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312章 谁吹动了蒲公草?
    杀死古铜牙山人很重要,山人也是属于那种懂得排兵布阵的妖魔,而这些都源自于它们的统领,击垮了统领,整场战斗也会变得容易很多。

    “你说的那个家伙是那只吗?”芍女忽然指着树根坡位置,一只身子半藏在树凹槽的山人那里。

    下面的战斗太混乱了,要寻找到准确的目标真的很难,莫凡目光寻过去,诧异的发现正是那头古铜牙大山人!

    古铜牙大山人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不见怎么出手,不过它的位置离一位军方领队非常近,似乎想要给予那人一击毙命。

    “那家伙,就知道搞偷袭,话说你是怎么发现它的?”莫凡问道。

    “心脏跳动,其他山人都跳动得很激烈,就那个家伙跟不存在一样。我比较擅长听心率,所以只要是活物,很少能够逃过我的听觉的。”芍女说道。

    “那可帮了大忙了!”莫凡冷冷的盯着那个古铜牙大山人。

    总算可以报仇了,这一次莫凡会让它尝尝更痛苦的滋味。

    “赵满延,你把她们送到大队伍里,相对安全一些,我去把那古铜牙大山人给灭了!”莫凡说道。

    “****的,怎么我又当保姆,你去耍英雄?”赵满延不满的道。

    “行,我送她们到安全地方,你去灭了古铜牙大山人。”莫凡道。

    “我当保姆。”

    ……

    赵满延保护,莫凡是绝对放心的,即便要穿过这鲜血淋漓的战场,想来不被七八个古铜牙山人,或者上千只山人围攻,都奈何不了他那龟壳之力。

    “我和你去。”芍女目光坚定的说道。

    “你伤不要紧了吗?”莫凡问道。

    “没事了。”

    刘小佳的治愈对付她的那种伤势还是很轻松的。

    莫凡知道芍女实力强,有一个音系法师在,自己穿梭在战场之中也会方便很多。

    “莫凡,小心一点。”灵灵忽然一脸严肃的说道。

    “怎么,你有不好的预感吗?”莫凡说道。

    灵灵是一个超级智囊,她能够做很多事情的解析,可假如事情过于复杂,而她又没有获得足够多的信息,她便会做很多种假设,这些假设里自然会有很多不好的,她无法完全道出来时,便会特意提醒莫凡。

    “嗯,有些事情我感觉解释不通,总之小心!”灵灵说道。

    “好,我答应你,情况不对就跑。”莫凡笑了笑,顺手捏了捏小美女的脸颊。

    奇怪的是,这次灵灵没有不满,不过看她的样子倒不是允许莫凡捏她脸蛋,而是正陷入到了思考。

    ……

    莫凡和芍女转了一些方向,打算从树层世界这边先抵达那个古铜牙大山人的上方,然后直接跳下去杀那家伙一个措手不及。

    如此的话,莫凡和芍女就要途径那些底层妖雀的地盘了,这次有芍女在,她的音系魔法倒是可以让他们很轻易的避开妖雀的袭击。

    “情况不对就跑?你专门做这种事情吗,你不是应该是一位大英雄吗?”芍女似乎对莫凡的事迹了解一些,忽然间回过头问了一句。

    “我跟你说,英雄这玩意儿其实不存在的,大都是因为有一个人跳河快溺死了,你身边有一条不会游泳的狗,一只视而不见的猫,一个只会大喊大叫的女人,只剩下你这么半吊子会水性的人,不得不去。我其实是介于没法视而不见和也不想涉险一起被淹死的自私之间。”莫凡说道。

    “你这是什么歪七八糟的理论。”芍女没好气的道。

    “简单来说就是,有比我厉害的人,我绝对不会跳出来做那个傻叉;必死无疑的,老子一定跑!”莫凡说道。

    “可古都的事情,我听说那是九死一生,你还不是站出来了吗?”芍女说道。

    “哦,那是横竖都是死,我选择竖着死罢了。”莫凡说道。

    “……”芍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芍女一直都表情冷淡,对待莫凡的救命之恩其实也没有展露出多少该有的热情,事实上芍女知道莫凡这个人已经很长时间了,从天赋排行第五,到世界学府之争,再到后面所公布的古都浩劫大英雄,在芍女的想象之中,此人应该是仪表堂堂、浩气如山、举手投足之间就有一种指点江山的领袖气魄,否则怎么能够做到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没有想到见到这位传奇人物是自己重伤快死的情况,而这个家伙跟那些色男人没一点分别,猥琐、好色、还假正经,说出来的话有的时候还让人特别的无语,跟他的同伴赵满延说话时候,那更是出口成脏、不堪入耳。

