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400章 血凉之前必杀之!
    ……

    高空中,藏在一片黑色死气团中的赵满延仍旧迟迟不敢动手。

    本来确定哪个是紫鬼,直接下去联手张小侯将他杀了,那莫凡那边应该彻底被释放了,谁知道这个紫鬼竟然有可以隐化的能力,这让赵满延不敢轻举妄动了。

    要是没能够一口气将他杀死,被这家伙遁走,赵满延要杀他就更困难了,所以在没有搞清楚他究竟是怎么做到隐化之前,赵满延依旧得隔岸观火。

    “张小侯,知道是怎么做到得了吗?”赵满延有些着急的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只能够肯定那不是暗影系。”张小侯回到道。

    “该死,这样下去……”赵满延正在说话时,忽然在众人的南面方向上,一道冲天而起的魔烽火台兀然的熄灭了。

    之前就熄灭了一道,现在又有一道失去,一共八段古关顿时变成了六段,这意味着整个宏伟之墙的厚度将受到更致命的削减!

    长度不能变化,否则冥界大军可以从一些谷地给绕入到北原,这五十公里的宏伟之墙可谓是直接封死了方跋平原的入口,五十公里之外是一片黄土高原与黄色山脉,冥界大军若是想从那里进入北原,就必定会与那里的北疆荒兽碰撞,那是大家最想看到的局面了。

    显然,冥界大军也不是一群没指挥的行尸走肉,它们也清楚去践踏别的妖魔的地盘只会浪费兵力与浪费时间,它们要做的便是尽快冲破这宏伟之墙,那里有无数个城市等着它们尽情的践踏、肆虐!

    长度不能削减,高度也不能再削减了,能够削减的就只有厚度!

    其中一个魔烽火台已经失去了,这意味着这宏伟之墙的厚度薄了几分。

    “墙薄了的话,那么君主级的冥生物就有可能将宏伟之墙给撞开了。”灵灵看着那失去了火光的魔烽火台方向,沉声说道。

    “该死,这么快就被攻破了,终究还是楸太少,竟然被这些黑教廷的狗东西们为所欲为!”赵满延气愤无比的说道。

    ……

    城墙上,局面越来越糟糕,黑教廷们仗着数量庞大的黑畜妖、诅咒畜妖,不断的瓦解魔烽火台上众将士们的防御,再加上紫鬼连续杀死几个高阶法师,他们的防守越发的薄弱。

    “难道我们这里也要守不住了吗?”凤于飞环顾着四周,一时间更感到几分绝望。

    好不容易筑起了这道能够与冥界大军抗衡的宏伟之墙,到头来却被黑教廷给蚕食了,这才是最令人感到悲痛的事情。

    张小侯此刻也遭到了黑教廷诅咒畜妖、暴瘾畜妖的围攻,他一个人至少战了五名蓝衣执事,三十多名黑衣教士,最艰难的是还要防备紫鬼无时无刻的偷袭,使得张小侯好几次都不敢全力以赴!

    “张军统,杀掉那个叫做紫鬼的家伙,真的可以扭转吗?”姜林疲惫不堪,连声音都带着几分虚弱。

    “我相信他。”张小侯重重的点了点头道。

    “我也觉得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姜林回想起与莫凡碰面的情形,那一份不屈,那一份执着,那一份面对黑教廷势力没有丝毫惧意的气魄依旧让姜林钦佩不已。

    说完这句话,姜林稍稍往我方的阵营之外迈出了几步。

    张小侯皱起眉头,不理解姜林在做些什么,可很快张小侯就被一群诅咒畜妖给吞没,他根本无法再去留心姜林那里的情况。

    “石化!”

    张小侯双瞳变幻,呈现褐色的光芒扫过眼前这些上蹿下跳的诅咒畜妖们,霎时这些灵活的畸形怪物纷纷静止了下来,厚厚的石膏粉刷在它们的身上,将它们变成了一尊尊石雕!

    “风盘-碾骨!”

    狂风如无数道利鞭,狠狠的甩向周围,强大的威力顷刻间将这些诅咒畜妖全部搅成了石灰粉末。

    二十几只诅咒畜妖被全部杀得干净,张小侯终于从围攻之中脱离,暂时没有几个黑教廷人员敢来触碰张小侯这里的死亡之风与毁灭之砂。

    粉尘快速的被一阵狂风卷走,张小侯这才想起姜林的话语,目光转向那里,却看到了让张小侯满脸青筋暴起的一幕!!

    紫鬼出现在了姜林的面前,那刺杀剑针直接洞穿了姜林的胸口……

    冰的原故,姜林胸前没有一滴血洒出,但姜林的生命正在疯狂的流逝!!

    “姜林!!”张小侯怒啸一声,发狂的朝着姜林那里冲过去,想要将他从死神的手上抢夺过来。

    “挡下他!”紫鬼不屑,大手一挥,立刻呼喝出近百名黑衣教士和三名蓝衣执事组成了人墙,根本不让张小侯过来救人。

    张小侯周身斩杀之风凌厉狂舞,原本无形的风之奥义染成了血色,化成了怒斩血镰,靠近他五十米范围内的黑衣教士和诅咒畜妖没有一个能够幸存的,头颅、四肢如被扫动着的落叶纷飞!

