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492章 巧遇李雨娥
    ……

    此刻,莫凡也有一些头疼,整个阿尔卑斯山学府分为四个大学院,每个学院又有那么多的不同的学员,连做老师的都认不清所有的人,即便是混入了其中也很难能够察觉。

    “能够知道那个家伙的目的就好了,没有谁会这样无缘无故的做这么残忍的事情。”莫凡说道。

    莫凡手上掌控着黑暗物质,其实能够稍微获得以下那个暴徒的行踪和目的,自己将黑暗物质扩散出去,其实是很容易解决问题的,偏偏珈蓝老师、佩里院长、布兰妾老师全部都对这个报复者一无所知!

    “她们肯定有隐瞒着什么吧。”莫凡说道。

    莫凡自己在费伦学院走动着,他之前没有留意,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整个费伦学院种上了许多雪熏衣,这些熏衣紫与圣洁雪交织在一起的花朵随处可见,也是她这一生的心血。

    唉,多可爱的一个女孩子,那人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要将这样的厄运降临在一个无辜的少女身上。

    “雨娥,我看你还是别自己随意走动了吧,我听那边巡逻队的人说,近期我们每个学院必须结伴而行,以防止在这个敏感的时期里有人乘虚而入。”一个女子的声音从楼上外阶梯传了出来。

    “没关系,她总是跟我说要完成它,可以让很多人看到,她现在做不了了,我来帮她吧,不剩下多少了。”另一个在花丛中的女孩扬起脸来,回答道。

    莫凡走近了一些,很快看到了那个正在清理土中杂草的女子,她半蹲着,身上米白色却没有任何镶边的衣裳被滚圆的臀撑得没有一点褶皱,再加上她细细的腰肢微微的摆动,看得莫凡一阵慌神。

    阿尔卑斯山学府总能够看到这样的美丽风景线,只不过为什么这个女孩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熟悉?

    可能留意到有人偷看,女孩转过身来,一缕缕黑色的发丝遮住了她的脸颊也眼睛,她又自然的将它们挑开,露出了一张不算特别美丽却清秀干净的脸庞。

    女孩先发现是个男子,微微怔住了,毕竟阿尔卑斯山学府是很难看见男人的,但她看到莫凡的脸时,眼中却露出了些许惊喜之色。

    “怎么是你。”女孩没有开口,莫凡先指着她,满脸的不可思议。

    “我也想这么问呢。”女孩站了起来,冲着莫凡笑了笑,笑容是那么的温婉平和。

    “你是阿尔卑斯山学府的吗?好像之前你没有提起过啊。”莫凡感到非常的意外。

    “遇到你之后没多久,我就用自己存的积蓄在各地游逛,到了瑞士本事想作为游客来这阿尔卑斯山学府看看,谁知道这里并不能参观,也不允许外人进入,要不是正好遇见了一位阿尔卑斯山聊得来的学员,我还进不来呢。到了这里后,她们正好缺一些做园艺活的人,我也不巧花光了积蓄,就留在这里了。”女孩微笑的叙述道。

    “听你说得那么简单,但我可是知道能够进入阿尔卑斯山学府的,都不是一般人,你也是豁达女孩,难怪遇到那样的事情都面不改色,怎么样,会打算回纽约吗?”莫凡说道。

    “挺喜欢这里的,比喧闹的大城市更像一个家。”李雨娥微笑的叙述道。

    “你觉醒了吗?”莫凡问道。

    “嗯,心灵系……可我好像修炼资质不怎么样。”李雨娥说道。

    “很不错了。”莫凡说道。

    这个世界也真是奇妙,莫凡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了在纽约大街上受到自己牵连的那个女孩,后来还是在她的帮助下将那个叫做裴历的冰雹行刑者给擒住,算是萍水相逢,莫凡对她的印象还很深。

    这个女孩乍一看普通归普通,她身上却有着一股特殊的气质,像一朵幽蓝静静的绽放着她的浅香,那份处事不惊的从容也是让莫凡这个经历大风大浪的莫凡的钦佩不已。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走动,不觉得很异类吗?”?雨娥笑着问道。

    “哦,发生了一点不好的事情,我想尽快处理,没什么线索只好在这里随便乱逛了。”莫凡说道。

    “可我怎么觉得你的眼睛并不怎么专注在线索上?”李雨娥看着莫凡,带着几分隐晦的说道。

    莫凡立刻意识到自己偷瞄人家身材被发现了,不由的笑了起来,道:“两不误嘛。”

