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395章 宏伟之墙碰撞冥界大军

第一卷 第1395章 宏伟之墙碰撞冥界大军

    “看,那束火光!”

    “那是什么……为什么感觉有很巨大的物体在接近??”

    在镇北关的东面,魔烽火成天而起,耀眼的光辉在这渐渐陷入死亡气息统治的夜空下格外的醒目,镇北关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得清楚。

    而就在这里的人所看不到的十公里处,这条古长城天堤屹立的尽头处,一座新的古关城堤拔地而起,与镇北关古长城尾处衔接在了一起,延续着这御天姿态继续沿着地平线气势磅礴的展开!!

    那是第二段古关,是叶鸿镇守的那一段,他将整个华夏之盾从十公里延续到了十七公里之长,赫然在这大地上组成了一座直击夜空的大地巨堤!!

    “那里也有!!”

    “也是长城之躯!!”

    又一个魔烽火在西面的方向冲破天际,在绝望的黑暗中给人一丝希望,在心中不断的燃烧!!

    第三段古关与镇北关连接在了一起,那矗立的,那经历了无数个风雨依旧坚固的,那顷刻间隆起如山脊一般的气势恢宏,再一次让所有留在这里镇守的人内心无比震撼,他们又怎么会想到先人留给他们的不仅仅是一段残桓断壁,一堆废弃土堡,而是一道神圣不可侵犯的天威之墙,当它复苏出它真正的面貌的时候,会是这般震世之景!!!

    很快,第四道长城古关从大地中隆起,它让这一条山屏防线一下子变成了二十九公里。

    笔直的一条天御长堤,高度在五十米到八十米起伏,厚度超过了二十米,长度却是已经近三十公里了!

    最重要的是,还有几段古关没有复苏,一半面貌的古老华夏之盾便带来得是这样的宏伟、磅礴、巍峨,彻彻底底的在绝望与崩溃的众人们心中竖立起了一道即便冥界生物大军都无法摧毁的坚固防线!

    心坚,才谈得上对抗,心都被踏碎了,再多的魔法师也不过是一盘散沙,这古关的御天之姿彻便是让所有人心中的那份战意如魔烽火一样燃起,不再退缩,血战到底!!

    “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这片北原大地上,有两大声势在高空中碰撞交响,前者是冥界大军的铁蹄,让一切粉碎的冲锋,让一切夷为平地的汹涌与蛮横,后者者是古长城之堤在地平线上筑起那宏伟之岸的雄声,俯瞰而下,便似一袭从绝望之海中奔逐而来的黑色狂潮正与那豁然舒展开身形的山龙之脉相遇,是天地欲摧的磅礴!!!

    所有的魔法师纷纷跃到了这一道山之堤脉的上方,宽阔的城墙上可以容纳无数个魔法师军团,只可惜留在这里镇守得人非常的有限!

    从长城巨堤望去,从脚下的冥界身躯密密麻麻、蠕动着、沸腾着、拥挤着的全是那些看得人头壳炸裂的丑陋亡灵,狰狞的画面冲击着人的眼球,便一下子感觉身体有一种被千噬万啃的痉挛!

    “这……这真的……真的是我们要抵挡的吗……”

    “没有宏伟之墙,我们连一秒钟都活不了啊!!!”

    “我浑身抖得,连一个星子都把控不了了!!”

    镇北关成为了冥界生物首冲之地,宏伟之墙迎来了整个冥界先锋的第一次冲击,巍峨之坝被撞得剧烈摇颤,平整的墙面出现了一道道惊人的裂痕,宛如无数个蜘蛛网蔓延开!!

    宏伟之墙不是无敌的存在,它们也有着一个抵抗上线,过于强大的冲击一样可能让它们四分五裂,那些站在城楼上的将士们被震得连站都站不稳,面对下面一片扭曲着的尸肉汪洋,他们好不容易被华夏之盾筑起的一点点勇气又随那亡灵风暴变成了草芥碎飞。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冥刑人在前,它们的尸角马在宏伟之墙下撞成了一片肉酱,如烂泥一样糊在墙上和地面上。

    <楸>上千只尸角马与冥刑人本体来不及止住它们飞驰的步伐,何况背后还有那么浩浩荡荡的冥界大军,它们作为冲锋队伍又怎么可能半途停下来,于是一道又一道血纹,一滩又一滩肉酱烙在宏伟城墙上面,骨与肢在速度与坚固的对决下肆意横飞!!

    宏伟之堤出现的裂痕越来越多,最前端的那一层已经开始严重剥落,但冥界大军先锋部队也因此不知粉身碎骨了多少,它们起初根本不把这一座山宏之躯当一回事,以这些冥界生物的骨骼强度,一块山之岩石挡在前面也可以撞成碎片,又何必在意这样一个薄墙,殊不知苏醒的古遗迹之墙坚固程度超越了一切,那成千上万的冥刑人撞上,也不过是撼动了最外层的石肌,整个宏伟之墙岿然不动!!!

