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711章 乌镇异事
    格洛肯听到唐忠的话语,脸上露出了些许诧异之色。

    “原来莫老师是国府选手难怪年纪轻轻实力这般出众,我当是你们中国随便跑出来一个年轻人就有这等实力呢,虚惊一场……”格洛肯义正言辞的说道。

    格洛肯在战斗力上碾压莫凡归碾压莫凡,可也得看看他是几岁的人,换作别的青年法师,格洛肯手一抬就解决了。

    “那个……冒昧问下,那头……那头蛇,应该不是您的召唤兽吧……若那样的话,这一届国府之争,我会建议我们神庙学院弃权的。”一旁的狄凯厄斯弱弱的问了一句。

    “它是我们杭州的守护神,莫凡曾经在它最危险的时候救过它,所以莫凡遇到危险,它就会出现。”唐忠笑着解释道。

    “原来如此。”狄凯厄斯一副吓死本宝宝的表情,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蛇要是召唤兽,别说是国府之争了,世界法王之争都可以保持碾压姿态,强得离谱!

    中国这地方真可怕,办完事还是早点回希腊雅典去吧。

    “我跟她私下商量商量。”莫凡说道。

    ……

    莫凡推着心夏往竹林中走去,几片尖尖的叶絮落了下来,沾在了心夏乌黑的头发上。莫凡将它们取了下来,却又忍不住去抚摸着她柔柔的发丝。

    慢慢的,莫凡将上放在了心夏耳畔边,滑到了饱满似玉的脸颊上。

    另一只手也不经意从发丝间穿了过去,莫凡从后面抱住她,沉浸在翠竹之香与美发芬芳间……

    心夏闭上了眼睛,恬静的感受着这份温馨与安心。

    “莫凡哥哥,我觉得我还是去吧。”不知过了多久,心夏自己打破了这份宁静。

    “为什么?”莫凡问道。

    “那里挺好的吧。”心夏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腿说道。

    “恩,有人欺负你的话,就尽快告诉我,我会把他们破庙给拆了。”莫凡说道。

    心夏笑了起来,眼角却有一抹晶莹,含在那里。

    虽然是一位心灵系的法师,可心夏发现自己其实很不擅长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

    她知道莫凡不喜欢呆在一沉不变的地方,更不喜欢碌碌无为,可有的时候莫凡步子走得太快,心夏根本追不上,很多时候就只能够呆在某处静静的等着……

    心夏时常梦见莫凡遍体鳞伤的回来,他朝自己走来,在半途中脱力的倒下,自己想往他那走去,可她做不到。只能看着,就那样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帕特农神庙,心夏其实并不排斥这里,毕竟那是每一个治愈系法师的圣堂。

    假如这种梦再出现,她可以治好他身上的伤,或者朝他走去……

    ……

    “我们商量好了,她可以去帕特农神庙。”莫凡将心夏推回了石桌那里。

    格洛肯和狄凯厄斯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看得出来那位大导师是非同一般的人物,不然怎么会给予他们这么大的压力。

    “那我现在就订好机票。”格洛肯说道。

    “谁说现在了。至少一个星期后你们才可以来接人,你们要喜欢杭州,就在杭州旅游一周,让审判长给你们报销,要不喜欢,可以先回印度,一个星期后再过来接人。”莫凡说道。

    “是希腊!!!!”格洛肯脸都黑了,带着些许咆哮意味。

    “没什么差别,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莫凡说道。

    格洛肯和狄凯厄斯商量了一会,最后还是妥协了莫凡。

    两人多半是不想回去找那位大导师的骂,绝对留在杭州,一个星期后再带心夏到帕特农神庙学院。

    唐忠建议他们可以逛逛西湖,西湖之景,细品下来两三天时间就可以打发了。

    一提西湖,两位外国友人摇头如捣蒜!

    那地方,给他们钱他们都不去!!

    ……

    唐忠自然会招待两位帕特农神庙贵人,莫凡自己才懒得鸟他们。

    一个星期后,莫凡也要到国府报道去,正好有七天时间能够跟心夏好好的没羞没臊。

    莫凡地方都想好了,去盛名已久的乌镇,这地方其实最适合情侣了,随处可见的清新小店,小咖,小酒吧,复古充满格调气息的酒店、小旅馆,白天逛逛逛,晚上看看看,深夜啪啪啪,再美妙不过了!

    ……

    “啪!”

    “啪!”

    “啪”

    某间雅致的小房屋的纸窗缝隙里,不经意间传来这清脆悠扬的声音。

    “莫凡哥哥,我就说了,要开灭蚊灯的。”心夏一脸认真的说道。

    “没事,我拍死它们。本大爷的血也敢吸,不怕变异啊!”莫凡穿着一件精神病人款睡衣,一下子扑了过去,追着一只刚抽了他血的蚊子乱揍。

    有人就要问了,为什么不用魔法?

    开什么玩笑,对付这些蚊子还动用魔法,尊严何在!!

    “在这,小样你哪里跑!”莫凡追到了心夏的床边,看似扑蚊子,其实另有所图,把毫无防备的心夏给扑倒在床上,盘起的发丝一下子凌乱的散开了。

    满屋子芬芳,银铃的娇笑,莫凡逮着机会就一阵揩油乱亲,白嫩嫩,水灵灵,香喷喷,要知道华山顶上自从封了游客后,那真是坐在山峰崖边赵日天都没人管,莫凡没觉得这有多好豪气冲云天,只觉得无尽悲哀在险峰。

    心夏马上要出国留学了,天知道啥时候能见面,乘着月黑风高……不对,应该是良辰美景,说什么也要把正事给办了!!

    ……

    古镇宁静,月色朦胧,流淌而过的清河上飘着几只捆绑在岸边的船只,微微敲打着石壁。

    纸窗上有些波光,拱桥上铺着月霜,一位妙龄女子单影而行,她的步伐轻盈,裙摆摇曳,盈盈一握的柳腰和那樱桃臀倒影在清澈的河面上……

    女子走着,走着,身子在途径中央的时候忽然间消失了,诡异无比。

    又过了没多久,一只白色的巨大飞蛾从桥中心处翩跹而起,翅膀扑打的声音如凉风袭过,平静的河水都出现了波纹……

    它拥有一双灵动的眼睛,飞起之时特意往附近张望了一番,似乎在确认是否有人看见。

    她非常的灵活,迅速的飞到了屋檐上,一双赤着的玉足在瓦片上轻盈的一点,又轻灵的飞向了更远的地方,眨眼间消失在了凄迷的夜色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