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348章 嫁祸他人
    ……

    中午时分,懒得下去吃饭的莫凡和灵灵坐在了信号塔的最顶端,迎着呼啸凛冽的高空之风,一边吃着打包上来的广东美食,一边享受着将整座城市高楼大厦踩在脚下的感觉。

    前面是维多利亚广场,地面上的行人已经小到如微弱的小斑,他们即便在行走着也跟静止没有什么区别。

    渐渐的有一对金色的翅膀从维多利亚广场中飞了上来,穿过了那些摩天大楼的穹顶正向这500米高信号塔靠近,他的双手提着两袋热乎乎的塑料盒,香味已经从里面溢了出来。

    “来,刚出笼的肠粉,还有这个牛肉丸,这个是叉烧包……”赵满延一一把东西放下。

    一不留神的他让一盒产餐盒被凛冽的狂风给卷走,于是就看见白色的塑料盒化作了小小的飞侠,正在城市的上空飘摇,不见下落,反而越飞越高……

    “别乱扔垃圾啊!”莫凡说道。

    “我也不想,这里风太大了,又不是老子提议在这上面吃东西的……”赵满延说道。

    都说,一旦你在一群朋友之间第一个有了车,那么你会瞬间成为这个群体的公用司机,这个准则在法师圈里也受用,一旦你他妈有了翅膀,或者风系修炼到了高阶,什么打包饭,送东西,紧急救援,全都是会飞的人去做。

    “我草,我叉烧包。”赵满延一个手滑,热乎乎的叉烧包落了下去,他立刻目光转向莫凡。

    莫凡对此无动于衷,他绝对不会用自己的空间系魔法去给一个傻X捡掉下去的叉烧包的,他还要振振有词道:“广州空气质量很差,到处都是灰尘,你这叉烧包这样落下去,掉个一百米就跟在泥土堆里打了一圈滚,还吃个毛线。”

    “不想帮就他妈少废话。”赵满延不甘心,他就喜欢叉烧包,喜欢那柔软面团和蜜汁叉烧肉混合在一起的甜腻口感,他猛的崩直身子,宛如一位专业的跳水运动员那样倒插下,追着那口肉包子。

    莫凡和灵灵也没理他,继续美滋滋的品尝着自己的食物,不过下面很快就传来一片尖叫声,大概是他们认为又有人跳楼了……

    “想好对策了吗?”莫凡问灵灵道。

    “想好了。”灵灵点了点头。

    ……

    ……

    武夷山审判会

    角怪山为武夷山审判会的大山基地,武夷山审判会主要掌管南岭南境,除了要监管独眼魔狼部落之外,主要也负责福建、江西一带的罪犯。

    角怪山高亭会议楼中,一名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出头的妇人独自坐在天顶露台上,高山上的阳光暖洋洋的晒在遮阳伞上,随着午后的偏斜,遮阳伞的阴影已经转开了,而那妇人对此依旧没有察觉,她坐在那里,双目带着几分恐慌的凝视着前方峰峦重叠,凝视着前方的高谷悬崖……

    “难道他们察觉到了什么??不可能,我已经做得很隐秘了,他们是不可能发现我的!”妇人在那里自言自语着,一双浅灰色的瞳孔不停的晃动着。

    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裤子,过了许久才松开。

    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这女人猛的站了起来道:“不能让他们找到我!”

    “什么不能找到你,程英姨姨,你知道吗,灵隐审判会的冷青审判长被暗杀了,据说是杀手殿的人干的,现在审判会高层怒不可止,已经下令缉拿杀手殿的人!”一名年轻的女审判员走了过来,小小声的说道。

    程英看了一眼这名女审判员,确认她不是故意来试探自己之后,她那眼中闪过的凶意才消失。

    “我有点事要处理,替我和监察长说一声。”程英说道。

    “姨姨,你都糊涂啦,你就是监察长……怎么晒一会太阳,脑袋都晒坏了。”那个女审判员顿时笑了起来。

    “哦哦,以前我总是习惯向罗监察长汇报,十来年了都是如此。”程英解释道。

    “罗监察?也是,说病就病了,提前离开了这个位置。不过,他要是没有重病,姨姨您也不会坐到这个位置上。”女审判员说道。

    “别瞎说!这种话以后别让我再听到。”程英脸色一沉,严肃无比的说道。

    “对不起,我嘴快了。”年轻的女审判员说道。

    “告诉下面的人,我这两天有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审判长处理。”

    “好,可姨姨您去哪?”

