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六五五章 逃去哪里
    欲我尘不禁眼现无奈之色,知晓这正是天地阴阳大?赋中阴阳乱剑,剑威也同样无限接近于开天之极,近乎造化。

    之前就已被那阴阳神光重伤,若再被这一剑斩中,自己必定会损及元气。

    而也就在这时,又是一道阴阳之光,逆流而生,以完全不逊于先前的气势,将欲我尘的人,再次笼罩在内。

    “正反混沌元胎!”

    若说之前欲我尘还只是骇然,对庄无道的超绝法力无可奈何,那么这刻就是惊骇欲绝!一丝丝恐惧之意,在心内油然升起。

    正逆阴阳!这竟然又是一道大阴阳散魄湮形神光!

    被那阴阳乱剑斩中,估计最多只是使她数百年内都要养伤蛰伏。可若同时这道大阴阳散魄湮形神光轰中,那么她欲无尘,必定会陨灭在此!

    这简直就是犯规,这片天地间,怎会出现这样的人物?以太上之身,施展出威能接近于造化的神通不算,居然还可以在一击之内,施展两次!

    这叫何人能够抵御?别说是她忘心如来,便是那大罗征天图的二十位以下,只怕也无人能够在这样的神通面前全身而退!

    正心中冰寒一片之时,这片青空忽然撕裂,一口黑色的刀光,蓦然从内劈斩出来,正与轻云剑交斩在一处。

    瞬时天地撕裂般的爆响,整个天地,都在震荡不休。

    近三百年时光蕴养,轻云剑早已伤势全复,可这一刻,剑身依然发出了一声剧烈颤鸣。不过那刀光,却也同样被崩飞开来,

    天地间的元力,这刻已是紊乱到了极点。四处都是虚空裂隙,哪怕是再怎么强横的神念,也难洞察其内发生之事。

    庄无道的双目微凝,别人不能观照里面的情景,并不意味着他不能。

    可以清晰望见,那欲我尘被他另一道大阴阳散魄湮形神光轰中,身躯元神再次被重伤之后,有一只黑色的遮天大手抓来,将欲我尘的部分肉体与元神,都强行抓离此间,

    那当是修罗魔主刹帝利无疑,而方才的那一刀,多半就是十二式修罗天刀中最强的一式‘轮回灭’。

    那位混元魔主到底还是不放心,准备着后手。那一刀是早就在天仙界的域外虚空准备就绪了,随手都可斩出。可之后救忘心如来脱困的那只大手,却是那修罗魔主远隔数万重虚空世界,将法力降至此间。

    才刚体会过天到反噬之力的庄无道,自是清楚明白,这次那修罗魔主会付出何等代价。

    那忘心如来欲我尘也绝不会好受多少,本就被大阴阳散魄湮形神光重伤,又在天道压制之下,急掠数百重虚空——即便这期间有修罗魔主的法力护持,可最后亦必定是伤上加伤。

    这次那位能够勉强保住性命就已很是不错,之后此女哪怕是用尽各种灵丹与天材地宝,只怕也难在几百年后恢复。

    尽管未能将一举将此女诛灭斩杀,不过四百年后的大罗之争,这忘心如来已不足为患。

    这其实也在他意料之中,那修罗魔主绝不会容忍欲我尘就这么死在自己的剑下。

    冷冷笑着,庄无道的目光,又转向了那位太辛神王。

    他与忘心如来欲我尘的交手只是刹那,电光火石间就已完成。在庄无道打出第一记大阴阳散魄湮形神光之时,这太辛神王还欲出手,为欲我尘解围。

    可当正反相生,另一道大阴阳散魄湮形神光生成之刻,这位太辛神王就抛下了一切的犹豫,将所有的自信,都全数挥之一空。身躯急化银白电光,往天边远处穿梭逃遁。

    若是他与忘心如来欲我尘二人都状况完好,心有防备之下,联手或可与这无法仙君一战,甚至将其翻过来压制也不是不可能。

    可此时忘心如来首先在淬不及防之下,已被庄无道重伤到失去战力。只凭他一个排位三十七的大罗境,如何是这无法仙君的对手?

    这里倒还是有五位元始仙王在不错,账面上看,也有着不弱于对手的实力。

    可问题是对面这位无法仙君,会否给他们正面搏杀的机会?其余几人,由是否真能齐心协力,毫无保留?又是否能够为他,提供足够的助力?

    其实根本就不用去考虑,自称要与无法仙君了断因果的那位补天道灵化道人,第一个就选择了逃遁,这须臾间就已到了千里开外。

    第二个就是来自魔渊的火天罗,这位身躯魁梧,气势狂猛无双的魔道强人,也同样是机警无比。

    见到忘心如来被一击重伤,火天罗就已是闷声不响的,潜入到了地底深处,根本就毫无战意。

    至于其余三人,却是想走都走不得——那庄玄通早已一拍地面,顿时就有足足五千余尊雷火力士拔地而出。瞬间就有一座重明太霄都天阵生成,阵威八阶,重明雷火将这方虚空封锁到密不透风!

    更有洛轻云,身负着重明剑翼,在那阵内闪烁挪移着,仅仅只须臾时光,那魔渊阎血魔主,就已被这位皇天剑圣,斩下了两对羽翼!

    所以今次能否逃命,都是未知数,若再想做诛灭庄无道化身的妄想。那么这世间,必定会再有一位大罗缺席!

    只是那太辛神王化成的银白遁光,才至三千里外,庄无道的观世瞳就已观照空来。本来一马平川的虚空,顿时被扭曲折叠,化为数百余重碎散世界。

    太辛神王不但遁速大降,也感觉到周身的扭曲之力,似要将他整个人折碎一般,便连一身浩大的神元,也无法抵御抗衡。

    太辛神王的面色,不禁一阵发白,知晓在这十九重观世瞳的照耀下,他这具身躯魂念若是死了,那就是真的陨落,哪怕是在他神国之内还留有部分元神,也一样无济于事。

    昔日天东之战中的八位大罗境连同玄德道尊,就是因此而亡!

    不敢耽搁,太辛神王周身赫然爆发出无数的银色星点,密密麻麻的覆盖身后,居然能暂时阻绝庄无道的观世瞳力,银光遁速则在这瞬间,更增数倍。

    庄无道却一声寒笑,袖中先是两道黑色的刀光闪出,往那补天道灵化道人与魔渊火天罗逃遁的方向,急袭追去,接着又挥了挥手,将那周天一气阴阳紫葫召在身侧。

    “子午,可以去那边转个身——”

    语声方落,就有一点紫光从葫口蓬勃而出。那太上戮仙锥只光华一闪,就已冲击到了太辛神王的身后。

    刹那之间,山摇地动,这片泥沼地直接湮灭出一个深坑,一团蘑菇云状的气雾,也在同时升腾而已。就更不用说那狂风气浪,在这须臾间席卷亿万里周近,毁绝一切生灵,

    这一击,不如几百年前,庄无道以伪圣之力催使时的威能浩大,可也一样是有着直追造化之威。那太辛神王的身躯,被这一击轰灭,血肉无存。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