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489章 追寻凶手
    ……

    莫凡和?兰妾走出了费伦堡,莫凡看得出布兰妾的脸色很难看,可惜她不是院长,没有封校的权力。

    “我见过的恶棍很多,勉强算是半个犯罪心理分析师。这明显不是一个恶作剧,没有恶作剧会这么残忍,会杀死这么多,从那些小生灵的遍体鳞伤的模样和针对性的摆放,便能足以表明那个人内心的怨气与杀意非常庞大,绝不排除他会对学员里的学员下手的可能。”莫凡认真的说道。

    “你确实这样认为的吗?”布兰妾注视着莫凡的眼睛。

    “恩,一个内心有这样执着杀念的人,跟我们这种烤烤兔子吃的是不一样的,他目的很明显,就是告诉你们,即便是你们敬仰的神,我一样弑杀。他在向你们宣战,而且自信与狂妄到了极点,不介意让你们知道他的意图。”莫凡说道。

    跟恶棍打交道多了,莫凡多半能够猜透这些人的心理了。

    报复!

    莫凡可以嗅到那个人丧心病狂的腐臭气味,而且他绝对不是只满足杀那些小动物的报复,阿尔卑斯山女学员一旦撞见了他,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讲道理,莫凡觉得是应该封校,整个阿尔卑斯山学府这么大,从北山门到南山门飞行都需要很长时间……何况学府一共又分为四个山院,费伦学院倒是在最中央地势稍微平坦一些的地方,兰雪学院在西面被一座大山隔开,蔚天学院坐落在地势最高的东面,由几座山峰飞桥连通在一起,圣裁学院则在北面,他们和费伦学院最近,但同时离小动物们被虐杀的现场也是最近的……

    行凶的人修为很高,否则不可能那么短时间捕获那么大量的小动物,并在血没有渗透到雪地之前完成这么大的工程,布兰妾利用她的风之域扫过了那一片大雪山,也根本没有那个家伙的踪影,这都表明那人并非等闲之辈。

    封校是最好的办法,而且必须把所有学员集中到一个学院里来,不能让她们那样分散,更不能让她们单独修炼,单独行动!

    “你好像对付过不少这种人?”布兰妾发现莫凡在分析上非常老道,开口问道。

    “算是吧,被我送到地狱里的终极人渣应该可以组成两支足球队了。”莫凡笑了笑道。

    “我只是一位处罚犯了错学员的老师,我们阿尔卑斯山的学员也有一些心性比较恶劣的,但和这种示威、虐杀的变态比起来,终究心地善良、简单单纯。我恐怕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出那个人来,你能够帮助我吗?”布兰妾询问道。

    “看得出来,你算是涉世未深的了……作为对那只小兔子的歉意,我帮你找出那家伙吧。”莫凡说道。

    布兰妾在看到那血淋淋一幕的时候,脸色极其苍白,更是强忍着不呕吐。

    这很明显了,她并没有怎么见过这种残忍场景,而是一位一心修行的清心寡欲法师,要她去对付一个如此狡猾、如此残忍的报复者,说不定她自己都会出事情。

    有的时候,修为高不一定管用的,要是别人不断的杀戮小生灵,或者拿那些实力更弱的女学员开刀,而你无法得知他是谁,何时下手,禁咒法师也无济于事!

    ……

    天很快就开始昏暗了,这里天黑稍微早了一些,莫凡和布兰妾到了餐厅。

    布兰妾连吃蔬菜的胃口都没有,显得几分魂不守舍,她实在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会如此残忍,将她们敬若神明的小生灵这样杀害。

    而莫凡是独自饿了,他见得什么脑浆、血块、内脏涂地的场面多了,这种画面影响不了他的食欲。

    “布兰妾老师,你是不是身体有些不太舒服?”莫凡假装出随意的问了一句。

    莫凡可还记得那两碗下了药的汤,他怕那药效延迟了,到这会才发作。

    “还好,只是有点难以接受。”布兰妾回答道,她察觉到莫凡目光有异样,反而摸了摸自己道,“我看上去有很不对劲吗?”

    “哦,没有,没有。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想那家伙不会在大白天行凶的……”莫凡急忙说道。

    “好的。谢谢你的帮助。”

    “应该的。”

    ……

    ……

    回到了自己房间,莫凡立刻找到了穆白。

    穆白和赵满延果然是被逮了回来,他们都戴着魔法手环,去了哪里珈蓝老师都知道,这两个人也算有点脑子,没说是畏罪潜逃,而只是想去城市里吃顿好的,实在嘴快淡出鸟来了。

    “布兰妾没有事?”穆白一脸诧异的看着莫凡。

    “恩,没一点反应。”莫凡点了点头。

    “哇,莫凡你好无耻啊,明知道她会春心大动,你一直尾随着她,是不是在找机会……啧啧啧,这个布兰妾要不是那么不尽人意的话,确实是一个超级大美人啊,最重要的是年纪轻轻修为突破天际,莫凡你要是把她搞定了,这辈子无忧无虑啊!”赵满延说道。

    “滚蛋,我还不是怕事情败露,在她面前竖立一个好的形象,不然她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第一个就怀疑我们!!我们是戴着魔法手环的,想跑都跑不掉。”莫凡说道。

    “原来是这样,你在博取她的信任啊,那做得怎么样了?”赵满延问道。

    “学校出了件事。”莫凡将下午看到的情形说了一遍。

    穆白和赵满延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过了一会穆白才开口道:“没可能啊,我们当晚就在那里,明明那个时候什么都没有,怎么可能天一亮那里就布满了尸体。”

    “是我们被抓了回去的后半夜干的,早上大家都在上课,也没有人去那里巡逻,并没有发现。”莫凡说道。

    “那这人修为很高啊,我们抓那只绒兔子都废了一点力气,何况那些小动物分布又很散,上千只的话,估计得跑遍几十公里、上百公里的阿尔卑斯山。”赵满延说道。

    “我觉得那人一定会对女学员们下手。”莫凡认真的说道。

    有些罪恶是可以进行推演的,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代表着他根本无视生命,人也在他虐杀的范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