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884章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么大的动静,难不成这里有什么霍乱不成,连这么大的结界都动用了??”

    “我已经打电话去询问过了,审判会、军方、政府、魔法协会都对这件事不知情,什么金战猎人法师团,已经无法无天到了这种程度吗,即便是执行悬赏也不应该制造这么大的动静和混乱!”一名看上去像是官员的男子恼怒的说道。

    来到牧场庄园的大部分都不是法师,但他们却都是一些有权有钱的人,在不知道这是捕捉黑教廷成员的行动前提下,他们可不会因为对方全是一群法师就一下子吓得阵脚大乱。

    没多久,金战猎人团的人已经陆续带着一些被束缚、禁锢的女子集中到了被烧毁的草葺迷宫,果不其然全是一群妙龄女子……当然也有风韵犹存的那种半老徐娘。

    队长潘晋站在那里,目光从这群姑娘们身上扫过,脸上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任凭这些女子们长得如何妖娆艳丽,如何火辣凹凸,他都有一种跳进黄浦江死了算的心情。

    “哼哼,我们也不过是做一些富人区的潜规则事情,有些违法,但还不至于劳烦你们这些大法师动用中阶级的禁锢魔法吧??”卡莉看到潘晋脸上的神情,笑声变得更具讽刺。

    “她们或许不是,但你绝对跑不掉,我现在就将你送到审判会,等待他们的裁决!”潘晋恼羞成怒的骂道。

    “队长,那这些姑娘们怎么办??”一名队员低声问道。

    姑娘们排成排,身穿不同服装的她们乍一看就是一群再良家不过的女子了,甚至其实有些就是良家妇女,有那么一点攀龙附凤的癖好罢了,这才在这里做这种兼职,她们有些还比较精贵,只为个体服务,最多就是一个金丝雀小三名义,这种女孩你就算送到警局,顶多批评教育一番便直接释放了,根本成立不了任何的罪名……

    只是,如此大的规模,又是结界,又是魔法,她们不少都已经吓得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她们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点些小不知耻,可从没有想过楸惊动这么多的法师来缉拿她们,和那群有权有势的富人比起来,本就做贼心虚的她们吓得脸色都白了!

    抓了人,然后再放,紧接着告诉别人,他们抓错了,这岂不是要闹更大的国际笑话。

    “你们到底搞什么啊,我们在这里好好的度假!”

    “即便是抓这些人,也不应该你们这些法师的事,你们把警方放在眼里了吗,真是太过分了,如今的猎人借着身份开始胡乱影响社会次序,金战猎人团是吧,我会和你们的上司谈的!”一个体型膘胖的官员走了出来,指着潘晋一股领导做派的指责道。

    潘晋此时自然不敢再提黑教廷半个字,那样会让事情变得更加严重。

    他硬着头皮道:“我们本来就得到了批准,清楚一些不良现象,以豪华庄园做掩盖却从事这样可耻的事情……带走,统统带走!”

    潘晋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自己都想给自己一个大大的耳光!

    近战猎人团团战葛明此刻也只能够将错就错,先将这群人带走,送到警方那边,再与审判会那边联系,让他们再进行一番核实。

    只是,在看到那些姑娘们的模样,便可以知道她们真的不是黑教廷成员。

    ……

    ……

    高处飘窗阁楼,一双闪烁着几分狡猾的目光正从高处俯视着这场闹剧,紫色的唇边已经勾起了一个不屑的笑意。

    “近战猎人团可是猎者联盟一二线猎法师团体,名声不小,你却将他们耍得团团转,高明!”赵品霖站在一旁,带着几分谦卑的对芳少俪说道。

    “他们倒也聪明,假借泯天师之意,在我们还没有完全防备的情况下涌进来。”芳少俪说道。

    “经过这一次错抓,这牧场庄园岂不是更加安全了?”赵品霖说道。

    芳少俪正要回答,耳边却响起了一个嗡嗡的声音。

    芳少俪脸上狐狸一般狡黠的骄傲神情马上就变了,她看了一眼旁边的赵品霖,示意他先退到一边去。

    赵品霖听到了一些声音,是从芳少俪的耳坠通讯仪那里传来的,他暗暗奇怪,为什么仅仅听到一个声音就让芳少俪神情大变,不出意外芳少俪就是这个牧场庄园的正主了。

    赵品霖识趣的退到一边,芳少俪见他离开,这才接通了信号。

    “老师!”芳少俪面对着飘窗,听着那个轻轻的鼻咛,身子就不由自主的半跪了下来,脑袋低垂。

    “处理得不错。”对面传来了一个分不清性别的声音,像冰冷刚毅的女子之声,又像尖细清灵的男子之音。

    “和老师相比,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小手段。有资深猎人已经查到了这里,表明审判会那边可能会盯上我们,我的意思是这件事过后,让所有人混入到普通人之中进行转移。”芳少俪说道。

    牧场庄园被查出有黑教廷迹象,这里便不能久留了。

    “转移?这可不是我们的作风!”

    “老师,那您的意思是?”

    “我的离开,让很多原本如同缩头乌龟的人跳了出来,举着替天行道的旗帜对我们进行大肆扫荡,查出一个实习教徒,都要摆出救世英雄的姿态。一群可笑又愚蠢的人,只配活在夹缝中低劣鼠辈。就拿这近战猎人团杀鸡儆猴吧,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即便我撒朗不在,依然支配着他们的生与死!”

    即便只是从通讯仪传出的声音,芳少俪也能够听到那股肃杀之意。

    人不在,恐惧依旧笼罩,这才是真正的死亡神明,芳少俪不由的兴奋和狂热了起来。

    这些日子,他们已经隐藏太久,让世人险些忘记了他们曾经是如何心狠手辣,如何不可冒犯!

    “我明白了!”芳少俪说道。

    “掩藏好自己的身份,我需要那种无论掀起多大风浪最后都能够全身而退的聪明人,这点虎津以前做得很好,可惜在最后盛典上让我非常失望!”那个声音说道。

    通讯仪关闭,芳少俪对着刚才跪拜的方向慢慢的跪拜了下去,身子和脑袋几乎贴在地上,过了整整五分钟,芳少俪才慢慢的站起身来,那双眼睛锐利如刃!

    “赵品霖。”芳少俪冷酷的唤道。

    “在。”赵品霖走到了她的身边。

    “你很幸运,刚入教就能够看到一场隆重的仪式,跟我一起享受这个凄惨嚎叫的夜晚吧!”芳少俪慢慢的笑着,从自信到张狂,从张狂又转变到癫邪!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