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358章 设计陷害
    “那么这和我……”莫凡想说,这特么关我毛事。

    “其实我们怀疑族内有跟外勾结者,这次守护计划就算严格保密还是可能走漏风声,而我给审判长的建议是是选择信得过的外人。”唐月说道。

    “我就是那个信得过的外人?”莫凡指着自己鼻子,一脸无语。自己这是何苦呢,不打唐月的电话,估计就不会摊上这大事了。

    唐月明媚如花的笑了起来,那双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莫凡。

    姐正愁怎么解决这事,你小子就送上门来,那姐姐就不客气啦!

    莫凡总觉得唐月这副样子也跟一条吐着红信子的淫|蛇一般,好像随时会吃了自己。

    “我相信你,所以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你。而你又不属于我们族内的人,也没有和哪一方势力有半点瓜葛,底子清白。再加上你也够机灵,懂得临机应变,我觉得你这次来杭州真是帮了老师大忙了!”唐月一副恨不得给莫凡脸颊上亲上一口的高兴模样。

    事实上这件事已经困扰唐月很久了。

    神十年一次的蜕皮可是大事,在别人看来神或许存在着对人类的巨大威胁,可传承了如此多年,又跟神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唐月比谁都相信神是一位真正的守护神,它比人类还更在意这座城市。

    人养城,城养神,神护人,人奉神。假如人们可以像自己一样与神做一些接触的话,他们一定会知道神其实很温顺,也很善良。

    唐月是少数能够和神接触的族人,考虑到神在蜕皮期情绪过于骄躁,并对实力过于强大的人和生物都会有极大的敌意,审判长和黑风才决定将这次守护神蜕皮的大事交到了自己手上。

    族内是高手众多,奈何他们不像自己能够时常接触到神。

    再加上神蜕皮期间骄躁无比,忌讳有强者在它附近出没,那么自己便是最佳人选了。

    此次任务,关系重大,偏偏有消息表明族内存在着叛徒,这让唐月肩膀上的担子更加艰巨。

    很巧的是,莫凡这家伙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为了避开叛徒泄露神蜕皮地点,让莫凡做其中一个保护环节的人再合适不过。

    所以,唐月在接到莫凡电话之后便没有什么隐瞒的将秘密给说了出来,说白了就是要拉莫凡上贼船!!

    唐月能信得过的人并不多,莫凡算一个了。

    “别忘了,你可一直都欠我一个人情哦。”唐月老师笑眯眯的说道。

    “我还救过你命呢。”

    “哼,你也占了我不少便宜!”唐月红着脸说道。

    “当初的人情不就是一个星尘魔器嘛,我还你两个。”莫凡现在也是财大气粗。

    “当初是当初!”唐月气呼呼的说道。这男人,怎么一点担当都没有啊,明明当初承诺过的!

    莫凡真是日了狗了,这都能够摊上事!

    “容我考虑考虑。”莫凡说道。

    “好吧。”唐月也没再强求,毕竟这不是小事情,“假如你不愿意,就把今天的这些谈话忘掉。神的存在,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神并不被世人接纳,人们会对它产生一种夜夜难眠的恐惧,他们杭州审判会与政府虽然坚持这项古老图腾传承,不代表全国的权威组织会容忍这种事情。

    这次神出现在闹市当中,已经引起了明珠魔法塔会与魔法宫廷的人关注,近期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法师会到这里问个究竟,倘若他们一致决定要在这个时候处决掉神,蜕皮期的神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啊。

    唐月咬紧了嘴唇,目光注视着在水面上那不知道安静燃烧了多少个岁月的潭炉。

    但愿神能够平安度过这次危机吧。

    “你看上去很在意它?”莫凡见唐月在为摩天之蛇祈祷一般,顺口问了一句。

    “很早的时候我父亲便在一场妖魔战役中牺牲了,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就独自住在这里。有一次我到灵隐山去玩,遇到了一只叛逃的獠牙兽,周围都没有人,而獠牙兽又显得很饥饿,我以为自己会死在那里,但过了很久,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那只獠牙兽吓得逃跑了。我转过头去,从山上看到了黑夜里的西湖,月光洒在西湖上,有一个巨大的蛇影在水下若隐若现……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它。”唐月嘴角微微一浮,接着说道,“它很巨大很巨大,但我并不害怕。它更像是一个住在隔壁的长辈,看着我从小长大。我只要人在西湖,它就会保护着我。”

    莫凡见唐月描述的很认真,并没有去打断她。

    人之所以需要家,是因为需要那种可以踏入这道门后便卸下所有防备的真实和不需要担惊受怕的心安。

    绝大多数孩子的这份被保护着的安心是来自于父母、长辈,对唐月来说便是这头带给世人巨大恐惧的摩天之蛇,还真是不一般的特殊啊。

    “我听说蛇褪下的皮往往是上好铠魔具的重要材料,我要是帮你了,你送我一块那家伙褪下来的异皮好了。”莫凡开口说道。

    以摩天之蛇的体型,褪下来的皮都可以做几千套铠魔具了,不过能做魔具的材料往往是需要冶炼的,跟大小没有关系,而是妖魔骨血皮肉的异性,所以即便是不能做个几千套铠魔具,出个十几件极品铠魔具大致不成问题,自己要一件,作为酬劳,不过分。

    “原来你是打这个主意,哼!”唐月佯怒道。

    “那倒不是,既然你说它是你的长辈,那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既然是家事,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莫凡一本正经的说道。

    “谁跟你一家人呢,没脸没皮!”唐月脸颊红润红润的,倒像是一个刚刚从闺房中走出来的小妻子,煞是动人。

    莫凡见唐月老师难得羞涩,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

    唐月赌气,步子加快了几分,不想和这个打老师注意的坏学生说话,也为了掩饰自己羞赧,拿出了手机故作看消息。

    然而,很快唐月脸上羞涩就褪去了,红润变成了怒红之色,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机荧幕。

    “荒谬,荒谬!!”唐月有些恼怒的叫道。

    “怎么了?”

    “他们在设计陷害大家伙……”唐月将一份最新的新闻报道递给了莫凡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