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495章 多管闲事
    “不走在这里干什么?别在这里跟她硬碰硬,这里是别人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也都由她说的算。放心,这次我们一定会为了主持公道的!”李教授说道。

    “看到她这副嘴脸,我更不能把她扔在这里。”莫凡看了一眼李雨娥。

    关于艾美拉的死之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传开了,果然纸包不住火,佩里院长怎么能够在卡萨世族到来前让整个学校陷入到恐慌之中,所以她需要立刻解决这件事,她动用了觅血之器,查出了李雨娥身上有艾美拉的血。

    有了这证据,再先入为主的加强一个嫉妒的动机,于是李雨娥就是凶手,事情完美处理,再用几天时间将言论压去,岁月静好的等待卡萨世族的来临!

    佩里院长一定会这么做的,李雨娥根本澄清不了血迹的问题,何况就算不对她做出制裁,如若那个行凶者不出现,李雨娥的名节也会彻底被毁去……

    虽然莫凡肯定那行凶者还会下手,但说什么也不能让李雨娥平白受到这样的冤屈!

    “佩里院长,血迹有可能是李雨娥不小心在雪熏衣上沾到的,据我所知李雨娥也经常帮助艾美拉打理雪熏衣,她确实有很大的嫌疑,可还不能这样就断定……”布兰妾与海蒂同时走来,布兰妾先开口说道。

    佩里院长眼神带着一丝恼火,狠狠的扫了一眼布兰妾,这个举动很快,做得不让其他人可以察觉。

    人已经越来越多了,除了李教授、郑教授,布兰妾老师、珈蓝老师还有其他几位掌管着重要职位的老师也都到来了,围观的学员更例外好几圈,佩里院长自然不可能在这些人面前露出那副蛮横的模样。

    “我从没有说过她是真凶,我只是将她先拿来审问,也顺势逼问,倘若她真是行凶者,被识破后岂不是更容易心慌的认罪。但某个人再三阻扰,让我无法执行质问!”佩里院长说道。

    “那么李雨娥说了什么吗?”布兰妾问道。

    “她什么都没说。”那位巡逻队长杰西说道。

    莫凡看了一眼李雨娥,暗暗庆幸李雨娥什么都没有说,说了什么的话,很可能更被搬弄是非,甚至捏造假证,以佩里院长那心急如焚的要迎接卡萨世族的心态,恐怕是真会这么做的!

    “莫凡只不过是维护朋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下重手?”布兰妾质问道。

    “下重手?布兰妾老师,你这话就说得有些过分了,你检查一下他的身体,看看他何处受伤,若是有半点伤痕,我会立刻向他鞠躬道歉。”佩里院长高声说道。

    “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我算是一个无耻的人,和你佩里院长比起来,我简直就是刚出身的婴儿一样纯洁。”莫凡冷讽道。

    刚才人还没有来的时候,佩里院长是一个穷凶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恶老太太,可人一到齐,她的言语与她的举止就彻底变了,变得好像真的做得很公正到位。

    布兰妾在学府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佩里院长平日里是怎么对付那些不听管教的学员,她刚才确实没有到场,可她肯定佩里院长对莫凡施展了精神威压,而且从李教授、郑教授的指责来看,还差点动用了心灵幻觉!

    心灵幻觉极其可怕,这是绝不能对弱者使用的,连魔法协会都有规定心灵系法师不能这般行事,佩里院长不仅使用了,还对学员使用!!

    “既然没有肯定,那就先放了她,要是怕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派人看护着就好了。海蒂,雪莉尔,你们两个这几天跟在李雨娥身边。”珈蓝老师不想事情继续恶化,于是开口说道。

    “关押起来比较合适。”佩里院长重重的说道。

    “关押未免有些不太人道,不行的话让李雨娥戴上魔法手环,这样我们知道她具体行踪,或者由我亲自看护着,佩里院长您觉得这样如何?”布兰妾说道。

    佩里院长此刻也是气得要爆炸了,她特意让巡逻队去抓人,没有通知任何老师,就是为了迅速的处理此事,将快要扩散到全校的这个风波给彻底压下去,谁知道生生的被莫凡这家伙拖到了其他人全部到场。

    “既然两位老师都这么说,我也不能那般不讲情理,只不过有言在先,若是再出什么事件,两位老师可担当好责任……”佩里院长说道。

    “真是李雨娥,我们自然会担当。但即便不是她,作为学院的老师,我们也会竭尽全力的将恶徒缉拿,给学生们有一个安全的修行环境。让学员处在这样的危险境地里,本身就是我这个教罚老师的失职。”布兰妾说道。

    ……

    ……

    佩里院长拂袖离去,其他女巡逻人员也就此散去,不过可以看得出来已经有很多学员对李雨娥指指点点。

    李雨娥本身就是新学员,身份不明,目的不明,与艾美拉关系又很敏感,毕竟不久前确实有后勤老师说过,园艺学员只需要一位,这代表着艾美拉和李雨娥最后只会有一个人留下来。

    很多人已经认为,是李雨娥有心处理掉艾美拉,故意制造出那样的恐怖事件,让人觉得是有人故意报复她们阿尔卑斯山学府,由此杀掉艾美拉不引怀疑。

    这个理由很有说服力,假如不是莫凡之前就认识了李雨娥,他也会信上几分。

    “谢谢你。”李雨娥走到莫凡身边,眼睛里有一些波动,不像之前那样平淡如水。

    “是个男人都不会退让的。”莫凡笑了笑,只是笑容看上去特别的难看。

    “真幸福……”李雨娥低声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莫凡没太听清。

    “被你喜欢的女孩子一定很幸福,对我一个这样萍水相逢的人都可以如此,那可以想象得到你喜欢的人若是受了一点委屈,你会怎样不顾一切和怎么样豁出一切。”李雨娥说道。

    莫凡愣了愣,脑子里忽然间闪过了心夏的脸庞,闪过了她看着自己内心复杂得只能够用泪流满面来表达的模样。

    “多管闲事也被你说成这么诗情画意,看来你确实一个很好的聊天对象。”莫凡笑着说道。

    李雨娥噗嗤笑出声来,一双眼睛清澈而又美丽,笑颜简单而又大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