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九五章 一网打尽
    “竟然是她,原来如此——”

    寂天如?不由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佛号。

    难怪那庄无道,能在短短几千年内,能有如此成就。天地阴阳大悲赋,本就是这世间,最易速成的剑修功决。

    洛轻云凭借这门剑道,甚至无需人指点,就可在两万年内证道。

    难怪那劫世尘会早早的寻上门去,在星玄界寻那无法做了一场惊世大战。原来是天道指引,因果牵系。

    可惜的是,那人以任山河的身份为掩护,瞒过了所有人的耳目。

    “看此处痕迹,这位皇天剑圣的法力,依然未曾恢复,也未能真正重聚法身。”

    陆玄阳也同样惊异错愕无比,久久未能恢复过来。不过很快就已察觉,这洛轻云的剑道,虽是强绝,可整体的实力,依然是在大罗之下。

    这位道祖受天道之惩,想要真正重塑混元道体,必定艰难之至。

    不过无论如何,这件事一旦传出,必定震撼四方,惊动了整个天仙界与这一域所有位面。

    “既然是玉皇元君,那么这次那无法能从烛天大圣手中逃离,也是理所当然。”

    “何止是逃离而已?”

    烛刑天的语气生硬:“便是那千龙烛图,也被此人强行夺走。此子实力,已可比肩四十五位以下的大罗境。如非是他不能在此久留,老夫能否保得住性命,都未可知。”

    寂天如来眼神释然,也难怪烛刑天会对他们大乘佛门心生怨气。这次烛龙神宫的损失,的确不小。那千龙烛图,并非是那些普通的后天至宝能够比拟,对烛龙神宫而言,也意义非凡,丢失之后自然极度恼火。

    也在情理之中,那庄无道哪怕能比肩四十五位以下的大罗境,也非烛刑天对手。

    可重明一脉法决,对烛龙极为克制,加上一个皇天剑圣。猝不及防之下,确要吃亏不浅。可要说保不住性命,就有些夸张了,最多三五个时辰后这位不支逃离。

    他度量甚大,并不在乎烛刑天的语气,此人除了丢失千龙烛图,本身亦似乎受伤不浅,用言语发泄一番,亦是理所当然。

    此时寂天更在乎的,仍是那无法与皇天剑圣:“大罗征天图排位四十五位以下么?只怕此子确有此能,有洛轻云教导,又气运深隆,未成元始,鸿蒙神通,就有多达数种。日后那无法的成就,绝不会次于遮天。不过他那剑侍,若真是洛轻云,那么这位无法仙君,反倒是不足为患。”

    “你是说劫果?”

    陆玄阳的面上,又透出了笑意,微微颔首:“此子与洛轻云气运纠缠,日后已必是劫果死敌。气运如此深厚,多半是受此域人道庇佑。”

    正因气运昌隆,今日那无法才能安然逃脱。甚至他也不看好这次离尘之战,能彻底了绝后患。那人既被这一域的人道意志寄托,将成为应劫之人,那么他们将之斩杀的可能,小而又小。

    然而此人受人道气运护持越多,日后需偿还的因果也就越大。

    日后必为五劫劫果之死敌,最后的结果,只怕也是要如那洛轻云一般,必须出手斩劫的。

    而经历百万年积累之后,如今之劫果,又岂是百万年前那次能够比拟?

    多半也要道消身陨,说不定下场连皇天剑圣都不如。

    烛刑天默然,其实这也是他,决定接受那神纹禁石之因。那无法日后即便成道,也一样生机渺茫,烛龙神宫日后,未必没有再得独立自主之日。

    然而让他不解的是,这似是那无法有意为之。特意如此安排,泄露那皇天剑圣的身份。

    此外还有两事,让他疑惑,一是那太上灭度真经,为何会落在无法仙君,这个劫果死敌之手?二则是洛轻云,这位的神念烙印,已经消失在了造化门前,可缘何还未道消陨灭?

    “最多五六千年内,此界必定迎来大劫。据我所知,如今已知的劫果,就已有四位。天道似不再钟情一人,而是劫力纷洒,由这些劫果彼Δ争杀,类似养蛊之策。一旦完成,必是法力通天,无人能制,想要斩劫,何其难矣?”

