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633章 智商比你高几倍
    莫凡本来是来希腊想看望一下心夏,谁知道很不凑巧的是,心夏并没有在帕特农神山,她似乎正在英国……

    这让莫凡一阵蛋疼,千里迢迢的跑过来,结果忘记看心夏的行程了,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是候选人,要忙碌的事情不会少,询问了一番之后,莫凡才知道心夏前往英国是到艾琳所在的世族。

    “艾琳在英国很有影响力吗?”莫凡站在帕特农神山山脚下,有些不解的问道。

    帕特农神山每天都是络绎不绝,即便下着雨,长长的神山阶梯道上仍旧有很多人在往信仰殿中慢慢前行。

    其实很多信仰者到这里并不是为了他们自己,而是为了他们的家人,若是能够获得一次来自神女峰的祝福,病痛也将远离他们。

    每个人都会生病,大灾祸、小的病状,很多病痛不至于夺取人的性命,却每天都在折磨着,从起床睁开眼睛开始,无论阳光、阴雨,那种痛苦都伴随着……

    帕特农神庙的祝福,与信仰并非是完全精神上的力量,那驱除瘟疫、病痛的能力是任何一个势力都无法与之比较的,很多人唯有经历了真正的病痛纠缠与痛苦折磨才会明白健康是多么的难能可贵,所以帕特农神庙从来不会缺少虔诚者!

    “你别看艾琳跟我们年级差不多,她在英国的地位可是相当高的,她所在的世族更是在英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维多利亚,曾出过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王,获得了当时政局动荡多个重要势力的最高尊重。卡萨世族在欧洲的影响力你也知道吧,事实上卡萨世族当年都还是维多利亚世族的一个附属,尽管这个英国大贵族近代没有当初如同王权一样的影响力,但在国际上仍旧是有着很大决定权的……心夏选择和维多利亚合作,是再明智不过的事情了,因为维多利亚世族算是比较保守的一派,他们所坚持的理念也一直都是化解干戈、善待民众。”赵满延说道。

    赵满延知道莫凡对这些国际势力都是一窍不通的。

    “艾琳有决定权吗?”莫凡问道。

    “当然有,她是第一继承人,不然她怎么是艾琳大公爵??心夏和艾琳年龄相若,她们估计会有不少共同语言,并且据我了解在早期伊之纱执掌帕特农神庙的时候,伊之纱的铁血手腕引起了维多利亚世族的不满,维多利亚世族是不太可能举旗支持现在复活过来的伊之纱的。”赵满延说道。

    “那这么说她这次去英国事情很重要了,还指望她能够回来,算了,不能耽误她这么重要的事情。”莫凡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还是放弃了给心夏打电话的想法。

    告诉她自己在雅典,她肯定会心神不宁,自己失踪了也有一段时间了。

    “你家心夏很有大局观嘛,英国那边若有维多利亚世族的支持,那伊之纱即便获得了卡萨世族的认可,在选举上也不至于出现一面倒的境地。”赵满延说道。

    “是吗,我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莫凡挑起眉毛道。

    “你们两也算一起长大,在你眼里心夏还可以说是你保护长大的妹妹,你潜意识的认为她很柔弱,她无法行走,无法照顾好自己。事实上你真的小看你家心夏了,她的智商估计不知道比你高了多少倍,不然帕特农神庙里尔虞我诈的,她哪里还存活得住。你再看看近些年来,她跟伊之纱之间的争斗,伊之纱是什么人,她要整死一个人,没准这个人还跪地谢她帮他解脱,再说阿尔卑斯山的事情,她一箭三雕的手段……心夏跟这样一个女人在斗着,她还没有输得一无所有就表明她智商和眼界非比常人了。原本我以为卡萨世族的介入,你家心夏很快就得被遣送回国相夫教子了,但她转战英国,攻下了保守派维多利亚世族,与他们有亲密来往,那就等于扳回了一局!”赵满延说道。

