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418章 我没有教过你在战场流泪

第一卷 第1418章 我没有教过你在战场流泪

    撕啦~~~~~~撕拉~~~~~~~~~~~!!!”

    摇晃的昏暗天空中,密密麻麻的苍黑色雷电爪印在那里,它们巨大而充满毁灭之力,轻易便可以将击中得冥界生物给劈成碎末,成群成群的亡灵在这印落下来的闪电中消逝!

    可是,哪怕这密布了整个云空的苍雷爪能够将一万的冥界生物都化为乌有,相对于庞大数量的冥界大军而言仍旧没有什么减少得样子,就像是将最强大的禁咒魔法轰入到了茫茫的大海中那样,惊起再大的惊涛,卷起再高的水花,大海最终都会归于原来的样子……

    这份无奈与疲惫感不断得一起增长,只是恶魔莫凡仍在燃烧着,烈火在高空之中盘旋,雷霆顺着大地肆意的蔓延,从要塞城的位置战到了宏伟之墙的残骸之处,再从宏伟之墙厮杀到了榆林城区,在一个又一个强大的魔法与冥界之力碰撞下,这座空荡荡的城也逐渐变成了漫天飞舞的尘埃……

    “吼吼吼吼~~~~~~~~~~~!!!!”

    斯芬克斯怒到了极致,它埃及死神的威严正逐渐被眼前这个人类给摧毁,战斗得时间拖得越长,整个冥界大军便越质疑着它的力量。

    “雷爆!!”

    莫凡站在城市得废墟中,狂怒的嘶喊着。

    数百公里的雷之元素聚集在了他周身不到一米的范围,雷元素本身就狂躁无比,当过多的元素充斥在一个小小的区域里,外界的力量不足以再将它们继续压缩的时候,那么反弹出来的那股力量便是真正意义上的毁天灭地!!

    冲天而起的雷电光弧闪耀,爆开的雷光席卷,斯芬克斯庞大的身躯刚刚踏足这里,结果也同那些尘埃一般的冥界生物那样被轰飞了出去!!

    粉末,全是粉末,惊天雷爆所过之处无论是冥界生物还是那些厚厚的石山、岩层,全都化成了粉末,方圆几公里的冥界大军根本没有几个可以幸免,死得寂然无声!!

    莫凡这一场雷霆毁灭就像引爆了他自己的身体那样,狂态如魔……

    “呼~~~”

    雷电之弧还在大地上残余着,每当莫凡重重的喘息一次,雷电便会如脉搏那样跳动起来,余力还在,后面的冥界生物根本不敢再靠近了……

    斯芬克斯身上也全是伤,它从那些被震慑住的冥界生物之中爬了起来,无论他如何愤怒,那个人始终还站在那里,阻挡着它们的前行!!

    “你们是我冥神子民,何来惧意?”

    忽然,一个震动整个方跋平原的声音灌了下来,胡夫金字塔得冥辉兀然得锐利了几分,它们化成了一道道,似贯天破地得冥之矛,顷刻间越过了这几十公里的平原飞向了莫凡这里。

    斯芬克斯抬起头,看到这些由冥界光辉组成得长矛,脸上立刻露出了诚惶诚恐之色,它一下子将自己高傲的头颅埋入到了地下,狮子之身也匍匐了下去,像一头被主人训斥得狗仆!!

    莫凡站在一大片废墟离,目光凝视着远处。

    胡夫金字塔与他相隔这么远,从那里打出来的冥之光矛竟然可以在眨眼之间抵达这里,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力量!!!

    “唰唰唰唰~~~~~~~~~~~~~~!!!!!”

    冥之光矛狂乱的落下,每一根都像是可以将一座城市给刺穿。

    这些冥辉之矛准确无误的落在了莫凡这里,莫凡拼劲一切去阻挡,可飞行了几十公里的冥辉之矛威力丝毫没有削减过一般,每一根落下都超越了斯芬克斯得全力一击!!!

    大地丝毫无损,城市不受半点影响,唯有莫凡,每一跟胡夫金字塔飞出来的光矛都给予了他近乎致命的打击,身体不听使唤的虚弱,生命力疯狂的流逝,灵魂千穿百孔……

    莫凡有些站不稳了,这冥辉光矛除了带给他身体各方面的重创之外,更有一股让人臣服得强大念力。

    膝像是被束缚上了一座金山,沉重得'跪压在地上。

    “砰!!”

    终于,疲惫让莫凡的左膝狠狠的撞击了大地,碎裂的岩层让莫凡险些再一次跌入到地表之下。

    莫凡咬着牙,无论这芒矛有多强大,他都不让自己得另一只腿被压弯,汗如雨下,皮肤疯狂的裂开,越是抵抗,那落下来的冥辉之矛便不断的加重。

    冥神……

    这就是冥神的力量吗???

    莫凡之前在胡夫金字塔前听到了那个声音,现在那个声音又响起,并且是将所有的怒意都宣泄在了自己的身上!

    只是,莫凡不明白,那个在奢侈无比的金字塔内的冥神,究竟是什么,难道它得力量真得达到了如神一样的境界,连自己的恶魔之力都要在他面前臣服,越抵抗就越沉重!!!

