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10章 评等
    所有的试卷写名字的位置都被纸条糊上,然后送往阅卷房。

    文院阅卷房内亮如白昼。

    这府文院的阅卷房极其宽大,两万多份童生的试卷摆在一排排桌子上,放眼望去像是一座造纸工坊。

    三位考官、一位科举巡察和十位文院举人站在孔子圣像前。

    “恭请圣裁!”

    无形的力量降下,房内生风。

    所有的考卷都散发着烟雾状的橙色才气,但才气的浓淡不一,高低也不同。

    一股无形的力量拂过,数以万计的试卷被挪到阅卷房的一侧,堆叠到一起,堆成一片纸山。

    最后,才气最高的两百份试卷摆在桌子上。

    董知府道:“文曲五动,不知是祸是福,但既然圣人们增加秀才名额,那对我人族来说就是好事。开始阅卷吧。”

    十个文院举人最前走过去,一人选十九份试卷,而才气最多的十份试卷留在原处。

    和县试不同,府试需要文院举人交叉阅卷,每相邻两个人对自己的试卷评分后,要评判对方的试卷。

    三考官和一位巡察看向前十份试卷。

    排名最高的一叠试卷是两尺四的才气,其后分别是两尺一、两尺和一尺九。

    董知府微笑问:“要不要猜一猜何人才气最多?”

    周主簿道:“还用猜吗?第一必然是方运的。”

    “周大人所言极是。”冯子墨微笑道。

    耿巡察却冷笑道:“那可未必。就算他才气最高,也可能是诗词才气高,而未必是经义才气高。看看其后的才气,相差不到一尺,茂才之位属于谁或未可知!尔等身为圣人门徒,在阅卷前就如此吹捧方运,若不是顾及尔等颜面,早就奏请圣裁罢黜尔等阅卷资格。”

    三个考官心中愤怒,但却无言以对。这科举阅卷虽然严肃,但大家都是文人又不是木头人,没必要那么严谨,可耿巡察说的没错,而且他又是翰林,众人也只能生闷气。

    “耿大人教训的是,那我们开始阅卷。”董知府突然快步走到第一份试卷面前。另外两名副考官相视一眼,默默地跟过去。

    按照规矩,主考官会请科举巡察来判阅第一份试卷,一来尊重圣院的地位,二来尊重高文位的人,但是耿巡察已经撕破脸皮为难方运。要不是方运以请圣裁威胁,耿巡察会变本加厉。

    一方是本地豪强,一方是圣院官员,两者一生恐怕也不会有第二次相遇,耿巡察翻脸在先,所以三位同在景国的考官已经没必要再顾及什么。

    三个人站在试卷桌前,耿巡察只能在一旁扭头看。

    耿巡察轻蔑一笑。丝毫不生气。

    四人一看试卷,三个变了脸。

    耿巡察定睛一看,哈哈一笑,道:“这不是方运的字迹,我认得!方运竟然不是才气第一人,你们玉海城果然人才辈出啊。好!好!”

    董知府黑着脸道:“耿巡察失态了。”

    耿巡察不以为意,微笑着看着排名第一的试卷,说:“我看看。经义才气有一尺六,诗词才气有八寸,这字迹我不认识,我所猜不错的话,似乎是那位童黎的?后生可畏啊。单凭这一尺六的经义才气,在许多地方都可争得茂才。若无人在科举舞弊,玉海城茂才之位非他莫属。”

    周主簿和方运关系最好。沉声道:“耿巡察请肃静,这里是阅卷房,不是胡乱吹捧之地。”

    耿巡察依旧面带微笑,胜券在握。

    董知府道:“我等交叉判卷。等做出最后的评等后,可由耿巡察核实。”

    “请!”

    “请!”

    冯院君和周主簿相互客气一番,没人理耿巡察。

    董知府看经义,冯院君看诗词,周主簿看请圣言。

    不多时,董知府在童黎的经义下用红笔简单地写了两个字。

    乙中。

    耿巡察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这个评等很客观,童黎的经义才华不错,破题也足有乙上的水平,但后面的部分就一般了,不过在秀才之中仍然鹤立鸡群。

    耿巡察冷眼旁观,现在的评等只是待定,除了请圣言,最后诗词和经义的评等最高者无论是哪一等,哪怕是丙,也会改成甲等。

    另外两名考官也相继做出评等。

    童黎的请圣言、诗词和经义分别是乙下、乙下和乙中。

    之后三人交叉判卷,都没有发现问题,最后的评等都和第一位考官一样。

    三位考官正常情况下会夸奖童黎,毕竟三乙不常见,如果不出意外,这人必然会是一府茂才。

    不等三位考官开,开口,耿巡察道:“不错!你们三人还算公正。”