    说实话,这两个鼎鼎有名的国府选手形象在芍女面前简直破败得不成样了,这让芍女好胜心、好奇心一下子散了大半,还指望打败一两个国府选手证明一下自己……

    “一个连禁咒法师都很难挽回的灾难浩劫,却被你这样的魔法师给平息了,你的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芍女说道。

    “不是运气。”莫凡对芍女这句话有些不满,他也知道很多人对这件事其实也存在着偏见,接着道,“是你们习惯性的一件事的功劳归功到某个有名有姓的人身上,然后为了让大家记住伟大的事情,刻意的把某个人英雄化、伟大化,而当时我正好拿了世界学府之争第一名,老韩寂一公开,更多人就下意识觉得这件事是我做的。你想听具体的细节吗?”莫凡一边走,一边回应着芍女的那些偏见。

    “你说。”芍女确实很想听。

    “钟楼魔法协会打算启动断头台计划,用十名高层的命换撒朗的命,那可是十位超阶法师啊,他们功绩磊磊,地位超然……就因为这是他们唯一一次最接近黑教廷红衣主教撒朗!黑教廷妥协,用撒朗的命换煞渊秘密,给了古都唯一一个生机。为了抵达煞渊,我们做过惨无人道的事情,用那些无辜的人性命去引开亡灵,这些人不是法师,他们手无寸铁,任由亡灵啃咬,就为了帮冲锋队吸引一些火力。而整个冲锋队也只有冲到煞渊入口的计划,却没有回去的计划,我和我朋友被保护在队伍的最中央,他们不允许我们释放任何一个魔法,只要求我们到了煞渊之后尽一切可能去找到亡灵之祖,我们一路冲向煞渊,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死去,中阶的、高阶的、超阶的,名字我记不得几个,只知道那个时候命是最廉价的,连最亲密的战友死了,也不会去多看一眼……假如要我去做这些人,我觉得我做不到,我比他们贪生怕死,很不巧,我是那个被保护的人,也正好是能进煞渊的……”

    “死了那么多人,没多少人会去记得他们,本身那个时候大家都是自愿出战,谁都不知道谁叫什么。他们都死了,我活着,所以这个大英雄之名一下子全落到了我的头上,传着传着,就好像这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拉倒吧,我没那个本事,我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把世界各国的学府高手给全打趴了。古都的事情,我没觉得是自己做的,何况真正解救古都的人不是我,那个人名字都没被提及。”

    莫凡这一番话,听得芍女不由的愣住了,她回头看着莫凡,看着莫凡轻描淡写的把当时的细节给道出,脸上却一下子变得没有了半点血色。

    “对不起。”芍女说道。

    “你好像对古都的事情有执念,你有亲人在那里死了吗?”莫凡一眼就看穿了芍女的过度关注,开口问道。

    “我父亲在那里,他不是法师。我听了太多关于你的事情,每听到一次,我就会想到他给我留得那份信……”芍女说道。

    “信上说什么?”

    “他说他选择了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尽管非常微不足道,但他没有后悔。”芍女说道。

    “他诱饵队伍里是吗?”莫凡也愣了一下,很快反应了过来。

    “我到了古都,想杀掉那个让民众当诱饵的决策者,我找了很久,后来才知道那位决策者自己也在队伍里……从那一刻,我才明白古都能够存活是有多不容易。”芍女说道。

    莫凡也算明白,为什么自己救了芍女的命,她对自己一副怀有不满的态度。

    他父亲死于无名,而自己活着却一身荣耀。

    她说的对不起,是对自己偏见的道歉。

    “过去的事就不说了吧,咱们先解决眼前的问题。”莫凡指了指下方。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穿过了妖雀的领地,抵达了那个古铜牙大山人的正上方,古铜牙山人自然不可能发现它头顶上的树层世界有两双眼睛正盯着它。

    “等它身边少一些山人我们再下手。”芍女说道。

    “恩,不过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其实我跟灵灵一样,对整件事有一些奇怪的感觉……”莫凡说道。

    “为什么?”

    “那些蒲公草会飞向这里,好像不是山人所为……那问题是什么东西在帮助山人狩猎人类呢?”莫凡说道。

    (第二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