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645章 他没有心脏
    深夜,帕特农神庙下的灯火也渐渐熄去,在这个季节,这个时辰,神女峰的上空总会悬挂着一轮皎洁清冷的月,如银色纱一般的月光笼罩在整座神女峰中,让本就秀气伫立的神女峰更透着几分仙韵。

    山脚下,一隆小山的后头,有着一栋非常简单的靠近着山溪的木屋,木屋檐上,一名身穿着纯白色衣裳的男子坐在那里,目光仰望着月色朦胧的神女峰,脸上透着几分惆怅忧桑。

    “哒哒哒~~~~~~~~~”

    几声轻盈的脚步声在林子里的小道上传来,屋檐上的白色衣裳男子目光凝视着来的路,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在夜色中格外的明亮。

    “你来做什么?”纯白衣男子质问道。

    “难道就不能来看望看望你吗,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哥哥……”走来的女子说道。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男子说道。

    “你见过她了吗,诺曼?”阿莎蕊雅问道。

    “谁?”诺曼道。

    “你明知故问,她的身份已经揭开了,我想你这次回来也有一定原因是为了看一看这位未曾谋面的妹妹吧?”阿莎蕊雅说道。

    “要见我自然会见,不需要你跑过来和我说这些。”诺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你为什么一副看见我很失望的样子,我们兄妹也有很多年没见了,当初我们一起被义父收养,还算是亲如一家……”阿莎蕊雅说道。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清楚。”诺曼冷哼一声道。

    “我也需要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地方生存,当我需要你站出来为我护航的时候,你却在世界各地不断的消沉,你指望我能如何,坚守着你和义父教导我的,若是那样,我早就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阿莎蕊雅声音提高了几分,眼神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诺曼愣了一会,他看着止住步子的阿莎蕊雅。

    “无论如何你也不应该踏入……算了,即便与你这样说,你也不会抽身离开。”诺曼摇了摇头,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

    “那么你这次回来,是否要表明立场。”阿莎蕊雅问道。

    “不知道。”诺曼说道。

    “你自己也清楚,整个骑士殿真正信服的人只有你,伊之纱已经想尽一切办法找过你了,也相信她也用所有的办法来让你相信她能够把帕特农神庙再登辉煌……”阿莎蕊雅说道。

    “她是找过我,但……她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诺曼说道。

    “呵呵,她现在究竟是人是妖都很难分辨了。她明明没有掌握复活之术,却从她的棺材中苏醒过来……”阿莎蕊雅说道。

    “现在的帕特农,让我感觉到很陌生,我想我也不再属于这里了。”诺曼看了一眼神女峰,脑子里全是过往,这里发生了太多的痛苦与悲离,也在辉煌照耀下埋葬了无数尸骨,至高无上的权力,名扬世界的威望,用之不尽的财富,神明恩赐的复活之术!

    “我希望你站在我这边。”阿莎蕊雅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你扪心自问,义父要知道你所做的事情,他还会认你这个女儿吗!”诺曼说道。

    “你不会投靠伊之纱,又不愿意站在我这边,那你只有一个选择了……”阿莎蕊雅说道。

    “我在没有见到她之前是不会做任何决定的,没什么事就早点回去休息着吧,等你什么时候放弃了你的另一面,再来叫我一声哥哥。”诺曼说道。

    “我不会放下,它比你们更能够保护我。”阿莎蕊雅说道。

    “你这样执迷不悟,我没法与你谈下去。”诺曼站了起来,落到了屋子下面,朝着自己的木屋中走去。

    阿莎蕊雅看着诺曼的背影,咬了咬唇。

    过了片刻,阿莎蕊雅才接着道:“我去见过奥斯汀了。它大概不认得我了。”

    “你找到了奥斯汀??”诺曼止住了步子,一脸诧异的看着背后的阿莎蕊雅。

    “在此之前,这个世界上应该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它的位置和它的存在,但现在有人知道了它的下落,并且正精心为它准备了一场捕龙仪式。”阿莎蕊雅说道。

    诺曼皱起了眉头,他目光注视着阿莎蕊雅,确认她没有在欺骗自己。

    “是谁?”诺曼问道。

    “一个背景很深,坐拥无数强者的政客,一个连伊之纱都不敢轻易招惹的人。”阿莎蕊雅说道。

    “奥斯汀如此强大,即便是伊之纱也奈何不聊它。”诺曼说道。

    “所以他们找到了让它变得虚弱的办法,龙,也是有弱点的。”阿莎蕊雅说道。

    诺曼沉思了起来。

    “他们打算近几日就动手了……你如果想要做点什么的话,还是尽快准备。看,你这个做哥哥的总是一点情义都不讲,眼里只有崇敬的父亲,而我大一开始就自食其力,遇到这种本与我不相干的事情,却还是忍不住过来提醒你一声。”阿莎蕊雅带着几分讽刺的说道。