    “是艾美拉的事情吗?”李雨娥问道。

    “你知道?”莫凡有些意外。

    佩里院长已经封锁了这件事,其他学员都只是听到消息说有人溺亡,都以为死意外,可李雨娥的语气却好像知道其中的原因。

    “她怕水,从来不会去靠近瀑布的地方,连浇花都会小心翼翼的用花壶装起来。”李雨娥说道。

    “这样啊……”莫凡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件事感觉还是不要让李雨娥知道。

    “是有人在报复,对吗?”李雨娥接着问道。

    这次换作是莫凡惊讶了,他看着李雨娥,有些暗暗奇怪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你表情告诉我了,何况你刚才不是在说找线索吗?”李雨娥说道。

    “跟你们心灵系法师聊天有的时候也是挺蛋疼的……”莫凡说道。

    “我没有用魔法,只是通过一些事情得出的一种感觉。”李雨娥说道。

    心灵系法师随意去洞穿他人的心思是一种不礼貌的事情。

    “不说这个了,话说你怎么会知道阿尔卑斯山学府的,这个学府可算是深山老庙,很多法师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莫凡问道。

    “在纽约想杀你的那个人告诉我的。”李雨娥回答道。

    “行刑者裴历?”莫凡诧异道。

    “嗯,他是一个喜欢说话,喜欢把自己的痛苦分享给别人的人,在等你来的这阵子里,为了不让他情绪波动过于严重,我一直在和他说话,他给我倾诉了他是如何背叛了自由神殿,怀念着她女儿又是如何的优秀。他的女儿最早是在阿尔卑斯山学府学习,后来她觉得帕特农神庙才是她的归宿……”李雨娥大致描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你也真是了不起,能够和那样一个穷凶极恶的人聊这些事情,挺好的,说明你是一个就连恶人也不愿意去伤害的人。”莫凡感慨了一声。

    行刑人裴历到医院以李雨娥做威胁引诱自己前来的这个时间里,莫凡确实没有想到李雨娥一直在用自己的智慧与之周旋。

    果然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女孩,也难怪能够进入阿尔卑斯山学府。

    “那家伙原来有一个女儿,而且就是出自阿尔卑斯山学府……”莫凡自言自语了起来。

    “她已经死了,行刑人裴历亲眼看着她死去的。”李雨娥说道。

    “你在这里应该也有些时间了,你知道还有什么人对阿尔卑斯山学府有着积怨吗?”莫凡询问道。

    李雨娥摇了摇头。

    “唉,难办。”莫凡有些头疼的说道。

    “你对这里还不太熟悉吧,我陪你走走,艾美拉一直在铺她的雪熏衣,还有几个地方就可以完成了,我想她是在那里出事的,我带你去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李雨娥说道。

    “她是你朋友?”莫凡问了一句。

    “她是我的小老师,她教我如何种植花卉,我给她说一些外面的事情,她很喜欢听。”李雨娥说道。

    “哦,哦。”莫凡这才发现,李雨娥的浅浅笑容中还夹杂着一丝悲伤,或许很多事情她都以顺其自然的心态在应对,莫凡才没觉得她如何。

    李雨娥带着莫凡往西面靠近山的方向走去,才走了没有多远,就看见那个横眉毛的女巡逻法师从高处飞了下来,她的身边还有一大群同样身穿巡逻法衣的人,来势汹汹!

    莫凡也是前不久才知道,这个横眉毛的女巡逻队长叫做杰西,长相略显几分粗狂,脾气也非常得不好!

    “你们这是干嘛,劳师动众的,难不成真怀疑是我干的?”莫凡看着这些人将自己包围了起来,有些不解的质问道。

    “与你无关。”横眉毛杰西走到了莫凡面前,却忽然间伸出了手,牢牢的抓住了莫凡旁边的李雨娥。

    杰西身上泛着一层黑暗气息,当她手触碰到李雨娥的时候,黑暗枷锁立刻缭绕着李雨娥的身体,将她全身都给锁死了。

    莫凡愣了一下,目光落在了李雨娥的身上,李雨娥也一样疑惑的目光回应,显然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住手,住手,你禁锢她做什么??”莫凡问道。

    “她身上有艾美拉血迹反应,我们奉裴历院长的命令将她带走审问,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了。”横眉毛的杰西很不客气的说道。

    “你开的什么玩笑,这件事怎么会和她有关系?”莫凡说道。

    “有没有关系,审问下便知!带走!”杰西对其他巡逻队员命令道。

    “要带人,好歹给我解释个清楚,怎么一副她是凶徒的架势!”莫凡往李雨娥身前一站,阻在了众巡逻法师面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