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425章 冥界只有一位王
    漩涡不断的扩大,与裂痕共同给这个位面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创伤,而在漩涡之中的两位帝王却是消逝了一段时间,不知将战火燃烧到了哪个区间,而大地上,红骷魔主代替了铠袍帝王对整个亡灵帝国进行着指挥。

    以山峰之尸为首的玛瑙尸君、骸刹骨龙、雾鬼统帅这四大亡君开始大举碾进,生生的将冥界大军压迫到了方跋平原那片破破烂烂的地带,在这片土地上,弥漫得终究是死气,浓郁的死气遮天蔽日,让亡灵大军越战越勇,冥界大军以斯芬克斯、邪鳞法老、蝎君美杜莎为首的统帅级较量便已经算是落入到了下风了。

    斯芬克斯与莫凡战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蝎君美杜莎更被莫凡重创过,在山峰之尸、骸刹骨龙、雾鬼统帅接手战斗之后统帅之战古都亡灵这方就有绝对的优势了,更别说尸海、骷山、鬼云的整体战斗力都要强于胡夫金字塔这些拥护生物……

    胡夫金字塔的冥辉笼罩范围越来越小,渐渐的被完全围困在了方跋平原三十公里之地,残骸铺满了那些裂缝、深渊、沟壑、地谷,以冥界生物居多。

    “嚄~~~~~~~~~~~~~!!!”

    山峰之尸似乎到此刻才战到了最巅峰姿态,它双手高高的举起了狮身人面像,双臂灌满了尸王之力,狠狠的将斯芬克斯朝着金字塔的位置砸了过去。

    斯芬克斯无法止住身体,飞出了很远很远,碰撞到了金字塔的底部才终于停止了下来,身上的伤让它的战斗力大打折扣,与山峰之尸对抗起来已经越来越吃力了!

    斯芬克斯爬了起来,朝着这个方向疯狂的怒吼着,如若不是之前与那个恶魔厮杀耗费了过多的体力,它怎么会这么快就败下阵来。

    冥界统帅都被打得摇摇晃晃,唯一支撑着偌大冥界大军继续战斗下去的,便是它们的冥神了。

    冥神在,它们是不可能违抗退却的,斯芬克斯代表着大军统帅,冥神才是它们的信仰!

    只是,原本这里应该成为它们行的驻地,成为一片残骸灰烬堆成的美丽沙漠,却不知为何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包括斯芬克斯、邪鳞法老在内都没有想到,穿梭到了这遥远的东方大地,没有如愿以偿的将这里踏平征服,却狠狠的品尝了一次败战的滋味!!

    “嗷呜呜~~~~~~~~~~~~~~~~~~”

    黑色的龙气在那越来越巨大的漩涡之中豁然卷起,可以看到那不知由什么系能量组成的气息化作了上百条盘天之龙,它们如奴仆一样拥护在黑色铠袍帝王周围,又一下子变成了汹涌荒兽,疯狂的朝着白色的法老王扑去!

    黑色龙气波威力震撼至极,其中一条黑色龙气波误闯了方跋大地,那黑色邪龙顷刻间将一整个大方队的冥界武士们给铲平消灭,龙气波几乎势不可挡,泯灭了冥界武士后更肆虐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的褪去,惊得那一方土地上的冥界生物们如雕塑那般,完全失去了战斗勇气。

    而在那漩涡战场内,这种黑色龙气波达到了上百道,它们追逐着法老王,法老王不断的闪躲得同时也在用那沙漠权杖去化解龙气波的可怕残暴!

    黑色龙气波显然耗费了铠袍帝王非常大的能量,释放了这一道龙气波后,铠袍帝王站在那里调息着,白色法老王好不容易将所有的龙气波化解了,得到了一次可以反击铠袍帝王的机会。

    但是,白色法老王没有反击。

    他望了一眼被压缩到了金字塔附近二十公里区域的战场……

    他的冥界大军正在溃败,为了抵挡龙气波,他的权杖也已经出现了裂痕,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能够肯定对方究竟是故意做出一副虚弱的样子来引|诱自己靠近他,还是真的出现了一个调息破绽,自己能够给予重创反击!

    胡夫从铠袍帝王的眼神中看到了他数千年日月精华的底蕴,还有那高深无比的魔法奥义,他不大相信铠袍帝王这次的静止不动是真得有些虚脱……

    可是,眼下局势并不乐观,他作为冥神若不击败这位古老中国的死灵大帝,冥界大军还会继续溃败下去!!

    该死,那个愚蠢的人类,竟然告诉自己中国大地空虚无比,冥界大军可以不受阻碍的长驱直入,夺取这胆敢与它胡夫之国叫嚣的古魔法文明之国,结果它的冥界大军折损数多,让冥神自己都有些心痛不已。

    眼下,还有二十公里,它的陵墓金字塔就要受到威胁了!

