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142章 胜出!
    “中国,胜!”

    主裁判一声高宣,比赛场中的华人们纷纷拥抱庆祝,激动得难以自拔!

    不知多少届,中国魔法队伍都没有在威尼斯世界学府之争大赛上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了,最重要的是,他们拥有了进军大决赛的资格,只要击败了埃及队伍,他们就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这名头实在让很多人渴望太久了!

    胜利终于到来,伴随着穆宁雪终结掉阿莎蕊雅,想必很快穆宁雪的名誉也会被洗刷一遍,在世家之中也不再会受到那么严重的排斥了。

    毕竟,一个真的是与黑教廷有染的人,怎么可能这样拼尽全力去为国家争夺这场比赛的荣耀,穆宁雪受到的是无妄之灾,但确实需要一个这样能够让所有人都看到她的机会来证明,同时也证明她自己即便不依赖那可笑的家族,一样可以一鸣惊人,甚至变得更加强大。

    ……

    “穆汞啊,我记得前不久你们还发了申明,此女与你们无关……我好是不解,是哪个家伙做了这么有趣的决定?”大议员邵郑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句。

    穆汞脸色其实很难看,却还要强装出笑容来。

    等回到穆家后,一定要把那些蠢货们一个个骂过去,黑教廷的事情都已经平息得差不多了,那些人为什么要对穆宁雪咄咄逼人,将她逼走,现在倒好,她为自己国家拿下了一场至关重要的胜利,所有的荣誉只属于穆宁雪一个人,和他们穆氏毫无关系了。

    每个势力在这世界学府之争上对后辈不吝啬的疯狂砸资源,不就是为了将自身的名号在世界打响,一个可以影响到世界的组织,魔法师们才会络绎不绝,世族才会繁荣,才能够长盛不衰!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中国国府拿下的还不是普普通通的荣耀,那可是进军总决赛了啊,即便不是第一名,第二名也是稳妥的了,这对中国而言意义相当重大,假如穆宁雪还挂在他们穆氏名下,他穆汞完全可以借着这股势让穆氏世族在整个中国稳稳当当的做住头老大的位置了!

    “其实穆婷颖表现也还不错了,就是笨了点……”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这句话无疑是在穆汞的心里插了一个刀子。

    穆汞皮笑肉不笑,可心里早有打算了。

    穆宁雪并非是穆汞赶走的,穆汞是大族长,很多事情也不是他在全权处理,甚至穆宁雪被戒律法师要求废除一身修为的事情,他穆汞都是事后才知道的……

    ……

    莫凡走到赛场上,扶着穆宁雪走出赛场来。

    穆宁雪没有血色的脸颊上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很淡很淡,可她确实笑了。

    看着她这个如释重负的惨白笑颜,莫凡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承受冰寒的折磨,经历人情冷暖、大起大落,不就是为了这样的一场胜利,一次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绽放光彩的机会……

    莫凡没有去阻止穆宁雪与阿莎蕊雅超越等级的碰撞,也正是理解她这份心情,可惜看她憔悴得站不稳的样子,看她露出笑容却夹着些许泪光的苦楚,自然是心疼至极。

    “结束了,以后别再用它了,会害死你的。”莫凡扶着穆宁雪。

    这是穆宁雪唯一一次没有拒绝和莫凡这么亲近,任由他搂着,一方面她真的没有半点力气,另一方面她明白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离不开莫凡的帮助,依靠在这个肩膀上,其实有的时候也很安心,安心到可以不需要再考虑任何别的东西,就闭着眼睛睡去……

    “她怎么样??”赵满延、南珏、蒋少絮、牧奴娇等人围了上来,见穆宁雪都已经没有力气走动了,关切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莫凡又不是治愈法师,对身体的损害方面完全不了解。

    只是,与阿莎蕊雅那边交谈来看,穆宁雪这样频繁的使用冰晶刹弓,无异于是慢性自杀。

    年轻的时候还看不出来,可再过些年纪,多半很ǔ问题就会暴露了。

    “这个……我们恐怕也没有办法,这是灵魂之伤,是生命之源,这个世界上能够为恢复灵魂,添补生命之源的东西相当稀有,难以寻觅。”韩寂查看了一下穆宁雪的情况,轻叹了口气道。

    庞莱、封离也都没有任何的办法……

    莫凡扶穆宁雪去休息了,治愈既然没有用,那还是尽早让她得到休息。

    ……

    ……

    窗外是一首首悠扬动听的歌曲,轻快的曲调与更远处隆重的礼炮声交叠在一起,唤醒了迷迷糊糊的穆宁雪。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熟悉的床铺上,有自己喜欢的味道……

