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124章 议长秘书的道歉
    牧奴娇发出这个提问的时候,一旁的当事人东方烈同样站在那里,猛然间回想起莫凡当初一拳击败自己的情形,从那天开始,莫凡就失踪了,原来他去了古都!

    “是吧,你们这是怎么了,我能赢,不是应该的吗?”莫凡环顾四周,发现全部的人看待自己的眼神都相当奇怪!

    这种奇怪有些说不上来,难听点就像是看神经病,好听点,就是有点不敢相信又有些崇拜或者惊为天人……

    莫凡没有多想,便前往治愈厅那里,去看看赵满延那个家伙的情况。

    能够取得这次胜利,赵满延功不可没,莫凡怎么也得知道他是死是活,死了的话,自己就烧纸钱告诉他,自己把德国轰成渣了。

    到了疗养厅,莫凡很快就见到了还处在昏迷状态的赵满延。

    赵满延伤得很重,一时半会估计难以恢复了,莫凡正打算离开,结果发现一名老女人脸色极其难看的走了进来。

    除了这老女人之外,导师封离,国府里还能够正常走路的学员,几大议员,首席庞莱,大议长邵郑,还有做完节目了的韩寂全都进到了这个病房里了。

    “你们也来看望赵满延啊,他这家伙乌龟命,死不了。”莫凡哈哈一笑。

    本来他以为大家都会跟着笑,并且会去探望赵满延,谁知那个令人讨厌的老女人祖慧殷无比扭捏作态的上前来,带着一脸吃了****模样的祖吉明一起朝着莫凡深鞠一躬。

    莫凡愣了一下,随后又看了一眼满脸老狐狸笑容的韩寂!

    这下莫凡恍然大悟了!

    “真的很对不起,我的侄子说话比较刻薄,我疏于管教,不小心就错怪了你,对你妄加评论,确实是我这个议长秘书疏忽与失职,所以特意带我侄子过来向你表示歉意,希望不要放在心上。”祖慧殷话语相当轻,和之前那副傲慢老女人的姿态相比,判若两人!

    议长秘书,这可是比韩寂这个钟楼魔法协会会长还要?那么一点的大人物了,但却在涌进来的采访者与其他议员的面向一个年轻人道歉!要没有知道莫凡是古都恩人,这绝对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我这人心术不正,说白了就是你所谓的小人,小人嘛,自然要对很多事情耿耿于怀,你这事我肯定会放在心上。”莫凡就是不喜欢惯着小人,何况莫凡早一万次想踩死祖吉明这傻X了!

    祖慧殷听到莫凡这番话,脸都黑成碳了!

    这家伙真是一小人啊,完全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莫凡一点面子都不给,这让祖慧殷完全下不了台了。

    韩寂在一公布古都之事的时候,祖慧殷人就傻掉了!

    关于祖慧殷这个议长秘书对莫凡的心术不正评论事情,早就被传出去了,由于国内话题都集中在世界学府之争上,这种事情一下子就被媒体给刊登出去,再加上陆家那边有意对付莫凡,更是大肆宣扬趁机抹黑莫凡,免得莫凡在世界学府之争上如日中天,结果韩寂一公布,陆家的险恶用心和祖慧殷的老脸相迎一下子变成了他们致命的杀器,祖慧殷和陆家直接变成了人们的咆哮与咒怒对象!!

    尤其是切身经历了古都灾难的那些人,他们至今都对莫凡和张小侯两个人带着绝不容许半点侵犯的崇高尊敬,骂他们父母都可以,不能骂他们两个,随着莫凡和张小侯的事情被韩寂这么一公开,任何关于莫凡负面的消息,还有风口浪尖上的心术不正事件就成为了恐怖的民愤,把堂堂议长秘书逼迫到了这种境地。

    想来,祖慧殷在趾高气昂的说出那番话的时候,丝毫不会想到这种事情,即便莫凡是天皇老子,她做这番评论都有周旋的余地,但古都事件,那可不是简单的权势去衡量的东西了,那份众志成城绝对容不得半点歪曲!

    议长秘书算什么东西?

    古都浩劫时,她杀过一个亡灵,她救过一个民众,她揪出了半个黑教廷走狗吗??

    什都没有做,只是在政权中指手画脚,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祖慧殷就被民众讨伐了,那种疯狂程度是祖慧殷绝对料想不到的!!

    这也是为什么,祖慧殷会提着祖吉明第一时间赶来,当着那多人的面给莫凡鞠躬道歉,要不道歉,她就真的完蛋了,更高层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备受讨伐的人做议长秘书,她触碰的是一条连最高层都不敢替她说话的界限!

    顷刻间,堂堂议长秘书,被所有高层划清界限,就连一直想要讨伐莫凡的陆家,他们由于没有正面做出什么过激言论,都一下子及时倒打耙,派权威发言人公然驳斥祖慧殷公众言论的偏激与不正当!

