟子颜域空还是有差距,毕竟对方有半圣亲自教导,而且已经历经两次书山。等我考中举人,文胆必然能跟他一比!”

    最后,方运看向自己的才气,和别人烟雾状的才气不同,他的才气如水。经过才气天降,才气越发凝实。

    “不知道这才气能发挥多大的威力。”

    才气天降之后,除了排名前十的秀才,其他所有人包括考官都离开圣庙。

    “轰……”

    圣庙的大门关上,方运十人仍然位于圣庙之内。

    方运静静地看着圣庙里供奉的众圣,除了孔子和六位亚圣。其他人都只供奉排位,有的已经死了,有的依旧活着。

    最后,方运的目光落在陈观海的排位上,那排位有些旧,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方运收回目光,却发现童黎在看着自己。此刻的童黎毫不掩饰眼中的恨意。

    “我不会让你顺利攀登书山!”

    “哦。”方运随口一句,气得童黎无处发泄。

    突然,整座圣庙暗下来。

    方运顿感头脑眩晕,身体不适,仿佛失去了平衡,独自在虚空之中飘荡。

    不等方运有所思考,黑暗散去,光明重现。

    这里已经不是圣庙内。

    天空挂着红彤彤的太阳。散发着温暖的光芒,远处高山起伏,河流环绕。

    近处鸟语花香,生机盎然,碧绿的草地一望无际。

    这是一个无比优美的地方,每一处都让人感到无比舒服,给人一种舒服到骨头里、魂魄里的感觉。想要一辈子留在这里,永世不离开。

    不过,这个世界也有瑕疵。

    十国共有大小不同的九十州,最大的一州堪比整个景国。而最小的一州只有半个江州大。

    九十州有八百余府,每府取十人,外加众圣世家的弟子,更有近万名秀才出现在这里,满地都是。

    这些人看着像是这个世界的瑕疵。

    方运最先醒来,四周查看了好一会儿,其他人才陆续醒来。

    方运环视四周,附近的人都不熟悉,单看衣着和外貌,天南海北,似乎什么地方的人都有。这些人都十分警惕,没人乱动。

    就在这时候,前方最近的一座山峰出现变化。

    那本是一座平平无奇的山峰,但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改变,山路、台阶、凉亭、花园等慢慢浮现,最后山脚、山腰和山顶各出现一座阁楼。

    山脚之下有一条长河,长河上面浮现十条只能供一人通过的独木桥。

    “过桥者,胜!”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一股奇风伴随着这个声音从山上吹下,吹到河岸,吹到众人。

    方运只觉寒风扑面,像是初冬的风,吹在身上有些凉,但也有些舒服。

    “啊……”三丈开外那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突然发出惨叫。

    方运警惕地看向那孩子,就见他急忙朝远离那座山的地方跑去,想让奇风离他远一些。

    方运四处望去,发现有大量的人承受不住奇风的吹拂向远处跑去,别说登书山,连过河都做不到。

    许多人疼得哇哇大哭,甚至有人疼的昏过去,而更多数人虽然看样子疼痛,但都咬牙坚持着。

    “我怎么不疼?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现在是神念还是完全带着身体进来?”

    方运慢慢向那座山和独木桥走去,但超过一半的人不敢向前走,奇风太强大了。

    很快,四五千人聚集在十座独木桥前。

    这里的奇风更加猛烈,许多人疼得不停地叫着,不断有人受不了而后退。无论这些人怎么喊叫怎么疼痛,都没有受伤流血。

    方运依然不觉得疼。

    很快,方运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咬着牙出现在左前方,童黎。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