    “问那么多做什么,我把你从你母亲那边接养过来,不是让你问这问那,而是要你做好你的本分,要你听我的话!还有,冷青曾经向我们这里发过密文,请求接应,由于她说的地点是昆明,我让你将信息转递给昆明那边审判会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冷青死了,上头一定会追究下头人的过错,你若不想无缘无故背上这个黑锅,那就给我守口如瓶!”程英重重的说道。

    “啊,这都会怪到我头上,我安全是按照指示行事的啊!”苏青青说道。

    “一个审判长死了,总得会人付出代价,假如无法缉拿到真凶,上头没法交代,无法平息灵隐审判会的愤怒,那就一定会抓一个替罪羊来将事情给压下去,谁来做这个替罪羊,无非就是犯错的人,你平常犯错谁都不会去追究,遇到事情了,你的错误就可能变成致命的,哪怕这件事压根与你无关!”程英语气加重的道。

    “我……我会保守好的,姨姨,还是你对我好,这些年要不是你告诉我怎么做,我肯定还在底层法师里挣扎,我那个该死的妈妈除了成天酗酒骂我拿我出气之外,什么都没有教给我。现在那些对我很差的人知道我是审判员后,都对我毕恭毕敬的。”苏青青说道。

    “你很感谢我?”程英看着这个思想略显几分单纯的女子,不由挑起眉毛问道。

    “那是当然。”

    “那再帮我做件事,别让其他同僚知道,我不是很相信他们,听说审判会里也有内奸,我不希望被居心不良的人影响到了我的决策。”程英说道。

    “没问题。”

    ……

    ……

    角怪山西面为飞崖桥,架设在两座山峰之间,由于另外一座山峰早年出过事,那里基本上荒废了,飞崖桥也就此成为了一个摆设。

    冰冷的吊桥上,一个年轻的女子身体悬挂在了吊桥侧栏上,双脚更是浮于峡谷河上。

    “姨……”女子拼命踢腿挣扎着,她的全身被一种特殊的力量给禁锢着,施展不出半点魔法来,状态跟一个普通的女子没有任何的分别。

    绳套死死的勒住她白皙的喉咙,她的脸色发青,眼珠子都要从眶中凸出来,那种窒息的痛苦全部呈现在了抽搐扭动的脸上。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抛弃了肉体,灵魂才能够得到永生,在那个世界里,为我教做出贡献的人会成为主宰者,不再受人驱使、不再低人一等、不再有痛苦,去吧,我以蓝衣名义引你到死之国度!”程英面无表情的对苏青青说道。

    苏青青充满了恐惧,程英说得那些话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她只是痛苦无比,她只是害怕到了极点,她不明白为什么一直照顾自己的姨姨会忽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出身贫贱,母亲更是恶棍,每天打骂,每天有做不完的劳务,直到考上了魔法高中,觉醒了植物系之后,她被姨姨从母亲的手上解救了出来,姨姨程英是一位很出色的法师,她在为审判会做事,从普通的监察者到现在的监察长,她一直都很努力,很完美,是苏青青的榜样,也是最尊敬的人,她觉得程英才是她的母亲,生母简直就是人渣!

    可这样一位视作母亲的人,为何突然间变成这副模样,比噩梦还要可怕的景象就在她眼前,给了自己新的一切的恩人一下子变成了恶鬼,冷漠、残酷、歹毒得将绳套勒在自己的脖子上,越勒越紧,这十多年来宛如母女的感情竟然在此刻没有半点作用,哪怕她勒得轻一点,哪怕她告诉一下自己原因……

    苏青青很努力的去抬起头来,她知道自己是活不成了,她没有怨气,她如今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人给的,她要杀自己,她没有怨言,在还残存的这一口气间,她想看到程英的脸,想看到她“迫不得已”,想看到她同样痛苦,想看到她有一丝丝的不舍……

    可惜,没有!

    什么都没有!

    她像个陌生人!

    ……

    高山冷风瑟瑟,宛如一道道无情的鞭子重重的打在了一具渐渐没有了温度的尸体上。

    明月高挂,飞崖桥上,这样一个僵直的人随着吊桥的咯吱声摇曳着,经过了一整个上半夜,苏青青鲜嫩的肌肤开始严重干裂……

    “吊桥那里怎么挂着一块木板,好像要脱落了……”巡走的人员忽然叫了起来。

    “木板??那好像……好像是一个人吧!”另一位将脑袋探过去,仔仔细细的辨认着。

    “真……真是,我的天,去叫支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