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379章 七鬼
    “是冥君蛙吗?”莫凡指着那边在黑色夜空下闪耀起的冥界光辉,开口询问道。

    “说了不要问!”蓝蝙蝠显得有些生气。

    不过,蓝蝙蝠并没有起什么疑心,一般在黑教廷之中有能力者大都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

    “那就是了,真是期待啊。”莫凡感慨了一声。

    “期待什么?”蓝蝙蝠不解道。

    “难道你不期待吗,我们冷爵大人究竟会为我们带来一场怎样的盛典?冥君蛙的铜链后面究竟拉扯着什么,你不想看到吗?”莫凡像一个标准的疯子一样问道。

    “还好。”蓝蝙蝠随意的回答着。

    莫凡现在身上还有伤,实力并没有恢复,眼下要阻止这冥君蛙的到来是不可能的。

    冥君蛙不止一只,这点莫凡非常的肯定,现在每一个黑教廷成员都被分派到不同的位置上,他们所做的便是呼唤冥君蛙。

    每一只冥君蛙都奴役着大概两千多只冥界纤夫,这些冥界纤夫实力比普通的亡灵要强上很多,等同于一只冥界军队往中原大地上碾来。

    这些已经对中原大地构成了巨大的威胁,更让莫凡在意的是冥君蛙的背后,那铜链牵引着的最终端,到现在莫凡都还没有摸索到黑教廷的最高层,相信真正的阴谋还掌控在引渡首、乌纳丝、冷爵这几个人的手上,自己接触到的这几个蓝衣,也不过是整个阴谋环节的一部分。

    就像冥君蛙的锁链,最前头的是冥界纤夫,在冥界潜伏后面的的冥君蛙,而在冥君蛙后面还有更致命的东西,现在莫凡根本不能够冒然摊牌,冥君蛙不止一只,对黑教廷的计划仅仅起到一点拖延作用,毫无意义。

    北鹿这个身份不是莫凡捏造的,事实上这正是审判长冷青安排在黑教廷中的一个重要内线,他并不指某个人,而是一个代号,这个代号黑教廷的人知道,并且承认,小有名气,另一边这个代号掌握在审判会冷楸的手上,冷青当时其实可以用北鹿这个身份来逃脱追杀,可她没有,莫凡在追踪牧羊人和程英的时候,代号人察觉到了莫凡的存在,并告诉了莫凡北鹿这个身份,为了能够顺利打入到黑教廷内部,莫凡直接开杀戒,将牧羊人、程英以及引渡首所指派的所有黑教廷人员杀死,这里面其实也包括了北鹿。

    精疲力竭是真的,但任由秃鹰啄去脸,却是莫凡自己忍受下来的……

    冥君蛙不止一只,牧羊人和程英一样也是计划的一部分,莫凡知道自己接替北鹿这个身份存在着巨大的被敌人识破的风险,可他必须赌一把!

    冷青埋下的线只到北鹿这里,接下去毫无方向,危险也是完全未知,所以莫凡得披着这个身份一个人走下去,直到触碰到黑教廷的最终计划……

    幸好,这个冷爵的行径不像撒朗那般毫无头绪,撒朗在古都扑下的阴谋,哪怕是混进了蓝衣执事中,估计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因为她真正的伏笔是一场随时随刻都会到来的冰冷大雨!

    “这些人也真是可悲,你看,那农汉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逃跑了。”蓝蝙蝠目光朝着一位农民望去,带着几分讥笑。

    莫凡也看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的表情。

    “你的任务只是在这里观察吗?”莫凡问道。

    “我说过不要问!”蓝蝙蝠生气道。

    “我们过去看看吧,指不定会出小意外。”莫凡指了指冥光若隐若现的地方,开口道。

    蓝蝙蝠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朝着冥光的方向走去,那里有一座光秃秃的山,仪式是在山的后面进行着的,不仔细看并不能够辨认这些光芒与夜色有什么区别。

    过了这座山,莫凡嗅到了一些难闻的气息,这恐怕是黑畜妖、诅咒畜妖们独有的芬芳,吸入肺腑之中,便让人有大开杀戒的冲动。

    莫凡和蓝蝙蝠走了过去,他们都是蓝衣,几位在山口处把守的黑衣教士都纷纷行礼,并且是跪拜匍匐之礼,可见黑教廷级别之间存在着的是一种封建行事的地位落差!