    祖慧殷都差点跟陆家的人现场撕起来,自己是替他们陆家说话,结果陆家这样过河拆桥。

    始终鞠躬,连莫凡鞋子都不敢看的祖慧殷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为什么要替祖吉明这个蠢货说话,这蠢侄子从来都是小聪明多,却没半点远见,自己为什么要去讨好陆家,这事明明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啊!!

    “议长,您看这事……其实也是个误会。”祖慧殷都快哭了,才仅仅过一个小时,就产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影响,祖慧殷都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作为议长秘书,你应该对自己的言论负责的。既然莫凡并不领你这份道歉,那希望你能够自己平下这份怨念吧。”邵郑平静无比的说道。

    邵郑其实已经猜测到会有这个结果了,不过民众席卷起的这份讨伐之力,着实让邵郑都吓了一跳,指不定自己这个大议员说了莫凡一句不是,这些人都会吵着让自己下台……

    邵郑并没有半点救祖慧殷的意思,这个玩弄权术的女人,这个拉帮结派的议长秘书,邵郑早就想要废掉她了,奈何这个议长秘书名义上是副手,其实就是政敌一直贴在自己身边的眼线和监管,邵郑很多策略要施行,都被他们给阻挡了下来。

    邵郑自认为身在此职问心无愧,所以无论从大局,还是民势来考虑,这个祖慧殷都得下台!

    ……

    “牧奴娇,你和你的家人联系一下,之后的比赛,由你接替祖吉明的位置。”众人纷纷离开之时,封离忽然转了过来,开口对牧奴娇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走到了外面的祖吉明直接猛摔在了一跤,整个人瞪大了眼睛。

    “导师,我……”祖吉明刚要说话。

    “不用多说了。你们之间的矛盾我早了解,如今关系到我们国家排名的问题,我不希望队员之间的不和睦导致赛事有任何的丧失,你也不要跟我讲什么人权与公道,假如你是那个让比赛获得胜利的人,我也会把莫凡给踢出去。”封离不讲情面的时候是真的铁面。

    祖吉明这下是彻底崩溃了。

    他都还没有和莫凡正式对抗,竟然就输得一败涂地!

    祖吉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他本来还指望着借接下来的比赛,稍微挽回一点,好让姑姑祖慧殷的狂愤不至于全部降到他的头上,让祖慧殷觉得他还是有点用的,可国府学员的身份一辈剥夺,他真就是一坨废物了!!

    祖吉明估计做梦都没有想到会这个样子!

    ……

    ……

    薄纱的窗帘轻轻的摇曳着,住在离赛场并不愿的疗养院里,身子依靠在床头,穆宁雪内心的复杂之情却难以言明了。

    果然,有人推门而入,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那个刚刚如日中天,几乎被全国所捧的英雄。

    穆宁雪看着他,这个家伙随性却又带着几分色眯眯的笑容……

    “雪雪,我来看你了,身体恢复得怎么样?”莫凡走了过来,身上都还有一些明显的伤,不过即便这样他看上去也生龙活虎的,好像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把他打倒。

    穆宁雪抬起目光,正要说一句还好,却发现莫凡的侧脸颊位置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唇印,是水粉色,唇的主人一定非常动人,那唇印精致又饱满……

    穆宁雪很想当做没看见,可莫凡这家伙就是把脸凑过来,这让本想用心去对待莫凡的穆宁雪徒然心增厌恶和恼怒!

    “你照过镜子吗?”穆宁雪声音没有了一点生气。

    “没有啊。”莫凡说道。

    莫凡满脸疑惑,到了洗手间去看了看,猛然间发现脸颊上有一个香艳无比的唇印。

    莫凡顿时感觉五雷轰顶,急急忙忙去擦掉。

    真尼玛该死啊。

    这是牧奴娇的嘴唇……

    牧奴娇那会终于释放出了内心的压抑,趁着整个房间只有昏迷的赵满延时,激动得亲了一口莫凡,这个亲也没别的意思,纯粹是情绪的释放,毕竟牧奴娇为了争取国府成员的名额,真的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所以意外晋升让她欣喜若狂的忘记了一切的亲了一口莫凡。不过牧奴娇亲完后猛然意识到越界了,然后像头惊慌失措的小鹿一般逃走了。

    莫凡都没来得及揩油,也忘记了唇印的事情,兴冲冲的跑来看望穆宁雪,也顺便讲述一下自己今天有多牛B,哪知道变成这副样子。

    “雪雪,嘿嘿嘿,我擦掉了,我们接着说刚才的事情……你看看你,小手怎么又这么冰凉冰凉的啊,我帮你暖暖……”莫凡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