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六零二章 怎会是你
    “龙气动摇?”

    洛轻云已经放弃了观望,知晓这定是因庄无道那十九重观世瞳,配合浩劫天图的奇能,才能望见到的天兆。

    气运之道,玄妙莫测,哪怕混元道祖,估计也不会差察觉有异。

    且修士身逢大劫时,往往灵智蒙昧,所见所观,都与其他人不同。

    在她眼中,只见那宣神京上汇聚的龙气,正在激烈的震荡之中。这是东海局面大变,引发的正常波动,并无不稳之兆。可看在那太素天朝修士的眼中,说不定就是气运高炽鼎盛。

    且哪怕庄无道方才看到的天兆,也未尝不是他被天道蒙蔽后的结果。

    辨识气运,见仁见智,不过身拥八张浩劫天图,把太皇福德如意图修至到十八重天境的庄无道,无疑更可信些。

    然而此时,却也让洛轻云颇为讶异:“玄德道尊与太素天朝此举,损及人道气运,必遭龙气反噬。然则此点,对面早该有所预料才是,既然敢联手大日金乌一族对离尘宗动手,那就当是有所准备。换成是我,也必定会以气运之宝镇压才是——”

    话说到一半,洛轻云就已领悟于心,觉得自己说出的话,有些蠢了,不由一声叹息:“正可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如今劫果未起,人道未衰,太素天朝便敢如此行事,毁城灭国自也是应当。只可惜了这天东之地,必将生灵涂炭。原本以为,只限于东海,可如今整个天东,都要席卷进去。”

    事前这太素朝,必定是以至宝镇压了气运的。可如今既然龙气动摇,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至宝已经镇压不住。

    损及人道之运,则那太素天朝,必定不再受人道庇佑。若这次能够成功也还罢了,离尘崩灭,太素自可大涨国势。从各家宗派手中,收回无数的土地,无数的灵脉药园,足可填补损失而绰绰有余。

    然而这家,这次却是选错了时间,恰逢离尘宗历代最杰出的英才崛起之时。庄无道结合这座‘太霄重明绝灭大阵’,已掌必胜之机,如今是最后歼敌多少的问题,而绝无落败的可能。

    可以预见太素朝这次,也必将折损惨重。

    原本这家天朝,还有些根基,实力雄厚。如今天仙界诸国皆乱,就只这太素国境内有离尘宗的联手镇压,一直安宁如常。只需日后能谨慎行事,未必不能安渡五劫。可以如今之势,只怕这一战之后,这太素朝就将陷入崩塌之境,形势比之中央太商天朝,还要更险恶数分。

    正是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此处也可见天道于人道之争,双方间的冲突。估计太素朝本身,也是气运耗尽,才会做出这等昏聩之举。

    只可惜了天东一代的生灵,这原本只是东海龙宫与烛龙神宫之间的争斗,可如今却已把离尘宗,大日金乌一脉,太素天朝,大月天朝,东元紫日神州诸脉妖族等等势力,全都席卷了进去。

    双方间无论胜负,这天东修界都将陷入极其虚弱的境地。

    “天地间劫力纷起,自难免龙蛇起陆,妖魔纷起。不过我离尘如为天东霸主,自不能让魔灾为患。”

    庄无道面色冷淡,目光中杀意鼎沸。

    忖道那时或有魔灾为祸,离尘三位大罗,也足可镇压了。

    真正麻烦的是太素天朝境内,必定战乱四起。这点离尘宗也是毫无办法,也无力去插手,只能静候人道真龙之间角逐定局,分出胜负之后,才能平定这天东乱局。

    可他们离尘,没可能为怜惜那些太素天朝的子民的生死,就束手就擒,任由对手斩杀。

    他庄无道虽对底层百姓,还有着几分在意怜惜。可也没有大度到,以自身与离尘宗数百万性命,来换取这天下安宁的地步。

    所以在他眼中,那太素朝从上到下,都是该死。这一战别人也还罢了,可这太素朝之人,如有可能,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

    洛轻云见状暗暗心惊,正欲劝说,却忽的是灵念一动,侧目看向了虚空某处。

    p>而后就见南面方向,一个若隐若现人影正步空而来。只是须臾之间,就已走入道了离尘总山的范围内。

    此时四位坐镇四方的元始尊者,亦都察觉到这位的到来,却都不曾阻拦,反而是各自面现笑意。

    庄无道同样不曾引动大阵,对此人动手,反而是释开了禁法,任由这位从容步入了进来,来到这祖灵岛,祖师堂前。

    来者明明是一身白色袍服,衣上却偏纹着九龙祥云,头顶也戴着十二旒冠冕。五官只能说是清隽,并无出奇之处,却神情高傲不羁。

    而此时这位的目光,正满含轻蔑的看着庄无道:“这可真是有趣,这次那绝尘子,就准备让你一个区区太上,来坐镇这‘太霄重明绝灭大阵’?”

