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全职法师 > 第一卷 第300章 乘人之危
    一整片的冰晶,简直就是凭空出现的一副水晶油画,蛊惑魔蛛更是油画之中最为精妙的雕塑,它一身的愤怒,它作为战将级高等生物的气焰,它那势不可挡的杀气,全都还萦绕在它的周身……

    可它就是静止了,连生命气息都在一瞬间消失。

    周围一大片都被冻成了冰晶,水池化作了一面镜子,荒草变成了一株株轻易就会折断的硬物,石块也成了冰块,冷冷的星光洒落下来,晶莹之中透着一股子万物俱寂的寒气!

    莫凡瞪大了双眼,不太敢相信这一箭的威力!!

    斩魔具莫凡是见过了,大都是呈现长剑、斩刃的形态,使用时可以让魔法师拥有一瞬间的特殊斩之魔法,威力霸道至极并不逊色于一个毁灭性的中阶魔法。

    莫凡当初也在竞拍会上看过了,适合自己的斩魔具价格都是两千万以上,有些其他特殊形态的斩魔具就更加昂贵了,没个五千万人民币都没有资格参加竞拍。

    莫凡自己进攻手段不算少了,所以才没有去在意过斩魔具。

    让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今天自己亲眼目睹了一种极其少见的弓魔具!

    幻化成弓,冰晶弥漫,钻石一般的尘埃飞逝,凌厉之箭落下之后,一大片区域瞬间冻结成冰晶,快得令人连一点反应都做不出来。

    其威力之恐怖自然不用多说了,问题是穆宁雪也不过是一位中阶魔法师,她手头上的魔具未免也太逆天了,想当初在切磋比试的时候她拿出这件弓魔具来,明珠学府的人得全部被秒杀啊!

    况且,释放的冰根本不是之前的磐冰,而是更加高上一个境界的冰晶。

    冰种化作晶状就表明那已经脱离了灵级冰种了,莫凡完全没有料想到穆宁雪还掌控着更加强大的冰种。

    也不对啊,假如她的冰种更加强大,她没有理由在之前隐藏着,蛊惑魔蛛不立刻除掉队员们死伤更加严重。

    “呼~~”

    穆宁雪长发重新静落了下来,有些凌?的遮住了脸颊,却别有一番楚楚动人。

    她重重的喘息着,眉黛处的腥红彻底消失,可刚才还一副凌厉女皇的强大气场的她在释放完这一箭后整个人精力被抽空了一般,显得疲惫至极,柔弱无比。

    莫凡急急忙忙的跑到她身边,见她站都有些站不稳,急忙扶住了她。

    “还是不能够完全驾驭……”穆宁雪话语断断续续,完全是在自言自语。

    “你怎么会有这么强的魔具?”莫凡说道。

    这冰晶弓绝对不是中阶法师能够使用的,按理说强行烙印这种高级别的魔具,自身的灵魂会承受不了而受尽痛苦折磨的。

    穆宁雪的修为绝对没有到可以使用这种魔具的时候,莫凡不禁有些担忧穆宁雪的心魂了。

    冥修冥修,主要修的就是灵魂,根据修为的不同所能够烙印的魔具数量、强弱也会不同,像他们这样的中阶魔法师能够烙印的魔具级别是有限的,像那些威力堪比高阶魔法的斩魔具万万承受不来。

    穆宁雪这柄弓魔具的威力纵然没有到达高阶,但感觉相去不远了,这样的魔具烙印到灵魂上,灵魂简直不堪重负啊。

    “我休息一下就好了。”穆宁雪坐了下来,脸色毫无血色的她感觉随时都会昏倒过去。

    莫凡自然不放心的守在旁边,看着魔能近乎被抽空了的穆宁雪,他心中涌起了无数个疑问。

    这弓,似乎又与绝大多数魔具有些不同,究竟什么地方不一样,莫凡这个知识空缺的家伙又说不上来。

    但莫凡有一种预感,他预感穆宁雪这些年来如此变化巨大很可能就与这柄弓有着某种关系。

    还有,穆宁雪的冰种似乎不单单是灵级那么简单。

    魔具的属性假如是魔法师自身拥有的系,那么魔具的威力会相应的附带着该元素种。

    刚才穆宁雪施展出的是某种冰晶,比磐冰更强,连战将级中实力比较强楸蛊惑魔蛛都被瞬间秒杀,可见其威力有多恐怖了。

    这是穆宁雪的最后底牌,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使用,看看使用后她那无比柔弱的状态便知道了,可这里面似乎还藏着很多秘密。

    ……

    穆宁雪休息了很久也不见她可以站起来,莫凡暂时不敢离开她半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终于睁开了眼睛,那双美丽的眸子看着莫凡,随后又很快移开了视线。

    无论如何她还是能够从莫凡这张脸上看到一丝过去自己喜欢的影子,那种感觉藏在心底都要被遗忘了,可在某个瞬间还会忆起,紧接着就是明明冻结的心灵之湖中有一层薄薄的涟漪荡漾开。

    他在守着自己,穆宁雪心里很感激。

    事实上她一直在心里还存着一份感激。

    年少的莫凡和别的人不同,一切都无所畏惧,一切都不按常理去走。

    附近居住的孩子们都远远的看着自己,不敢接近,只有莫凡从来不会理会大人的叮嘱和老一辈人的喝斥,脏兮兮的手拉着自己到处撒野,驱走了很多童年的孤独与害怕。

    他吊儿郎当,他粗话成章,他顽劣痞性,可他也是唯一一个有勇气在自己身边废话连篇的人啊。

    穆宁雪以前会喜欢他,没别的什么特殊原因,仅仅是因为莫凡是离自己最近的男孩儿,其他男孩们要么对自己敬而远之,要么奇怪奉承,要么假装清高,要么羞涩得连话都不敢说,要么装腔作势……

    摇了摇头,穆宁雪将以前的那些事从脑子里拂去。

    或许是被蛊惑的原故,才会回想起这些事情来。

    “走吧,我没事了。”穆宁雪站了起来。

    莫凡下意识的要扶她,穆宁雪却没有搭他的手,以前再怎么亲密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大家都成年了,有各自的生活,有各自的忌讳,就没有必要……

    穆宁雪还想保持自己的那份授受不亲,结果莫凡这家伙极不按套路出牌,一只大狼爪就握住了她玉润的手背,另一只扶着柔柔的香肩。

    穆宁雪这会是实在没什么气力了,不然非得一个冰锁将这乘人之危的混蛋给吊起来打一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