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儒道至圣 > 第100章 圣院科举巡察
    童黎的几个好友慢慢地后退,他们也认出那佩刀的式样。皇族国君的地位虽然不如半圣,但翰林之下在国君面前却也不算什么,更何况他们只是童生。

    那御前侍卫见童黎放弃逃跑,推刀入鞘,望向玉带河的龙舟。

    在《竞渡》词成后,方运所在的二号龙舟以恐怖的速度疾驰,龙舟快到几乎是在水上飞,那鼓手吓得双腿发软,扔下鼓槌用力抱着鼓架,生怕自己掉下去。

    短短几息的时间,二号龙舟逼近庆国的一号龙舟。

    钱举人怒吼道:“施德鸿,去年你说我景国无人,今日可再敢说一遍!”

    两船靠近又分开,每一个人都能看到对方的表情。

    庆国六人除了颜域空表情没有变化,其他几人的脸色格外精彩,尤其诗君弟子施德鸿,那表情如同在梦游,至今都不相信方运能作出一首不带“舟船”字样却偏偏能为舟船增速的战词,连他恩师的好友“词君”要写这种词也得花很久的时间。

    龙舟急速掠过,带起大量水花,一号龙舟的所有人都被河水溅湿,无人敢言。

    方运所在的龙舟继续向前驶去,钱举人回头道:“方运,今日之恩,一生不忘。若没有你,我景国将永无翻身之日!”

    另一人道:“以后若有差遣,我们玉海叶家必当鼎力相助!”

    “与方运同舟,何其荣幸!”

    “诸位客气了。”方运谦虚地笑道。

    龙舟很快驶到龙头桥下,并被官印的力量控制,快速停住。那抱着鼓架的鼓手轻轻擦了一把汗,浑身无力地坐倒。

    钱举人站起来,满面通红,用颤抖的双手拔出旗杆,用力挥动。

    桥上和两岸的无数景国人高声欢呼,那些早早等在龙头桥上的未出阁闺女,把自己绣的手帕用力往龙舟上抛,所有人的目标都是最后那个儒雅少年。

    方运看着漫天手帕落向自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干脆当没看到。

    这是十国的习俗,凡是这类文会,未出嫁的女人都可示爱,若是得手帕者同意,则可直接上门迎娶,不需要考虑其他繁文缛节,许多才子佳人通过这种方式摆脱包办婚姻。

    桥上的女孩咯咯直笑,她们也不是非要嫁给方运,只是图个热闹沾沾喜气,盼着以后的郎君也如方运这般有大才。

    “夺锦标,摘龙头!”一波接着一波的人开始叫喊起来。

    “夺锦标,摘龙头!”

    上一次玉海城人齐声喊出这六个字,是在十七年前。

    钱举人举着旗杆始终下不了手,最后回头看向方运,道:“方运,你来吧,你是最大的功臣!”

    桥上的女孩们也大声叫喊。

    “让方运来!”

    “我的手帕还没扔,让他过来,一定要扔到他身上!”

    众多女子嬉闹。

    方运却道:“钱兄,还是你来吧。”

    钱举人急忙道:“我参与赛龙舟并非想出风头,而是为了洗刷景国耻辱。你身为此次龙舟文会的最大功臣,必须由你来挑下锦缎!”

    方运正色道:“我正因知道钱兄并非是贪图虚荣之辈,所以才让钱兄摘龙头。玉海城人为景国背负了太多,今天的荣誉,应由玉海城人亲自摘下!钱兄,请!”

    钱举人愣了瞬间,很快眼眶发红,年年的两国龙舟文会都在玉海城举行,每次输了,景国其他地方的人都会骂玉海城人。

    哪怕明知道龙舟文会难以胜过庆国,哪怕明知道事后会丢脸,钱举人这些玉海文人仍然坚持参与龙舟文会,文比可败,但不能丢人!

    一城文人连续十七年为敌国人当陪衬!

    只有亲自参与龙舟文会的玉海城士子才明白,这个过程是多么难熬。

    “方双甲高风亮节,以后谁再污你文名,我必以仇敌之血洗刷!”

    “谢钱兄。”方运微微一笑。

    钱举人抬起头,高声吼叫:“夺锦标,摘龙头!”他把心中十七年的怨气全部吼了出来,然后用红旗旗杆挑下龙头桥龙嘴衔着的锦缎,高高举起。

    “好……”

    欢声雷动,半个玉海城的地面好像都在震动。

    不远处的杨玉环和赵竹真微笑望着,两岸人群欢呼,桥下一艘龙舟卧碧波,舟上红旗和锦缎一起随风飘荡。

    时隔十七年,玉海城的端午节再一次有了端午节应有的气氛。

    离龙头桥还远的一号龙舟上,颜域空坦然看着一切,面色依旧不变。

    “我绝不会接受这份侮辱!我不能当庆国的罪人!”施德鸿双拳紧握,低声怒吼,他不敢相信庆国十七年的努力竟然毁在自己手上,不敢相信自己身为举人竟然输给一个秀才,更不敢相信自己身为诗君的弟子竟然输给一个寒门子弟。

    颜域空淡然道:“我怎么没觉得这是侮辱?”

