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317章 月蛾凰守护者
    ……

    “呼呼呼呼~~~~~~~”

    风从背后的方向吹拂过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清新,莫凡忽然间停下了脚步,头往后望去。

    也不知为何,天冠紫椴神树巨大如山峰,偏偏当你走到一定区域之外时,便根本看不见它那魁梧入云的身躯,这会莫凡什么都看不见……

    “怎么了?”赵满延问道。

    “风里有血腥味。”莫凡回答道,当猎人久了,对这种味道会特别的敏感,其实相隔这么远,已经被吹得很淡很淡了。

    “可能我们还走得不够远吧。”高老师说道。

    “不是,这是新鲜的血液气味。”莫凡很肯定的说道。

    众人也不由的转过头,却什么都看不见,赵满延觉得莫凡不会信口开河,于是呼唤出了金色的翅膀,整个人飞到了高空之中。

    ……

    “唿唿!!!”

    狂风在耳边吹过,赵满延窜入到了千米的空中再一次往天冠紫椴神树那里看去,但依旧什么都看不见,那蓝色带着弧度的长空与大地青色的草海连在了一起,这之间并没有天冠紫椴神树的屹立之躯。

    赵满延正纳闷时,突然另一个方向上无数道强劲无比的气流簇拥着一个人划过空旷的天空,正径直的朝着这个方向而来。

    “好快的速度!!”赵满延吃了一惊。

    刚才看那身影还在远端,这才一会功夫她已经飞驰到了自己面前,那人似乎也发现了赵满延,在蓝色的天幕上折转出了一道弧线,正快速的往赵满延这里飞来!

    衣襟鼓动,气流扑面,当赵满延看清了此人后,脸上的愕然之色更甚,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这位老人。

    “小延?”

    “舅婆??”赵满延下巴都要砸到地平线上了,在他的印象里,这位老太太一直是体弱多病,风一吹就会倒的那种,可此时此刻她伫З长空,一头花白之发任由高空凛冽狂风拨乱,佝偻的身躯挺拔如松,眼神更带着一种只有强者才具备的凛然之势!

    “晨颖呢?”岩氏重重的问道。

    “她在下面,舅婆,您这是……您是法师?”赵满延依旧不敢相信。

    “有些年不是了。”

    ……

    赵满延和岩氏落到了地面上,当晨颖看见岩氏那面貌完全改变的气魄后,露出了与赵满延一样的神情。

    他们两从来都不知道岩氏是一位法师,而且是一位修为高到根本无法去衡量的至尊法师!

    “外婆,发生了什么事吗?”晨颖询问道。

    “其他人呢,没有与你们一起离开吗,不是有军队,还有猎人们?”岩氏问道。

    看到晨颖没有什么事,岩氏的那份紧张也去了大半,可她很快发现离开这里的人并不多,眉头立刻紧锁了起来。

    “童尚打算把天冠紫椴神树占为己有,应该是在派人探索树层世界,然后召集各界高手来这里清扫。”莫凡说道。

    尽管对岩氏有众多的疑惑,但莫凡看得出来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也正如他和灵灵所预感的那样。

    其实并非是莫凡和灵灵有什么特异功能,而是当很多事情都无法用正常的逻辑去解释的话,这代表那里还有更多的未知事物,越是未知,便越是危险,灵灵和莫凡都是老猎人了,趋利避害渐渐的变成了一种本能!

    “愚蠢!!!”岩氏听到童尚的计划,顿时大怒的叫了一声。

    “我刚才闻到了新的血腥味。”莫凡说道。

    “可恶,这个披着神之外衣的夺命魔鬼,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它导致的!!”岩氏无比懊恼的说道。

    “外婆,到底怎么回事?”晨颖问道。

    莫凡看着岩氏,同样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说的那个夺命魔鬼又是什么,山人,还是栖息树层世界更上层的生物??

    “我们在三十年前就发现了天冠紫椴神树的存在,当时白魔鹰部落进入外昆嵛山,与附庸在天冠紫椴神树中的所有族群、部落发生了一场战争,尸体与鲜血铺满了这片阔谷,成为了这些嵛草的养分,形成了这片草海。当时驻扎在渤海的军队担心战火蔓延到烟台,与各大沿海魔法协会联手布置下警戒之墙,防止天冠紫椴树部落与白魔鹰部落侵扰城市……”

    “又是白魔鹰。”莫凡叹了一声。

    “三十年前,白魔鹰已经是大部落,我们所有人都非常清楚,一旦让白魔鹰大部落占领了天冠紫椴神树,它们将在三十年之后变成白魔鹰帝国,让秦岭与淮河线以北所有离山岭靠近的城市都将不复存在!”岩氏说道。