    “隆隆隆隆隆~~~~~~~~~~~~~~~~~~~”

    冥界大军在金字塔里那个声音的号令之下重新奔涌了起来,这一次,不单单是镇北关这一带充斥着冥界大军,这整个五十公里的防线也似乎在那个声音之下彻彻底底的倒塌了,所有的冥界生物得到了释放,它们从不同的山,不同的平地,不同的高坡中涌入到了北原之地,疯狂的朝着有人气味的方向追逐而去!!

    莫凡拼命守得这镇北关,也不过是滔滔江水的一个分渠,当一江之水完全呼啸而过,再怎么抵抗也没有半点意义。

    更何况,他半个膝盖被压得快要断了,全身更如背负着一座沉重无比的金字塔山那样,那些冥光之矛虚无,威力却庞大至极,莫凡动弹不得,身体越发的疲惫,渐渐到了透支得程度!!

    抗争着,却怎么也无法再站起来,当四面八方全部都是冥生物的咆哮之声的时候,莫凡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量力而为,从一开始就告诉自己做到自己能做得,那么即便接下去发生了什么心里也不会有一点愧疚和遗憾,可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心里得那份不甘却如此得强烈。

    “可恶!!可恶!!!!”

    莫凡不想屈服,偏偏他现在连让自己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自己根本就没有拖延半天得时间,远远不够,就算再给自己多一倍的力量,依旧不够……

    “可恶!!!”

    剧烈颤抖得身子仍旧在强撑着,假如这一切都无法再改变,那至少别跪下,别向一个躲在金字塔里得暴君屈服!!

    可心中得不甘最后还是变成从眼眶之中挤出来得泪滴,狂风一吹,晶莹成丝……

    恶魔之纹不断的褪去,露出了莫凡原本得脸庞,那满是眼泪的黑褐色瞳孔从未有过得空洞与无神。

    如果什么都改变不了,拼尽一切得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被信奉,被尊敬得法师又到底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眼前是一片漆黑,如浩瀚宇宙那样,隆隆巨响化为了一片死寂,莫凡像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沉入到了自己给自己建造的黑暗深渊里,没有方向,更找不到一点点动力。

    似乎从觉醒得第一天开始,魔法之道就告诉了莫凡,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被无穷无尽的黑暗给包裹着的,微弱得星尘在浩瀚的精神世界里闪烁着得光辉,便代表着卑微活在城市里得人,无论怎么将星尘变成光亮的星云,将星云化作耀眼的星河,再将星河修成璀璨得星海,黑暗仍旧是占据了一大片,魔法之力始终被黑暗包裹着、统治着。

    个人,永远都是一枚小小的星子,可以像流星一样绚丽得划过,也可以从未闪烁得黯淡着,巨大的夜幕星空都不会有任何得改变它得黑暗与冰冷……

    ……

    “嗒~嗒~嗒~~~”

    一个不寻常的声音在莫凡寂静的精神囚牢中响起,隆隆巨大的冥界大军呐喊声都被莫凡的精神牢笼给过滤了,这个脚步声却那么得清晰,正在一点点得靠近。

    脚步声在莫凡的身侧后停下来,散发出来得是一股冰冷到了极点的气息,在精神囚牢之中找寻不到自己的莫凡兀然间清醒了一些。

    这个人是谁??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身后,冥界大军不是已经遍布了目所能及得所有地方,为什么这个人那么闲庭信步得走到自己身边,这分明不是自己的错觉。

    众多疑问中,一个带着几分沉重的手摁在了莫凡的肩膀上。

    这只手一样得冷,他有力得抓着莫凡肩,以他得力量,莫凡本应该顺势被压倒下去,整个人狠狠的跪在地上,可不知道为什么,身上的金字塔山重量豁然解除了,那围困在自己精神世界的囚牢也一下子粉碎了。

    莫凡视线重新恢复了,看到得是汪洋般翻腾得冥界大军,多得连地平线都被吞没了。

    嘈杂呐喊再一次回归,震得耳膜发疼。

    眼角与脸颊被泪水风干后干裂得生疼,只是眼眶里还挂着些许。

    在那个精神囚牢之中莫凡感觉自己度过了无比漫长的时间,但其实很短暂,短暂到连那颗本应该滑落得眼泪都没有流出……

    “至少我没有教过你在战场上流泪。”

    背后,那个声音响起,熟悉而又陌生,威严冷酷到了极致!!

    莫凡心中剧烈得一颤,他记得自己曾对一个人说过最后一句话。

    那是在血色祭坛前,自己发自内心的对一件黑色的铠袍说着“谢谢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直到离开,莫凡都没有听到对方得答复。

    一张遍布着脸上线条棱角分明得面容,冷峻如冰。

    一具挺拔无比得身躯,全部都由黑色的铠袍覆盖着,高大如山!

    “至少我没有教过你在战场上流泪。”

    听到这句话那瞬间,精疲力竭的莫凡却反而更止不住了……

    他拼命得用手擦拭着,怎么擦不完。

    “总……总教官!”莫凡哽咽着喊了一声,很快更是泣不成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