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980章 天山苏醒者
    “这是你的暗爵斗篷,你做得很好,就是下次别那么冲动,别动政府军,知道吗!”封离对莫凡重重的说道,尤其是后半句。

    “你好像真不知道怎么夸人,后半句就不用提不行吗?”莫凡说道。

    “别跟我顶嘴!”封离没好气的道。

    莫凡耸了耸肩,也不再和这个脾气不好的导师说下去了,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了穆宁雪的身上。

    今天的穆宁雪倒是一身洁蓝色衣裳,似乎天山之行确实令她受益匪浅,就连身上的气质也一下子纯净了许多,如同一朵在山巅静静开放的娇莲。

    气质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这件非常简单的蓝色连衣裙特别裹胸,一看到那呼之欲出的坚挺与饱满,撑得布料鼓鼓,莫凡便感觉自己直接沦陷了,这胸自己能玩一辈子。

    莫凡眼睛都放在了她胸前,浑然不知穆宁雪脸色都已经变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就会这样不要脸的男人,就不能稍微绅士一点吗,那副猪脸像他不嫌丢人,穆宁雪都觉得尴尬症要犯了。

    “呵呵,还真能回来,你可太了不起了。”穆婷颖看了一眼穆宁雪,这番言不由衷的话听起来实在酸得很,其实她心里的话应该是:还穿蓝色,装什么圣女,蓝莲花!

    这一番嘀咕之后,穆婷颖很快就发现队伍里大部分男子的目光都被穆宁雪给吸引了,心中更是一阵恼怒!

    她这是卖身了吧,不然怎么可能返回得了国府队,没有庞大的背景支撑着,她的修为是不可能追上来的。

    “决斗开始吧。”两位导师都是那种来如风去如风的,事情解决完他们就迫不及待的走人,莫凡真不明白国府队要导师有什么卵用,纯粹就是发号施令。

    莫凡本来想看内部决斗,不过穆宁雪说有事跟自己说,两人便离开了。

    邦尔萨城非常的普通,还带着几分北美牛仔镇的那种古韵,随处可见那种总是会出事的西部酒馆。

    这里风尘很大,和宁雪走在这人显得几分稀少的街道上,莫凡心中纳闷穆宁雪究竟要和自己谈什么重要的事情,要特意走出来……

    难不成,她已经彻底想通了,和自己这样暧昧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直接挑明,大家脱……大家认认真真的拍拖,好好谈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恋爱。

    “我跟你说个很重要的事。”穆宁雪一脸严肃的道。

    莫凡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任何激动之色,因为按照正常剧本来看,只要自己一激动,准是白激动。

    “我在天山遇到了一些事,我想这件事可能和你认识的一个人有关。”穆宁雪说道。

    “噢,怎么又是这样!”莫凡满脸懊恼。

    自己欣喜,依然是白欣喜,自己淡定,尼玛还是白淡定,就不能好好的按照自己想的走吗!

    “你叫什么?”穆宁雪莫名其妙。

    “没事,我以为你要跟我表白。”莫凡如实说道。

    “有病。”

    “你说吧,天山那么远的地方,我可没什么朋友,你会不会搞错了。”莫凡回归到正题。

    “秦羽儿你认识吗?”穆宁雪问道。

    “不认识吧……等下,等下……这名字好像哪里听过。”莫凡脑子里一闪,隐约记得自己是听过这个名字的。

    可仔细想,他就是想不起来。

    这个人他一定没有见过,就是有听过,还是那种随口一提的!

    “天山……秦羽儿,我想起来了,我听张小侯说过!”莫凡想起来了。

    张小侯曾经有说过,斩空老大有一个心结,那就是在他年轻时期曾经闯入过天山裂之痕中,他的爱人被冰封在了那裂之痕里,多年之后,依然无法获救,生死不知。

    “斩空老大其实很拼命的修炼,等到了超阶,他就会亲自前往天山,进入那天山之禁裂之痕,无论秦羽儿是死是活,都会将她给带出来。”莫凡记得张小侯是这样说的。

    这句话当时让莫凡也很触动,因为他是在斩空死去后才听到的,一想到总教官的遗愿没有完成,莫凡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天山之上,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当他选择以自己被那黑铠吞噬之时,内心必定最难以放下的,便是秦羽儿……

    所以,莫凡其实也打算自己若是能够进入到超阶的话,一定要去天山裂之痕去看看,将迷失冰封在那里的秦羽儿给找回来,也算是对总教官斩空有一个交代。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的?”莫凡询问道。

    “她自己告诉我的。”穆宁雪回答道。

    “她告诉你??她没有死??”莫凡惊讶的看着穆宁雪。

    穆宁雪点了点头道:“在天山下小镇,她跟我相处了一段时间,她的记忆停留在十年前,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一次冰封沉睡,十年就过去了。”

