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650章 我叫巴沙缪
    ……

    ……

    正午阳光明媚,一名身穿着银色皮衣的男子步行缓缓的走入到了蓝暮山,他穿过了一处蝴蝶花林时,那里围着一群游客,他们正听着一位看护这里的园林法师讲解着这些特殊的花林的用意。

    忽然,银色皮衣男子停了下来,他目光注视着正前方一株被用栅栏围起来的浅墨色独花,深邃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些光。

    “先生,您不能踏进去,这株暮花是我们这里重点保护的一株有魔法的花,它可以在调节这一片蓝暮山的雨露,雨水泛滥的季节,她会将雨水存于泥土中,干旱的季节,它会将库存的水滋润着土地,你周围飞舞的这些蝴蝶们,是暮花的伴生生物,您要是靠近的话,它们可就会对您产生敌意了。”一名看护少年非常有礼貌的对这名银色皮衣男子说道。

    “没有想到啊,你们这里竟然种植着一颗,品质还这么优越!”银色皮衣盯着暮花说道。

    “原来先生也懂暮花呀,可不是吗,这颗暮花是一位名叫西瓦尔法师从凡尔登大峡谷那里移来的,这位法师最后也因此失去了生命,他中了凡尔登大峡谷毒物的剧毒……没有这凡尔登暮花,就没有蓝暮山这样充满生机的景色,可以说这蓝暮山就是在西瓦尔法师大人的生命润养下盛开绽放的。”那名看护少年说得很认真,也看得出来他很崇拜那位叫做西瓦尔的魔法师。

    “确实,如此难得的花物,放在这里供人观赏和用来维护一座景山,实在有些浪费了。”银色皮衣男子说道。

    “浪费到不至于啦,西瓦尔法师一直都是希望人们可以多欣赏一下大自然美好的事物,这样就可以消除心中的怨念与戾气,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会因此变得像这些友善的蝴蝶们一样,所以我们这些人才承载着他的遗愿,在这里养护着蓝暮山。如今,每年都有无数的游客从不同的国家到我们这里来观赏,我想凡尔登暮花的价值是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也让西瓦尔法师在天堂能够聆听到我们对他的赞美。”养护少年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之色。

    “真是有趣,这难道还是一朵可以让世界和平的花?”银色皮衣男子说道。

    “我们是这样期望着的。”养护少年说道。

    “你说它可以消除人心中的怨念与戾气,但我现在一点变化的没有。还是别在做那无聊的梦了。”银色皮衣男子对少年说得话嗤之以鼻,冷哼一声之后他大步向前,直接越过了保护的栅栏。

    “先生,请不要这样!”养护少年惊呼一声道。

    踩入到了土壤中,银色皮衣男子根本没有遵守任何这里的规矩,不但直接踏死了周围的那些花草,更是径直往喇叭花一样大的暮花走去,伸手就要去夺!

    这个时候,那些原本围绕在游客们周围的蝴蝶出现了反应,它们纷纷扇动起了翅膀,汇聚在一起朝着银色皮衣男子愤怒的冲了过去,这些蝴蝶的数量很多,很快就在银色皮衣男子周围形成了一道小小的蝴蝶旋风,一些具有催眠与刺激作用的花粉洒落下来。

    “一群微不足道的东西!”银色皮衣男子不屑的说道。

    手一扬,冷空气兀然降临,具有极强冻结之力的凌霜落了下来,一触碰到那些蝴蝶群后,弱小的蝴蝶们纷纷变成了冰标本,一只一只的砸落在地面上。

    很快,这些蝴蝶全部被冻杀了,一旁的养护少年看得都呆住了。

    这些蝴蝶们可是他们辛辛苦苦养护的稀有品种啊,有几只甚至整个欧洲唯有他们蓝暮山才存活,结果就被这人随意杀害了!!

    “可恶,蓝暮山所有都受到希腊魔法协会法律保护,请你立刻住手,否则我将有权依照雅典魔法协会将你制裁!”这个时候,那名在给游客讲解的园林法师快速的冲了过来,并对银色皮衣男子怒道。

    “制裁?哈哈哈哈,我记得三年前一名圣裁院的圣裁法师好像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如今他的可怜的家人们现在还沉浸在失去他的痛苦中,小法师,你确定你要制裁我吗?你可知道我是谁!!”银色皮衣男子大笑了起来。

    “圣裁……圣裁法师??”园林法师呆住了。

    圣裁法师是何等尊贵何等强大,和他这种战斗退化的园林法师比起来,那完全是巨龙与小蜥般的差别,而此人竟然说他杀死过圣裁法师!!

    “我只对这株花感兴趣,感谢你们这么多年对它的照顾,今天我就收下了……也带我感谢一下那位死去的西瓦尔吧。”银色皮衣男子笑了起来,随手就将那株无比稀有的凡尔登暮花给摘了下来。

    将凡尔登暮花放好之后,银色皮衣男子似乎心情大好,带着笑容继续往山的更高处走去。

    “站住,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你现在就是一个恶棍,我是绝不会让你把它带走的!”那位养护少年这个时候却冲了上来,一脸愤怒的道。

    “难道你没看见吗,那位中阶法师连对我出手的勇气都没有了,你这个才刚觉醒没多久的小菜鸟难不成真的以为自己能阻止得了我……啊,小家伙,西瓦尔是你什么人,你刚才眉飞色舞的说着。”银色皮衣男子说道。

    “他是我父亲!给我放下暮花!”养护少年重重的说道。

    “啊,你父亲应该很想念你,我送你去见他吧,这样他就不要那么费劲的趴在天堂的地板上聆听我们人间的赞美,你可以亲口告诉他……”银色皮衣男子咧开嘴笑了起来,他的手再一次抬了起来,那可怕的凌霜再一次飘落了下来。

    “巴巴罗,别做傻事,快离开!”那位园林法师大喊道。

    “我不能让他带走凡尔登暮花!!”少年巴巴罗愤怒的道。

    对他而言,凡尔登暮花就是父亲的灵魂,没有人可以夺走!

    银色皮衣男子笑得更加可怕,他看着这名宁死不屈的少年,眼中带起了几分威严冷漠:“忘了告诉你,我叫巴沙缪,天堂里应该有很多我亲手送上去的人,也带我向他们问候问候!”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