    庄无道闻言,却是面色不变:“莫非祸道友以为,我无法能力德行不足,不足以当此重任?”

    眼前之人,正是七绝散人祸天子!

    传闻这位早年,亦为一国皇者,且国势不弱。比不得天仙界五大天朝,却也有着相当于太素天朝十分之一的国力。

    然而这七绝散人继位之时,正值辖下大乱,四方豪杰并起,国运衰歇之时。加上天灾连绵,七绝散人倾尽一身心力,都未能挽回,最终还是国破家亡。之后由忠仆之助,侥幸逃出。

    此后这位转入修行道,弃本名不用,自称姓祸,名天子。初时天资不高,却因灭国之祸,奋发刻苦,心志之坚远超强人。又巧得数次气运加身,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历一百二十二万年,得证大罗之位,号七绝散人,在征天图中排名第七。

    以往并未听闻离尘宗,与这七绝散人之间有什么交集。

    可在不久之前,庄无道才从绝尘子口中,得知此人之所以能够成道,离尘居功至伟。绝尘子曾数次暗中相助,使祸天子得以逃脱大难,更多番指点。名为散人,可其实是等同于绝尘子亲传之徒一般。

    往年离尘并无强敌,所以引而不发,此时离尘遇劫,才将这棋子摆上了台面。

    这位七绝散人也是重信然诺,明智离尘胜算不多,可能有身殒之险,依然赶来参战,与离尘共进退。

    此事让庄无道暗叹不已,这些大教宗门果然没一个是简单的,无论哪一家都留着一些后手。

    离尘宗一门三位大罗,遭遇诸宗诸教之嫉,四劫之后,再无人能入大罗境。绝尘子就干脆绕开,在离尘之外布下了暗子,使离尘宗生死存亡之际,再得一臂助强援。

    “你无法有无资格主持这‘太霄重明绝灭大阵’,自有绝尘子辨别决断,与我无关!”

    那祸天子‘嗤’的一声笑,目现意味深长之色:“那绝尘子的眼光,我祸某还算信得过。倒也好奇,你区区一位太上,要如何使那玄德道尊挫退?”

    这次可谓是离尘百万年未有之劫,绝尘子不会如此儿戏。然则一位太上修士主持的‘太霄重明绝灭大阵’,就能使数位混元道尊,至少十位大罗的阵营从离尘逼退,想想就觉荒唐,无法置信。

    “无法这里,自不会令祖师失望、只不知祸道友是否有胆量,留此见证一番?看看今日,会有几位大罗,陨落在这离尘山下?”

    庄无道大约知晓这位的性情,有着一条‘毒舌’,话虽说得难听些,为人其实很不错。

    且解释无用,大战开始之后,自然就能证明他的能力如何。

    自己低声下气的说话,反而会让对方小看。倒不如用言语激将,使这位闭嘴的好。

    简而言之,按照祖师绝尘子的说法,这就是个贱货。你越是讨好,对方就越是俏你不起,相反你如能狠狠的折辱他一次,让他心服口服,反而会使这家伙心生敬意。

    “胆量?”

    祸天子眯起了眼,上下打量了庄无道一番,而后又嘿然道:“你也无需激我!那绝尘子老头待我不错,本人来此,便有了还他一条性命的准备。在这里见证你离尘覆亡之刻,又有何妨?”

    又一声哂笑:“竖子不知大罗究为何物,居然敢出如此狂言!这次你们离尘宗,能保住山门不失就已很是不错,想要诛灭那几位大罗境,谈何容易?”

    庄无道唇角微挑,不再说话,只默默入定,继续等候着。对这人的言语,竟是完全不以为意。

    那七绝散人祸天子却反觉气恼,狠狠瞪着庄无道,目光仿佛是要将这无法仙君活活吞灭。

    不过下一刻,他的视线,就又被庄无道身侧做离尘供奉打扮的女子吸引,目含疑惑之色:“你又是谁,我似曾见过你?为何在此?”

    “本宫玉皇元君洛轻云,一百万年前,确实见过道友一面。”

    洛轻云轻声一笑,而后端坐不动,落落大方道:“如你所见,本宫如今忝为离尘供奉修士,专任太霄无上玄明道君护法之责。”

    时至如今,她已无需再掩饰身份。

    那祸天子闻言,却顿时是愣在了当场,定定的看着洛轻云,仿佛是此女脸上开出了一朵花。

    也就这这位七绝散人发愣之际,天边处又有一个人影,遥空走来。这次却是来自北面,离尘宗之人与庄无道都一样未曾阻拦,任由这位走入离尘山中。

    这人却是一身红袍,头顶山河日月冠,面容秀气宛如女子,手中着提着一盏明灯,

    待得这位到了离尘山祖灵岛上,望见庄无道时,也同样是眉头轻蹙,满含着忧意与不解:“怎会是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