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649章 说翻就翻
    “她既然愿意帮助我们,那我们就没有必要费那个神去揣摩她的用意了,在世界学府之争的时候,某人和某人之间那道不清说不明的关系也不是没有一点作用的。”赵满延开口说道。

    莫凡瞪了一眼赵满延,让他闭嘴。

    “那大家先各自休息吧,等有了确切的消息,我们就可以动手了。”穆宁雪说道。

    众人散去,最后离开莫凡屋子的是布兰妾和海蒂,她们都到了门口了,莫凡也微笑的摇着手跟他们道别,但就在这时布兰妾转过了身来,目光注视着莫凡。

    “怎么了?”莫凡有些疑惑道。

    “刚才那个女人叫是帕特农神庙的圣女、候选人阿莎蕊雅吧,看来你们之间关系很亲切啊。”布兰妾质问道。

    “你们怎么知道的?”莫凡瞪起眼睛来。

    “你自己叫出她名字了,就在你一脸大义凛然的想要从她那里知道那个幕后人是谁的时候,当时看你太严肃庄重所以没有打断你。”海蒂气呼呼的说道。

    “啊?我自己说的?我有那么弱智吗?”莫凡也愣住了。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确实是叫她本名了,那会自己正在怒火焚烧时候,哪里还想得到他们立场的问题了。

    “哼,我说你手上怎么总有那么多帕特农神庙的不外传疗伤药,瞒了我们这么久,真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么!”海蒂说道。

    “其实我跟她也就是世界学府之争的时候认识,各自帮了对方一些小忙,算不上特别熟,不要太误会。我瞒着也是考虑到你们对帕特农神庙的那种排斥态度嘛,其实帕特农神庙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势利的。”莫凡尴尬的解释道。

    “我们也不是什么蛮不讲理的人,你直言的话,又怎么会对你有成见,毕竟你是你,帕特农神庙是帕特农神庙,下次不要这样藏藏掖掖的了,反而让我们起疑心。”布兰妾说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莫凡忙点头,忽然间想到心夏的问题,顿时不知道该不该说了。

    一个阿莎蕊雅都让她们这副紧绷的样子了,要再说心夏的事,估计她们直接就爆炸了。真不明白,阿尔卑斯山学府的人对待帕特农神庙的态度真的很女人,我讨厌的人,那你也不许与她有说有笑,这近乎一种背叛!

    看来,要想真的让心夏与阿尔卑斯山学府的人合作,还是有很大难度的。

    ……

    ……

    阿莎蕊雅的效率很高,第二天就获得了银饰会沙巴谬的具体位置了,众人也假装成了最普通不过的游客,在雅典北面的蓝暮山中走动了起来。

    雅典北面的蓝暮山是一个生态景点,这里没有多少建筑物,整片山宛如一座大自然公园,种满了许多稀有而又美丽的树木,随处可见的五颜六色花丛与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矮灌又让一切不至于像原石生林那样杂乱。

    蓝暮山上修建有绕着山边的观光火车,火车也是那种复古的,犹豫最灿烂最盛开的季节已经过去了,绝大多数游客开始陆陆续续离开这里等待来年的艳丽之景,这个蓝暮山的游客也少了许多,莫凡和穆宁雪坐上这观光小火车的时候一共就四个人。

    前面坐着的也是一对情侣,应该是从欧洲其他地方前来的,两人说着他们自己的鸟语方言,看上去是在热恋阶段,沉溺在你我之间,完全不在意沿途晃过的景色。

    其实旅途本就是如此,不一定是正确的时节,也不一定是最美的天气,跟对的人在一起就会很特别愉悦。

    莫凡的心情也是一样的,他们在这里守株待兔,尽管有要紧事做,但一样不妨碍莫凡跟穆宁雪这样坐在复古的观光小火车上,感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与安定。

    “我们好像很少这样出来。”莫凡说道。

    “嗯。”穆宁雪应了一声。

    “这次事情处理完,就别急着回凡雪山了,我们在欧洲逛一逛?”莫凡提议道。

    “可能不行,海妖的威胁一直都存在,尤其是金礁岛,我还是得尽快回去,将那些防御魔具带给他们。”穆宁雪说道。这次要不是关系到这样一个让人心寒无比的事情,穆宁雪也不可能会离开凡雪山的,凡雪山真的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以至于最近她的修炼都有些耽搁了。

    “好吧,那我跟你一起回去,正好飞鸟市景色也不差,我们凡雪山应该也初具规模了吧!”莫凡也没有强求。

    两人正轻声说着话时,坐在前面的那对情侣忽然间说话变得大声了起来,首先是那位褐色头发的女孩甩开了男子的手,男子似乎感觉到自尊心受创,语气加重了起来,这时那褐色头发的女孩看着她,说了一句即便不需要听懂其语言也能够明白她委屈含义的话:你竟然吼我!!

    “爱情的小火车真是说翻就翻,这也太快了吧。”莫凡说道。

    “以前我不也是这样么?”穆宁雪说道。

    回想起以前,穆宁雪觉得自己还是蛮大小姐脾气的,稍有不顺自己心意的事情,立刻绑着一个脸,转身就离开了。

    还好莫凡总是能够变着花样将她哄骗出来玩,不过那时候随意发脾气,随意开心的笑,却是穆宁雪觉得最轻松的一段时光。但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情绪就变得那么死寂,不再会因为一些小小的事情感到温馨,也不再会因为太过沉重的事情而转身逃跑,就这样面无表情带着灰色黯淡的继续在自己命运轨道上行驶着,除了魔法,很多东西对她来说都失去了色彩。

    倒是莫凡,好像一点都没有变。小的时候穆宁雪喜欢跟莫凡在一起,是因为莫凡是一个有生命气息的人,他心是热的,血也是热的,每天都拥有着活力……他现在也是如此,心炽热,血依旧沸腾,再过沉重再过悲伤也击垮不掉他那份追求与热情。和这样的人久了,对明天对未来都会更充满着期待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