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354章 引渡者牧羊人
    国土西北边境,一群牧羊缓慢的在有些荒芜的山坡上行走,它们乳白色的羊毛与浮云非常相似,像是在倒映着长空上那些慵懒的云点。

    牧羊人坐在一块没有受到太阳照射的石头上,嘴里正咀嚼着什么,有滋有味的样子,他也不急着驱赶羊群,就那样让羊群们随意的走动,根本不会害怕有哪只蠢羊走丢,或者被边境之狼给叼走。

    正准备酣睡时,他忽然间察觉到身后有什么。

    转过身去,却发现石头后面的松软之土上,有东西正在被刻画,刻画的那些笔画竟然组成了一个个不同的文字。

    “您终于想起我来了。”牧羊人看到这些富有魔力的文字,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来。

    文字形成有些慢,渐渐的组成了一句:

    “为我到武夷山将蓝衣鹰瞳引渡回来,她刚刚为冷爵除掉了一个审判长,是有功者。”

    牧羊人念完之后,却是露出了一副与这些文字对话的样子,甚至像这些文字行了一个忠诚之礼。

    “我很愿意为您效劳,不过只是一位立了这点功劳的蓝衣,似乎还不用我来做吧,那些更愚蠢更年轻的引渡人呢?”牧羊人说道。

    “冷爵正在用人之际,不少引渡人都被我派遣出去,唤回那些有实力有能力的教众,蓝衣鹰瞳这里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审判会可能还在盯着她……”一行新的文字重新刻在了地面上。

    “原来如此,您是希望我顺便解决掉那些跟着她的小尾巴,但愿审判会的人这次能够给派出点有能耐的,很长时间杀死他们都比宰羊还简单……所以现在我宁愿牧羊。”牧羊人说道。

    那边没有了回应,牧羊人也明白了这次的任务。

    “吁~~~~~!”

    牧羊人朝着空气重重的吹响了口哨,这时那些分散到四周的羊们纷纷跑了回来,朝着牧羊人这里聚集……

    它们奔跑起来非常焦急,看上去不像是训有素,好像跑慢了,就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在等着它们一样。

    “走吧,总是吃草,你们也腻了,去换换口味……”牧羊人说道。

    ……

    ……

    南平市,一辆巴士缓缓的从武夷山景区驶回市区,身穿着一件浅蓝色羊毛衫的程英从上面走了下来。

    她的身后有一位老人,老人拄着拐杖,走下巴士阶梯时有些胆怯,程英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伸出手去扶着老人。

    老人不断的感谢,临走前还赠给她一个熟透了的橘子,一个劲的说:“尝尝,这很甜,自家种的,自家种的!”

    程英拿着橘子,朝着巴士站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她似乎在这里换乘,路过了垃圾桶的时候,她顺手将橘子给丢了进去,脸上露出了几分厌恶之色。

    她厌恶自这个自己,每一次做这种看上去友善的人,她都感觉身体跟被最恶心的人玷|污了一遍,但为了扮演好审判会高员,她必须这么做。

    深呼吸一口气,有自由的味道,从今天开始,她再也不需要戴着面具,不用披着肮脏的人皮,她可以尽情的做自己,可以折磨别人,折磨自己!

    在车站角落,还停放着一辆巴士,巴士是长途,前往的是另外一个城市。

    程英坐到了最后一排的位置上,车上已经有了零零散散不少乘客,在她的前面是一个戴着灰布帽子,穿着西北布衣的男子,颇有流浪气质,他双腿架在前面的位置上,整个人向后倾倒,正用帽子盖着脸呼呼大睡。

    但凡黑教廷的人,都不喜欢在荒郊野岭碰面,那是很愚蠢的行为,唯有遁入到人群,融入到这个社会,才永远不会被审判会的人给找到。

    “蓝衣鹰瞳?”忽然,前面那个呼呼大睡的人说话了,声音并没有刻意的压低。

    程英愣了一下,她还以为要坐车到指定的地方才会遇见引渡人,未想到自己还未出发,引渡人便楸经在了。

    “是。”程英清楚,只有黑教廷自己人才知道她的名号。

    “我是牧羊人。”

    “是您……引渡首派您过来引渡我吗!”程英有些欣喜若狂。

    牧羊人在引渡人里面可是鼎鼎有名,能够得到他的引渡就是黑教廷中的无尚荣耀,看来这次自己帮助冷爵除掉那个女审判长确实是立下大功,这次她返回教廷,将很可能成为大执事,甚至再升一级,成为红衣大主教的真正左膀右臂!

    “你,当然并不值得我引渡,我想引渡首是想让我进来搅居,好让审判会那边的人不要妨碍他们做更大的事情……我们的冷爵大人这次是真的要做大事啊,我能够预感到,他脸上有着比当初在地中海歃血更灿烂的笑容,倒霉的中国,先被撒朗践踏了一个民族的尊严,紧接着又要被我们的冷爵大人给狠狠的蹂躏。”牧羊人说道。

    “我希望进入到盛典中,牧羊人先生,请引渡我****,我一定不负所望!”程英说道。

    “不急,我得先看看究竟有多少审判会的人在跟着你。”牧羊人说道。

    “跟着我?不可能,我已经完美的把嫌疑全部推给我培养的一个棋子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怀疑到我的头上,这次我与您见面,也绝不会有人跟着。”程英非常肯定的说道。

    “是吗?”牧羊人笑了笑,却没有再说话了。

    程英知道牧羊人的能耐,她也保持了沉默。

    巴士已经开出市区,到了高速公路上……

    南平往江西的高速公路是充斥着山岭的,这里山连着山,带着些许弯道、坡度的高速路可以说是在山间穿梭,要么在两座山之间架起壮阔的高速石桥,要么是在那厚厚的大山上打开长长的隧道,巴士行驶在山与山中,沿途却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或远藏于薄薄雾中,或近在眼前,很快被甩到了身后……

    “就这里吧。”牧羊人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程英不解道。

    “原来你是一个不合格的蓝衣啊,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的,一个很简单的证明你身后是否有跟踪者的办法。”牧羊人说道。

    “您是要我……”程英明白了过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