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488章 恶作剧?怨念复仇?

第一卷 第1488章 恶作剧?怨念复仇?

    “呜呜呜呜呜呜~~~~~~~~~~~~~~~~~~~”

    藏青色的风兀然的卷起,凌厉如一柄柄巨大的天地长刀,狠狠劈在这茫茫大雪山之中,几座格外突出的雪峰生生的被这些藏青色风斩给拦腰切断,大块大块的冰岩从高处砸落下来。

    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裂痕印在白色的雪坡上,也都是拜这些藏青色的风所赐,莫凡此刻就站在这藏青色风域中,感受着布兰妾的愤怒之势,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这么大的一片雪山之地,从最高峰的雪山顶巅,到陡峭的雪岩崖,再到这地势下滑的雪坡,包括皑皑白雪上方的天空,都充斥着这种可怕的藏青色风,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布兰妾的情绪在剧烈的波动!

    莫凡也被吓到了,明明没有施展任何的魔法,仅仅是因为领域与气势的情绪失控扩散便可以造成这么恐怖的破坏力,这个布兰妾的修为得高到什么程度??

    “血液还没有完全渗透到雪里,行凶的人应该就在附近。”莫凡开口说道,以此来转移一下布兰妾愤怒的注意力。

    在刚才的诉说中,莫凡也明白了雪山小生灵对阿尔卑斯学府意味着什么,谁能想到他们到这里安葬那兔子,却目睹了这么惊人的一幕!

    杀了成百上千只的小生灵,还将它们的尸体全部扔到了学府北面的后山中,这分明是在向整个阿尔卑斯山学府挑衅,更是一种疯狂的报复行为!

    布兰妾深呼吸着,她让自己竟然平静下来。

    看到这么多小动物凄惨的模样陈列的那一刻,她甚至认为是莫凡等人对他们学府惩罚的一种报复,可仔细一想,作业他们一直都在学府,白天也在听课,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猎杀这么多小生命……

    那么,究竟是谁干的,这分明是亵渎整个阿尔卑斯山学府,更是在向他们发起血淋漓的挑衅!

    “人已经走了。”布兰妾说道。

    你们最近得罪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人?”莫凡询问道。

    这摆明了就是报复,普普通通的恐吓报复的话,最多杀个几十只扔学校门外便是了,像这样杀了一大片,还全部堆放在同一个地方组成如此骇然画面的,绝对是接近深仇大恨的了!

    “我们最多的交流便是与别的学府,很少会与外界其他势力,何况在圣裁院脚下,即便我们的清高自傲惹来了一些人的不满,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布兰妾走向了那五公里雪长坡。

    “我将它们火化吧,从这上面估计也看不到什么线索,还是先烧了,免得让其他学员们心慌……哦,我拍几张照片先。”莫凡走到了尸体堆中,开口说道。

    “好。”

    莫凡拿出了手机,拍了几张近的景象之后,又到了高处将这凄惨一幕给拍了下来。

    完成这些之后,莫凡燃起了流星绯火。

    没有劫炎领域,莫凡的火系掌控力就会变得平常许多,他完成了火系高阶星图,从天空中降下了一道地狱火来!

    流星绯火有着一个陨落与飞行特殊效果,当莫凡施展的火系魔法在飞行或者坠落的过程中,火焰会随着飞行坠落的速度与时间不断的与空气摩擦,技能范围会扩大!

    也就是说,莫凡以前的天焰葬礼能够覆盖的范围大概是两百米左右,以流星绯火来施展的话,范围很容易就扩大到了三百米。

    要是有足够的时间,莫凡可以把天焰葬礼升得更高,那样陨落下来的就是一个很可能超过五百米的究极火焰熔池了,敌人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摆脱。

    此刻,莫凡施展的便是天焰葬礼,他将火之云团升得很高,好覆盖到更多的区域。

    流星绯火落下,雪坡在高温的焚烧下立刻融化开,变成了无数条溪流往雪坡地势更低的方向流去。

    雪坡的底部是一条山沟,随着莫凡多个天焰葬礼的释放,那些雪水不断的注入?了雪山沟里,使其变成了一条山涧河流,正好是往日内瓦湖的方向注入去的。

    焚烧了没多久,整个雪坡就露出了坚硬的岩石层,这个时候莫凡才意识到这里的雪是有多厚,感觉地面一下子下降了五六米那般。

    “你们昨天有发现什么吗?”布兰妾询问道。

    昨夜莫凡、穆白、赵满延三人就在这里偷吃野味,大概在午夜刚到的时候被女巡逻队们发现了。要将那么多小生命杀掉,然后全部扔到这里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这表明那个家伙昨夜就开始行动了。

