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六零四章 计都精华
    “道友既是为我离尘基业而来,那么你我相见何益?”

    离尘山内,传出了绝尘子的悠悠叹声:“何需赘言?五百万年基业,绝尘子不忍轻弃,今日我离尘上下一心,恭候道尊大驾便是。看看道尊你,能否踏上这离尘山一步,是否真能夺我离尘山为道场——”

    这位果是不愿与那玄德道尊废话,这一句之后,就归于沉寂,再无声息。

    六百万年前的天东,仍是一片蛮荒之地。直到绝尘子在离尘山传道,又经历数百万年经营才渐成气候。

    可如今这片曾经的蛮地,却已是天仙界各方觊觎的沃土,那位玄德道尊正是其中之一。

    庄无道则半睁着眼,目光漠然的看着十万里外的那尊玉辇。他语调平平,却也遍传千山万水,

    “祖师之言,亦是我等离尘修士之意。道尊你无需废话,要取此山,便自来攻打便是,若是不然,就请退去!我离尘宗基业,断没有不经一战,就让于他人的道理!”

    离尘宗准备充足,随时都可应战。没必要与对方啰啰嗦嗦,这次拖延时间的,不是对面。

    反是对面,还需一些时间布置。然而庄无道自忖自家在言刀舌剑上的功夫,也奈何不得那位,,哪里有兴趣,陪这所谓玄德道尊做口舌之争?

    双方胜负如何,手下见个真章便是。

    “好一个自来攻打便是!”

    那玄德道尊似颇为尴尬,语声之中,含着万古不化的寒意:“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本尊一直以为,你绝尘子能够筚路蓝缕,在天东创此一教,在这天仙界中,也算是一位人物。可如今一见,未免让人大失所望。”

    接着又是直接一片白雾挥出,语声凝然道:“本尊虑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次便再给你离尘十日时间,仔细思量。十日之后,如仍欲顽抗,则必诛尔上下满门!”

    那雾弥漫开来,须臾间就遮掩住了那玉辇,以及身后数百万道兵大军。

    混元道祖的手笔,自是非凡,可以隔开绝大多数离尘宗修士的目光,哪怕是都修有离尘秘术,也难洞照。

    便是强如玄玑仙王,浮尘仙王等等,十七重天的观世瞳,看过去亦是友谊长存,极耗瞳力,无法久观。

    不过对于庄无道而言,却顶多是增了一层薄纱而已,且是薄如蝉翼的那种,毫无半点用处。

    不过对方想要玩什么样的把戏手段,他都已心知肚明,此时也同样懒得理会。

    “原来绝尘子那老头,是在为摩天与崇玄二位道友护法。”

    那七绝散人祸天子,亦没理会玄德。先是往绝尘子的声音的来处看了一眼,而后就也在庄无道的身侧,盘膝坐下道:“他对你倒真是放心的很,今日便让我瞧瞧,继承大悲剑道统之人,究竟会有何等样的本事?”

    “大悲剑?”

    照世缘眉头微蹙,有了反应:“据我所知,大悲剑道统已随玉皇元君洛轻云断绝。”

    祸天子不说话,只‘嘿’的一笑,他如何能看不出来,这照世缘对他的不屑?

    这是看在离尘宗的面上,才没当场翻脸。换个场合,早已拔剑一战了。

    想要他反过来搭理这位,为其解惑,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不过无需这位解释,照世缘的目光,就已落定在庄无道身侧的那个窈窕身影。目光只闪动了刹那,照世缘就已醒悟,而后神情一肃道:“照世缘见过元君!”

    对方虽是法力未复,仍只太上之境,可照世缘未敢有丝毫不敬之意,

    百万年前那斩劫一役,惊天地动鬼神,且如非是这位使五劫延迟。如今的他,或者早已陨落于劫中。那一战,他照世缘可谓是间接受益,这不算是因果人情,可在这位面前却需有足够敬意。

    原来如此,此子竟然是大悲剑的传承之人,怪不得能横空出世,造出如此雄厚根基。能得一位混元道尊,从小贴身教导指点,真为此子之幸。

    照世缘自不会以,这都全是洛轻云的指点之功,这无法仙君本身,也足够出色。

    有幸能拜混元道祖为师者,这世间总有百余位之多,也没见有几人,能如无法这般的出类拔萃。

    “既有元君坐镇,那么照某倒可心安了。”