    莫凡张了张嘴,他可不知道白魔鹰部落在三十年前竟然是如此强大的存在。

    “当时的领袖觉得不能被动防守,唇亡齿寒,所以投入了大量的军力,帮助天冠紫椴树生物一起消灭白魔鹰大部落的这次扩展……”岩氏接着说道。

    “难怪七彩云雀会帮助我们人类消灭山人,原来是有三十年前一起征战的事迹。”晨颖说道。

    岩氏对此不以为然。

    “这片天空存在着混乱次序,无法飞到天冠紫椴神树那里,你们带我过去,我一路给你们细说。”岩氏说道。

    “好。”莫凡点了点头。

    所谓混乱次序,那就是一种类似于迷界的东西,这恐怕也是为什么明明天冠紫椴神树那么巨大,走远了却根本见不到它的主要原因了。

    无法从空中进入到天冠紫椴树的那片草海世界,必须穿过密密丛丛的草海之路才能够抵达,尽管三十年前岩氏也在那场种族战争中,却依旧很难寻回前往天冠紫椴神树的路了!

    “你们是怎么找到那个图腾印记的?”岩氏忽然间问了一句。

    “我们找到了月蛾凰,还获得了一片羽毛,从中推演出这个图腾兽的象征图。”莫凡说道。

    “月蛾凰……它……它还活着???”岩氏愣了愣,目光紧紧的盯着莫凡,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莫凡不知道岩氏为何突然如此激动,那份激动的脸上更带着一种悔恨与懊恼!

    “你知道月蛾凰?”莫凡问道。

    “它真的还活着,真的吗!!”岩氏问道。

    “应该是,它化作一个巨蛹,隐于一片水之林。”莫凡大致将自己遇到月蛾凰的事情诉说了一遍。

    听完莫凡的描述,岩氏却已经泪流满面,不断的用袖子去擦拭泪痕。

    “是我害了它,是我害了它……”岩氏越说越无法控制情绪,和之前那副至尊法师的威严之势顿时判若两人。

    “到底怎么了?”莫凡感觉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我……我……”岩氏声音变得哽咽,过了好一会才道,“我……是月蛾凰图腾守护者,”

    岩氏说着这句话的时候,那颤抖的手缓缓的打开,将一枚蛾尾坠手链递给了莫凡看。

    莫凡看着那蛾尾坠,看到上面分明印着与月蛾凰身上一模一样的图腾象征印记,脸上也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位岩氏竟然和唐月一样,是图腾守护一族的后人!

    可是,为什么她会露出这样悔恨之泪,一副恨不得将自己给亲手毁灭的痛苦样子。

    “既然您月蛾凰的图腾守护者,那为什么没在月蛾凰身边?”莫凡不解的问道。

    “因为……因为是我杀了它。”岩氏说道。

    这几个字从岩氏嘴里吐出,却感觉一下子抽走了这个老人仅存的那点生命力一般。

    她近三十年不愿意去动用任何一个魔法,一个人孤独的在海边的小屋子里与悔恨同眠,等待着死亡。

    “你杀了它??”莫凡对整件事越来越无法明白了。

    图腾守护者杀图腾兽??

    图腾守护者隐于当今,应该是仅剩不多的还在将古老图腾兽当做是神明的一群人,他们的理念延传数千年,但不被如今的社会认同,甚至被唾弃,可从唐月对图腾玄蛇的那份感情,莫凡可以很肯定所有坚定到现在的图腾守护者都有着一颗绝对不会伤害图腾兽的信念在,会付出一切去保护它!

    那么,岩氏为什么要杀月蛾凰!!

    难道月蛾凰边做巨蛹隐于水中林里,并不是它短暂周期的寿命,而是它其实身负重伤,濒临死亡!

    那么俞师师说的那些……也是假的?

    她不是在等待月蛾凰的苏醒,而是在照料在死亡边缘挣扎的月蛾凰?

    “为什么??”莫凡不明白,彻底不明白了。

    月蛾凰救下了被抛弃在山野之中的俞师师,这表明它对人类一样有着本性的仁慈,岩氏为什么要杀它!

    “因为它在帮助白魔鹰。”岩氏说道。

    帮助白魔鹰??

    莫凡听得心中波澜卷起,急忙问道:“白魔鹰当时不是在屠杀树层世界的生物,妄想将天冠紫椴神树占为己有吗,是对人类极大的威胁……”

    岩氏点了点头,她此刻情绪渐渐的调整了回来,似乎月蛾凰还活着这个消息给了她一个理由,一个不能再这样愚昧与懦弱的理由!

    “这太奇怪了,月蛾凰作为图腾,为什么要帮助凶残的白魔鹰,帮助白魔鹰就等于灭亡人类。”莫凡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