    诺曼还想说什么,阿莎蕊雅已经转身离开了。

    ……

    ……

    莫凡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冥修着。

    这个时候才听到隔壁的房间有凳子推开的声音,莫凡眼睛马上就睁开了。

    说是冥修,其实他哪里真有那么专心,现在修为卡在瓶颈位置,修炼是那样,不修炼也是那样,让人很难有什么动力。

    莫凡急忙快步走到了阳台,身体化作了一团黑色的影子遁入到了隔壁的阳台处。

    窗户开着,纱帘飘动,莫凡正好看到穆宁雪站在桌子旁边,正在舒展身子,那妙曼诱|人的曲线看得莫凡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吃饭那会没看够,人也多,莫凡不好太厚着脸皮,现在夜已经深了,屋子里就他们两个人,那就可以越发的肆无忌惮了。

    “事情处理完了?”莫凡走了过去问道。

    “只是忙完一个阶段的。”穆宁雪回答道。穆宁雪发现莫凡的眼睛灼热灼热的,不用想就知道这家伙脑袋里装得是什么歪七八糟的思想,为了不让莫凡先下手为强,穆宁雪开口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这么迟了?”莫凡挑起了眉毛来。

    啊,都神经半夜了,出去散个哪门子步啊,乘着大家都这么年轻、这么旺盛,就不要虚度光阴,在天亮之间多来个几次……

    ……

    最后,莫凡还是陪穆宁雪到外面走动了。

    这里居住的环境很不错,到了夜深时,干净的街道和两旁的树木给人一种格外宁静的感觉。

    莫凡主动去拉穆宁雪的手,穆宁雪也没有拒绝。莫凡特意放缓了步调,跟着她的优雅节奏,正走过一座石桥时,穆宁雪示意在这里吹一吹风。

    “关于凡雪山商业上的往来,你交给穆临生来做不就好了,怎么还特意跑到雅典来?”莫凡问道。

    穆宁雪是掌管凡雪山所有事物,但事实上她更多的时间也是在修炼,她对魔法的追求跟莫凡一样是一种比较痴迷的,而且作为凡雪山的主人,没有绝对的实力怎么可能在虎狼群中生存?

    今天在餐桌上,穆宁雪说的那两件事都不至于让她亲自来一趟的,莫凡当时也没有明问。

    “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莫凡接着问道。

    穆宁雪微微仰着脸,看着莫凡,她有些意外,莫凡居然能够看出自己心里还装着别的事情。

    “嗯,确实有一件事困扰着我……让我不得不来这里求证。”穆宁雪说道。

    “很严重吗?”莫凡问道。

    “你记不记得我们当初第一次到飞鸟市遇到的事情?”穆宁雪语气严肃了起来。

    “记得啊,出现了一群赤妖,不是被我们给铲除了嘛。”莫凡说道。

    “当时江昱有去查当地的一些官员,有人故意隐瞒了婴孩的失踪情况,这才导致了那样的悲剧。”穆宁雪接着说道。

    穆宁雪一说到这个层面上,莫凡很快就回想起那个让自己汗毛竖立同时怒发冲冠的情景,两个从赤妖腹中取出的小孩……

    “恩,后面就没有真正结果了。”莫凡点了点头。

    江昱有说过,深入去追查的时候,发现从中作梗的并非单纯的故意隐瞒,后面还能够牵扯出更复杂的一系列问题,但一切线索到了那位隐瞒的官员那里之后就彻底断了,难以追查幕后黑手……

    “芍雨在巡查海边的情况时,有人向她汇报过类似的事情,经过芍雨的暗中追查,发现了一系列有关当时失踪婴孩的临时安置仓库,该仓库里虽然没有任何失踪婴孩了,但里面有不少婴孩用品。随后我联系了江昱,让协助我继续追踪。”穆宁雪说道。

    凡雪山离飞鸟市很近,而当初关于婴孩失踪的案子确实就是没有下文了,让莫凡有些意外的是,穆宁雪倒是重新发现了线索。

    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换作是谁都无法容忍,莫凡拳头也握了起来道:“原来如此,放心,把那个幕后黑手揪出来,我一定会把他脖子拧断!”

    “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一群人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来!”穆宁雪身子轻微的颤了起来。

    “怎么了??”莫凡看着穆宁雪,发现穆宁雪神情有些慌乱。

    “莫凡,当初我们从赤凌妖腹中取出的那个小男孩,你知道吗,他……他其实没有心脏。”穆宁雪说着这番话的时候,手指不自觉的掐尽了莫凡的手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