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511章 颜秋姐姐
    布兰妾还真认识一位圣裁院的亡灵法师,将这名负责整理卷宗的亡灵法师唤来之后,这位老头在尤莱的墓碑前来来回回的走动了很多次,开口说道:“很多次我都听到了她的声音,平静而又虔诚,和绝大多数亡魂不太一样,她没有庞大的怨念,更没有对生前不甘愿的执着……”

    亡灵老头这番话让海蒂和布兰妾都愣住了,难不成尤莱的魂魄一直都没有消散吗,一直都在这小小的墓碑里?

    “放心吧,她没有变成亡灵。”亡灵老头说道。

    “那她也安息于此?”海蒂问道。

    卷宗老头摇了摇脑袋道:“记得上个月她还在,这会却不在了,假如只是魂魄散去,那以她的平静情绪来看,想来也是迟早会魂归阿尔卑斯山的,但奇怪的是,她的尸骸也不在下面了。”

    海蒂和布兰妾目光同时落在了莫凡的脸上,竟然真得如莫凡说的,这坟墓被人翻动过了,而且尤莱的尸骸竟然不在。

    “是她自己离开的吗?”莫凡问了一句。

    “不是,我说了,她没有变成亡灵,何况这里是圣裁院,圣灵庇佑的地方,再强大的死者都没有变成亡灵的可能,即便是亡魂也往往能够很快安息宁静。”卷宗老头说道。

    给出了答案后,卷宗老头就离开了,他明显对这个墓碑的主人也不是很感兴趣,顶多某个时候深夜路过此地,会看见冰崖上面坐着一个安详的女子凝视着山下的地方,恬静而温婉。

    “她的尸骸被人挖走了。”莫凡开口说道。

    “究竟是什么人这么丧尽天德,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海蒂无比愤怒的说道。

    在知道尤莱的事情后,海蒂更加钦佩这位学姐,本想要代珈蓝老师来这里祭拜,却不料发生这样的事情。

    “奇怪,知道尤莱葬处的人也不过我们几个,即便在写墓碑名字的时候,考虑到当时她当时的敏感程度,我们也用一种她?喜欢的花卉来代替她的名字,应该再没有人直到尤莱是葬在这里了。”布兰妾感到非常的疑惑。

    “能追得回来吗,将人的遗体盗走,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海蒂说道。

    “根本没可能追得回来,我们又不了解当时的情况。”莫凡摇了摇头。

    要追回来是没可能了,这里除了有土翻动过的痕迹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包括那位卷宗老头的亡灵之法,想必也很难寻找到尤莱的踪迹。

    ……

    这是一个毫无头绪的事情,三人回到了众神大殿,海蒂和布兰妾被这件事扰得毫无享用早餐的心情,她们打算尽快将这件事禀报给珈蓝老师和佩里院长,可在莫凡看来这样也是徒劳的。

    “尤莱的遗骸还藏着别的什么秘密?”莫凡思索了起来。

    然而时间上貌似不太对劲,伊之纱和伊迪丝都是不知道尤莱的葬处的,布兰妾非常肯定知道墓碑在此的人只有她们三个,再加上尤莱的遗体是一两个月前不见的,这就表明这两件事有可能不相干。

    要是有关联,事情还有一些追寻的可能,找伊迪丝,找佩里院长再深问,没准还会有什么秘密,不相干的话那就彻底无从下手了,没准哪个不守规矩的亡灵法师路过这里将她的遗体给召了去,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

    审判的日子很快就到来了,这审判的结果没有任何的意外,莫凡无罪释放,异端所和圣裁院都无法证明那个恶魔是莫凡,同时也不能证明那名金曜法师是被莫凡亲手杀死的,当时帕特农神庙那么混乱,等同于一场革命,伊之纱的旧部为了铲除不追随她的人,暗地里杀掉的也绝不在少数,要真说恶魔的话,伊之纱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女恶魔,哪怕她什么也没有做,躺在那冰棺里……

    “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简单啊。”赵满延笑着拍打莫凡的肩膀道。

    “在我这里是简单。”莫凡说道。

    ?知道了伊之纱真正的目地,莫凡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无罪释放而高兴,她本身就是在拿自己做局,狠狠的打压了敌对的阿尔卑斯山学府,同时又获得了欧洲第一世族的友谊,这对她将来的神女大选至关重要!

    “没有事还不好,你还希望被圣裁院调查来调查去啊!”赵满延说道。

    “对了,穆白跑哪里去了?”莫凡问了一句。

    “不知道啊!”

