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607章 暗剑VS炎剑
    雪玉色的指针,经历了两个多月的煎熬,大家情绪都有一些奔放,宛如重见天日的狱徒,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

    赵满延在最前面,他爬上了最后一级石阶,正要目睹让他们彻底解脱的东西时,忽然一道暗辉之芒凌厉的扫过,呈现出了一个半月的形状,非常突兀的从赵满延的胸腹位置斩了过去!!

    “噗嗤~~~~~!”

    鲜血顿时溅洒开,艳丽的颜色正好落在了石阶下面几级的众人身上。

    赵满延倒飞了出去,身上的血狂流不止,莫凡见他要跌落到石阶更深处,急忙用意念将他抓住,将他从空中给拽了下来。

    “老赵!”莫凡呼了一声,从自己这个位置看上去,感觉赵满延差点被那一道半月形的暗芒给拦腰斩断,就连威尼斯之戒都触发了,结果转瞬间被破去!

    “疼疼疼!!!!”赵满延落了下来,脸色一片惨白,腹部的伤口相当深,估计是将内脏都给斩破了,疼得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看到赵满延还能说话,莫凡也稍稍松了一口气,没有死就好!

    莫凡也不多说,赶紧把自己库存的帕特农神庙圣药给赵满延服下……

    赵满延腹部被切开了,腹内疯狂流血,不出几分钟的时间这种流血就会夺去他的生命,莫凡自然清楚这点,手中的圣药给灌水一样往赵满延嘴里灌去!

    这些生命药液可以维持着赵满延的生命,填充的速度是相当快的,可惜他们没有治愈系的法师,治愈系法师将赵满延的伤口恢复,再使用这种恢复圣药,他很快就不会有事了。

    “我来给他补伤口,你们小心上面那个家伙!”穆白急忙说道。

    莫凡点了点头,自己可不是一个适合照顾伤员的人,感受到上面如汹涌海浪一样扑打过来的黑暗气息,莫凡神情专注严肃了起来,他已经大概猜测到上面那家伙是什么了!

    “是黑暗剑主,小心啊!”赵满延非常吃力的说道。

    莫凡走了上去,目光凛然的注视着这石阶上面,注视着那头伫立在冥界指针旁边的遍体通黑的生物。

    全身覆盖着黑暗魔铠,从头部武装的脚趾,透着金属的坚硬与冰冷质感。

    一柄缭绕着黑暗浊气的死灵大剑,不知斩杀过多少生灵,黑漆漆的剑稍稍与空气接触之后便会立刻听见鬼哭一样的尖锐呜咽之声,即便刻意的不去听,这种尖锐呜咽也会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胯下,一头硕壮的黑暗角马,四蹄踏着黑色的炎莲,全身刻满了无比夸张的血祭文,黑暗剑主骑乘在这黑暗角马之上,威武中带着尊贵,冷酷中又透出了对任何活物的残暴戾气!

    法老的最强侍卫——黑暗剑主!

    莫凡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个全身上下都透着黑暗特质的生物了,事实上黑暗剑主真正效力的并非是法老,而是黑暗王,但正因为黑暗剑主的无处不在,使得黑暗王才更加神秘而又尊贵!

    “这家伙比我们之前遇到的黑暗剑主都要强几分。”莫凡对身后的众人说道。

    黑暗剑主实力也有差别,很显然这头守卫在冥界指针这里的黑暗剑主绝非一头压君主那么简单,它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正统君主,它身上的气势与带给众人的窒息感都比之前遇到的要强很多。

    “现在怎么办??”史瑞夫有些慌张的说道。

    正统君主,他们真的敌得过吗??

    事实上在进入金字塔之前,他们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在遇到君主级生物的情况下活下来,更不用说是去战胜它们!

    “怎么办?”莫凡身上的三种魂火已经全部就绪了,火焰如凤雀那般飞舞着,“不是它死,就是我亡!”

    战!

    冥界指针就在眼前,莫凡可不想转身离开,在木乃伊墓室之中憋着的那股斗意在此刻也不需要有任何保留的宣泄出来……

    这是最后的守卫者了,胡夫很显然并不觉得有什么人可以闯过蛇发蝎君美杜莎和金碧巨禽的墓室,所以在这冥界指针处只派遣了一位黑暗剑主在这里守卫,在莫凡看来这是一件应该庆幸的事情!

    庆幸它是一个黑暗剑主,而不是更加强大的绝望君主。

    胜算再低,那也可以依靠着自己的力量去战斗去争取,这对莫凡来说就是一件足以斗志昂然的事情!!

    “小炎姬,附体!”

    莫凡知道面前的敌人极其强大,这恐怕也是自己第一次凭借着自己实力去与一位正统君主对抗。

    恶魔系,有的时候终究他娘的靠不住,可以任意掌控随时释放的力量握在手心里才足够真实……

    黑暗剑主,就成为自己踏上至尊强者上的一个棱角锋利的垫脚石吧!

    “嗡!”

