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逆天邪神 > 第1207章 另一个凤凰神灵
    炎神界,葬神火狱。

    火浪翻腾,炎光燃空,眼前如有一个真实的无际炼狱。

    这是一个危险之地,亦是常人不被允许靠近的禁忌之地。而此时,随着玄光一闪,两个人影同时出现在这火狱之侧。

    “谢谢你,火宗主。”

    云澈向火如烈真诚致谢,目光看向前方茫茫火狱。在这火狱之中,或者他可以找到能够打败君惜泪的方法……这也基本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可能了。

    云澈来到火狱边缘,刚要一跃而下,身后忽然传来火如烈的声音:“等等!”

    云澈转身:“火宗主还有何吩咐。”

    “云小子,”火如烈重呼一口气,目光难以平静:“当年,你说你之所以发现两条远古虬龙的存在,是因为你到达了火狱之底。这……是真的?”

    “嗯。”云澈点头:“还请火宗主为晚辈保守秘密。”

    火如烈看着他,脸色变动,却是许久说不出话来。

    “虽然不知道这一行有没有收获,但和君惜泪交手之前,我一定会回来,劳烦火宗主等待。”

    说完,云澈向前一跃,身影很快被茫茫火海吞没,连气息也消失无踪。

    火如烈没有离开,在火狱边缘怔立许久,一阵失神的自语:“这小子……他究竟是……”

    云澈在火海中直线坠落,周围的火元素越来越狂暴恐怖,但无法伤及到云澈分毫。他紧锁眉头,回忆着那个奇异的灵魂感应。

    当年,沐玄音和远古虬龙恶战,他第一次潜入葬神火狱时,在葬神火狱之底,他感受到了一个遥远的灵魂感应。随着他距离炎脉越来越近,那个灵魂感应也越来越清晰,似乎是在召唤指引着他。

    但在他靠近的过程中,却发现了葬神火狱中存在着两只远古虬龙的真相,他在惊恐之下心急火燎的冲出葬神火狱,之后又远遁黑琊界,自然是完全无从理会那个灵魂反应。

    但在面对君惜泪一战一筹莫展时,他又忽然想起。

    存在于葬神火狱之下,又是极其遥远的灵魂感应……那会是什么,云澈在那时,就已经有了一个隐隐的猜测,此刻回想,那个猜测已是越发清晰。

    某个依靠葬神火狱而存在至今的神灵!

    而能存在,并依附这种环境的,最有可能,便是朱雀、凤凰、金乌的神灵。而金乌神灵已经消逝,难道会是凤凰或者朱雀的遗留神灵?

    虽然,在炎神界的认知中早就已经没有了神灵的存在,但,那是因为他们从未有人能到达过葬神火狱之底。吟雪界的冥寒天池之底,残余的冰凰真神都可以依仗寒脉而勉强存在。炎神界的炎脉之强大毫无疑问要胜过冥寒天池的寒脉,神灵残魂能依附其存活至今,可以说很正常不过。

    直落五千丈,云澈以最快速度来到了火狱之底。这里已经是一个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炼狱,火元素之暴烈,层面之高,要远超哪怕至高神主的认知,一簇火焰,足以焚干凡世一汪沧海。

    火焰灵气如暴风一般涌入他的体内,化作他的玄力。第一次到来葬神火狱时,他的修为只有神元境,而此刻神劫境的修为,火焰灵气涌入的速度数倍的增加,在这个极度纯粹又极度高等的火焰世界,他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远胜他人的苦修,但绝对不可能让他短时间内达到君惜泪的层次。

    云澈的目光锁定在了那个极其遥远,却又极为清晰的赤色光弧上。

    那里,便是上古炎脉的所在。

    向着上古炎脉的方向,云澈极速穿行。他的修为非同以往,速度比之第一次到来时也快上许多。赤色光弧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在视线中临近,就在这时,云澈的心脏忽然猛地一跳,身形也随之一顿。

    这是……

    云澈的手掌下意识的按向胸口,那是一种似灵魂被无形之物轻轻撩拨的感觉,神秘而朦胧。

    和上次……一模一样!

    这种感觉……的确是在召唤我!

    灵魂感应依然存在,云澈的精神为之一震,速度再次加快,穿过层层炎神,直赴炎脉,心跳也逐渐变得剧烈……到底会是什么?会是凤凰神灵,还是朱雀神灵,还是……

    葬神火狱延绵百万里,若无赤色光弧的指引,将极难辨识方向。随着云澈的前行,那个灵魂感应越来越清晰。

    整整十万里穿行而过,没有片刻的停留,逐渐的……近在咫尺。

    云澈的脚步终于停止,他的眼前,一道赤色的光弧如龙一般在火焰世界中盘旋,一直蜿蜒向视线的极致,仿佛无穷无尽。目视着这道赤色光弧,云澈的双目一阵呆滞,灵觉竟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空无……他在这一刻,忽然感觉不到了任何火焰元素的存在,他的感知,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空洞所吞噬,这种奇异而可怕的感觉持续了很久,直到他的目光从赤色光弧上移开时,才缓缓消失。

    那是上古炎脉无疑,和冥寒天池的上古寒脉同等层面的存在,都是从上古诸神时代遗留下来的力量。

    但冥寒天池的寒脉只有短短的一道。而眼前的炎脉,却仿佛无穷无尽。或许,是其内蕴力量太过恐怖,到了一种云澈连感知都不能的极道层面。

    “炎神界……或许任谁都想不到,一个中位星界之中,会隐藏着一股如此恐怖绝伦的力量。”云澈不自禁的感叹着:“这里的力量若是倾覆,应该足以轻易毁灭一个上位星界,甚至王界吧?”

