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六六章 功成身退
    “居然是他——”

    洛轻云亦是眼现讶,而后就释然道:“百万年前,我就知此人终不会满足于旁门之祖,散修之尊,果然如此。”

    ——传下道统,就有气运,气运积累越是厚实,混元之位则越稳固。

    元皇天尊与玉虚天尊就是一例,各有上霄玉霄两大道统传承。俱在二劫时陨灭过一次,可在三劫时代,又历劫归来。

    这就是因气运昌隆之故,护持这二位混元道祖的元灵不落凡尘,再次证就道祖之尊。其实也可理解为小一号的阿赖耶识,或者另一种形式的人道‘龙气’。

    只有‘太霄清玄道尊’,在二劫时代损伤最重。元魂散逸四方,至今未能聚真灵,反倒是被三劫时崛起的清虚天尊占了便宜,强行占据了太霄道统。

    此人原本乃是旁门散修,可在证道混元之前十万年,金仙境之时,突然拜入太霄门下,而后一步步攀登,直至混元之境。

    所以这玄德道尊成就道尊之尊后,必定也要传下道统,以求稳固自身。

    这一界中,几十亿年来成就混元大罗境者不知凡几,可能够在陨落后依然能转劫归来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位。要么是道统大兴于世者,要么是族群昌盛,能够庇佑自身。

    且那位若欲在半步混元上,更进一步,也需积累气运不可。三霄道统传世,占据人道最是昌隆,资源也最丰饶的中天之地,所以那上霄玉霄二位道祖,如今是距离混元境最近的存在,这便是以气运证道——

    当有足够的阿赖耶识,便自然而然,能够身登混元。

    以往的玄德道尊并无机会,也无合适的道场,只能僻居南海。这次却不知何故,盯上了离尘宗。

    换而言之,这里离尘宗要应付的,其实是五位混元道祖——

    此战中无相生佛,虚空龙佛,清虚天尊都各有缘故,不便亲自出手,南极赤火神州那位,也同样不便出面。却仍有这位玄德道尊,可以亲身上阵。

    摇了摇头,洛轻云目含深意的看着庄无道:“剑主要想一窥那鬼灯洋究竟,就必须牵制住那玄德道尊不可,只这一位七绝散人祸天子,仍是不够。”

    此时的庄无道,也并非是孤立无援,仍有二处可以提供助力——一一为羲和元君,一为无量真佛。

    羲和视庄无道为夫,此时只需庄无道开口邀请,必定会欣然从命。只是日后若谎言揭穿,庄无道又该如何面对羲和?

    至于那无量真佛,也多半会应承下来。不过庄无道一旦这么做了,那也就是等于欠下佛门一次难以偿还的大因果,日后说不定要卖偿还,

    除此之外,她就想不到庄无道与离尘,还有何处的力量可以动用。

    绝尘子那边,可能还有些后手,可难道这一次,就要将离尘宗的底蕴全数用尽不成?

    不能动用外力,那就只能强闯了,这就需冒极大风险。这不但会使庄无道这些年积攒起的实力,全数暴露,也是自置险境的愚蠢之举。

    换成是她,今日无论何等代价,也要将庄无道扑杀在此。只需无法死去,那么离尘宗也就覆亡不愿。

    这也是之前的绝尘子,最为担忧之事。她与那位同样,不愿庄无道亲身赴险。

    “师姐你忘了,还有一人——”

    庄无道似知洛轻云心意,一声长笑发出,而后又指了指天边。只见天边处又有一道黑光,蓦然漫空而至。那光似无边无际,须臾间就已将那片鬼灯洋,完全罩入了进去,

    不但使得那鬼灯洋内,数位元始大能的气息略滞,便是那朵十二叶青莲的光华,也随之稍稍黯落,

    洛轻云见状只稍一愣神,就也笑了起来:“原来是他,我倒真是忘了。”

    那是大罗征天图中第十三位,七层魔渊之主——静天心君元素真!

    “怎会是他?此人虽非神主,可他四处开当铺的作风,一向是与阿鼻平等王相仿,没有好处,怎会出手?”

    p>离华仙君先是不解,随后又若有所悟:“主上是将太古那门‘元魔无上内景真经’的精要,全给他了?”

    庄无道微微颔首:“不过,所以也只有这么一次而已。”

    修罗魔主苦心积虑,要用太古来针对那位七层魔渊之主。那静天心君,又怎可能全不在意这门功法虚实?

