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319章 弥天之谎
    “岩之龙脉!”

    一声高亢之嚷在莫凡背后响起,就在莫凡束手无策之时,一座宛如山体龙脊的巨型之岩在他的上空翻腾而过,其庞庞之躯完全遮盖住了莫凡的头顶上方,遮挡住了那恐怖的方圆千米的魔鬼木尖!

    就好像有一条山之岩龙掠过,用背脊为莫凡遮挡,很快莫凡就听见了那些锋利可怕的木尖穿刺在岩石上的声音,而整条岩之龙脉仍旧如长虹一般屹立,让莫凡第一次见到如此巍峨与霸气的魔法!

    莫凡拧过头,看到岩氏身上那璀璨绝伦的褐色星宫正慢慢的淡去,很难想象这样一位老妇人竟然可以爆发出如此震惊骇俗的岩系魔法,感觉山脉都是任凭她调遣。

    “你离开这里,替我告诉晨颖,这是我三十年来一直最想要做的事,不要为我悲伤,唯有与这魔鬼同归于尽,我的灵魂才能够安息!”岩氏花白之发在强大的气势下肆意的飞舞着,那张苍老的面孔在此刻流露出的却是一种决然与坚定!

    莫凡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这怪物的对手,他在这岩之龙脉的保护下加快了速度,拼命的往树荫世界之外跑去。

    岩氏死死的保护着莫凡,那横跨半空的山体之脊在她的控制下一直飞翔在莫凡的上方,任凭魔鬼木尖无情的刺下,都很难穿透过这岩之龙脉的保护。

    看着莫凡远去的身影,岩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抬起头来,目光注视着那遮天蔽日的树荫世界……

    “小东霞,对不起,我要食言了。”岩氏自言自语,可枯瘦的身躯却忽然间绽放出更加瑰丽的光辉,三种不同的元素气息宛如毫无征兆的一场灾难风暴,降临在了这片区域!!

    大片大片的树叶飞舞,遍地草海被压得塌下,坠落下来的魔鬼木尖也因为这股气势而崩断了无数,上面沾着无数人鲜血的神木长矛顿时漫天飞舞……

    土元素、火元素、风元素!!

    三种元素浓厚到了极点,似乎只要一个小小的意念,便可以一下子卷起惊天动地的魔法,在这样密度领域下,岩氏举手投足都流露出至尊法师的那种庞大掌控力,魔法已经彻底脱离了轨、图、座、宫的约束,无论是从上万米高空砸落下来的万之火鸟朝鸣,还是浑浊风色如同通天大蟒那般的飓风毁灭,亦或者拔地而起的山峦撞击……都是信手捏来!

    整颗天冠紫椴神树无疑是巍峨巨型的,高阶魔法那大范围的毁灭在它的面前依旧不过是微弱风刮,可是在一个可以将超阶毁灭魔法都那么随手释放的至尊法师面前,天冠紫椴神树也绝谈不上毫发无伤!!!

    粗大如道路的树干轰然断过,如舟一样的叶片粉碎洒落,分叉无数的枝条更是漫天飞舞……

    其中一根主轴树干出现了严重的崩坏、垮塌,栖息在上面的七彩云雀们惊慌失措的逃窜……

    更远处,莫凡转过头去,目所能及的范围全部被树木的废墟给填满,飘荡在空中的,溅射到远处的,下坠跌落地面的,撞击大地卷起土浪的……再看着那三种不断交织的魔法毁灭之息,莫凡再一次被震撼得整颗心都要跃出来了!

    姜凤的母亲,难道是一位禁咒级的法师吗!!!

    莫凡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在古都浩劫中十大高层的超阶魔法;在帕特农神庙中所面对的那些金耀骑士以及顶级法师,全都是属于最顶级的存在,可是在岩氏毁天灭地的魔法面前竟然仍旧显得几分渺小……

    那股气势,竟然比庞莱还凛然!!

    “呜嚄~~~~~~~~~!!!!!”

    震撼之时,一声苍天嘶鸣从天冠紫椴神树上传出,这声音涌动就是一场毁灭之力,声波席卷过茫茫草海,草穗尽数化为乌有,而在上面奔跑的莫凡竟然也不得不停下来使用玄蛇铠甲来抵挡。

    莫凡心中颤抖,这是什么怪物,天冠紫椴神树上究竟栖息着什么?H

    望着那天浑浊、大地碎裂的战场,莫凡再一次呆立在原地,一种发自灵魂的恐惧如滔天巨浪一样扑打过来,让他全身都在颤栗。

    这种感觉,也只有在山峰之尸面前体会到过,可问题是现在直接已经比当初强很多了!!

    这是莫凡见过最悚然与后怕的画面,因为他一直以为天冠紫椴神树中其实藏着一个可怕的魔鬼,是它在操纵着这一切死亡,却绝不会想到这个魔鬼不是别的什么,正是如同天堂之地的这天冠紫椴神树!

