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1010章 领域魂种
    不知过了多久,冰川才将一切的掌控权?给了海洋,冰渐渐的解体,让这里从一望无际的雪白恢复成了蔚蓝色!

    莫凡、穆宁雪都站在浅礁上,无论是莫凡的终极引雷,还是穆宁雪的冰晶刹弓,都让他们有些精疲力竭。

    假如用正常的方式来应对这头乌海伪龙,不知道要战到什么时候才有那么一丝丝的获胜希望,并且很容易就被那个家伙逃跑了。

    不管怎么说,莫凡依旧认识到实力的重要性,没有足够的实力,没准哪一天就呜呼哀哉了,尤其是以自己这爱管闲事而又充满正义感的性格……

    休息良久,莫凡和穆宁雪才渐渐的恢复了一些状态。

    可惜,轮船已经没有了,他们只能够在海洋上徒步回去了,离城市还有那么远的距离,更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歹蛆伪龙身上的完全体疫苗已经拿到了,回到提诺阿亚城后,这可怕的溺咒应该是得到了一定的解决。

    “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人因为溺咒而死了吧?”鲍比说道。

    灵灵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生物都是一个进化的过程,哪怕我们这会取得了这歹蛆的疫苗,可以让人类暂且不再被这些无形的寄生歹蛆给捕捉,但歹蛆这可怕的寄生种族在整个海洋之中生存,它们并没有完全被消灭,它们可以不寄生人类,而寄生那些妖魔……又有多少强大的妖魔是像那只乌海伪龙那样,是歹蛆所化的,根本难以统计和难以查清,或许在将来某一天,歹蛆种群中会出现另外一种更可怕的寄生小魔鬼,可以越过我们这次找到的疫苗保护。”

    灵灵的这番话,让莫凡不由的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如果从单独的一个生命体来看,大部分生命体包括人类在内,都是在逐渐的变得强大起来。

    而从更漫长的岁月和种族延续来看,生命都是在不断进化的。

    妖魔鞭策着人类团结,变强,人类也在不断的杀死妖魔,压制着它们的数量。也就是说,这个世界里,无论是人类还是妖魔,天敌都是不可能灭绝的,真正灭绝的是那些止步不前,已经无法适应这个生存环境的种群、种族,最终沦为一页历史。

    或许很多年前,人类在强大的妖魔眼中就是牲口,可以随意宰杀吃吞,正因为种族的不息,衍生出了魔法科技、城市、法师,才让人类与妖魔有相抗衡之力,可如果人类就此停止,终有一天,会被类似于歹蛆这样的可怕小魔鬼给彻底取代,也可能会被强大的妖魔种族给绝灭!

    灵灵的父亲,尽管只是无比坚持着一个猎人的神圣职责,可这何尝不是一种前进,向前迈步的人确实会死,至少是让这个种族继续延续和变得更加强大!

    假如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坚持这份职责与使命,那么人类和人类法师们或许也会沦为历史,被另一种生物文明当一页书轻巧的翻过。

    歹蛆这个种族是不可能彻底消灭的,而灵灵所获得的疫苗,大概也只能够维持人们不再受到这种溺咒侵害一些岁月。

    他们几人能做得也只有这么多了,但愿再将来出现这种隐患、危机的时候,依旧有人会像灵灵这样受到父亲思想影响的猎人站出来,带着那份绝不动摇的坚心!

    总之,就莫凡而言,他不是很想做那样的人,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溺咒的悬赏金额有没有再增加个几千万……

    ……

    疫苗的事情交给灵灵就好了,没过多久,莫凡就收到猎者联盟的消息,告知自己,自己的猎人称谓又一步得到了提升,可以从猎者联盟之中获得更多的特权和信息。

    没多久,莫凡又在一些新闻媒体上看到了头条,便是有关溺咒疫苗的描述。

    “青天猎所解决世界疫咒,荣获巨额悬赏奖金!”

    灵灵把名头归到了青天猎所上,做了一个低调的人,主要是她担心自己的年龄公布出去,反而会引起更大的Ρ澜。

    试想想,那些五六十岁白发苍苍的老猎人大师们正在剖析着溺咒事件,结果发现溺咒被一个十多岁的小少女加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给解决了,这让他们的老脸往哪里搁啊?

    青天猎所在国内本就名气很大,这种大事件归到青天猎所之中也不成太大的问题。

    悬赏金方面,灵灵这个小丫头片子拿钱没什么用,钱说是全部由莫凡代管,但基本上都是被莫凡给花掉了。

    他这样一个天生双系的男人,要想每个系都能够整出点能耐来,需要砸得钱比别人多得多,好在猎人职位时不时能够给莫凡添点家用!

