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863章 自食其果
    离得越来越远近,穆宁雪伸出食指轻轻的一指,便看见那些遍布在地面上的冰霜宛如有生命一般,缓缓慢慢的往赛义德的右腿上攀爬了上去。

    赛义德吓了一跳,急急忙忙要挣脱,但是他的整条腿已经开始有些不听使唤了。

    “冻结!”穆宁雪目光一凝,瞳孔锁定的地方物体冻结的速度赫然增加数倍。

    赛义德左腿也不知有什么东西保护着,并没有被冰霜给覆盖,但右腿却被冻得明显,没多久便看上去像是一条冻棍了。

    他眼中充满了慌乱,正拖着沉重的右腿往后退去。

    “我不会输的,我不会输的!!”赛义德恼怒的叫道。

    穆宁雪一声不吭,她微微闭上了眼睛,好让周围所有的冰元素全部聚集到赛义德的身上,这个猖狂至极的埃及选手是应该好好的教训一番。

    赛义德看到穆宁雪专注的去掌控冰雪,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之光,嘴角更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

    “爆体!”赛义德暗暗说道,将意念命令传递到死刀木乃伊那里。

    那死刀木乃伊已经被冰封了大半了,但脑袋位置还没有彻底僵死,当是赛义德发出指令的时候,便看见死刀木乃伊的脑袋莫名膨胀了起来,膨胀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猛的爆炸开!

    一颗肥硕的头颅爆炸,顿时血肉、头骨碎片飞溅,造成了不小的空间动荡。

    穆宁雪自然不会想到对方还有这一手,立刻唤起了一道冰霜之墙,凝结在了她的身后,阻拦那些爆炸出来的碎物飞溅到自己的身上。

    她这么一分心,赛义德笑容变得更加阴险!

    他的左腿之所以没被冻住,是因为他身上还有一层浅浅的光之守护,能够为他暂时抵挡一下冰霜侵袭,而他的右腿会被冻结,是因为他要麻痹穆宁雪,让她觉得自己已经对她没有任何威胁!

    事实上,他还有一系能力没有暂时,那就是暗影系!

    他之前更一直往后退H便为了站在有光差阴影的地方……

    “该死,我的腿和地面连住了!”赛义德刚要做出行动,却发现了这个令他烦躁的事实。

    戏演得过于逼真了,他无法动弹。

    可是,他更不想输掉这场比赛,他代表着的是整个埃及队伍,一旦输了,挑战之章也会失去,他也无法像队员们交代。

    “只能这样了!”赛义德一咬牙,做出了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

    此刻是他唯一的机会,哪怕折了一条腿,只要最终获得胜利,都还是值得的!

    “嘎!!!”

    赛义德忍着剧痛,强行施力,居然生生的将右腿从冰霜之中拔了出来。

    他的腿部本身僵硬得发脆了,猛的弯折、拉扯,结果就是腿部从膝盖位置直接断裂!

    腿部冰冷得毫无知觉,可赛义德明白这只是延迟了疼痛,用不了多久那生生断裂自己右腿的疼痛将会彻底令他发疯。

    为了赢,这点牺牲也是值得,他只要动起来,这女人就输了!

    “遁影!”

    赛义德兀然化作一团黑影,很快消失在了空气中,原地位置上赫然留下了一截与冰霜地面衔接在一起的小腿,看上去格外的悚然!

    斗场下众人都看呆了,这个赛义德未免也太阴险了,竟然故意做出一副要输的样子,等穆宁雪警惕微微放松,同时又被身后死刀木乃伊头颅自爆的状况给吸引的时候忽然袭击!

    不得不说,这个赛义德够狠的,主动折掉了一截小腿,换作任何人都会觉得穆宁雪已经赢了啊!

    “小心啊!!”

    学员中已经有人亲不自禁惊呼了起来,可终究是慢了,赛义德这一手真的太出人意料!

    斗场中,一团黑色的影子诡异的挪动到了穆宁雪的身侧,赛义德那高大的身子慢慢的浮现,他整个人被黑暗气息笼罩着,鬼气森森,阴邪至极。

    他的手上多了一柄短刃,呈现完全的暗色,若不去注意那发出的阴冷之光,甚至不会察觉到这黑色短刃的存在。

    这是噬匕,一旦扎入到活物的身体里,便会感觉有成千上万的吃人蚂蚁在啃咬着身体,痛不欲生。

    说实话赛义德真的有点不舍得这样对待一个美貌如仙的女子,可谁让她把自己逼到了这种境地??

    赛义德出现的位置毫无征兆,手中的噬匕出手的速度更是快如毒蛇窜咬,连教员白东威都没有对方会在这么一手。

    “让我失了一条腿,你很了不起了,只是你付出的代价更大!”赛义德猛的出手,黑暗匕首扎向了穆宁雪的背肩位置。

    穆宁雪站在那里,身子一动不动。

    赛义德离她不过几十公分,最可怕的还是那噬匕,已经要刺破她的肌肤了。

    穆宁雪依旧面无表情。

    “铿!!”

    噬匕重重的往穆宁雪身上刺去,然而根本没有扎入皮肤、肌肉的那种顺畅,反倒完全像是刺在了坚硬无比的晶体上。

    赛义德手都被返回来的震力给弄麻了,他双眼几乎从眼眶中瞪出,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幕。

    穆宁雪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覆盖上了一层冰晶,这并非是任何铠魔具,就像冻结了灰布铁尸和死刀木乃伊一样,穆宁雪竟然将这些冰霜冻结在自己的身上,于是身外直接包裹上了厚厚的冰晶防御!

    赛义德难以置信的不是她这种能力,而是穆宁雪的反应速度。

    看上去他舍弃掉右腿,遁入阴影,紧接着出现在穆宁雪身侧偷袭是好几个步骤,事实上那也不过是死刀木乃伊头颅爆炸的转瞬间完成的,他不能相信的是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意图,提前做出了防备!!

    可既然她清楚自己还可能在最后反击,为什么不早一些用冰晶裹起来,非要等到自己折断了腿后……

    “你……你是……你是故意的!!”赛义德有些崩溃,愤怒的吼道。

    穆宁雪根本没有理会他,这种人渣她不想与他做任何过多的交谈,只要让他在这里好好享受腿断的滋味……

    她一转身,一步步缓慢的往赛台下走去,弥漫四处的冰之领域在这个时候已经消逝,一直缠绕在赛义德右腿断口处的寒冰也快速的褪去。

    冰也是一种麻醉,但随着冰化开,那种渐渐来袭的痛苦会演变成一种巨大的精神折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