    这棵树,如梦如幻,包括人类去瞻仰都会发自内心的去感叹,这一定是上天化身在这大自然中的一个神灵,漫长的岁月无数种族都可能栖息于此,甚至就在这里诞生、繁衍、延续、强大……

    因此,当童尚决定在这里大开杀戒,想要将其占为己有的时候,莫凡是打心底排斥与厌恶的,这样一颗神树,真的要染上人类的污浊吗?

    而此刻,莫凡目睹了它的真面目!

    埋藏在地面和地面上连绵如山坡的根部此刻拔地而起,根须、根蔓、根茎鲜红鲜红,上面粘附着不知道多少血肉,而它们是活动着的,看上去跟一头头巨型的吸血蠕虫没有什么分别,甚至即便从地底下拔出来也还在啃噬着之前战场上遗留下的尸体,这些吸血蠕虫地根遭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发狂的攻击着岩氏……

    这还只是天冠紫椴神树埋藏在地底下的丑陋真面目,当岩氏用毁灭掉它其中一根主树轴时,一张如山面般的面孔从稀疏的树叶、树枝中暴露了出来!

    那是一张脸,由五大主树干分别组成,若人在其中是根本不会留意到每一颗主树轴上都携带着五官的其中一部分,唯有站到了很远的地方,才会发现这就是一张脸,狰狞的,扭曲的,充满憎恨的,带给人无比恐惧的面孔!

    天冠紫椴神树的面孔,这让莫凡想到了在沙漠之中的夜怖魔,一种伪装成植物将生物骗入到它的捕猎区域的树之魔鬼,天冠紫椴神树便是如此,但它比怖魔巨大几百倍,比怖魔更懂得伪装,甚至更有耐心和野心!!

    “难道所有围绕着它发生的战争,都不过是它的一次觅食吗?”莫凡难以相信,这天冠紫椴神树的真实面目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心灵冲击。

    这是一个陷阱……

    从一开始莫凡就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了,人们贪财被山人所杀,人类贪图天冠紫椴神树被七彩云雀所杀,那么在这里死掉的生命,流淌的鲜血,全都变成了天冠紫椴神树最美味的土壤养料,变成了它苍天伟岸之躯,变成了它遮天蔽日之叶,变成了它四通八达的枝干小世界……

    难怪它巨大,难怪它蓬勃,难怪它容纳一切,它就是一个把自己完美伪装成大自然之神的魔鬼,用一个又一个谎言,用一个又一个被遗忘的年代事件,让一个又一个种一具又一具尸体落入到它的餐盘中!!

    莫凡震撼无言,他感觉到这是陷阱,感觉到了危险与未知,可他没有想到真正在狩猎的魔鬼是这人畜无害的神之木!

    可以想象得到,三十年前的白魔鹰、树层种族、人类的战争绝对不是第一个悲剧,百年前,数百年前,上千年前,要么没有人发现它真面目,要么看到它真面目的已经彻底死亡了。

    “月蛾凰……月蛾凰当年不是站在人类对立面,它知道天冠紫椴神树是魔鬼,要借着白魔鹰将它消灭!”忽然,莫凡明白过来了。

    图腾兽月蛾凰,它原来也是这场悲剧的牺牲者之一!

    此刻莫凡明白岩氏为什么会流露出那样的悔恨了,为什么会对天冠紫椴神树有着巨大无比的愤怒,要在此地与之玉石俱焚……

    被蒙在鼓里的愤怒,亲手弑杀了图腾兽的痛苦,无数生命殉葬于此的哀伤,岩氏所有的情绪可以从那毁天灭地的魔法咆哮中感触得到!

    “轰隆隆轰隆隆~~~~~~~~~~~~”

    承载着岩氏所有情绪的魔法再一次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摧毁,天冠紫椴神树的第二主轴树干遭到了严重冲击,随时都要倒塌了。

    在那漫天树木飞舞中,岩氏渺小的身影忽然间被巨冠给吞没,就像是一口被吃进了魔鬼的肚子里,莫凡很难再看到她和她的魔法之光了……

    岩氏很强,应该是莫凡见过最强的魔法师了,她的修为比庞莱还要高,大概禁咒也是如此,或者说她三十年前没有放弃魔法,便是如今的禁咒法师,然而天冠紫椴神树却同样是一个根深蒂固的狂魔,它强大到可以在众多超阶毁灭魔法之中屹立不摇,很难想象究竟需要多少顶级法师才可以彻底消灭它!

    “呓呓呓呓!!!!!”

    莫凡一路逃离,然而天冠紫椴神树并没有打算放他这个活口离开。

    无数的七彩云雀飞出了树层世界,它们朝着莫凡这里追来。

    莫凡也看到了一头蜥之大虎,它在空中的废墟之中狂驰,同样往自己这个方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