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零一章 为师之道
    “从没见过像你这样教导弟子的——”

    在庄无道身旁,洛轻云看着庄石生在恍惚中失神远去的身影,一阵无语摇头:“那些当师傅的,无不希望自家弟子越出色越好。你这里倒好,放任她去玩耍嬉戏,荒废修行。”

    正如庄石生之言,石生他之所以落到今日这样的境地。庄无道至少要占一半的责任。

    “他有这样的资本,眼下也荒废挥霍得起。现在就爬得太高,对他而言,并非什么是好事。”

    庄无道并不在意,依然是神情恬淡:“我庄某的弟子,授业之前,需先正心。若她自己都寻不到修道寻真的理由,又如何能扛过以后的诸般劫数?又如何能打破那一重重的天障?”

    似庄石生这般,天资虽高,可本身对于修行并无执念,这倒是合了道家一直强调的‘无为’与‘自然’。可若真的一点执念都无,这孩子必定会栽落在半道之中,必定要狠狠摔上一跤不可。

    其实除了这‘有所求’之外,石生对世情的体会,也让庄无道忧心。

    这些年对她保护的太好,根本就不能知世情之险恶。待得庄石生踏入登仙境之后,他是必定要让他这弟子,在红尘里走上一遭,体会一番。

    庄石生是他第一个弟子,庄无道也对其寄予厚望。他宁愿庄石生在道途上走得慢些,也绝不希望这小丫头,因这方面的不足而遭遇灾劫。

    “授业之前,需先正心?这般说来,倒也有些道理,性情不正,确难有太大成就。”

    洛轻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也知庄无道是用心良苦。她这师弟昔年入道,初时是因环境所迫,之后又渐渐生出了兴趣,所以能心无旁骛,一意精进。可庄石生,此前也只当这修道寻真是功课,是一种负累,若不能转变这种观念,这娃娃一生都难窥大道。

    随即洛轻云又眼含深意的看向了这天雷山内的某个方位:“不过也多亏了是她这些年的开解,不然墨灵想入太上,只怕不易。”

    自从知晓了庄无道死劫将临,庄墨灵就一直把精神崩得极紧。尽管在道果积累上,进展神速,可墨灵的修为法力一直都难以突破那太上之壁。

    哪怕是她与庄无道心神相系,后者数万年的道基,墨灵亦可分享,可仍是迟迟不能将那层壁障破开。

    前些年来这头小冥鸦一直都是夜以继日,勤修不缀,拼尽了所有的气力。所有的时间,都扑在了参玄问道上,不肯浪费分毫。

    岂不知越是如此,她距离太上也就越是遥远,只会把自己撞到头破血流。有时候过于执着,并非是好事。

    也亏得是庄石生,庄无道百余年前吩咐墨灵,每日带着石生出去游玩两个时辰。

    初时那头傻鸟不情不愿,可久而久之,庄墨灵终于能放下心结,纵情与庄石生戏耍。也终于在日前,窥得了一线突破太上之壁的机会。此时庄墨灵正在闭关,想必不久之后,这头三足冥鸦,就可迎来太上之劫。

    洛轻云发觉庄无道,在教授弟子方面,倒是挺有天赋的。无论是庄墨灵,还是庄石生,又或是离尘本山送来的四十余名弟子,都能做到因材施教。不但修行计速,根基扎实,心性方面也是上佳。

    庄无道则苦笑:“墨灵积累略有不足,不过自身血脉,已可补其缺失,差的只是一线契机。这次可真难为他了——”

    墨灵确实能从他这里分享一切不错,可道果分享归分享,能不能理解又是另一回事。

    好在有墨灵的血脉可以弥补,加上庄无道的助力,已可勉强入得太上。

    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个好消息。等于是今次这一战,自己又多了三条性命,而且是实力完整无缺的复活之身!

    如此一来,也就有了更多的应变余地。

    若说之前庄无道证道大罗的把握,只有三成,那么现在就增到了至少四成有余!

    这效果在浩劫天图之中,也有了体现,那条赤红之线,似乎又有了壮大之势。

    <>不过这些,却是以损伤墨灵根基为代价。庄无道也曾想过阻止,可后来与庄墨灵长谈了一番之后,就又放弃了这念头。

    不止是因墨灵的执拗,更因这丫头的一句话,说得颇有道理——他们主仆生死相系,主人已为他二人求存,拼尽了一切,那么她庄墨灵也岂心安理得的享受主人挣来的一切,而不做任何付出?

    这并非是长久之道,对于庄墨灵日后的道路而言,也是有害无益。

    这次强行突破太上,确实是使庄墨灵大损根基不错,可若不这么做,祸患只会更为严重。

    “这一战之后,也不知该用什么办法,补全墨灵的亏损。”

    一边苦恼的叹息着,庄无道一边长身立起。足步虚空,往离尘山巅方向行去。

    洛轻云则是稍一迟疑,最后将一枚金色的连鞘仙剑取在手里,这才步空而起,随在庄无道身后化光而遁。

    今日是藏镜人秦锋拜师摩天之日,那位在二百年前接到庄无道的消息之后,并未立时答应。而是亲身前来离尘宗,以外门弟子的身份,在端木秀玄的座下修行听讲,

    直到数年之前,这位庄无道的至交智囊,才终对摩天大仙心服口服,决定拜摩天为师。

    而今日正是摩天大仙正式开坛收徒之日,授予藏镜人道号‘无藏’。

    一位大罗金仙的亲传弟子,本就非同小可。更何况这位,与庄无道又是发小至交,更因横山遗物之故,使藏镜人有着几分大罗之望。所以离尘从上至下,都是慎重以对。

    洛轻云方才犹豫的,是该选择什么样的礼物。她现在亦算是薄有资产,庄无道为她取回了三处别府库藏。内中仍有许多东西,是庄无道用不上的。还有这次天东战后,离尘宗赚到盆满钵溢,数亿道兵全灭于离尘山下,八位大罗境之外,还要加上数十位元始仙王,数百太上。先后天的灵宝,取了无数,洛轻云也从中分润了一份。不过手中适合藏镜人的东西不多,也不知这口剑器,能否让藏镜人满意。

    只是当二人才遁空飞行了十个由旬距离时,洛轻云就又发现庄无道的身影,忽然止住,目中赫然现着冷然之色,看向了某个方向。

    洛轻云心中微动,也停住了身影,来到了庄无道的身侧:“这个方向,可是庄玄通那边出了岔子?”

    庄无道有两具身外化身,一个庄玄通,一个是庄九真。

    此刻都并未随在庄无道的身边,而是都被庄无道放了出去,‘处理’那些劫果去了。

    这些年来,庄无道可并非只是窝在了天雷山巅闭门修道,教授弟子。他本体虽是在天雷山不动,可两具身外化身却还在外行走着,但负着斩除劫果的重任。

    既然要坐定那‘应劫’之人的身份,那就不能光说不练。哪怕只是为安清虚道尊这等人之心,他也要对那些‘劫果’做出实质性的举动。何况还有洛轻云,他庄无道如今,也的的确确该对那些疯狂成长中的劫果,做出反应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