    窗外下面有人在说话,他们激动的讨论着剑与弓的对决,并重复了好几次自己的名字,每隔多久,又是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在聊天,她们说最仰慕的魔法师是自己……

    穆宁雪知道自己并没有睡太久,礼炮在响,说明此事刚获得胜利的中国队伍正在接受胜利礼赞,那是隆重的仪式,每位法师都恨不得能够站在那里,小时候妈妈总会提到,从她的语气里听来,她离那里只差一步之遥,念念不忘。

    “醒啦?”莫凡坐在一边,手上抓着一块馅饼,嘴上还有点油脂。

    “你没在礼赞?”穆宁雪诧异的看着莫凡。那种东西怎么可以错过,一辈子只有一次。

    “一个仪式而已,去不去无所谓的,还不如打包个意大利手抓饼,一边吃,一边休息……”莫凡靠在椅子上,吊儿郎当的晃着,一脸美滋滋的啃着‘意大利手抓饼’。

    “你怎么每天都吃这个。”穆宁雪白了他一眼。

    “好吃,你要不要来一块,我帮撕小块点。”莫凡说道。

    “你伤不要紧吗?”穆宁雪上下打量了一下莫凡,她很奇怪,莫凡这家伙身体真是一头牛吗,都伤成那样了,这会还能够如此自在的在这里吃匹萨,换作是别人,早就躺在疗养院里,接受好几个治愈老法师的全身大手术了。

    “我恢复得快,韩寂给我来了几道治愈术,我就好多了。你知道的,我这人躺不住,坐不住,还不如在这陪你。来,吃一块,相信我真的很好吃。”莫凡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就不能戴手套吗?”

    “老夫老妻了,嫌弃什么……行行行,我换一块。”

    穆宁雪也饿了,吃上一块,其实什么味道都没有,可能心思根本就不在吃上,填填肚子罢了。

    “决赛,我应该没法上场了。”穆宁雪幽幽的说道。

    这次与阿莎蕊雅对决,真的掏空了她的所有力量,哪怕不适用冰晶刹弓,正常对决她都很难做到,现在一个星轨描画估计脑袋都会被扎了针一样疼痛。

    “后面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我有个外号,叫做亡灵终结者,埃及他们可能用了一些旁门左道,让我识破,还不打得他们落花流水!”莫凡说道。

    “你也伤得不轻,到时候能全力以赴吗?”穆宁雪还是有些担忧。

    三方混战,莫凡为了战胜哲罗,也算是以命相搏的。

    “我休息个几天就没事的,不像你,灵魂受损,你以后修炼之途都会受到影响。”莫凡说道。

    “我不想输。”

    “好了好了,后面的事情交给我吧,都到了这一步,不拿个第一,我自己都过意不去。”莫凡说道。

    “嗯!”穆宁雪当然希望能够拿下第一,第一名与第二名是两个概念,她相信队伍夺冠的话,她的那小小家族也可以不再受到穆贺事情的牵连了,她父亲穆卓云还有其他人,这一两年确实如过街老鼠一般,连普通人平稳日子都过不了。

    “往后有什么打算?”莫凡忽然问了一句。

    “往后?”穆宁雪不由的愣住了。

    是啊,自己********全在世界学府之争,眼看世界学府之争快要结束了,忽然间有些找不到方向了。

    那天在威尼斯飞桥上,穆宁雪已经发誓要与穆氏为敌,只是自己要从哪里开始,庞然大物的穆氏不是说扳倒就扳倒的!

    “我……我想自立一族。”犹豫片刻,穆宁雪才终于回答道。

    这个想法在她脑子里已经有些时候了,她觉得自己是氏族之人,要离开这个氏族有些难,离不开,又不想再被大氏族给握着命门,那不如自立一族,重新振兴自己这一脉族。

    “这个想法不错,我支持你。”莫凡点头道。

    莫凡是一个喜欢无拘无束的人,可穆宁雪出身世家,牵绊颇多,莫凡相信她还是会走这条路的。这条路没什么不对,人善被人欺,没有势,身边的人很容易就受到牵连,会跑出无数像穆婷颖、南荣倪那样得势小人的,何况现在穆宁雪算是树敌大穆氏,孤身奋战就是自寻死路。

    莫凡和陆家的事情估计也没有完结,莫凡不喜欢世家这东西,但帮助穆宁雪也就等于帮助自己,处理掉这些诟病。

    “回上海之后,我把我小女仆介绍你认识,她手上有一群富商,这些人你应该会用到。”莫凡说道。

    “小女仆?”穆宁雪用那双美丽的眸子看着莫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