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866章 撒朗逃脱之地
    不知道为什么,穆宁雪走进这个屋子后,莫凡就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可能这就是大老婆的气场吧,自己有那么一点不轨的心思,一旦被撞见无处遁形!

    “快坐,快坐,不是说好你来了跟我打个招呼,然后我来安顿你吗,你真是太见外了。”莫凡干笑着,好生伺候着,生怕穆宁雪看出了什么端倪来。

    其实什么端倪也没有,可莫凡就是虚!

    穆宁雪没理会他,牧奴娇则给莫凡说着刚才在国馆发生的事情。

    莫凡一听,顿时拍起桌子来。

    太过分了,要换作自己直接把那死埃及老的三条腿都给打断了,明明就是学员直接的比赛,竟然也好意思下那么重的手。

    正说着这事,没有关的房屋门外闯进了一只小萝莉,她穿着干净的白与蓝相间的校服,手上捧着一杯红豆奶茶,下腮帮正鼓鼓的,可爱得让人想要上去揉捏。

    只不过,她的眼睛却不是绝大多数小少女的清澈单纯,漫不经心中还带着几分锐利。

    “灵灵。”牧奴娇有些意外,这小丫头好久没过来了,一般她来都是找莫凡的,她是莫凡的猎人小助手。

    牧奴娇可喜欢灵灵了,恨不得把冰箱里所有的零食都塞给她,只可惜灵灵从来不买这位大美女的帐。

    一屋子的姑娘!

    莫凡忽然间有种很幸福的感觉!

    “你要不方便,我下次过来。”灵灵也没进屋,就站在玄关那里。

    “你先说什么事。”莫凡说道。

    灵灵回来,多半是悬赏的事情,成天上学的灵灵都快要疯掉了,她是一个猎人,魔都的猎人大师!

    “你不是要大单子吗?”灵灵脱了鞋,将奶茶杯往垃圾篓一扔。

    穆宁雪也在看着她,暗暗奇怪莫凡怎么跟一个才上初中的小少女谈悬赏的事情。

    “这件事原本是审判会在负责,但审判会人员大部分比较容易暴露,审判会索性向上海几个比较有资格的私人猎所发布了悬赏,让优秀的猎人来铲除这个后患,我猜你会对他分外感兴趣,只是,危险性很高。”灵灵拿出了笔记本,打开了一个上海周边地界的地图。

    莫凡有注意到,地图中有一块红色的不规则长方形岛,位于长江入海口处,是一个极大的河口冲击岛。

    “那不是崇明县吗?”牧奴娇一眼就认出了那块江口岛区。

    “嗯,经历了古都浩劫之后,撒朗在整个中国区域的势力被连根拔起,就连撒朗自己也已经逃亡到国外,有审判长级的人员在一直追击、通缉。但是据可靠消息,撒朗之所以能够越过边境,逃到国外,很可能是从崇明县走的。”灵灵指着这座长江口岛,一脸认真的说道。

    一旁的穆宁雪和牧奴娇都听愣住了。

    这一个穿着初中学生装的小姑娘怎么一开口,牵扯到的事情竟然是黑教廷,而且竟然是撒朗那种级别的。

    “咳咳。”莫凡咳了一声,示意灵灵暂时不要再说下去了。

    一旦有关黑教廷的事情,莫凡就不希望其他任何人参与,黑教廷的手段令人发指,更防不慎防,莫凡自己一个人倒从来不害怕他们,但要是牵扯到身边的人,那确实感到格外不安。

    “没有别的悬赏吗?”莫凡没有打算听下去。

    这件事,只适合自己独立去完成,如果拉上穆宁雪……包括已经听到了细节的牧奴娇,莫凡就没法接受了。

    灵灵摇了摇头,开口道:“其他悬赏金额都很低,最高金额的就是这个了。审判会介于整个社会的压力,对黑教廷的铲除已经达到了不折不扣的地步,这次为了将……”

    “好了,你一个小女孩家了解这么多东西干什么!”莫凡阻止了灵灵的话语。

    灵灵见莫凡凶她,冰雪聪明的她也意识到什么,于是止住了话语。

    “让她说下去。”穆宁雪已经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不太简单,同时也对教廷的余孽更在意。

    “黑教廷由审判会来处理,我们就不要操那份心了,对了,我正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莫凡转开了话题。

    “你觉得我可能不在意吗?”穆宁雪注视着莫凡,情绪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

    她怎么可能不在意,是黑教廷摧毁了博城,摧毁了她的家族,更因为穆贺的牵扯,现在他们整个家族都面临了一场巨大的危机,到了需要改名换姓的程度!

    而因为这件事,争吵的争吵、分家的分家、不辞而别的不辞而别,他回到帝都的那几天,穆卓云甚至都不敢来见她,用很忙这样的烂借口推脱了,穆宁雪连一个亲人都没看到……他们都藏起来了,不敢见阳光。

    “我已经连姓氏都没有了,如果是黑教廷,即便没有一分钱悬赏,我也愿意接!”穆宁雪郑重其事的说道。

    穆宁雪知道莫凡、张小侯、穆白等人在古都中与黑教廷正面厮杀,更在之前,许昭霆用命换来了一个执事的名字,他们可以与黑教廷抗衡,她一样也可以,她的族人里面牺牲的不再少数!

    “灵灵,你先回去。”莫凡对灵灵说道。

    “哦。”灵灵也不多说,转身离开了。

    房门关上,屋子的气氛忽然间就变了,穆宁雪紧紧的盯着莫凡,目光在剧烈的晃动。

    牧奴娇也感觉到两个人情绪不太对劲,识趣的到了楼上,关上了房间门。

    “不用你来替我决定什么。”穆宁雪对莫凡说道。

    “我当然不能代替你的决定,但线索在我手上,灵灵是我的搭档,我说不接,就是不接。”莫凡也很肯定的说道。

    “你……”穆宁雪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听我的,别去管黑教廷了,至少现在别去。”莫凡很诚恳的说道。

    “我爸爸的养子是黑教廷成员,他的亲弟弟也是黑教廷高层,你明白他现在有多走投无路吗,如果我还不能做一些什么,所有的怨念都会施加在他的身上,那些被迫害者的亲人,他们根本没有理智可言,他们需要我爸来偿还他们亲人的命……他连见我一面的权力都丧失了。”穆宁雪转过身去,情绪显得几分激动了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