    那黑暗大剑又一次从空气中划过,怪异的呜鸣更强烈的在莫凡脑海之中响起。

    这些呜鸣,会让人感觉周围盘绕着无数冤魂,它们用自己被斩杀的经历和痛苦的囚禁来让莫凡对黑暗剑主产生更深的恐惧,问题是战意已决的莫凡怎么会被这些小鬼小灵们骚扰!

    “呼呼呼呼呼~~~~~~~~~~~~~~!”

    一层如薄纱那样淡的炎女姬魂影在莫凡的身后浮现,小炎姬附体之后,莫凡的火焰掌控力直接到达最强境界,另外两种来自于小炎姬的魂火也将完美的融入到莫凡的身体与灵魂里!!

    “今天老子亲手灭了你!”莫凡大吼一声,周围缭绕在自己附近的阴魂们全部退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暴躁无比的炎息,它们引燃着空气,将烈焰不断的填充在这个领域之中。

    “剑意!”黑暗剑主单手举剑,盔甲中传出了雄浑厚重的声音。

    黑暗大剑完全垂直于顶空,一束如闪电一样的黑色光芒猛的从看不见的上空灌输而下,黑暗大剑立刻充满了黑色的剑能!

    “夜临!”

    黑暗剑主全身透出了更强大的黑暗之气,这股能量如风暴一样朝着周围席卷,浑浊的将这两三公里区域全部给覆盖了进去。

    剑意气势刮得莫凡不由的后退了几步,好不容易扩散到空气中的烈火元素也被压制了下去,周围变得一片浑浊漆黑,莫凡有些看不清附近。

    “破晓!”

    黑暗剑主再一次吐出了霸道无比的剑决,就看见他单手举着的垂直大剑忽然间落了下来,其剑之快,根本看不清他究竟是以什么方式斩去的,更无法捕捉它斩下的角度,唯有那么一道黎明破除黑夜的光在这片浑浊区域里惊艳的掠过……

    这是夺命剑光,之所以夜临,是让莫凡处在一个黑暗剑主的剑完全锁定的状态下,而紧随而来的这破晓一剑更是没有任何闪躲的余地!

    “唰!!!!!!”

    一抹鲜红窜起,全身火焰的莫凡倒滑了出去,他的胸前出现了一个细细的伤口,血正是从这里溢了出来。

    与此同时,离莫凡大概有两百多米距离上的那个傀儡猛的变成了两截,傀儡上虚假的火焰也全部的散去,一件破损的斗篷缓缓的落在了地上……

    “这家伙,连我暗爵斗篷都识破了!”莫凡捂着自己胸口的伤,狠狠的骂了一句。

    莫凡知道自己被剑意锁定了,于是立刻用暗爵斗篷来脱身,留一个傀儡在原地,并用烈焰之火装饰着,谁知道黑暗剑主这破晓一剑完全不讲道理,不管是傀儡莫凡,还是真的莫凡,一起斩了过去,也幸好莫凡自己也是黑暗法师,在这里他的活动能力也不算差,不然这一剑怎么都躲不过去的!

    “你有剑,老子也有剑!”莫凡很是不甘,才第一回合交锋自己就受伤了。

    莫凡也不理会自己的伤势,只要不是大出血就管它呢。

    全身激起三种烈焰,烈焰在莫凡的手中聚集,流星绯火、天地劫炎、烈霞之炎分别组成了剑柄、剑身、剑身流火。

    凭现在的掌控力,莫凡可以让这柄炎剑维持更长的时间,虽然自己对剑意狗屁不通,但他莫凡拿剑从来就是砸的!!

    “吃我一锤!!”

    将手中巨型炎剑抡了一个满的,莫凡一跃而起将这柄火焰能量充斥的火之炎剑狠狠的朝着黑暗剑主砸了过去,庞大的剑身和汹涌的火势落下的过程无数个地煞火莲在黑暗剑主那里轰然炸开,将这一剑的威力推助到一个极致!!

    黑暗剑主那头盔狭缝中闪烁出了一丝淡淡的不屑,它将剑随意的往上一架,全身黑暗之芒闪烁,顿时无数的剑影出现在了那架起的剑身上,剑影交错成了一个格挡剑阵,任凭莫凡的这一剑砸得有多狂猛,任凭火势扑涌得有多强烈,这格挡剑阵都将所有的热浪阻挡在外。

    黑暗剑主冷冷的注视着莫凡,完全像是一个剑意大师轻松的挡住了一个木剑小生的全力一击,从容不迫的同时又对莫凡这种莽剑夫嗤之以鼻!

    这人,简直侮辱了剑。

    “嚯!!”

    黑暗剑主大喝一声,他的格挡剑身散开后忽然产生一股极强的弹力将莫凡和莫凡的火焰全部给震散了出去。

    (昨天大概是咳过猛了,喉咙黏膜撕伤了~~今天没什么事了。现在大概半个小时咳一次,因为之前咳得太猛了,喉咙,胸口都咳伤了,一旦没躺着咳,咳猛了就会脑充血昏厥几秒钟,但躺着咳胸肌又贼**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