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六零章 龙族之叛
    那元恩闻言,却是不在乎的摇头一笑:“灭我满门,希望你能有这机会。只是那离尘宗,这次也不知能否撑过十日?便只是寂灭天佛那些位大罗出手,你们离尘就已是胜望渺茫了,何况还有数位道祖坐镇。可知玄德道尊,已经特意为尔等,取来了计都精华?”

    他面上在笑,一脚却狠狠踩在了玄昊的腿上。究竟只是人道武者,不能真正将玄昊的不坏之躯怎样。不过元恩的靴底之下,却蓦然刺出了数截锋锐直比上等仙兵的刀刃,插入到了玄昊的肉中。

    远处的国师元问殊见状,却微一摇头:“适可而止!”

    道完这句,这位就已拂袖转身。这玄昊已被制住,再无反抗余力,接下的事情,他是眼不见为净。

    那元恩见状,忙神情一肃,大礼恭送。脚下却不曾有丝毫留手,反而更猛力的踏下,借助刀刃之力,竟然将玄昊的腿骨,硬生生的踩碎!再碾磨成了肉渣。

    他一向喜欢看别人受刑之时的痛苦神态,能从中得到奇异快感。尤其是玄昊仙尊这样,曾经高高在上,与帝王比肩的人物,更能让他兴奋。

    而玄昊仙尊此刻,也确已面色如土,双目死死注视着那元问殊的背影。他倒不在乎自己的伤势,反正无需多久,就可以恢复过来。太素朝要将他问斩,就暂不会要了他性命。

    只是想着自家宗门的安危,对方这般的实力,又处心积虑寻来了计都精华,他们离尘宗该如何抵挡?

    难道这次,真是灭门之祸,离尘宗历经二劫,数百万年的道统传续,要就此而绝?

    ※※※※

    “看来这一次,离尘宗是注定遭劫。也不知那大乘佛门与玄德道尊,准备做到何等样的地步?那绝尘子的道统,还能否传得下去?”

    东海龙宫之内,三面水镜之前,龙王敖神空发出了一声慨叹。他这并非是无的放矢。而是因那水镜之内,正观照之景。

    二百四十万南海三岛的门人,皆是那玄德道尊门下修行有成之士,法力至少都是大乘一级。只在二百四十万人,便可抵得东洲二亿四千万妖军。

    还有整整八十万大乘佛门的精锐佛兵,足可摆下一座九阶八部天龙阵而绰绰有余。人数虽少,战力却还在南海三岛之上。

    除此之外,烛龙神宫亦有五千万妖兵,连同烛龙宫四十万修士随行。这亦是烛龙宫最后的精华,百战余生的精锐。

    大军如潮,此刻都显化在他这几面镜中,从东南两面滚滚而来。还有数千艘仙舰,皆遁空而行,浩浩荡荡,直往那离尘宗方向飞去,

    ——这还仅只是玄德道尊,大乘佛门与烛龙神宫三方之力。其余几家,如清虚神宫,太素天朝还各有大军。尤其后者,毕竟是聚一天朝大国之力,数亿大军都能拿得出来。

    “可大王就不觉不妥么?”

    三太子敖世玉就在一侧,此刻却是面色不虞:“就这么放纵烛龙宫与佛门南海道兵过境,此非盟友之道。”

    敖神空叹了口气,回望了敖世玉一眼:“这是万界龙庭之命,你我如之奈何?难道还能强抗不成?”

    “若是乱命,可以不从!”

    三太子敖世玉依然皱禁了眉头:“离尘宗待我龙宫不薄,我龙宫这次哪怕不助离尘,也不该在背后插上这一刀。”

    敖神空闻言不禁又一摇头:“那万界龙庭,这次倒是有意让我龙宫起兵,跟随那位道祖,一起合力征伐离尘。我已从你之意,加以拒绝,可你还要怎样?那万界龙庭,毕竟是我龙族根源,有龙庭在,才有我东海龙海。”

    且那玄德与佛门势大,东海龙宫意图顽抗,只会损失惨重。

    “父皇!”

    敖世玉先是欲高声抗辨,可随即就觉不妥,又放低了声调:“可那万界龙庭,还有南海西海北海五湖,更有青龙一脉三山五岳,何时理会过我东海!这些年来,使我东海龙宫一直安然无恙的,也一直是离尘宗,而非万界龙庭!数次遭劫,都是离尘宗为我东海消灾解困。今次父皇听从那万界龙庭之命,首先是忘恩负义,其实则是与虎谋皮!大日金乌重建王庭,玄德道尊在天东建下道场,又有佛门参上一脚。我恐数千年后,这东海就再无我龙宫一席之地,从此连仰人鼻息都不可得!”