    “这么厉害吗??”莫凡有些吃惊道。

    “大哥,维多利亚世族就是中国的穆氏世族,别人即便是讨厌伊之纱,但他们还不至于站出来去支持另外一个候选人,要彻底获得支持,那是需要领袖一般的魄力,懂得审时度势,懂得纵观全局,了解各国、各国际势力之间的复杂关系。理念一致,不代表就要合作啊,最主要的是怎么去交涉,怎么去权衡,怎么去让维多利亚愿意支持她,而不是默不作声……你得明白,维多利亚世族假如压根不介入帕特农神庙神女选举,那即便伊之纱赢了,伊之纱也会看在他们底蕴上不会对他们轻举妄动,可如果支持了心夏,最后心夏败了,那伊之纱会怎么对待维多利亚世族??维多利亚世族又不是傻子,他们保守理念注定了他们不会轻易战队,心夏却让他们站队了……哇,我是不是在对牛弹琴,拜托你偶尔了解一点时事行不行,就算你自己不感兴趣,也看在你自家女人坐在这个位置上去接触一点。”赵满延说道。

    莫凡一阵尴尬,怎么越说越让自己有些无地自容了。

    “我大概是明白了,同个屋檐下长大的,估计脑子给了心夏,武力给了你。”赵满延鄙夷的说道。

    “你别把我说的这么不堪,你家不也一个个赚钱跟喝水一样简单,为什么你就只知道败家?”莫凡反讥道,一副尽管来互相伤害的表情。

    “你懂什么,我只是对赚钱不感兴趣!”赵满延说道。

    “那就是了,我也对权势不感兴趣!”

    “行行行,我们都是修炼者!”

    “话说起来,帕特农神庙的选举大概是靠什么来着的?”莫凡问道。

    “选票啊,全世界魔法组织的选票,帕特农神庙在世界各地的祝福庙堂的支持,还有那些信仰民众的支持,比例是怎么算的我不太清楚,但魔法师的票会更重要很多,由于政府的票是不算的,所以帕特农神庙跟世族、世家的关系会更为密切,除此之外学府的选票也非常重要,排名越高的学府,他们的支持就越有效果。”赵满延说道。

    “那阿尔卑斯山学府呢,他们的选票算吗?”莫凡问了一句。

    “当然算,而且是非常算。阿尔卑斯山学府每年都会到世界各地的一些难区收养孤儿,阿尔卑斯山女孤儿院在很多国家都有,并且名声都相当好。由于覆盖的是全世界,孤儿又比较自强不息,阿尔卑斯山学府出天才的概率也相当的高。你也知道,阿尔卑斯山和帕特农神庙算是对立的,阿尔卑斯山的影响力那么大,并且是一股没有被挖掘过的力量,要是心夏能够获得阿尔卑斯山学府的支持,估计伊之纱就要急了!”赵满延说道。

    阿尔卑斯山学府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她们的孤儿院,这些孤儿院更似学校,传授给那些孤儿们知识与魔法,其中一些特别优秀的人才会被选入到阿尔卑斯山学府之中。

    每一个在阿尔卑斯山孤儿学院的人踏入社会,对阿尔卑斯山的那份感激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所以在很多地方,阿尔卑斯山的孤儿学院也是一种信仰,并且相当坚定!

    “阿尔卑斯山和帕特农神庙理念其实相似,但付出的领域并不重叠。帕特农神庙主要是化解病痛、苦难上,阿尔卑斯山却是主要为那些流离失所的孩子们付出,将他们培养成才,对社会影响力算是比较潜在却决不能忽视的,假如阿尔卑斯山能够与帕特农神庙合作,那帕特农神庙等于是在一个新的领域上获得了一批骨灰级信徒……如此,相应城市的祝福庙堂的人也会因此对这位领袖钦佩有加。”赵满延说道。

    “这么有效吗?”莫凡有些意外道。

    “你眼里只有阿尔卑斯山的美女们,她们的身材,她们的颜值,哪知道她们在社会上的影响力仅次于女菩萨……”赵满延说道。

    “我靠,到底是谁在阿尔卑斯山学府的时候跟一头发|春的狗一样,还跟我说什么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裤裆敬礼!”莫凡说道。

    “你不会是想给心夏和阿尔卑斯山学府牵线搭桥吧?”赵满延似乎察觉到了莫凡的意图。

    “嘿嘿,我家心夏这么努力,我这个做男人的,也好歹帮忙支持一下,海蒂和布兰妾应该也是阿尔卑斯山后起之秀的代表了,先给她们两个多灌点迷汤,再慢慢的说服佩里院长和珈蓝老师,都是上上辈子的恩怨,何必这样执着呢……”莫凡笑着说道。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阿尔卑斯山学府那边把卡萨世族彻底得罪了,他们最大的资助者就少了一个,这个时候要是帕特农神庙心夏这一派系能够放下过去的那些恩怨来帮助阿尔卑斯山学府度过这个难关,相信两家不是没有合作的可能。”赵满延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