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655章 蛮不讲理的祭司
    呼啸之声在耳边了,通红之色撞开了银色的羽毛区域,那炎热终于袭来,巴沙缪现在已经深知这两个人的实力了,尽管这一切来得有些突然,他还是做出了比较迅速的反应。

    魔牙木飞窜而起,它们在巴沙缪的上方不断的交织着,快速的组成了木丛墙,将巴沙缪保护在了里面。

    烈火熊熊,燃烧着这些魔牙木,经过了飞行“发酵”过的三魂火威力变得比之前强大很多,再加上火系本身就是克制木系的,莫凡的这腾蛟之火完完全全可以与超阶魔法媲美了,很快就看到那些魔牙木被烧得穿开。

    滚烫之息扑打到巴沙缪的身上,巴沙缪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他有些不敢相信对方一个小小的高阶法师竟然可以引动超阶的威力,这样的火焰冲击足以将他重创。

    巴沙缪皮肤被烧得烂开,他用一层冷冰裹住自己的身体,强行冲出了穆宁雪的这个银羽风暴,烈焰焚心,巴沙缪像一头冰之猛兽,胡乱的在这里冲撞着,可这种行为是不可能将火焰给彻底排除的。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巴沙缪狂怒的大吼着,那双眼睛一片通红,整张脸更是抽搐的厉害。

    “真是头脑简单!”在林子的边缘,那个一直隐藏着的黑色的人影发出了声音。

    巴沙缪这一次受创相当严重,那种灼烧之痛与冰之毒共同折磨着他,他接下去想要顺畅的施展出超阶魔法肯定是很难了,何况还有阿帕丝这个强大的心灵攻击的美杜莎在。

    阿帕丝实力是被压制了,可她作为最高贵的美杜莎,很多能力即便不需要力量的支撑一样可以给超阶法师造成致命的打击,就比如说刚才的那种幻觉……

    情绪越是波动厉害的,越容易使用心灵系魔法影响其神智,巴沙缪现在愤怒得有些发狂,那么阿帕丝就可以在这个愤怒和他的痛苦之中下手,正好诅咒之力还没有使用过!

    林子那个帽檐男子见巴沙缪情况不妙,忽的身影一闪,出现在了巴沙缪的面前。

    “走!”帽檐男子低沉的道了一声。

    巴沙缪自然不甘心,正要说话的时候,帽檐男子忽的卷起了一阵黑色的浊风来。

    这浊风将两人给罩了进去,莫凡和穆宁雪追了过来,打算了结这巴沙缪的时候,却发现浊风之中根本就没有巴沙缪和那个神秘人的身影。

    “不见了??”莫凡诧异的扫视着周围。

    他能够察觉到有一股黑暗气息在附近,但对手相当的狡猾,一共分化出了好几个方向,让莫凡无法猜准他们究竟是从哪里离开的。

    “他们逃走了。”阿帕丝说道。

    “接下去就交给其他人吧。”穆宁雪看了一眼附近渐渐散去的浊风,开口道。

    “恩。”

    莫凡和穆宁雪也没有指望能够在这里杀掉巴沙缪,巴沙缪是来这里做交易的,这意味着还有另外一伙人。

    巴沙缪该死,而真正需要幼童之心的那伙人,他们一样不打算放过!

    ……

    ……

    两人在此地静静的等待着,布兰妾已经在追踪巴沙缪和那个神秘帽檐男子了,这次之所以是穆宁雪和莫凡两个人来对付巴沙缪,自然是为了留一手挖出后面更大的鱼来。

    “幼年泰坦之心,这些人收集这种东西究竟是为了什么?”莫凡感到非常的费解。

    “那个救走巴沙缪的人实力可能更强,但他并不想节外生枝。”穆宁雪说道。

    “我觉得我得尽快到超阶了,要不是你和阿帕丝,我一个人根本就对付不了这种级别的家伙。”莫凡说道。

    巴沙缪极难对付,他是一名三系超阶的法师,他一开始使用冰系魔法的时候,莫凡就根本无从下手了,要不是穆宁雪的强大冰系天生天赋直接对其造成了压制,莫凡耗尽了魔能也很难伤得了这个巴沙缪。

    即便如此,他的植物系和光系都相当恐怖,那一个审魔剑的降临,让莫凡现在都是心有余悸,身上不断传来灼痛之感。要说受伤,他自己其实好不到哪里去。

    还好自己刚捕获来的小美女蛇猛如虎,关键的一个幻觉让莫凡和穆宁雪获得了主动,不然躲在暗处的布兰妾就必须出手来救他们两个人的性命了,那样就更难追踪下去。

    “嗯,凡雪山的事情耽搁了我太久,我想也是时候冲击超阶了。”穆宁雪点了点头。

    不到超阶,终究无法在这个社会上有绝对影响力。在过去,实力比较低的时候,像这种超阶的事情他们就只能够做汇报给魔法协会,等待魔法协会或者审判会的出手,可组织的诟病就在于等汇报,等他们落实,敌人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要亲自出手,那就得实力够硬,尤其是这种牵扯到一个国际罪恶组织歹郞公会的,更不能掉以轻心。