    在他看来,龙宫不参与征伐离尘,这举动其实是最不讨好,开罪了两方。

    且龙宫这次,任由南海与佛门大军过境,在那离尘看来,只怕已是等同背叛一般。

    真正得益的,只会是万界龙庭。不知那玄德与佛门付出什么代价,使万界龙庭坐视旁观。

    见敖神空依旧是不以为然,敖世玉心中暗叹,接着又劝道:“父王若忧万界龙庭怒火,完全无此必要。父皇需知,并非是我东海龙宫,一定需万界龙庭不可。而是万界龙庭,需要我东海龙宫!”

    这句话,听起来与前言矛盾,可其实非是如此。

    可敖神空也听得明白,万界龙庭需要照拂五湖四海,三山五岳十数处龙宫,难免有力不能及处。

    不过相反的是,东海龙宫对于万界龙庭,却是不可或缺。

    这次即便违了万界龙庭之命,也无需担忧万界龙庭怒火,后者总不能将东海踢出龙族一脉?

    且哪怕离尘宗覆亡了,其实东海也无需担忧覆亡之危。有万界龙庭为依仗,那大乘佛门几家,难道能将东海龙宫就此抹掉?

    所以无论他们是否遵奉其命,万界龙庭都不会坐观东海覆亡。

    一些损失难免,却不会伤及根本,反而他们东海,能得一个守信之名。

    算来是如此不错,三太子所见,也不可谓不英明。这是现在的情形下,最佳的选择,

    然而想起自家龙宫麾下,几十年内连场大战,各军早已筋疲力竭。甚至数位元始也都皆有伤势在身,不堪再战。还有自家已经收到手的那几件礼物——敖神空终还是摇头:“问题是我东海,已经损伤不起。离尘宗覆亡已定,难道我东海,真要为外人伤亡殆尽,你才肯甘心?”

    敖世玉闻言不禁气结,其实无需全力而为,哪怕是只做做样子,能全力拦下一路都好,事后都可向离尘宗交代。

    东海龙宫几十年来为离尘宗伤亡无数,这本是恩德,可在这最后一步,走得岔了。

    “父皇,我听说人族有言,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那绝尘子屹立天东数劫,从无败绩。这一战,哪里能这么容易败落?”

    ——不止是绝尘子,当日他曾经见过离尘宗无法一面。那也非是寻常人物,很难想象那般绝世之才,会就此陨灭。

    明明有一条更妥当的路子走,偏偏要走这条没有远见的险道。

    且今日东海背弃了离尘,那么日后无论是那玄德道尊,还是大乘佛门,还有谁能真正信任龙宫?

    “你再无需多言!绝尘子那人确是棘手,可这次离尘实难让人看好。”

    敖神空依然固执的一拂袖,面色不悦:“这东海龙宫,日后终究是要交给你,那时可随你折腾,可如今朕仍为东海之主,就不得不会我宫百万龙族操心谋划。你若真觉得我家对不住离尘宗,事后大可想办法,为他们留下一线道统传承,使其香火便是。”

    接着却是干脆施展法术,禁了敖世玉的言语,只静静注目那水镜之内。

    随即他就发现一个火红色身影,在一艘船上闪现。仔细看了一眼,敖神空就不禁一声慨叹。

    这次便连她也要出手么?看来这次离尘宗,真是祸亡之日不远!

    那是赤火元君凰易,也同时意味着,那南极赤火神州一脉以及凰族,这次也准备站到台前,直接插手天东战局。

    这几方势力联手,离尘宗安能不败?他又怎敢让东海龙宫,再卷入此战?

    ※※※※

    当九声钟鸣响起之时,离尘宗修士就已纷纷从各处洞府与讲经堂中飞出,各就其位。

    早知有大敌来犯,整个总山上下弟子,其实都已枕戈以待,随时准备着。

    不过当有人望见那玄碧仙王与绝尘子陆续离去,祖灵岛内只余庄无道一人坐镇,离尘山内这数百万离尘修士,顿时是一片哗然。

    ——值此离尘宗生死存亡之际,主持‘太霄重明绝灭大阵’者,却居然是区区一个连元始境都不到的太上仙君?

    庄无道身为道种,数十年前挫败那上门论道的南无大乘佛。又主持东海之战,屡次三番大胜烛龙神宫,在离尘宗内,已初具声望。

    可当得知这次,是由这位道种,来主持‘太霄重明绝灭大阵’,依然有许多人,接受不能。

    毕竟这次来犯的大敌,据说就是那玄德道尊,还有那西方之地,拥有两位混元道祖坐镇的大乘佛门。

    这太霄无上玄明道君再强,又如何能敌住那几位道祖联手?

    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早有猜测,更已略知‘无法仙君’之能,并不意外。

    眼见门内喧哗之声骤起,庄无道不由皱紧了眉头,不过还未等他有所动作。不远处另一中枢仙岛上坐镇的玄明神尊,就已一声怒喝:“肃静!”

    声音鼓荡,似如天雷,从九霄之中,压落了下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