    三人相互看了看,开始判第二份。

    字迹仍然不是方运的。

    三个人的脸色更加难看,而耿巡察的笑容更大。

    不多时,第二份的评等出现,分别是丙上、乙中和乙下。

    耿巡察道:“这人的经义评等和童黎一样,但童黎的经义才气高了四寸,不如童黎。”

    三人一句话不说,默默地进行第三份试卷的评等。

    依旧不是方运的。

    三个考官的脸已经和黑锅没什么区别,不过三人有文胆在身,哪怕心情再差,也不会因此胡乱评等。

    第三人的评等是丙上、乙上和丙上。

    耿巡察再度评价道:“此人诗出出县,才气一尺一,可得乙上。第四人的字迹我看到,应该是方运了。”有圣人俯察天地,有些话说了无伤大雅,毕竟三位半圣才是真正的考官。

    三个考官带着复杂的心情开始阅方运的试卷。

    请圣言、诗词和经义一分开,三人的目光中竟然流露出一丝绝望。

    方运的经义之上只有极淡的才气,连一寸都不到。

    “继续吧。”董知府轻叹一声,开始看方运的经义。

    看完最前面的破题,董知府大声道:“好!我为考官十数年,第一次见这等巧妙之破题!若后文不差,我必然给甲等!”

    另外三人立刻看过来,耿巡察也伸长了脖子看。

    “妙!连我都不如!”

    “大才!”

    耿巡察脸上的笑容消失。

    董知府慢慢道:“才气是诗词的唯一衡量标准,但并非是衡量经义和策论的唯一标准。尤其是先秦的先贤、孔圣弟子。他们的经义经常毫无才气,但却蕴含大道理。武国的大儒衣知世考举人的时候,经义只有区区三寸才气,可仍然力压众人,获得甲等。”

    耿巡察知道董知府这是在说给他听,也不回应,继续往下看。

    四个人慢慢看下去。耿巡察的脸越来越阴,而三个考官的表情却越来越丰富。

    “我若是董大人,第一个评语一定是‘结构严密’!这个方运,从破题开始,下接冒子,之后原题。异常流畅,真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哪怕是一国状元,单论结构也不能更好了。”

    “破题巧妙,结构严密倒在其次,我最喜的则是关于禅让、世袭和众选的发展,禅让和世袭是大礼。有礼之变,可他从中发掘出其义,义也在变,和破题遥相呼应。这篇经义若是才气有问题,一定是出在他假设出来的众选。他虽然无力假设一个与禅让和世袭同等完善的众选制度,但却明确指出平衡和稳定之特质,极其符合我儒家的‘中庸’之道。不过他又在众选里强调有圣人观之,说明这众选不是完美无瑕之礼。幸好如此,若是真有国之大礼可摆脱众圣,反而不美。”

    “此子的假设虽然胆大,但论平衡和稳定,却要超过如今的十国制。十国若没有圣人,国家只能靠明君才能维系,但若国君无能。则国家危矣。他也在其中阐明,既然选择了平衡和稳定等特质,那也会有负面特质随之而来。若是他能取长补短、取其精华融入十国,则可以此文为根基成大儒!”

    “甲!”

    “甲等!”

    “甲等!”

    董知府在方运的经义下面写上:“破题神妙。结构严密,有变革之征兆,有兴人族之契机,有可行之方式,深明礼义,甲等!”

    随后周主簿和冯院君也在其上写上甲等的评语,只要后面的试卷不出现同样精妙的经义,则方运必为茂才。

    耿巡察却道:“此文不可得甲等!”

    三位考官一起看向耿巡察,其他人还好,冯子墨立刻怒道:“耿巡察,此文明明是甲等之文,怎会不可得甲等?我知你勾结诗君弟子施德鸿,又想报复我景国,可你若想毁我景国大才,我必请圣裁揭发你!你有无私心,你心中最清楚!”

    “耿大人,你可要三思。方运的《陋室铭》可是半圣点评!若是这文被圣裁为甲等,你轻则失去圣院官职,重则文胆不固,此生再无寸进啊!”

    周主簿冷笑道:“董大人,冯大人,你们两位是进士,若请圣裁失败是大祸。我只是举人,哪怕失败也无所谓,耿翰林,你不要逼我请圣裁。”

    耿巡察缓缓道:“此文的假设虽十分奇妙,但终究是假想,无人著书论证,给予甲等太过。我建议和童黎一样,都给乙中。两人评等相同,不偏不倚。”

    “你看似不偏不倚,实则仍然有害人之心。若两人都为乙中,童黎那篇才气多,必然会改为甲等!董大人,我问你最后一句,给不给方运甲等?你若不给,不用大人你再劳心,我马上请圣裁,由三位半圣考官来定此文!”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