    那寂天如来嘿然一笑,可随即语气一转:“话说得远了,劫果崛起,毕竟是六千年后之事。可我等的祸患,却在当下。此子法力既是高绝至此,比拟遮天,离尘如今又再增两大元始战力,那么这一战,想必更为艰难。”

    “免不得要多增死伤。”

    陆玄阳面色轻松,这次大日金乌一族拿出开来的,也就只是他与族内几位元始境,还有那些东洲妖族。

    真正出力的,其实是烛龙神宫,太素天朝,大乘佛门,清虚神宗还有玄德天尊座下的南海三岛,也就是当世三大旁门左宗。

    不过他也不是不在意伤亡,毕竟除了几家之外,东元紫日神州的妖类诸族也有出战,这些都是日后大日王庭的部属。

    陆玄阳面之所以毫不担忧,却是另有缘故,只因他们大日一脉的战场,其实并不在离尘山下。将玄碧引出离尘,才是他的责任。

    “然则这庄无道的法力虽是强横,可我等也再有了借力之处。昔年皇天剑圣的大敌,可还有着不少依然在世,恨她入骨——”

    ——就比如,那羲和元君!

    羲和不可信,此女曾助‘任山河’,且在大庭广众面前,称其为夫君。这一战,说不定反会去助离尘宗。

    可那大罗征天图内的四十九人中,还另有两位,乃是那洛轻云的死敌。其实一位孤鸿子,更是大罗榜中高达十五位的存在。

    寂天如来闻言,也是一笑:“此事便交由老衲,此番离尘总山之战,那二位必定会现身离尘山前。”

    烛刑天听在耳中,却无本分喜意,只觉心中发冷。

    哪怕他早已猜到了,这就是那无法的真正目的所在,要引诱大敌,全数汇聚在离尘山下,而后一网打尽!可此刻依然感觉不寒而栗。

    那一位,真正是手段毒辣,且野心十足!

    十九重天境的重明观世瞳,加上那座九阶仙阵,可至少使那无法,拥有一刻时间的混元境法力。

    甚至若事前以蓄力之法,积蓄瞳力,还可维持更久,三五个时辰都有可能。

    而所谓的混元境法力——那可非是指的那些半步混元,而是真正的混元仙皇,在世圣人。掌握造化权能!

    若没有预先准备破解之法,阻拦那人与阵合,那么这一刻或者几个时辰之内,那无法几可无敌于世。除非是有五位以上的混元道祖,齐聚离尘山下,否则人数再多,也难以与之匹敌。

    所谓的大罗修士,绝代大仙,去的再多,也只是送死而已。不会有人,从那里生还——

    ※※※※

    就在同一时间,庄无道驾驭的子午阴阳梭,已经从元羲海中脱离。

    “师弟你是欲将我那两个大敌,也一并引来么?是否太托大了?”

    洛轻云盘膝而坐,眼中透着忧虑之色。

    “此事对你离尘而言,可谓是平添风险。”

    “没必要把你我与离尘撕扯的太开。”

    庄无道神情淡然,知晓洛轻云真正担忧的,是离尘宗人知道后,会心生不满。

    这等于是离尘,白白为洛轻云承担因果。也使得这一战,更为艰难,甚至增添许多死伤。

    不过他却另有见解:“此番离尘总山之战,我虽有十成胜算。可那些大罗之中,却有两人我可能留之不下。若不能趁此时机,先将这两位大敌一并除去,那么七百二十年后,我该如何渡那死劫?”

    而后又笑道:“你我如今,都与离尘宗气运相系,这时候若顾忌太多,反而是坏了日后大计。这也是绝尘子祖师的意思——”

    一个是陆玄阳,遁法超绝,一个是寂灭天佛,法力无量。不过按他的预测,这二位估计也不会出现在离尘山下。

    既然形势如此,那他就需得从旁处补回一些损失。

    洛轻云默然无语,正如庄无道之言,如今他二人与离尘宗已经割舍不开,因果气运纠缠已深。

    且这时候多冒些风险,多取得些战果。那么无论是庄无道渡死劫,还是面临日后真正的五劫之时,都将更轻松容容的去面对。

    离尘宗固然是为庄无道与她承担了因果,可日后她与庄无道,也同样需为离尘之兴衰消长,竭尽全力。

    见洛轻云一言不发,不再言语。庄无道就心知此女,只怕仍是无法释然。

    皇天剑圣一生都不欠人情,似这等无功受禄之事,必定会使她难以接受。

    “说了师姐欠下的因果,自有我来承担,何需如今在意?当年师姐选定离尘为我师门,岂非也是敬佩绝尘子祖师的为人?”

    笑着说完这句,庄无道就又若有所思道:“说来那烛龙,见你时的神情颇为古怪,与之前玄碧及摩天等人相仿。”

    那是一种极其不可思议的表情,似乎洛轻云的出现,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前。

    不过洛轻云听得此言后,却是毫不意外:“昔年一战,许多人都曾见轻云陨落。如今见轻云仍旧存活,大约是感觉不可思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