    “她是怎么苏醒的,有人救了她吗??”莫凡急忙问道。

    这件事真的令莫凡情绪有些激动了,总教官斩空在古都浩劫上做出了那么巨大的牺牲,这才保全了全城百万人,甚至已经被侵占了肉躯,依然凭借着那保存的一点意志,令亡灵大军褪去。

    要知道当初那种灾难下,哪怕莫凡化身恶魔,也不过是和山峰之尸相抗衡一番,那还是山峰之尸已经与众多超阶法师厮杀过的结果,救下古都的人是总教官斩空,却没有几人知晓。

    莫凡对斩空的敬意,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只是一心想要完成他的遗愿,将这个遗愿记在心里,等待着实力变强。

    只是,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秦羽儿苏醒了,自己从天山裂痕中逃脱了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莫凡问道。

    “秦羽儿说,有人救了她,但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她只是在即将苏醒的那一刻从碎裂的冰墙上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那人穿着黑色的铠衣,身上有着一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诡异气质。她对救她的那个人只有这样一个印象。”穆宁雪说道。

    “黑色铠衣……”莫凡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

    难道是他!!

    可这怎么可能啊。

    按照张小侯他们在血之王座上的描述,那件黑色铠衣很可能就是古老王的灵魂,被侵占了肉躯的人,意识很快就会被侵吞。

    如今,那个掌管着古都浩浩荡荡亡灵帝国军团的人,或许是一具拥有斩空躯壳的活死人,但绝不可能还存在总教官斩空的半点意识……

    莫凡与站在山峰之尸身上的那个男子碰过一面,那眼神,那神情,那气息,全都是一个陌生者,即便有一张干裂的活死人脸,与斩空完全一致,却绝不可能再是斩空了!

    穆宁雪看见莫凡脸上的表情变化巨大,隐约觉得这件事并没有自己了解的那么简单。

    当下她也认真的询问起来,毕竟秦羽儿现在也算是和穆宁雪关系比较密切了,她们两人在天山呆了挺长时间的,秦羽儿想要找到那个救她的人,穆宁雪也陪着她,并且在天山修行。

    “你是不是认识那个黑铠衣裳的人?”穆宁雪问道。

    “人……可能不能称之为人了,那家伙是两千多年前的王,亡灵系的创造者,真正的‘永生’者。”莫凡已经基本可以肯定救秦羽儿的人是亡帝了。

    亡帝,这是韩寂他们现在对这个亡灵统治者的称呼,有了亡帝的约束,亡灵的那种躁动渐渐消失了,它们只会在墓穴和地下宫中行动。

    穆宁雪看着莫凡,感觉莫凡说的是一个很不切实际又飘渺的事情。

    “这事得从古都浩劫说起……”

    莫凡将古都浩劫内煞渊下的事情给穆宁雪讲述了一遍,古都浩劫存在着太多不可思议和震惊骇俗了,无论是八方亡君的攻城,还是皇陵藏于煞渊之下,以及煞渊空间漂移的惊人事实。

    这跟任何一个人道来,恐怕都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穆宁雪已经算是能力比较强的了,可听了莫凡说的这些,小嘴久久都未合拢过,用那双瞪大了的美丽眼睛表达着她对里面发生的事情的震惊。

    “我开始有些相信你是古都浩劫的英雄了。”穆宁雪说道。

    能够把事情说到如此详细的,不是亲身经历多半连瞎编都编不出来!

    “英雄应该是斩空,也就是秦羽儿在被冰封前的爱人。”莫凡苦笑了一声。这件事上,莫凡开不得半点玩笑,其实莫凡也真的很希望那个穿着黑色铠衣的人还是斩空,然而,他与亡灵为伍,他眼神迥异到已经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要真说这个世界有死神的话,那么他应该算是了!

    “原来救了古都的人是他,我们博城的首席军官-斩空。”穆宁雪心中卷起巨大波澜。

    她自然也认得斩空,若不是他坐镇博城,博城早就在那场灾难中化为一片死地了。秦羽儿也和穆宁雪一直提斩空,但穆宁雪并不知道斩空已经死了,也不知道斩空在古都上所做的事情。

    单单只是听莫凡这样说,穆宁雪眼睛里便有些泪光了。

    不仅是对斩空寄予至高敬意,更在于穆宁雪和秦羽儿相处的那段时间里,她能够察觉到秦羽儿对斩空的那种浓浓情意,似乎只要一找到那个救他的人,表达了感谢之后,便会飞奔着去找斩空,给斩空一份十年后重逢的欣喜……

    然而,对此充满无限期待的秦羽儿注定要以泪洗面了,因为斩空已经在古都浩劫上撞入了那死亡黑铠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