    云澈缓缓抬步,正要继续向前,前方的世界,忽然闪耀起两抹赤红的炎光。

    “云澈,你终于来了,本尊已等待你许久。”

    一个虚缈而清澈的声音在心魂中响起,云澈猛的抬头,遥远的上空,两道黄金色的狭长眼瞳缓缓睁开……顿时,整个世界的炎光都为之黯淡,茫茫火狱,这双黄金眼瞳却仿佛成为了唯有的存在。

    “你是……凤凰神灵?”

    同时金色神瞳,但远比金乌神灵的黄金眼瞳狭长,而云澈的记忆,在这看到这双眼瞳的那一瞬间回到了十几年前,他第一次接触神灵存在的那一刻。

    苍风国万兽山脉,凤凰遗族试炼之地中的凤凰之瞳!

    随着这双黄金眼瞳的出现,一股属于凤凰炎的神息也随之罩下。

    “本尊非神灵,而是凤凰所遗留在世的灵魂碎片之一。三年前感知到你的到来,你却中途折离,但果然,你终是到来。看来,这也是命运的指引。”

    果然是凤凰神灵!

    在继当年凤凰遗族所遇到的第一个凤凰神灵后,自己所遇到的第二个凤凰神灵!还是神界的凤凰神灵。

    “你在召唤我?你当初为什么召唤我?又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云澈话一问出,便想到了什么:“难道,是另一个凤凰神灵的告知?”

    “不错。”凤凰神音平和的回应:“虽位面不同,但同属凤凰遗留的灵魂碎片,自可互通魂音和记忆。本尊不但知晓你,还知晓你所出生的大陆曾存在着两个灵魂碎片,其一受凡尘沾染而背弃凤凰意志,但最终悔悟,在感知到‘大劫’的到来后,将自己的一切赋予一个人类。而另一则依旧存在于世,只是,也濒临消弭。”

    “除其之外,本尊为世间最后一缕凤凰残魂,但只能依存葬神火狱而苟存,一旦离开,便会快速消逝。”

    “大……劫?”云澈低念一声:“你说的,难道是那道……‘绯红裂痕’?”

    这些天,他从沐冰云那里听到了一些关于“绯红裂痕”的事。虽然沐冰云并没有讲述的太详细,但云澈至少也知道了个大概。同时,“绯红裂痕”四个字,也在他的心魂之中,与金乌魂灵、冰凰少女说的一些话缓慢的契合起来。

    “不错。”短短两个字,凤凰魂音之中却带着仿佛来自远古的叹息。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难道真的和他们猜测的一样,有可能是某个巨大的劫难?”云澈连忙问道。

    “无人知晓那究竟是什么。”凤凰魂音回答:“即使我们是真神留下的灵魂碎片,有着真神层面的感知,却依旧无法得知那道‘绯红裂痕’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又为何而出现。”

    “但唯独有一点,本尊无比的确信,那道‘绯红裂痕’的背后,并非是‘可能的劫难’,而是“必然爆发的灾厄”。而这场‘灾厄’一旦真正爆发,要远比你们想象还要可怕太多太多……或许,非但东神域,倾尽整个神界之力,都将难以抵御。”

    “什么?”云澈的瞳孔猛的一缩:“倾尽神界之力都无法阻挡?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灾难?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因为,那道绯红裂痕的气息,让本尊的感知每次碰触,都会生出无穷无尽的恐惧。”

    云澈:“……”

    虽然只是灵魂碎片,但那终究是真神层面的灵魂。

    让真神层面的灵魂仅仅是遥远感知便会生出“无穷无尽”的恐惧……那究竟会是怎样的灾厄?

    不!有一个人或许知道答案……冥寒天池下的冰凰少女!她是最先告知他未来“灾厄”这番话的人,而且似乎清楚知道着其中缘由,也是混沌空间唯一真正知晓缘由和真相的存在。

    却也说过现在无法告诉他。

    究竟是什么……那道绯红裂痕,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只是灵魂碎片,亦有着极高的神之尊严,本绝不会做出消弭自己的存在而成全一个人类之举。但,你先前所在的世界,一个凤凰碎片将自己的全部给了一个人类少女。而在这炎神界,最后的金乌残魂,亦将自己的全部存在,赋予了一个名为火破云的人类少年。”

    “唯一的原因,便是那未来‘必定爆发的灾厄’。”

    “本尊指引着你的到来,亦是为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