    人墙之厚,张小侯杀得再快,也绝对不可能从紫鬼手上救下姜林。

    而被贯穿的姜林,那双眼睛里透出的不是即死的黯淡,更不是一种解脱般的空洞,他死死的盯着紫鬼,像是要在这最后几秒钟将这个家伙彻底看穿一般!

    “噗~~~~~~~~~~!!!”

    突然,姜林鼓起的腮猛的一压,竟然从口中吐出了一股滚烫的鲜红之血。

    血全部喷洒在了紫鬼的身上,一般而言任何一个杀人狂魔都不会在意这种沐浴鲜红,但没有一点防备的紫鬼却露出了恐慌之色。

    “果然……”姜林看到了紫鬼那个表情,脸上露出了一个难看无比却灿烂的笑容。

    “你!!”紫鬼被喷了一身的血,整个人怒得癫狂,他抽出了那冰之剑针,发狂的朝着姜林的身上一阵狂乱的猛刺!!

    一剑又一剑,每一剑都在姜林的身上留下了窟窿,但冰之属性使得这些伤口并不会流血,而姜林好像根本忘却了痛苦,他仍旧将口中含着的剩下的血往紫鬼的身上喷吐……

    这次喷吐很微弱,只有一点点血沾在了紫鬼的身上,他的身体早已经变成了马蜂窝,惨不忍睹。

    紫鬼暴虐,猛的将姜林砍成几块,偏偏姜林的脸上还是挂着那个令他怒不可止的笑容,这让紫鬼不禁想骂这家伙是个疯子!

    疯子不单单存在于黑教廷,当心中想要守护的东西达到了极致,一样可以做出比黑教廷这些人更疯狂,更不畏惧一切的事情。

    紫鬼身上全是姜林的血,这一次他没有像之前那样隐化遁走,而是在想尽办法将姜林喷在他身上的血给洗去。

    可是,让紫鬼绝没有想到的是,姜林含着的这口血还带着毒性,也就是说姜林之前含着一口血的同时,更给自己灌下了一瓶腐蚀毒液,血与腐蚀之毒混在一起,短时间就可以将他的口腔给弄得溃烂不堪,偏偏这家伙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更成功把这毒血喷在了他的身上!

    毒血洗不去,这意味着他无法施展隐化能力。

    隐化能力确实不是暗影系,而是比较少见的水系元素种,这种水系元素种可以让紫鬼的身体被一层水汽给包裹着,这些不容易辨认的水汽会反射周围的一切物体,宛如无颗圆形的三百六十度的镜子……

    如此,紫鬼施展出这种水之元素种,整个人就透明在了空气里。

    他只是透明化,本体其实一直存在着的,并非是真的遁形、瞬息,姜林自己是水系法师,他察觉到了这一点,可紫鬼这家伙行事非常的小心,他连杀人的剑针都是冰属性的,就是为了不让血溅开,洒到他的身上。

    姜林知道自己唯一的机会,就是在紫鬼杀死自己的那一刻,一个人再谨慎都不会对一个只剩下几秒钟的人怀有戒心,他踏出了其他审判员可以照料到他的安全距离,等紫鬼出现。

    他相信紫鬼一定会来杀自己,把自己杀了,张小侯一个人肯定支撑不了那么多蓝衣与黑衣的攻击……

    他狂笑着,正因为他赌对了!

    紫鬼也彻底抓狂了!!

    ……

    高空中,一直没有出手的赵满延目睹了这一幕,顿时感觉吸进肺腑的空气都有些酸得呛人。

    赵满延深呼吸一口气,将那份压抑情绪彻底从自己脑子里扫去,金色的羽翼一收,化作了一道金色的流星之光,气势威凛的从高空俯冲到城墙位置上。

    这一腔之血是如此的珍贵,赵满延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到了一种发狂的程度想要去杀一个人!

    “在你的血凉了之前我一定会宰了紫鬼!!”赵满延朝着下方大吼,他知道姜林是听不见了,只期望他所化的英魂能够知道,他所信赖和托付一切的人一定都不会令他失望!

    肩上,从未有过的沉重,赵满延根本没有半点的保留,作为一个防御系的法师,他的杀人方式很简单,那就是以自己不可能被摧毁的坚固下筑造起一个生死角斗场!

    这个生死岩石角斗场会将自己和紫鬼完全笼进去,不留一点点的缝隙。

    要么紫鬼杀了自己,岩之斗场因为自己死亡魔法失效,紫鬼从中走出,要么自己杀了紫鬼,亲自解开这难以摧毁的岩之角斗场!

    赵满延以前绝没有做过这种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的事情,可今天,他必须豁出一切,不因别的,只因他赵满延也是一个堂堂正正有血性的男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