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五六五章 玄德道尊
    “事涉大日金乌与龙族,也可看做是禽族与水族之争。且龙族一脉,与人道亲近。在那二位妖祖眼中,只怕大日金乌一脉还更亲近一些,这次不插手相帮就已是很不错了。”

    洛轻云苦笑摇着,而后目望庄无道。不知接下来,他这师弟还有何处的力量,可以动用。

    不过随后还有消息传来,玄碧仙王东行,才至半途,就遭遇寂天如来以及太素天朝的元问殊阻截,

    玄碧战力强横,比肩道祖。然而那南无寂灭天佛亦非弱者。那元问殊,亦是太素天朝如今唯一的一位元始仙王,在大罗征天图中排位十九。

    这是大乘佛门与太素天朝,首次明确了立场,站在了离尘宗的对立面。

    不过要阻拦玄碧,自非这区区二人能够办到。除此之外,还有太素天朝与佛门数位元始境,甚至还有大罗图中二十一位的南无地藏佛,以及九虚宫的九宫道人。

    九虚宫乃清虚天尊道场,这位太霄道祖数百万年中,收纳十七位亲传弟子。却只有九宫道人一位证就大罗,在大罗征天图中排位第二十二。

    一位大罗境第五人,三位前三十的大罗存在联手,终使玄碧仙王,再无有东进之力。

    “这两家,居然还真赤膊上阵了。”

    离华仙君苦笑,知晓庄无道此举,算是捅了马蜂窝。原本可能还要等上几年,可如今却是提前撕破面皮。

    可谓是一夜间,就使天东本来平静的面纱撕开,使那几家不得不露出狰狞嘴脸。

    “可我不明白,佛门是为传道天东;九虚宫是要剪除离尘宗这个小祖庭,维持在太霄一脉的地位不坠;烛龙神宫欲返回东海精华之地,壮大传承;大日金乌一族,则是欲重归天东,复辟金乌王庭。那么这太素天朝,又是为何,要为他们火中取栗?离尘宗灭亡,难道他们能有什么好处不成。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站到了台前。之前不是说,那无理遇袭之事,只是太素天朝一位皇子所为?”

    “你忘了清虚神宗。”

    p>洛轻云摇着头,凝思道:“天东为离尘所据,太素天朝七成的修行宗门,都以离尘为马首是瞻。只怕那太素天朝,不满已久。此外清虚神宗,亦常与太素天朝共进退。此宗数位神尊,都被太素天朝册封供奉。更不用说,还有一个清虚妙道真君,与灵感神尊一向都是同一鼻孔出气。此时灵感之力,都被牵绊在魔狱之内,不能分心。不过清虚神尊,倒是颇有余力。为离尘下点绊子,还是能够做到的。”

    言下之意,是那灵感神尊终究还是干涉了天东之局。这位不便亲自出手,也无力插足。可只需一个意向,就能使离尘宗,平白多出些对手出来。

    太素天朝了有清虚神宗为后盾,那位皇帝这时候又怎可能忍得住,不在这时跳出来?

    她昔年曾为中央人皇,也照拂皇魏天朝近万年之久,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

    儒以文乱法,仙以术乱禁,且离尘宗在天东之地的影响,也确实太大。无道祖坐镇,却能执一方之牛耳,被诸宗诸教以马首是瞻。这些年中哪怕离尘宗并无压制太素国之意,可在无意中,也会使太素国备受欺凌。

    且这一次离尘之劫,至少有这三位混元道祖出面,离尘宗却有两位大罗同时住劫,怎么看,那一方都是立于不败之地。

    可能一开始,太素天朝确实只是一位皇子,擅自妄为。可在今时今日,整个太素天朝都确已牵涉入内。

    “那么元皇天尊,只怕也不会坐视?”

    离华仙君眉头紧皱:“这位天尊,一向与绝尘子祖师交好。对那些神尊大帝,也颇为警惕。”

    “正因元皇天尊已经出手,清虚天尊才未能直接干涉这东海之局。”

    庄无道笑着道:“休看那天元圣宗与九虚宫之间,一直平静无波。只是因二人同为玄门道祖,不好直接撕破颜面。如非是天元圣宗,大乘佛门三十位元始同时东进,我离尘宗可吃不消。”

    离尘宗这二劫以来,一都是元皇天尊的羽翼,正因天元圣宗的存在,才牵制住了大乘佛门与九虚宫。未使离尘,立时就落入到危如累卵的境地。

    只元皇天尊这一位,就可使得清虚天尊与无相生佛,都不得动弹。

    不过这个时候,绝尘子在离尘总山,倒是不好再妄动了。

    离尘宗终需一位大罗战力坐镇,才能保总山万全。

    “这时候,还有何人可用?”