    “你再不处理伤口,你的肌肉、血液就会被光伤给彻底灼毁。你死不要紧,麻烦先解除一下契约。”阿帕丝见莫凡还有心情在那里跟穆宁雪聊这种事情,没好气的说道。

    “哦,哦,身边没个治愈法师,也确实是麻烦。我估计得跑帕特农神庙一趟了。”莫凡说道。

    近段时间面对的敌人不是超阶就是君主,莫凡发现自己受伤的频率有点高了,终究一个大问题,没有跨入超阶,以现在自己这爆炸式修为,若是能够到超阶,肯定吊打其他超阶法师……

    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那就是到了超阶,自己将获得自己的第七系和第八系!

    身怀八系,一个人就是一个魔法军团,想想都觉得心潮澎湃……假如再八系全超阶满修的话,简直天下无敌!!

    “你能不能不要做白日梦了,赶紧去疗伤。”阿帕丝冷言冷语。

    莫凡愣了一下,看着阿帕丝那张小傲娇的漂亮脸蛋。

    “你别窥视我脑子里的想法,这很过分,知道吗!”莫凡说道。

    “没有人可以真正窥视别人内心想法,再强大的心灵师都不行,除非某个人把自己内心情绪没有一点保留的表现在脸上、肢体上……”阿帕丝说道。

    “……”莫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辩驳了。

    “我带你过去吧,布兰妾那里有消息会通知我们的。”穆宁雪见这两个人拌嘴也是不由的浮了浮嘴角。

    扬起一阵白色的风,穆宁雪唤出了风之六翼,将莫凡带到了空中……

    莫凡借着这个机会,更是紧紧的搂着穆宁雪的身子,鼻子放肆的沉到穆宁雪的雪颈下,贪婪的吮吸着穆宁雪身上的香气,狼爪偷偷摸摸的触碰那些不可侵犯的部位。

    “老实点!”穆宁雪狠狠的瞪了一眼莫凡。

    穆宁雪被莫凡胡乱蹭摸得有些面红耳赤,就没见过身上受了那么多伤、伤口还在流血的人脑子里还满是这些不正经的东西,难不成摸到了那些东西伤口就能不疼??

    “雪雪,你那天的黑色一字肩裙呢,哪天再穿给我看看呗,我真的很少见到这种模样,像一只完美优雅的黑天鹅!”莫凡好像忘记了刚才的大战,也忘记了身上的伤,更忘记了那道审魔剑给他带来的恐惧。

    穆宁雪真的佩服莫凡的神经大条,没好气的道:“这件事背后肯定还有更可怕的人物,你怎么不想一想我们怎么安然度过?”

    一个银饰公会的巴沙缪就够难对付了,这家伙貌似还听命于他人,若不是冰晶刹弓的存在,穆宁雪也不会这样涉险,可冰晶刹弓也是一种不稳定的力量……

    “走一步算一步,多想也没有意义。”莫凡心态还是好的,如果啥事情都要担忧以后,那他日子没法过了!

    ……

    ……

    两人刚抵达帕特农神庙,帕特农神庙不允许飞行,其强大的禁制将会直接将入侵者化为灰烬。

    落到了山脚,很不巧背后就有一队同样能够飞行的法师们落了下来,大概有五个人,他们双目紧紧的盯着莫凡和穆宁雪,脸上带着几分敌意。

    “哼,既然还知道来这里自首。”为首的一名信仰法师说道。

    “什么自首?”莫凡一脸疑惑。

    “你们在蓝暮山是不是使用了魔法??”那名信仰法师说道。

    “我们确实使用过,但即便那里禁止使用毁灭魔法,那也是由魔法协会来管,你们这些帕特农神庙的信仰法师跑过来兴师问罪?你又是什么人?”莫凡说道。

    “我乃信仰殿万人坛祭司-布德,既然承认了使用违禁魔法,那就承认了杀害少年巴巴罗,抢走蓝暮花的罪名了?”信仰祭司布德重重的说道。

    “你脑子是坏掉了吧,不然怎么会做出这样的逻辑。我们是在与一名恶徒对抗,你说的事情也多半是那家伙做的,怎么反而找到我们头上来了,让一边去,我还要上神女峰疗伤。”莫凡骂道。

    “你竟然侮辱我万人坛祭司布德,更妄想入侵神女峰,神女峰乃我们帕特农神庙圣地,是你这种草菅人命之徒可以随便踏入的吗,给我将他拿下!”信仰祭司布德重重的说道。

    莫凡一听,登时大怒,怎么会有如此蛮不讲理的狗东西,这种人是怎么当上万人坛祭司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