    ……

    圣裁院西面隆起的位置也是一片别致的木屋别墅,旁边也有一个很大的雪山温泉,正被高高的冰竹给围城了一个非常舒适放松的地方。

    “我们小公爵正在里面,你都不要打扰他修养!”赤色衣裳的家臣语气严厉的说道。

    “那也正好,看看他是否安康。”穆白走了进去,那位赤色衣裳家臣想要阻拦,可考虑到这里是圣裁院,并非是他们的私人领土,圣裁院的客人都可以享用这里。

    “你离我们小公爵远一点。”赤色衣裳的家臣不客气的说道。

    “恩,我泡我的……对了,你们小公爵身边那位贴身照料的女人,是来自莱茵世家的吗?”穆白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家臣脱口而道,但很快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又道,“你是不是别有企图,告诉你,你若对我们小公爵有什么歹念,即便是在圣裁院我也会将你当场格杀!”

    穆白没有理会,自己到一旁换了一身衣裳,然后选了一个不会被那个赤衣家臣愤怒的位置,远远的注视着赫卡萨,还有他旁边那位一直服侍他的三十岁左右的女子。

    她有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孔,整体上也算是成熟美丽,只是那副对赫卡萨毕恭毕敬的样子,让穆白心里有几分不太舒服。

    “我去给您换个毛巾。”那位女子说道。

    赫卡萨躺在温泉里,看样子是已经被解了毒咒,毫无大碍了。他睁开眼睛慵懒的看了一眼女佣,也没有太去在意。

    女子去木屋里,也要经过穆白躺着的这个位置,穆白眼睛一直在盯着她,从她走过来再从她靠近自己这边。

    “我叫穆白,来自博城,希怡是我的母亲。”穆白开口对她说道。

    女子一开始没有去在意,听到穆白说出他母亲的名字后,女子步子立刻就止住了,她一脸诧异的看着穆白!

    不过,女子似乎非常的忌惮赫卡萨以及那位家臣,她又继续往前走去,在完全从穆白这里走过之后,这才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对穆白说道:“夜钟响过来后来这里。”

    穆白见女子有回应,脸上立刻露出了激动之色,但见她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想来赫卡萨对自己、莫凡等人都是有很大的怨念,这个时候承认自己和她的关系,反而会遭到针对。

    穆白也聪明,没有再做声。

    ……

    ……

    雪到了夜里下得就更大,沉重的钟楼都好像要被彻底冻结了。

    钟声回荡,一个娇小的人影急匆匆的朝着空无一人的雪山温泉走去,她时不时会往后看一眼,显得格外警惕。

    穆白看到有人推开了温泉的门,见到是那位在赫卡萨身边唯唯诺诺的女子,脸上立刻有了笑容。

    这恐怕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真正还格外牵挂的人了吧,也是在昆仑山那里看到满天星辰之后,穆白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来这里见她一面。

    穆白那时还很小,对这位姐姐的印象很模糊了,甚至既记不清她的样子,只知道她被送到了瑞士,在一个大世族那里做事情,早些年还有书信来往,后来就了无音讯,穆白还真害怕她出了什么事,看到此人就是自己姐姐,也平安无事,穆白长舒了一口气。

    “颜秋姐姐。”穆白走了上前,看到她格外激动,也显得不知所措!

    “真的是你吗,小白??”颜秋快步到了穆白面前,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是我,是我!”穆白急忙点头。

    “我以为是在做梦?希怡妈妈呢,她也来了吗?”颜秋同样很激动,她用手抓着穆白,抓得穆白都有些疼了。

    “妈妈她已经过世了。”穆白低声说道。

    颜秋楞住了,脸上立刻被悲伤填满。

    过了许久,颜秋才平静好情绪,愧疚无比的道:“我应该去看看她的,这么多年了……”

    “为什么这些年你都没有给我们写信?”穆白问道。

    “唉,自从我跟在了小公爵身边,为了防止我泄漏一些对卡萨世族不利的消息,他们根本不允许我与任何人有书信来往。”颜秋说道。

    “怎么会有这么蛮横的世租,姐姐,我看赫卡萨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还是不要继续呆在他身边了,你跟我回……跟我回国吧,我会照顾好你的。”穆白显得有些期盼,这毕竟是自己的姐姐,哪怕没有任何的血缘,也绝对值得自己拼尽一切去保护。

    “这哪是我能决定的。穆白,我知道你的心意,你长这么大,还是以为了不起的法师,姐姐很欣慰的,但卡萨世族一直都是如此,尤其是赫卡萨的性格,他更不允许别人随随便便扰到他……你不用为我担心,没几年赫卡萨就会换一个比我更年轻的人在他身边服侍,到时候我在回国,不是更好吗?”颜秋摸了摸穆白的脸颊,脸上带着一些笑容。

    “我不怕他们。”穆白说道。

    “不是怕与不怕,而是没有那个必要,听姐姐的话,我们就先这样,你也别告诉任何人,要被赫卡萨知道,他肯定会更加为难我,甚至永远不放我离开。你的两位朋友性格也冲动,你也不要告诉他们了,我本可以安安稳稳的离开,没有必要生了事端。”颜秋认真的说道。

    “哦,哦,好。”穆白觉得颜秋说得也有道理,便点头答应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