    一个不死之物之所以能够与天同寿,关键还在于陵墓,法老王相信眼前这个黑色铠袍帝王也有一座无与伦比的死灵宫殿,要是能够抢夺走它的宫殿,它胡夫将会是真正的冥界之神,统治着所有死亡后的世界……甚至可以与黑暗王一较高下!

    “冥界,只有一位王。”法老王胡夫冷冷的对铠袍帝王说道。

    古老王明白胡夫所说的冥界,包括了自己的亡灵帝国。

    亡灵的世界,可以称之为冥界,法老王所统治的是埃及冥界,自己统治得是中国冥界,其他几个国家也有冥界,但不足挂齿,至少他们之中任何一位出手,不需要多久便可以将所有国家的冥界统一。

    对于入侵,对于统一,古老王早就失去了兴趣,重新从陵墓中复活过来之后,已经是数千年,那份统治一切的雄心也随着这具活死人之躯变得沉寂了下去。

    活人的世界已经不属于自己,所以在可以重新夺回自己王都的那一刻,他选择了转身,选择了地下孤独。

    不过,战场中诞生的生灵,哪怕身躯已死,灵魂不朽着,当厮杀声、呐喊声、战鼓声响起的那一刻,心中的那份金戈铁马的激荡仍旧会被惊起。

    既然与已经失去了与活人争夺的热情,那么冥界是应该有一位真正的王,来管一管人类漫长历史上不断死去的却不甘死去仍在人间游离得这些生物了!

    “我所知的还活着的家伙有不少,需要他们一一臣服。”白色胡夫接着说道。

    冥界需要统一,否则永远无法和黑暗王这种存在分庭抗礼,更难以与那位真正活着的海洋之帝一较高下。

    铠袍帝王并不做任何的回答。

    胡夫需要更多人的崇拜,更高的统治,这些对于铠袍帝王而言都是过去已经拥有的了,活着的时候他是帝王,世界无可比拟的帝王,魔法造诣强大到一种孤寂的程度,亡灵之法更由他亲手开创,土系最强防御由它所造,最强的图腾沉睡在它的国土……还需要征服什么??

    没有了,整个庞大的世界也已经对他没有了任何的吸引力。

    不过,胡夫有一句话说得不错,冥界只有一位王,冥神也应该只有一个。

    不与活人厮杀,但死灵世界确实应该统一。

    “那么,你是选择反击,还是滚?”铠袍帝王回答道。

    胡夫脸上的挂起了一个难看之色,埃及保尸术也是世间最顶级的,他看上去跟活着的时候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而这种能力,铠袍帝王有点动心了。

    他不喜欢自己现在这张活死人之纹交错的脸,他需要自己的脸上充满和活着之前一样的活力,胡夫的活力,是铠袍帝王最感兴趣的!

    胡夫被激得要反击,一旦反击成功,这位铠袍帝王被自己击败,冥界大军将反扑古都亡灵,将一切战局彻底扭转,可那样的话,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了,他很难再看到自己想要的那幅景象了……

    “我很庆幸,有一个和我一样的老怪物还存在着,神秘的东方,果然让我不枉此行。”胡夫开口说道。

    “所以你选择滚了?”铠袍帝王冷言冷语,说话直截了当到了胡夫差点想要抓起破碎的权杖重新杀过去。

    “战争从来不急于一时,这块肥沃之土,这块充满英灵的大地终究会属于我胡夫!”胡夫说道。

    铠袍帝王站在那里,他咧开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还以为这个胡夫是什么胆魄之雄,长篇大论之后必定决一胜负,原来就是想撤了。

    胡夫呼唤了那金色的古老之舟,他选择返回到金字塔内。

    在下落的过程中,胡夫特意转身看了一眼铠袍帝王。

    事实上他很想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他想知道铠袍帝王到底是不是处在一个虚弱的状态,他若选择反击,自己是不是已经拿下了这场斗争的胜利。

    然而,他看到了铠袍帝王调息在自己离开的那一刻便结束了。

    这让胡夫心有余悸。

    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果然是在引|诱自己,还好自己没有上当!!

    撤退是明智的!

    金色舟不断的降回到金字塔的最顶端,冥界光辉也因为他的避战而明显黯淡了几分,胡夫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主动退让了,它又用那些蛊惑的语言告诉他的子民,他们还会再来的!

    冥界大军开始撤离,它们潮水一样从金字塔冥辉之地翻涌而出,又如潮水那样快速的褪去,巍峨庄严的金字塔也在光坐标的消失下渐渐的淡化。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