    浆液遍地,化作了沿着整个五十三公里的泥潭,触目惊心,偏偏又一眼望不到全部……

    整个宏伟之墙如此冗长宏伟,不是每一个位置都有人在把守着的,这华夏之盾上唯有八队人,它们分别在每一段古遗迹的魔烽火台处,冥界生物大军遍布得是一整个方跋平原,在这八个魔烽火台之外,连绵如山脉的防线上,还有数之不尽的冥界生物撞得粉身碎骨,撞得血肉横飞,所以这一片血肉泥潭流淌得堪比一条巨江!!!

    冥刑人死亡大半,它们数量惊人却如一群愚鱼撞向石礁,等待它们的也只有变成无尽血肉泥浆中的一部分。

    长城之堤在这最汹涌的冲击下,也出现了断层与裂痕,幸好各个魔烽火台上的土系源泉在持续的注入着,即便有塌方之处,也可以通过减少一些高度、削掉一些长度,来对那些被动荡比较激烈的区域进行添补!

    第一波的冲撞让宏伟之堤剧烈无比的摇晃,裂痕由小小的纹不断的顺着宏伟巍峨的山屏之墙攀爬成一道道大裂、长痕、大窟窿,土系源泉修补的速度甚至有些追赶不上这被破坏的程度!!

    “还有一批冲锋亡灵,无论如何都要抵下这一波骑兵冲击荡,否则一溃千里!!!”先知高声呼吁道。

    冥刑人体格不是冥界生物冲锋队伍中最大的,它们仅仅是速度够快,真正对整个五十公里宏伟之墙构成巨大威胁的是那些双胞牛鬼,它们身形壮阔、力量远胜冥刑人,它们践踏过的岩地必定要变成一片尘埃,宏伟之墙真正的威胁者正是它们!!!

    “它们来了,请各位阵法师一定要坚持住,当你们感受到最艰难的时刻,想要放弃的时候,请想一想那些还在迁徙离开的同胞们,他们的身子不足这一道墙千分之一的坚固,他们唯一的依仗就是我们的咬牙坚持!”先知的声音通过魔烽火台而远远的传出。

    一共八位阵法师,在冥刑人冲撞宏伟之墙时,他们每个人都遭受到了极强的灵魂冲击,此刻每一段宏伟之墙就好似他们自己的灵魂之躯,宏伟之墙受到了多少撞击,他们的灵魂也绝对无法逃避开。

    那份意志很重要,意志越强大,宏伟之城也将越发坚固,自身先不会倒下,在一座旷世之墙才不会垮塌!!

    “哞哞哞哞哞~~~~~~~~~~~~~~~!!!!”

    “哞哞哞哞哞哞哞哞哞!!!!!!!!!!”

    双胞牛鬼终于抵达了,它们魁梧形骸使得这一波亡灵狂潮看上去就是一场肆意大陆的骇然海啸,浪之线更是由一对对狰狞凶恶的头颅成千上万的并排组成,或前或后形成了蜿蜒,或高或低的牛鬼躯化是起伏之势。

    乱蹄纷踏,双胞牛鬼们不仅仅是给大地造成了一次摧残,更是无情的将那些倒在地上撞晕了的冥刑人给践踏成了酱汁,铺开了一块更加触目惊心更加粘稠的地毯,鲜艳的在方跋平原上渗透着……

    “嘣!!!”

    “嘣!!!!嘣!!!!!!”

    在远处,依次传来几个先卒,它们撞上宏伟之墙的声音稀稀疏疏,宛如春节里那几声先爆竹。

    “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

    “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嘣~~~~~~~~~~~~~~!!!!”

    可随后,若近若远的撞响连成了一片,并不断的重重叠叠,那份令人心悸的嘹亮带给人心里的恐惧也随之无限的扩大!!!

    宏伟之墙出现了之前并未出现的剧晃,上面的防守人们连站都站不稳,并随着那倒塌的城堤而开始坠落!

    “彬蔚!”先知神色骇然,目光更是紧紧的凝视着古长城传承者彬蔚。

    宏伟之墙在倒塌,现在八段古长城连在一起,若核心这里率先倒塌的话,其他七段更不可能抵挡得下这股冲击荡。

    彬蔚脸色一片惨败。

    这镇北关是整个冥界大军的首要攻破对象,唯有从这里进入到北原,它们浩浩荡荡之军才算是一马平川,所以这里聚集的双胞牛鬼数量是最多的,其中更有体型达到了近四十米的双胞牛鬼统领,它的体格已经接近了宏伟之墙的一大半高度,这样的生物率领着所有的双胞牛鬼撞来,那冲击力何等的可怕!!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