    莫凡把自己这个脾气怪异的北鹿执事身份也是贯彻的淋漓尽致,当他看到一个黑衣教士不顺眼的时候,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更是一脚就往她脑袋上狠狠的踏了下去,将这名黑衣教士的脸给直接踩到了土里。

    “你做什么?”蓝蝙蝠有些反感道。

    “你没看见吗,大家脑袋都贴近了土,唯独他离土还有十公分,他并不尊敬我们。”莫凡从容不迫的回答道。

    其他几名黑衣教士感受到莫凡的残暴,赶忙将脑袋埋得更低,连看莫凡的鞋子勇气都没有了。

    那被踩脸的黑衣教士满脸的血,纵然有怨气却不敢说半句话,不敢反抗。

    “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你想踩谁的脸就踩谁的,包括我……”莫凡冷笑一声,大摇大摆的从这群黑衣教士人群中走过。

    蓝蝙蝠感到几分无奈,挥了挥手,示意一名手下去将那个受伤的人抬走。

    再往深处走,那里已经有蓝衣了,而这座光秃秃之山的后面,便可以看到无数的冥界之咒静止在空气中,它们宛如一种怪异的星宫在排列,正慢慢的组成一扇打破次元壁垒的次元之门。

    门还在通过咒痕筑造,看上去工程有点庞大,这一幕莫凡是见过的,牧羊人和程英就做过,被莫凡顺势给宰了。

    不过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一头冥君蛙被召唤了出来,莫凡阻挡不了,只能够匆忙中给赵满延报了个信,希望附近的要塞城能够守住……

    “你好像擅离职守啊?”一个粗哑的声音传来。

    莫凡看了一眼那名蓝衣,听声音就知道是和蓝蝙蝠一起的那个家伙,级别似乎更高一些。

    男蓝衣看了一眼莫凡,发现他疤痕的脸,不由的笑了起来:“毁容的滋味如何?”

    “还不错,至少蓝蝙蝠觉得我很有魅力。”莫凡也笑了笑。

    大家都是蓝衣,就不存在行礼的问题了,只不过莫凡不管这一片,那位男蓝衣既然已经拉他入伙了,大家便是同僚同级,顶多指挥上是由眼前这人进行。

    “我们检查过了村落,没什么可疑的人。”蓝蝙蝠说道。

    “紫鬼。”男蓝衣笑着,像一个绅士一样朝莫凡伸出了手。

    “北鹿。”莫凡将双手后脑勺上一枕,压根没理会紫鬼的这友好示意。

    “我知道。”紫鬼眼睛紧紧的盯着莫凡,显然是起了一丝疑心。

    和比较单纯的蓝蝙蝠比起来,紫鬼明显是一个心计很重的人,他并没有完全相信莫凡,或者说他相信莫凡是北鹿,但多年的习惯让他已经产生了对任何人都保持着怀疑的态度,这个态度可以检验出很多混进来的人,而紫鬼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专门揪出这种人,然后用长达几年的时间来折磨……

    “进展如何?”莫凡问了一句。

    “比你们好,至少不会全军覆没。”紫鬼看了一眼那几个阵法师。

    说是阵法师,不过是灵魂祭献,要打通冥界的大门,没有几个活人当祭品是不合规矩的,那些阵法师都是狂热分子,他们甘愿为吾教牺牲自己,换来死亡国度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事实上,到了蓝衣这个级别,多半是不信这套理念的,他们信奉的是红衣主教,信奉他们此刻所掌控的教徒、教士,那些跟奴隶一样被他们随意驱使的人。

    蓝衣惜命,当然,蓝衣一定比任何人都残暴!

    “怪只能怪牧羊人是一个蠢货,一直被追踪着却还不自知,幸好引渡首大人料事如神……”莫凡说道。

    “哦?你是引渡首的认,那么引渡首叫什么?”紫鬼眯着眼睛问道。

    “你真考倒我了,我应该是审判会派来的吧,因为我确实不知道他叫什么。但是若这样说的话,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是审判会的人了,因为你们也不知道……”莫凡说道。

    “我问的可不是名字。”紫鬼不依不饶道。

    “赤鬼。”莫凡回答道。

    紫鬼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对莫凡之前的怀疑一扫而空。

    莫凡看到这家伙一下子松去了所有的戒备,心也一下子落了下来。

    妈的,还好程英和引渡首在山洞里通了“视频电话”被自己看到听到了,不然这会就被多疑的蓝衣执事给发现了!

    “你也是引渡首的人吧,紫鬼?”莫凡问道。

    “是啊,我是七鬼之一。”紫鬼说道。

    冷爵之下有七鬼,其中赤鬼为引渡首,橙鬼、黄鬼、绿鬼、青鬼、蓝鬼、紫鬼都是执事、大执事,权力比一般执事会高许多。

    “难怪你是最末……”看着紫鬼那带着几分自豪的神情,莫凡反而讥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紫鬼脸色一下子变了,那凛然杀气像一场风暴一样席卷开。

    “别动怒,为了感谢你救了我,我告诉你一个消息。”莫凡说道。

    “哼,你要说不出点东西,我会让你重新被秃鹰给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紫鬼冷然道。

    “刚才我看见了一个老农,慌不择路,好像大致往这里过来了,你安排了那么多人在附近守着,难道全部都是摆设吗?”莫凡说道。

    紫鬼目光落在了蓝蝙蝠的身上,蓝蝙蝠点了点头,表示她也看见了。

    “有什么问题吗?”蓝蝙蝠问道。

    “那是审判会的人。”莫凡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