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六零九章 孤鸿到来
    玄德道尊的脸色,此时已是难看到了极点。以那‘太霄重明绝灭大阵’之威,要想破玄雷十绝斩仙阵不难。尤其是在后者,并无地脉支撑之时。

    可问题是整个过程,太过干净利落,如庖丁解鱼般游刃有余。而且是以雷破雷,以玄雷十绝斩仙阵最强的手段,来破除此阵。

    这无异是重重一个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这岂非是明示世人,他玄德一脉的道法传承,仍有缺陷。

    他这玄雷十绝斩仙阵,以及那‘太初辟地神雷’,仍有着破绽?

    “好气魄!”

    离尘山巅,照世缘却不由一声轻赞,眼现惊艳之色。以这种方法,破那玄雷十绝斩仙阵,其他人既无这能耐,也无此胆量。

    然而这个无法仙君,明显是对自身的雷法造诣自信之至,也确实被他办到了,寻得了那‘太初辟地神雷’的不足之处,然后以横扫之势破之。

    同时他也惊讶于这‘太霄重明绝灭大阵’的法度严谨,若非如此,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使那玄德道尊吃上一次小亏。

    世人将这座大阵,排在十三座混元大阵中的第七位。可以如今看来,这阵之威,只怕还远在那传言之上!

    一时间****四梵诸天阵与玄雷十绝斩仙阵都俱被压制,不过此刻已不止东南两方,其余西北面,那清虚神宗,太素天朝,烛龙神宫几家亦在同时发力。

    不过除了清虚神宗的大阵,乃是九阶位格,又有清虚宗几位神尊大帝的神术赐下,大增道兵战力之外。其余两家,都只是八阶之阵。

    太素天朝有一亿三千余万道兵,根本就无惧死伤,前赴后继的往离尘山方向冲击着。

    倒是烛龙神宫那边,却不知为何,较为保守谨慎,与那八十万大乘佛兵帖得极紧。

    不过想想也不觉奇怪,烛龙一脉与东海争斗已有六十余年,不但伤亡极巨,也损耗了无数的财力。

    之前那神月岛烛龙道宫,被绝尘子统帅数十位元始境,强攻扫灭,更是损伤了此教元气。

    此时虽也势大,拿出了五千万妖军,以及六十万烛龙一脉修士,却只能是摇旗呐喊,不能不借佛门之助,抵御那离尘大阵之力。

    五家联手,数亿大军,竟也未能对这离尘山,构成什么像样的威胁。

    这使照世缘对眼前这少年,又高看了一眼。能够做到这等地步,也无愧于绝尘子交托的重任了。

    不过他也能看得出来,这五家道兵虽都被拦在十万里外,不能接近,然而这座‘太霄重明绝灭大阵’,却也被牵扯住了八九成的力量,再难以旁顾其他。一旦有超过五位以上的大罗进入山内,那么离尘宗就距离败亡不远。

    所以接下来,才是离尘宗真正的考验,能否是在十数位道祖大罗联手之下,守住这离尘山。

    不出意料,那边的后手,必将接踵而至。

    诸人并未等待多久,仅仅一瞬之后,先是洛轻云的面色微变,照世缘也是目光一紧,视野中已经照见一人。

    这位本是藏身在五十万里之外,此刻现出形迹之后,就直接往这离尘山巅步空而来。

    “孤鸿子,竟然是他?”

    照世缘语气讶然,首先对离尘宗出手的大罗境,居然是这一位与离尘并无干系之人。

    可随即他就已醒悟过来,明白了究竟。

    这位在大罗征天图中,排位十六,出身上霄道脉,不过却并不服那元皇道尊管制,也不以散修自居。在中土之西自建了一宗,与上霄转世之身的元皇道尊,隐然有争锋之势。

    此人与离尘虽无恩怨,二者相距亿万里之遥,也并未有利益上的牵扯,也无实质的冲突。

    然而在百万年前,这孤鸿子却是洛轻云的死敌!

    昔日洛轻云还在人世,为人皇之时,那孤鸿子就欲趁人之危,大举干涉皇魏天朝,欲成此国帝师。却被洛轻云强拒,而后又合纵连横,重创了此人座下的‘天衍元宗’。

    此后洛轻云弃人皇大位,转修道法,又与孤鸿子屡次冲突。

    最激烈的一战,爆发在洛轻云成道之前,不但将孤鸿子重创,更将其爱侣,另一位大罗境湘水元君斩杀,由此结下死仇。

    大乘佛与玄德道尊既知玉皇元君未能陨灭,藏身于离尘宗,岂能不加以利用?

    旁人可以不在乎往日恩怨,这孤鸿子却必定是要前来不可!此人曾言,自其成道以来,毕生最遗憾之事,就是未能亲手将洛轻云,斩于剑下。在其发妻身亡之后的那段时日,曾朝朝暮暮,日思夜想,如何使那玉皇元君万劫不复。

    如今皇天剑圣未亡,又有着这样的机会,此人岂会错过?又怎会使洛轻云,有再次复起之机?

    且这孤鸿子既然已到了,那么洛轻云的另两位仇家,想必也已据此不远。

    这无法仙君有洛轻云之助,短短数千年就证就了常人只能企望的道业。

    可祸福相依,如今这位,也势必要将这玉皇元君的因果恩怨接下,面临着那几位大能的怒火。

    那孤鸿子一步步行走过来,看似不紧不慢,却是一步千里,周身似有实质化的怨火缠绕,使得整个离尘山的上空,气息都幽冷阴深之至。

    那目光灼热,竟然直接就穿透了那离尘山内外的重重阻障,锁住了洛轻云的气息。

    那视线如刀,就仿佛是要将洛轻云,千刀万剐!迫人的势压,便是这座‘太霄重明绝灭大阵’,也未能完全阻隔。

    “玉皇元君,果然是你,你果真未死!苍天庇佑,让老道百万年后,能与你再见!”

    此言道出时,离尘宗内大多数人都是不明所以。却也不少人,似是想到了什么,都脸色大变,齐齐把目光,往洛轻云的方向看了过去。

    庄无道的眉头微皱,一个挥手,就已法力将这位孤鸿子的目光,强行遮蔽。

    皇天剑圣洛轻云,自不会孱弱到连这点目光势压,都承受不起。然而庄无道本身,却是极其不喜,有种自家心爱的东西,被人盯视之感,让他颇为难受。

    那孤鸿子再难观洛轻云的形影,才终于把目光偏转过来,看着这整座离尘山。

    “离尘宗诸位道友,今日老道孤鸿子冒昧前来,有事与贵教相商。有请贵教主事之人,拔冗与我一见——”

    庄无道唇角一撇,懒得搭理。

    这位倒还懂些礼数,有礼有节,不过此人早在他必斩的名单之内!除非这孤鸿子,能够放得下与洛轻云的恩怨,否则他绝不容此人,活着从这离尘山离开,又有何废话的必要?

    至于离尘宗内的旁人是如何想的,他就不知了。

    不过身份最高的他不说话,离尘上下,就也是一片沉寂。

    “这就是你们离尘的待客之道?”

    那孤鸿子倒也不觉意外,又一声冷笑:“绝尘子道友,我孤鸿不远万里前来,道友难道连见我一面都不敢?”

    那坐镇于上空两座仙岛内的绝尘子,此时终于开口,却是语音淡然的传声道:“我知道友来意,然而我离尘既已接纳了玉皇元君为我教客卿,那也就有了准备,要担她因果。既然注定了谈不拢,那么见有何益?孤鸿道友如有不满,尽管出手一战便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