    一声笑后,照世缘抬手一挥,就将手中那盏灯笼,往天空中一抛,悬于离尘山上方处,九霄之巅。

    瞬时有万千金光垂下,将整个离尘山照入其内。此时凡有金光入体者,无不是感觉气力大增。

    便是庄无道,亦不例外。感觉自身法力,至少凭空增了一成左右。不由暗暗惊叹,照世缘的这盏‘八宝传薪灯’,果是不凡。

    薪火相传,此物位列当世三大宝灯之首,可谓是名副其实。

    同样是加持之能,这‘八宝传薪灯’虽只能增他一成之力,然而范围与覆盖的人数,却远超他的剑衣剑翼。

    此时离尘上下数百万弟子,都在这传薪灯的笼罩之下。

    “雕虫小技,让诸位见笑,希望能帮到离尘诸位道友。”

    道完这句,照世缘也在那祸天子的对面端坐:“无法道友继大悲剑道童,想必自有退敌之能,我等之忧,看来实属多余。今日就让照某也看看,这场大戏如何开演。”

    庄无道仍不说话,只微微点头,就恢复了沉寂,阖目养精蓄神,

    那照世缘见状也不在意,知晓这位‘无法仙君’,方才是使用了一门类似闭口禅的道门秘术,在积蓄着自身法力,所以不能分心答言。此术可以在十日战起之后爆发,那时可使这无法多增数成法力,维持两个时辰之久,对这场战事不无小补。

    时间转瞬即逝,只一眨眼间,就又是数日时间过去。当这玄德仙尊到来之后,先是烛龙神宫的大军,与佛门八十万佛兵,一同抵达离尘山下。接着是太素天朝与清虚神宗,亦陆续到来。

    此时兵力最多的,自是烛龙神宫与太素天朝两家然而只要是稍有些见识,就可知那清虚神宗,烛龙神宫与大乘佛门这三家大军,莫不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其中至少有三成,已经达至仙境,里面任意一位万人统领,都至少是太上之境,放在小门小派,已足可支撑起一片天空。

    最后到来的,则是那大日王庭。不过大日金乌妖族统辖的数亿妖军,一需压制那大月天朝,二则需牵制玄碧仙王坐镇的‘太霄周天轮’。出兵至此,只是一个象征。而已只有二位太上仙君统帅,大约千万人的妖军,都是乌合之众,难堪大用,可以直接忽视。

    而到得此时,离尘宗的山下,已然被围得水泄不通。

    大日王庭的千万妖军是第七日,然而到第八日的时候,庄无道就蓦然清醒,冷冷的看着前方。

    可能别人看不到什么,可在他眼中,哪怕是计都这种无形无质的存在,也一样能洞照无遗。

    在他的视野内,赫然可见一点点白光粉末般的事物,正往离尘总山的方向飘荡而至。

    “这是什么?”

    七绝散人祸天子亦有察觉,斜目看向了那玄德道尊所在的方位:“使人心神大乱,幻念纷起,便是我祸某都不能压制,当是太上天魔类属。未免强得过分了,只是生气全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恨海天君照世缘也同样不认得来历,也无法观察,只能依稀感应都有些东西,正无声无息的飘入山内,不由也好奇道:“这就是大乘佛门与玄德准备的手段?可是与前次鬼灯洋有关,玄德道尊在那处藏身逗留,就是为的此物?若是如此,只怕今日之战,更为艰难。”

    就在他说话之时,位于山下方那些阵法灵枢中的离尘修士,都是出现了异状。

    或是神情茫然,或是憎恨愤怒,也有悲伤惆怅者,一些较为严重的,已经是满头大汗,额角处青筋暴起。

    在照世缘的感应之中,周围处已经无数的他化自在心魔,正往这边汇聚而来。

    仿佛是此间有什么极其美味之物,正吸引着这些无形无质的魔头。而且其中,不乏一些盘踞在域外,神念异常强横浩大的存在。

    这使他大皱其眉,再将袍袖一挥,那‘八宝传薪灯’又洒了一片翠绿光华,使得这离尘数百万修士,都稍稍好转。

    可这等手段,仅只能止燃眉之急,继续下去,已超出了‘八宝传薪灯’的能力之外。

    这件宝物,真正擅长的,也非是这镇压心神。

    若是再继续下去,这座离尘山,只怕要不攻自破。空有九阶仙阵,亦无从发力。

    庄无道不能说话,可洛轻云却是无妨的,此时微微摇头,代庄无道答道:“二位无需在意,那是计都之尸,烛龙神宫为此挥军西征,与东海龙宫激战百余载岁月,只为掩人耳目,遮蔽鬼灯洋。那玄德与大乘佛门,亦耗费无数的材料,才能将计都所遗之精华,全数提取。离尘宗其实早已有备,所以无需忧心。”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