    离华仙君眉头紧皱,颇有种手足冰凉之感。

    此时离尘宗与太素天朝在天东势力依然强大,这一方地域数百宗派,都听其号令。动五六十位以上的元始仙王,可谓轻而易举,最顶尖的道兵亦有着千万之巨,实力可相当于三十倍数量的阿鼻神狱军。

    千万道军,就可抵得三亿阿鼻神狱军。

    然而这探查鬼灯洋,与寻常的情形不同。擅动大兵,对如今的局面,也绝无好处。

    离尘宗需要安抚镇守的地域实在太多,绝不可能把所有的实力,都投入到这小小的鬼灯洋内。

    可若出动的道兵少了,在野外征战,无依无靠,或者正落对方下怀。

    且大罗仙王的实力,过于强横。每一位,都有着独战五六位元始之能,遁法也同样都超绝当世。

    而此时离尘宗的力量,都已尽皆浮出水面,可对手的深浅如何,他们却依然未能探知根底。

    离尘麾下的数十宗派,倒是都有着一二元始境坐镇。可却都是自守有余,用来攻却是不足。任何的轻举妄动,都会给对手可趁之机。

    不能不说,绝尘子行事确然公允,故而深得人心。离尘宗哪怕是面临如此恶劣情势,这附庸的诸宗,也仍无一家倒戈。

    可这并未无助于离尘,应对眼下的困局。

    “恨海天君照世缘,这次也不能请动么?之前这位,曾数次护持无量玄应王,想必——”

    “离尘宗的人情用尽,如何还能请动这位?”

    洛轻云摇着头,眼神复杂的看了庄无道一眼:“大罗境若无必要,不会轻易卷入这场风波。绝尘子未曾邀请那位前来,想必也是有着缘故。”

    ——所以庄无道自认这次的离尘之劫,是因他而起,并非是没有缘故。

    如非是摩天大仙与皇崇玄,为他八百年后的死劫,同时守关回归应对住劫。如非是为保住了庄无道那具身外化身,用去了恨海天君照世缘的人情,今日的离尘,绝不会如此窘迫。

    “不过,离华你与绝尘子相交多年,可莫要小看了你那位道友。这位能在离尘即将应劫之时,依然让修罗灵感忌惮万分,绝非无因——”

    正说到这句,洛轻云就心有所感,看向了上空处。只见一道浩大的森白剑光,突然从天边处,掠空而来。

    只是一瞬,就已到了那鬼灯洋上空。当那剑光斩下时,却见空中一片佛光升起,一尊天罗大伞,几乎将整个鬼灯洋遮盖。

    不过却未能将那森白剑光阻住,被其强行破开,冲入到那黑色煞雾之中。

    “七绝散人祸天子!”

    离华仙君一时间是惊异莫名,似乎是想不到这位,居然也能为离尘宗所用,

    七绝散人祸天子,乃大罗征天图中排位第七的存在,虽非专修剑道。可这人的剑道修为,却不逊色大罗中排位三十五以下的大罗剑修。

    那祸天剑的特征,可谓举世皆知。

    可这位一向都是独来独往,行事亦正亦邪,平素也最是厌恶名门大教。与离尘之间,应该是没什么关联才对。

    可今日这位出手,却似无半点保留。

    “这当是绝尘子的后手之一。”

    洛轻云依然是目注那黑雾,里面激战不休。那七绝散人祸天子,虽是冲破了天罗伞的阻拦,可想要将那位佛门大罗彻底摆脱,并非易事。

    “雾中那人,当是佛门阿难陀。”

    这并非是与她同一时代的人物,是为‘六劫’之时崛起的一位佛门大罗。

    法号阿难陀,又名南无无染佛,大罗征天图排位三十一。

    这位并非是祸天子的对手,只能牵制这位七绝散人一二。三百个呼吸之后,终还是被这祸天子,冲入到那黑雾遮盖之地。

    却见一道青光冲起,将漫天的煞力迷雾暂时压制。有十二叶青莲同时绽开,往四面八方绽放无量毫光。

    便是强如七绝散人已难抵御,远远只听得一声闷哼,一个身影闪烁,不过片刻就出现在那片大洋的另一侧上空,面色阴冷的看向了黑雾之内。

    庄无道同时也霍然起身,眼含冷意的,看着那鬼灯洋的深处。这十二品青莲的来历,他自是认得。

    “果然是他!”

    离华仙君,亦是抽了一口寒气:“散修道祖,玄德道尊——”

    玄德道尊在三劫之时仍未成道,只是一位排位靠前的大罗而已。不过这一劫虽庄无道复生之后,她却已知这位,已然成功脱劫,成为当世十五位混元道祖之一。

    在暗中筹谋,联同大乘佛门,金乌残脉以及九虚宫,太素天朝,烛龙神宫这数方势力,谋算离尘者,居然是这位散修至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