    ……

    ……

    “莫凡,你可别告诉我,这段时间你们离开,就是去解决那世界溺咒的事情了?”赵满延凑了过来,一脸正色的问道。

    “你消息蛮灵通的啊。”莫凡挑着眉毛说道。

    媒体才刚开始宣扬,赵满延这边就已经知道是莫凡干的了,本领还真是不小。

    “屁话,青天猎所里现在真正干活的就你和灵灵,不是你们还能有谁啊!”赵满延说道。

    “呃……好像被你说对了。”莫凡说道。

    青天猎所是一个老字号没错,但事实上现在接单频率比较高的就只有莫凡和灵灵了,其他几个猎人都是老油条,三天晒网、两天打酱油,对单子挑剔得要命,难度太低的不要,钱少的不接,远的不去……

    当然,事实上青天猎所也没几个人,大师姐冷青是副审判长,包老头是老猎王,但莫凡从没见他接过单,有一个光头是猎人大师,基本上不怎么回老巢,还有一位大师兄,莫凡至今没见过,连名字都不知道。

    所以正如赵满延说得那样,整个青天猎所真正在干活的,就只有莫凡和灵灵了!

    “悬赏金多得让我都嫉妒了啊!”赵满延说道。

    赵满延家是有钱,可钱也不是他妈变出来的,这会要让他家里拿出个三亿多来,估计老一辈人会把他扔黄浦江里淹死算了!

    “我用钱的地方太多了,不靠这点手艺,根本没法过日子。”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莫凡手上正捏着一块火红色的晶体,喂给了肩膀上的小炎姬。

    小炎姬吧唧着嘴,吃得可开心了,那嘟嘟的脸颊露出的全是幸福。

    小炎姬是幸福,莫凡却肉痛,瞥了一眼赵满延,那意思是:喏,奶粉钱动辄破千万!

    “你这闺女,富着养有富着养的回报啊!”赵满延说道。

    炎姬少女当时在纽约国馆比赛上展现出的战斗力,换作是谁都要眼红,要自己也能够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契约兽,花再多得钱赵满延也愿意!

    “我们下一站有一个国际魔法卖场,你手头上资金不少,有没有兴趣去逛逛?”赵满延提议道。

    法师的钱是不怎么留得住的,莫凡也没有存钱的习惯,到手的钱那不是钱,只有花出去了,变成了自身的实力,那才是钱!

    “有魂种卖吗?”莫凡问了一句。

    “肯定得有啊,不过,你钱够吗?”赵满延说道。

    “我把国府分配下来的资源给卖了,大概有个1.5亿左右,加上这次3.5亿,一共是5个亿的钱,买个魂种应该不成问题的吧?再不行,我把你上次给我弄的把控戒指给卖了,总能够买得起一个魂种了?”莫凡说道。

    “把控魔器你还是别卖,你系那么多,要花在练习把控的时间太多了。我们先到那里看看,实在不够的话,我们再想办法凑。买一个普通的魂种,这钱是够了,但要想买有领域的魂种……很困难。”赵满延说道。

    悬赏金现在是到手了,穆宁雪知道莫凡迫切需要一个魂种,好增强自己的实力,这次悬赏金额全数给了莫凡。

    这其实让莫凡怪不好意思的,毕竟真正杀死乌海伪龙的是穆宁雪那强大的一箭,穆宁雪在这方面倒豁达多了,她告诉莫凡,下次有她需要的东西,再给她就好了。

    莫凡仔细想了想,也确实是那样。

    如果这次悬赏金按照往常那样,一人一半,自己拿个1.75亿,即便加上国府分配下来的钱,也买不到什么好魂种。

    穆宁雪已经是高阶了,近段时间修炼更多需要平日里积累,暂时还不需要用到大钱,给莫凡这里先用着,让莫凡实力提升起来,那样以后再有类似的大金额单子,就可以更轻松的解决处理了!

    况且,夫妻之间没必要计较那么多嘛,谁需要就谁拿着用,一辈子那么长,还愁没机会还?

    “赵满延,你跟我说说魂种的大概价格区间吧,我好心里有个底。”莫凡说道。

    “首先,合成魂种的价格在3亿起步,根据不同的系以及不同的附带效果,价格会在3亿到5亿之间波动。其次,那就是天然魂种,也就是领域魂种了,领域魂种一般都是6亿起步,大多成交价格在8亿上下,依我看啊,你现在砸锅卖铁也就买得起普通魂种,领域魂种是别想了……”赵满延说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