    “我和你不同!你不在乎,但我们施家依附的那位要争荀家的下一任家主。我若是能胜过写出‘人之初,性本善’的方运,那位自然会在荀家更受重视,必然会对我们施家更加看重。”

    “你可一试,若是他输给你,那我也没必要在学海等他。”颜域空道。

    施德鸿平复情绪,道:“你放心,那方运纵然熟读经书,但亦有不可弥补的缺陷,我有办法胜他!”

    “你是说书山?”

    “书山只是后手。科举考‘精’,而书山考‘杂’,他一个寒门子弟,如何学得百家百艺?我等豪门世家有钱学习百家技艺君子六艺等等诸多杂项,他一个穷秀才凭什么超过我们?或许他生而有才气,但并非生而有一切!”

    “这倒是。我起初也不懂恩师为何让我学那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得到文心后我才明白。那书山的确太难了,哪怕是我和衣知世,也只能得中品文心。不过,所谓考‘杂’也只是前三山而已,从第四山开始,却不一样。具体如何,我也说不上,毕竟除了众圣,所有人在书山的记忆都是一片模糊,只能知道大概。”

    施德鸿擦干脸上的水迹,望着龙头桥下的方运背影,坚定地道:“今日河水溅身,他日我必将倾一江之水相报!他方运太小看我庆国的力量,太小看半圣世家的力量。书山,他未必上得去。”

    颜域空的目光微微一变,严厉地道:“难道你想动用……圣院一方的力量。”颜域空说完扫了一下周围,没有说出完整的话。

    施德鸿却毫无顾忌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景国官员,自信地道:“我用的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他们奈何不了我。更何况,我们还有其他助力。六月府试,圣院科举巡察必将驾临玉海城!”

    颜域空呆了片刻,最终摇了一下头,低声背诵《论语》内容:“子曰:当仁不让于师。子曰:君子贞而不谅……”

    他的声音仿佛有一种奇特的力量,让施德鸿的信念更加纯粹,坚信自己是为了家族,是在行大义,使得文胆不动摇。

    颜域空一边低声背诵着《论语》,一边看向前方,目光再次变得空洞无物,眼中只有天地。

    高楼上,董知府和冯院君相视一眼,怒容满面,两个人的官印笼罩河段,把颜域空和施德鸿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董知府道:“真是太猖狂了,竟然视你我如无物!”

    院君冯子墨低声道:“真没想到他们竟如此卑劣!一旦科举巡察插手,任何瑕疵都会被无限放大,那些人是鸡蛋里挑骨头的好手,偏偏还都会遵守规矩。庆功宴我不参与,我要亲自去大源府禀明李大人。”

    董知府点点头,道:“去吧。我乃府试主考官,就算是圣院之人敢违圣训,也要过了我的唇枪舌剑再说!我这就去靖海楼准备庆功宴。”

    一旁的方守业大惊道:“怎么回事?怎么会动科举巡察?那些人简直就是属锥子的,没问题也会扎出一个洞。”

    董知府就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周围的官员大怒,施德鸿故意那么说很明显,就是在告诉所有玉海官员,哪怕庆国输了龙舟文会,也能够在别的地方找回来。

    “这个诗君弟子太嚣张了!”

    “一定要请我国半圣世家前去阻止他们。”

    但是,接下来却没人回应,连说话的那名年轻官员的神色也是为之一暗。

    荀子世家是六大亚圣世家之一,仅次于孔子世家,景国无一世家可比。

    方守业缓缓道:“除非陈圣出关,亲自去圣院,否则景国无人可阻挡。荀家终究是亚圣之,其家主只要能中进士,哪怕再无寸进,也可入圣院,陆续获得才气灌顶,成就大儒文位。不过历代亚圣世家的家主都有傲骨,无一人接受才气灌顶,都把这个机会让予家中其他人。可这样,也足以让亚圣世家永远有大儒坐镇,有时候甚至有多位大儒,堪比我景国。”

    “正是因为亚圣世家根深蒂固,那施德鸿才如此狂妄。可惜荀老家主时日不多,根本不会管这种事,否则我等联名恳请,他不会让荀家做打压人族大才之事。”

    “我们没有其他办法?”

    “圣院太过复杂,一旦亚圣世家出手,其他世家除非撕破脸,否则不会出手阻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