    如今太古已亡,可日后的修罗魔主,未必就不会培育出一位新的太古出来。

    只是一直以来,修罗魔主看得极禁,那位未得机会而已。

    可如今庄无道斩落劫敌,那‘元魔无上内景真经’的精要,可谓尽落其手。

    离华仙君闻言,却不禁大为可惜:“有些浪费了,若是待得离尘劫至之时,再请动这位。只此一人,就可抵得十位大罗了。”

    静天心君擅长心灵幻法,称绝当世,便是混元道祖,也远远无法与之比拟。

    这位最使人忌惮处,也在于此。这位若与人斗法,顶多也只能在羲和元君面前,走过两三百个汇合,可若有人护持左右,代为应敌,那么只静天心君一人,就可使十位大罗心境惑乱。

    尽管只排位第十二,却是使那些位混元道祖,都忌惮有加的存在。

    只需这一位,就可使几位混元境,在动手前仔细深思一二。

    “不太可能,那太古毕竟已亡,一门无人修习的‘元魔无上内景真经’,没可法诱得这位在数年之后下场。”

    庄无道神情淡然,眸中却透出了一丝遗憾,他何尝不想将这静天心君拉下水,可这谈何容易?

    这‘元魔无上内景真经’的人情,也只能使这位,在他探查鬼灯洋之时出手而已。

    随着这黑光漫卷,那七绝散人祸天子亦是放声大笑,这次却是换成了紫金剑光冲起,又有倒芒澎湃,再次破入到那重重黑雾中。

    这刻赫然有无数的金色苍龙弥漫云空,那却是一口巨剪所化,一时间将那十二叶青莲的光影Κ机,都俱皆压制。

    庄无道只略看了一眼,就不去在意。有祸天子与静天心君出手,哪怕是仍不能与那玄德道尊匹敌,也足可使那位,暂无法分心旁顾。

    此时子午两仪所,已经潜入到那鬼灯洋的边缘处。庄无道再未有深入之意,只探手一招,就使那‘都天源瞳’闪化到了他的面前。

    以法力将这后天之宝催发到了极致,庄无道的一双眼中,亦在同时把重瞳张开,现出幽暗之色。

    就着‘都天源瞳’这扇门,庄无道目光,往那鬼灯洋内远远一照。仅仅只须臾时光,他的面色就转为铁青色泽。

    知晓再观睹下去,必定要被那玄德道尊察觉,庄无道果断的收起了瞳术,更将那‘都天源瞳’的灵光,也一并收敛。

    而后一言不发,驾驭着那子午两仪梭后撤退离。也就在他的飞梭,与鬼灯洋重新拉开二百由旬之距时。后方那片黑雾之中,七绝散人祸天子也似收到了信后,蓦然身化白鹤,又冲霄而起,从鬼灯洋中安然抽身。

    “玄德道尊的妙法神通果然了得,我祸七绝不是对手,看来还是退走为上,告辞了!”

    那七绝散人祸天子离去。那片无所不在的黑光,就也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庄无道的耳旁,这刻亦响起了一个清朗之声:“交易达成,汝莫忘前言——”

    也在这须臾之间,那玄阴魔母,剑曲绝鸣与紫日血玄君等等,都已陆续从这鬼灯洋附近离去。

    接到离尘宗的传信之后,都似是彻底放弃了一般,毫无半点留恋的全数退走。

    这使那陆玄阳等人,都颇为错愕,诧异的看着这几位离去时的遁光。

    便是那玄德道尊,亦是手托着一面紫金色的皮鼓,从那鬼灯阳中走出。一双通玄灵目扫荡着四方,却并未能察觉到任何异常气机,自然也没可能,发现那子午两仪梭的踪影。

    庄无道有着足够自信,可以瞒过这位混元道祖。他的阴阳大道,命运之法,都已达至鸿蒙之巅,只需不是直接接触,就不惧会被这位混元道祖察觉。

    用时一日时间,子午两仪梭近乎无声无息的,退出到了距离鬼灯洋一千由旬处的所在。

    到了这个距离,庄无道终无需顾忌被那玄德道尊的意念扫荡顾及,可以将遁速肆意放开,往离尘总山的方向回返。

    洛轻云与离华之前一直压着好奇,看着庄无道操控两仪梭,在那玄德道尊的眼皮底下遁空而行。

    到此刻终无后患,离华才开口问道:“主上你方才,究竟看到了什么?为何如此惊骇?”

    以庄无道的心性修为,可以天地崩而不变色。可在那时,怎就那般震骇?以至一身气元浮动,差点就暴露了行踪。

    亏得是祸天子与静天心君,法力都足够强横,使那玄德道尊无法分心旁顾,否则必定瞒他不过。

    庄无道却摇了摇头,默然不语。依旧是催动着子午两仪梭,以极致的遁速,往西面飞遁着。

    离华仙君还欲再问,却被洛轻云阻住。略一思忖,就知庄无道这只怕不是不肯言,而是不能说。可这又不用提及那玄德道尊的姓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