    “没发现什么……倒是我记得我的飞川皑狼在捉到这只兔子的时候,它的后腿好像已经受伤了,有冻痕。”莫凡说道。

    “雪山绒兔是不可能自己冻伤腿的,它多半是从那个屠杀法师手上逃出来的,那是一个冰系法师。”布兰妾说道。

    “这件事还是回去跟其他人说一说吧。”莫凡说道。

    ……

    莫凡与布兰妾回到了学校,他们前往了一座立在了小半山上的费伦堡。

    小半山下面就是费伦长河,再往下大概三公里就是费伦瀑布了,这费伦堡是学校职务人员的会议办事之地,由于阿尔卑斯山一切都井井有条,这费伦堡此刻反而显得很悠闲,和珈蓝一个年级的佩里院长正坐在空中城堡花园中,面向着费伦瀑布喝着下午茶。

    “怎么会有这种事!”佩里院长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注视着莫凡手机里存着的照片。

    “我们把尸体都处理了,那情形还是不要让太多的学员们看到。”布兰妾说道。

    “处理了就好,处理了就好。”佩里院长皱着眉头思索着,想来想去也不明白这是谁做的。

    “院长,此人对我们学院有着极大的恶意,我觉得应该先封校,避免一些不知道情况的学员落单,落入到那个凶徒手中。”布兰妾严肃认真的说道。

    “封校?不至于,不至于,这有可能是一个恶作剧,也可能是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自然现象,毕竟应该没有可能会来我们这里来行凶闹事的。”院长佩里说道。

    “可是……”

    布兰妾刚要说话,却被佩里院长阻止了,佩里院长打断道:“下个星期卡萨世族的小公爵与莱茵世家的成员都会来此,我们若是在这个时候封校,恐怕会错过这次最佳的洽谈机会,你也知道,卡萨世族在欧洲的地位,他们也是我们最大的资金注入者。可据我所知卡萨世族更倾向于将资金投入到欧盟学府……我们每年救助得那些孩子都是需要足够的资金来支持的,需要给他们吃饱,需要给他们屋子,需要它们受到教育,倘若他们这次到我们这里落脚,我们将他们拒之门外,或者给他们一种坏的印象,那我们的救助计划恐怕又要推迟很多年了,海平面上升,战争不断爆发,有太多流离失所的孩子了……”

    佩里院长这番话让布兰妾哑口无言。

    她们阿尔卑斯山学府自给自足,每个法师都非常出色,根本不需要攀附那些大世家、大势力,可这并不是她们的学校宗旨,她们希望为社会做更多的事情,告诉这个世界女子的力量,也让更多的女人们能够获得她们自强不息的精神。

    而最早,阿尔卑斯山学府便是一个女子孤儿院,即便到了现在她们依旧会帮助世界各地的女孤儿们,让她们能够健康成长,若是遇到资质好的,她们会将她们带回到阿尔卑斯山学府,传授她们知识与魔法。

    然而,救助是需要资金的,女孩儿最需要保护,否则整个社会都难以容得下她们,欺凌、****、打骂、劳苦为奴却还无法发出半点声音……

    “佩里院长,我觉得即便要照料好卡萨世族的人,那也得保证我们学员们的安危。我有预感,做下这种事的人其修为很高,并且就潜伏在我们学府附近,他可以对我们信仰的小神明这样残忍,同样不会对我们的学员们心慈手软……”布兰妾郑重其事的说道。

    “所以,我希望作为教罚处的老师,布兰妾你能尽快解决此事,最好在卡萨世族的人到来时,将那个恶作剧的家伙给揪出来,布兰妾老师,学校的安危便交给你了,你也知道这个季节是我们导师、学员去外交流的时期,能够担当的也只有你、珈蓝、米雅几位老师了,希望尽快把这个恶作剧者处理了。”佩里院长说道。

    布兰妾还想说什么,佩里院长却阻止了。

    布兰妾知道佩里院长是贴了心不封校了,本身与卡萨世族的这次资助救助计划便是佩里院长自己提出来的,她怎么可能不执行下去,执行成功了的话,她在阿尔卑斯山学府的地位也既然不同。

    “莫凡同学,布兰妾老师,这件事还请保密,我会派人加紧巡逻,可还是希望你们考虑到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佩里叮嘱了一句。

    布兰妾僵硬的点了点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